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29章)
【著名畅销书作家兼编剧路棉和当红实力派男神姜时晏的暖爱故事!】 【世上有千万种爱情,这一种爱叫做,我写剧本你来演。】 姜时晏是当红偶像、大众男神,微博评论底下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女粉丝喊他老公: “老公,我爱你!” “老公,你看我一眼呀!” 某一天,她们的老公发了一条微博。 @姜时晏V:什么时候,听你叫我一声老公?@长安路V 随后,著名作家长安路转发了该条微博,并回复: @长安路V:老公,从今天起,请多多指教。@姜时晏V 众粉丝:“卧槽卧槽卧槽!不要拦我!我要炸了!有没有组团跳楼的亲!约起来!” 【男神公开恋情前,微博只发广告,男神曝光恋情后,微博只发狗粮】 众粉丝:汪汪汪! * 姜时晏表示,有个当作家的老婆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 比如—— 作家老婆最近连载的小说断更了。 读者找不到她人,便在他的微博底下留言。 “帮我们催催你老婆,赶紧更文吧,卡在这里真的很难受啊啊啊!” 姜时晏扭头看着埋头在电脑前码字的老婆:“棉棉,你读者催更都催到我这里来了。” 路棉一脸崩溃:“别催我,马上马上!” * 路棉表示,有个当明星的老公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 比如—— 自从两人的恋情曝光,他的女友粉总在她的微博底下留言。 “长安大大,求哥哥的私照!嘤嘤嘤,哥哥都好久没发微博了。” 路棉被缠得没办法,随手拍了张老公睡着的照片发微博。 粉丝们大呼:“哥哥私下好萌啊!好想抚摸。【星星眼】” 路棉侧头看向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摸摸他的脸,哪儿萌了?腹黑着呢! 男人睁开黑眸:“小坏蛋,又背着我做什么坏事了?” * 【三月的新文,暖暖的故事哦,闭着眼睛跳坑吧!】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当红男星姜时晏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高三火箭班里的女生却少了一大半。

路棉不追星,也很少看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娱乐圈里叫得出名字的明星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所以实在不能理解她们逃掉自习课跑去看明星的行为。

同学们,还有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难道不该徜徉在题海中吗?!

路棉摇头叹息,视线落在卷子上一道大题,提笔开始写解题步骤。

今天一整天,走在学校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同学们的热情讨论。有个剧组要来学校取景拍戏,听说男主角是最近爆红的大明星。

到底有多红路棉不知道,也不关她的事。

剧组上午就来学校了,为了不打扰学生们正常上课,他们用实验楼作为主要拍摄景点。高一高二的学妹们利用课间时间跑过去看,他们高三生就比较惨了,昨天和今天正进行一月一次的月考。

二十分钟前,他们才考完最后一场英语。

这节自习课没有老师守在班里,老师们全都在办公室里忙着阅卷。各科课代表拿来了这次月考的参考答案,分发到各位同学手中,让大家对答案。

最近每次月考都是这样。因为距离高考的时间很短,不可能每道题都详细讲,同学们就先对照答案查错,由课代表统计错得最多的几道题,然后汇报给老师,课堂上会着重讲。

以前大家都老老实实待在教室对答案、估分数、互相讨论错题。

然而这一次,趁着老师不在,班里的女生就按捺不住了,偷溜出去追星。

路棉甫一抬头,只见班里又有一个女生跑出去了。

是生物课代表。

女生留着齐肩短发,戴着厚厚的眼镜,平时在班里属于埋头苦学的那一类学生。此刻却将自己打扮了一番,披散下来的头发扎成半丸子头,嘴唇涂了红润的唇膏,小脸红扑扑的,弓着身从讲桌后面穿过,像是生怕被人发现。

路棉愕然地睁大眼。

不是吧!

连小书呆子许雯月也追星?

与此同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女孩子们小声的讨论。

“听说是拍青春校园剧?真的吗真的吗?”

