书籍简介
目录(1535章)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震动九州,满清应声而倒 …… 不对!等等!这是康熙朝?老天你玩我是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甲字一号

一壶黄酒,一碟茴香豆。

黄酒是绍兴府的普通酒,茴香豆更是寻常人家四季常配的“过酒坯”,在鲁迅先生的作品中,这两样东西常有出现,最为让人记忆深刻的大概就是咸亨酒店的孔乙己了。

不过现在坐在桌前的可不是脸色青白身子文弱的孔乙己,而是两个满面横肉的粗壮汉子,一个年龄稍长些,看起来三十多的样子,另一个则要年轻许多,也就十七八刚出头。他们所在的地方当然不会是绍兴府的咸亨酒店,而是在余姚县的县衙大牢。

年轻人端起酒壶,半弯着腰给摆在对面的酒碗倒了满碗,年长的壮汉右手端起碗抿了口,左手的两根手指在那碟茴香豆里随意捻起一颗,翻起手腕朝上轻轻一弹,指尖那颗茴香豆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而利落地送进那已经张开的嘴里,一阵咀嚼的同时又哈出一阵惬意的酒气。

“二叔,这大半夜的我看李二爷也不会来了,您要不先回去躺会?我在这给您替着。”话音刚落,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了打更声,现在已是半夜三更,再过二更天就亮了。在年轻人看来刑房的李二爷现在恐怕也不知道在那家院子里搂着白嫩嫩的小娘皮做真美梦呢,至于县太爷那就更不用说了,按他们文人的说法在后衙早就行完周公之礼入眠了。整个县衙大牢里静悄悄的,除了在押的囚犯外也就剩下王仲和王三叔侄俩人,四月底还略带着湿寒气的长夜在空荡荡的值室内枯坐可不是那么好熬。

“回去?躺会?”王仲翻起眼皮瞧了眼坐在对面的侄儿,王三是他大哥的儿子,这孩子别瞧长的比自己还壮,可心眼太实,人又憨,这些平日里看起来不错的优点在县衙大牢可不好使。在大牢里用差,靠的不仅可是力气和凶狠,更重要的是眼色和机灵。

有老句话说的好,进了这四方地,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那管你曾经是知府老爷的坐上客还是平头小老百姓,到了这通通只有一个阶下囚的称呼。想舒服些,过的好些,别半夜里稀里糊涂丢了小命,除了拿着白花花的银子上下打点就没第二条路,至于能给予什么待遇那就得看人打点的厚薄程度了。当然了,有时候牢头也会看人下菜,如果碰上一些比较特殊的囚犯也会特意照顾一二,至于这个又是怎么看出来的,一靠的是消息灵通,二就是靠自己的眼色了。

像王仲这种四十不到就干到牢头的人在整个大清国虽不能说绝无仅有,但也不多。在他之前的一个牢头就是因为眼色不够,太过贪心得罪了人,最终丢了差使,这才让狱卒的王仲有机会给刑房的李二爷使了笔银子占住现在位置。所以,自从王仲坐上牢头后就暗暗告诫自己,他倒霉的前任就是前车之鉴,万万不能和他犯一样的错误。

如果不是王三是自己的侄儿,更知道他这副实心眼的憨厚性子,王仲听了这话就算不当场翻脸也得臭骂对方一顿。

王仲摇摇头,放下酒碗压低声音苦笑道:“傻小子,回去?呵呵,这几天你跟着叔吃喝拉撒全头在这了,一步都不能离,晓得不?”

“啊!”王三顿时一愣,情不自禁喊了声。

“喊什么!”王仲不客气地照着王三脑门就是一巴掌:“前头叔怎么和你说的,这才多久就忘记了?”

“记得记得,叔您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让我这几天陪您值夜……可是叔,这值夜就值夜,怎么连家都不许回了?”王三揉揉被拍红了的脑门,有些委屈道。

“不是不许回,是绝对不能回!”王仲瞪了王三一眼道。

王三的脸上一阵茫然和迷糊,这不许回和不能回有什么区别?不都是回不去么?

瞧着这侄儿这副糊涂的样子,王仲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这老实孩子还真不是干这一行的料,人太实在容易吃亏啊!要不是自己大哥私下求了自己几回,王仲也不会松口答应让王三来这干差,现在看这差使还是不适合王三干,等过了这岔有机会再给这孩子找个其他出路吧。

“你没见甲字一号进了人了。”王仲嘴角冲着牢房那一撇。

“甲字一号进了人?”王三还是没有搞明白,他干这行没几天,不过大牢里的牢房按照甲乙丙丁来排列是知道的,但在王三心里,这种排列最多也就是普通的标记而已,再说他们这只不过是普通的县衙大牢,又不是京里刑部的天牢,平日关的多是些小偷小摸的犯人而已,就算甲字一号进了人又怎么了?

“你呀!”见王三还没明白过来,王仲不由得摇摇头,想了想低声问道:“知道金和尚么?”