“废话!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怎么会来高中校园取景。”

“看哥哥的古装戏时就在期待,他什么时候能演一部现代剧,没想到梦想实现得这样快!关键是他在我们学校里拍,四舍五入,我跟哥哥就是校友啦!”

耳边传来凳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同桌宋颂弯着腰准备往外跑。

路棉丢下笔,一把抓住她后背的衣服,阻止她的逃跑计划:“宋颂,连你也要去看大明星?”

宋颂脚步一顿。

“大姐,我是追星,但我不追姜时晏。”她无奈地扭回头,冲着她龇牙一笑,“你忘了?我是心花。”

她说着,两只手置于下颌,手腕相贴,做出托着一朵花的样子。

心花?什么东西?路棉一脸茫然。

宋颂的表情更无奈了。

“我粉的是陆放,我们陆哥哥的粉丝统称为‘心花’,因为心花怒(陆)放。”

粉圈规矩,每个明星的粉丝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号,而这些称号大部分与明星的名字有关联。也有一小部分,与这个明星的喜好或者是其他方面有关联。代表粉丝与偶像之间的亲密关系。

听完她的解释,路棉懂了:“那你要出去干什么?”

宋颂掏出校服口袋里的东西,颇有些无语:“快松手吧姐妹,再不松手就来不及了!”

路棉垂下眼帘,只见她口袋里露出粉色卫生巾的一角,猜到她要出去干什么,顿时松开了手。

宋颂得以解救,火速冲出教室,往走廊尽头的厕所跑去,再耽误一会儿她就要侧漏了!

路棉回头扫了一眼,班里的女生几乎都不见了。有的女生不敢明目张胆从教室前门走,就从后门偷偷溜出去。

拍拍额头,她静下心来低头写卷子。

忽然,后背被人用坚硬的东西戳了一下。

她扭过头来看着后桌的男生。江夜行拿起这次月考的数学卷子,用笔尖指着最后一道填空题,问:“这道题怎么算的?”

参考答案上填空题没有具体解题步骤,只有一个数字。

路棉怔怔地看着江夜行,诧异于他竟然找自己问问题。还有江学神不会做的数学题?

“喂,你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吧。”江夜行用笔的尾端戳了戳额角,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路学霸,这道题我是真不会。”

明明自己就是学神,还要叫别人学霸。路棉好笑,侧过身拽了个草稿本过来,趴在他桌面上写这道填空题的解题步骤。

年级大榜上,路棉和江夜行的名字从来没掉出过前三,第一名的宝座两人轮流坐。认真算起来,江夜行比路棉得第一的次数还要多。

比起路棉的低调,江夜行在附中的名号可谓响当当。

因为他不仅是学神,还是校草。

男生身高腿长,容貌白净清俊,气质出众,说话时一贯温润有礼。不管是谁向他请教问题,他都耐心给人家讲。班里有不少女生借着问问题,想跟他多说几句话。

不只是本班的女生,别班的女生路过教室,也会在后门偷偷看他一眼,然后兴奋地拉着同伴讨论。

哪怕高一高二不跟他们在同一栋教学楼,也有女生特地绕路过来偷看这位校草学神。

江夜行垂眸看着写题的女生,她一手按在草稿本上,右手握着笔刷刷写着,中间没有丝毫停顿,好似对这道题的解题步骤烂熟于胸。

女生扎着马尾,脸侧垂下来几缕头发,眉眼低敛着,长长的眼睫毛浓密卷翘,两把小扇子似的,挠得人心痒。双眸乌黑明亮,漂亮似琉璃。因为专注写题,粉唇轻轻抿着。皮肤白皙干净,微光中,愈发显得清透莹润,像朵雨后的栀子花。

微风吹来,发丝扫在脸上,可能有点痒,路棉抬手抓了抓脸,认真地将题写完了:“搞定了。”

这道填空题确实挺有难度,绕了几个弯子才能找到点思路,她在考场上算了好久。用数学老师的话来说,几乎可以当作一个大题来做了。

收回目光,江夜行眉眼低垂,看向本子上的解题步骤,手指点了下其中一步:“这个公式怎么来的?”

“你不知道?那天张老师讲题的时候推导出来的一个公式,可以直接用。”

“哪天?”

如果讲过这个公式,他不可能没印象。

路棉歪着头想了想,半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记起来了,是你去参加数学竞赛的那天,张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道超纲的难题,用到了这个公式,没想到这次考试的题也用到了。”

江夜行扶着额:“看来是我错过了,白白丢了五分。”

“又不是高考,还能补救。”路棉找出自己做笔记的本子递给他,“公式的推导过程我记下来了,你看看吧。”

“谢了。”

江夜行接过厚厚的笔记本,却没有立马翻看,而是看向她桌面写到一半的理综卷子:“这才刚考完试,你怎么就开始写题了。”

其他同学都在对着参考答案估算分数,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转念一想,她的成绩也没什么悬念,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这套卷子是考试前一天晚自习写的,没写完就开始考试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路棉说。

江夜行点头,笑了笑。

路棉转过身去继续写题,门外走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啊啊啊!好激动好激动,你说我们能看到阿晏吗?听说片场拉了警戒线。”

“我们站在警戒线外面遥遥看一眼就行了,你还想近哥哥的身?”

“不敢,我朋友听说阿晏在我们学校拍戏就已经嫉妒疯了,我要是近哥哥的身,她估计要打我!”

不用说,她们肯定也是去看那个大明星。

路棉抬头看着教室前方的倒计时,上面用红色粉笔写着距离高考还有61天。她摇头“啧”了声,只想说你们能不能有点身为高三生的自觉。

低头看着桌面的理综卷子,她不喜欢半途而废,略一思忖,便拿了本书,把卷子夹进书里,又拿了支笔,起身准备出去。

注意到她的举动,江夜行不可置信道:“你也要去看那个什么姜男神?”

“才不是。”路棉把书抱在怀里,“我找个清净的地方写卷子,这里太吵了。”

门外走廊一会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会儿又响起热烈的讨论声,她想静下心来做题都难。再加上今天周五,是回家的日子,大家心浮气躁,班里也吵吵嚷嚷。

路棉出了教室,下楼,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水泥路的两边种满了梧桐树,正值四月,枝繁叶茂。阳光洒下来,透过枝杈的缝隙落在路面,光影斑驳,如同撒了一地碎金。

这条路的尽头是人工湖。

那里平时是校园的小情侣们约会的地方,但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应该没有人在。

路棉走过去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远远地,她就看见有个穿校服的男生坐在石板凳上,脖子上挂着银白色的头戴式耳机,双手横着握住手机,大拇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滑动。

这是哪个年级的学生,不上课跑来这里打游戏?

不过这跟她没关系,她在另一块石板凳上坐下来,把书平放在腿面,抽出里面的卷子摊开,认认真真写题。

男生沉浸在游戏里,丝毫没察觉到旁边的石凳上多出个人。

配平了一道化学方程式,路棉轻舒口气,有些走神地朝一侧看去。

她的视力极好,一眼就能看到旁边那个男生的手机屏幕,是王者荣耀的游戏界面。虽然她不会玩,她的堂妹却是个中高手,她经常看她玩,所以对游戏里的画面印象深刻。

视线往上,是男生安静的侧脸,即使被略暗的树影遮挡,仍然能清晰看出那张脸十分清隽俊朗。

不知道为什么,路棉总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过。

她甩了甩头,暗道自己真是无聊,都是一个学校的,说不定在校园里某个地方瞥过一眼。

大概是路棉的视线过于焦灼,男生终于察觉到了,侧过头朝她看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路棉一愣。

她想起来他是谁了,姜时晏!无数女生为之疯狂的当红男星姜时晏!班里的女生一大半都是他的粉丝,她看过他的照片。

可是他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拍戏吗?