“金和尚?金和尚……您是说一念和尚吧?”王三一愣恍然大悟:“知道知道,当然知道!三年前一念和尚和兄弟张念二在大岚山扯旗造反,没多久就给朝庭派大军剿了,后来落网的几个余孽还跑到四明山里又闹了一场,最后御林军还是把这些反贼们给杀得片甲不留……对了!大军得胜回师的时候我还跟着我爹去城门口瞧了,啧啧,这御林军就是御林军,实在是威风的紧,简直和戏文里演的一模一样,长枪幔樱,白衣银甲,那个锦旗招展啊……。”

说到这事,王三可来了劲,半蹲在条凳上一脸兴奋地比划着。无论是当年的一念和尚还是后来四明山的叶大当家造反都是近些年发生的事,尤其是后者闹完到现在也只不刚过几个月,王三倒也不是吹牛,当时的确跟着他爹去城门看热闹来着,只不过人太多离得太远他根本就没瞧清楚过大军的模样,光远远瞧着几面迎风飘摇的旗了。至于他嘴里说的什么御林军更是纯粹瞎扯,剿灭叛匪的更不是什么大将,而是闽浙总督梁鼐带的绿营和督标而已。

“前些时候城里的何员外家出事知道不?”也不去理王三胡扯,王仲又问道。

“何员外?就县东的何员外?”作为余姚县的人,王三怎么会不知道前些时候县里出的一件大事?就在不久前,县里的何员外一家不知道犯了什么大事,巡抚衙门派人把何家一夜给抄了,何家的六口女眷自缢,剩余的二十多人当夜就不知道被抓去了那里,没多久又传来消息,逃在外地的何老太爷、何大爷、何四爷也被逮了。

“你小子知道何员外家出的什么事么?”

“这个小侄倒不是很清楚,不过听有人说何老员外和一念和尚那边有勾结,呵呵,这不是笑话么?何老员外今年都七十五了,快进棺材的老梆瓜子还折腾这个?再说了,我又不是没见过何老员外,胆小怕事的一个人,平时走路见着蚂蚁都绕着走,这种瞎话我可是不信的,恐怕是上面有人贪何家的财……。”王三摇头讲道,可还没等他把后面话说出口,王仲低沉打断他:“你不信,我可信!”

“二叔,您……您说什么?”王三猛一抬头,只见王仲一脸的阴冷,他一直以为何老员外一家出事怕是得罪什么人了,也许是省里那位大人物瞧中了何家的产业才把这罪名扣在了何家身上。可是现在,王仲的表情告诉他,他王三分明是猜错了,难道何老员外真的和一念和尚有勾结?可这不应该啊!都快翻眼蹬腿的人了,造反?他图什么?

“图什么?呵呵。”王仲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王仲的笑声,让王三寒毛都情不自禁竖了起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二叔的冷笑会如此渗人。

“何止勾结,实话告诉你吧,这何老头分明就是主谋!小子,听说过朱三太子不?其实啊,这何老头就是当年的朱三太子!”

“啊!”当听到这句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在王三耳边猛然炸响,刚喊出口的王三马上意识过来,捂着嘴满面惊恐左右张望。

“二……二叔……您老……不……不是开玩笑吧?”朱三太子,这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王三怎么会没听说过呢。几十年前,大清入关坐了天下,前明就此烟消云散,可这朱三太子就如阴魂一般每隔几年就出来闹腾一回,闹的最利害的还属当年三藩之乱的时候,化名杨起隆的朱三太子差一点儿把整个京城给搅得天翻地覆,直到三藩平定,杨起隆被处斩,这才渐渐消停下去。

可是现在,王仲居然告诉他何老员外就是当年的朱三太子,这匪夷所思的消息简直把王三给吓傻了。不过回头想想,无论是一念和尚还是四明山的叶大当家,他们不都也打着朱三太子的旗号么?难道这事是真的?何老员外真的是搅得大清几十年不安稳的朱三太子?

“十有八九!”别看王仲仅仅只是个牢头,可他消息却灵通,何老员外是朱三太子的事是他亲耳听周师爷交代事时候特意叮嘱的,这绝对错不了。

王三被这消息给炸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可是王三心里依旧纳闷,就算着何老员外是朱三太子,这又关他们什么事?要知道何家已经家破人亡了,没死的也都全给抓走了啊!

“你这个傻小子!”王仲叹了口气,终于揭开了迷底:“何家还有个落网之鱼呢,喏,就是甲字一号里现在关着的那位。”

同类热门书
大流寇
大流寇
崇祯十六年,明社稷将倾,是降清还是抗清?正版订阅六代群:632094647
傲骨铁心 ·两宋元明 ·完结 ·201万字
7.5分
回到明朝做昏君
回到明朝做昏君
穿越大明朝,成为了木匠皇帝朱由校,那个,我躲在后面,背黑锅我来,送死你们去。书友群:645915254全订者可私聊管理加vip群。新书《回到明朝做仁君》已发,求收藏、求投资、求月票!
纣胄 ·两宋元明 ·完结 ·230万字
7.0分
启明1158
启明1158
1158年,即南宋绍兴二十八年。这个时代,四大发明已经改良完毕,运用在了社会生产之中,有纸,有火药,有科举,有科技,有发达的商业,有充足的人口,社会生产力远超汉唐。同样在这个时代,金国称雄中原,西夏盘踞西北,大理割据西南,南宋偏安一隅。大西北和中亚地区,西辽尚未失去恢复故国的理想。大草原上,蒙兀部缓慢发育,正在积蓄着足以颠覆世界格局的恐怖力量。如何在这个四分五裂的大争之世中找寻到一条能走向光明而非沉沦的道路呢?首先,当然不能对南宋报以任何形式的期待。——————注:前中期不涉及火器,不喜者勿入。
御炎 ·两宋元明 ·连载 ·333万字
8.4分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回到乾隆朝,让自己的意志,充斥整个世界!这是我的时代!
汉风雄烈 ·清民 ·完结 ·121万字
7.7分
北宋振兴攻略
北宋振兴攻略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吾谁与归 ·两宋元明 ·完结 ·227万字
7.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