姜时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中场休息时都躲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了,居然还能遇上这个学校的女生。

脑中立刻冒出个想法,赶在这个女生尖叫之前逃离这里。

忽然,一阵风吹来,路棉腿上的卷子飞了起来。她下意识站起身伸手去抓,风将卷子吹得更远,她跑去追,却没注意到脚下踩了颗石子,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顺着人工湖倾斜的陡坡滚了下去。

噗通一声,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掉进了人工湖里。

好在是岸边的浅水区,不至于将她淹没,但她的裤子还是被打湿了半截,整个人狼狈到了极点。

她的卷子被吹到了水面上,越漂越远。

目睹这一幕的姜时晏:“……”

他的第一想法是,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傻,为了拯救卷子扑进水里?

顿了三秒,本着乐于助人的原则,他收起手机,走到岸边弯下腰,朝她伸出一只手:“上来吧。”

四月份,湖水冰凉。路棉呆呆地望着男人,他个子很高,身材偏瘦,身上穿着跟她一样的蓝白相间的校服,应该是他剧里的衣服。拉链敞开,里面是件棉质白T恤。校服裤对他来说有点短,露出了一截清瘦骨感的脚踝。

“还不上来?”姜时晏耐着性子重复一遍。

路棉脸腾地红了,迟疑地把手放在他掌心。

男人掌心温热干燥,轻轻握住她的手,一股拉力作用,将她扯到岸上。

“阿晏!你怎么在这里啊,副导在叫你,准备开拍了!”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跑过来,朝这边招了招手。

姜时晏颔首:“知道了。”

他跟着男人的步伐朝前走,刚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停下来,回过身,看着站在原地的女孩,手指点了下脑门。

路棉眨了眨眼,他什么意思?

该不会,他是在说她脑子有问题吧?

作者还写过
都怪我入戏太深
都怪我入戏太深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三月棠墨 ·成长 ·完结 ·21万字
9.9分
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96.7万字
9.7分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22岁的大四在读生喻橙被催相亲了!】妈妈说:“高中不谈恋爱,大学不谈恋爱,都快毕业了还不谈恋爱,你想干什么?”爸爸说:“小鱼鱼啊,优质的男人要提前挑选,剩下的没好货。”相亲前——爸爸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喻橙站在床上,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她手指划过墙壁上一排当红男星的海报:“譬如这些类型,我都挺喜欢……”喻橙是个追星狗,最爱男神偶像。爸爸冷冷一笑,打击女儿:“呵,等你有天仙般的美貌再说吧!”相亲后——周暮昀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喻橙羞涩一笑,摇摇头:“嗯~,就、就喜欢你这样的。”爸爸:“……”*【关于表白】喻橙被妈妈骗去相亲,被周暮昀知晓,他一把将她拉走:“你不许相亲。”喻橙愕然睁大眼:“该不会,你其实……喜欢我?”“是,我喜欢你,我在追你。”她倒抽一口气,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周暮昀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道:“喻橙,我看出来了,最近你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想追我?”她不语。他眼神温柔得似能滴出水:“喻橙,我很好追的。只要你说,你喜欢我,我就做你男朋友。好不好?”*三月的小甜文,从头甜到尾。啊,快张嘴,喂你吃糖!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125万字
9.7分
同类热门书
原来学神暗恋我
原来学神暗恋我
全文完结,新书《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欢迎捧场~【扮猪吃虎甜软新书小仙女vs看似高冷的闷骚学神,双重生,双向暗恋甜宠】重生一世,时柒一不做二不休,买了两个大麻袋,准备把暗恋已久的学神打晕了带回家。不料,她还没决定好是用蓝色麻袋还是粉色麻袋呢,醉酒的学神就自己慢吞吞地钻进了粉色麻袋里…他无助地撑着袋口,探出个脑袋瘪瘪嘴,脸颊通红通红的宛如小萌娃,“你不要打晕我,会疼的。”时柒咽了咽口水,这是平时那个高冷话少的学神?好…好可爱啊。果然可爱的男孩子就应该用粉色的麻袋!她立马扒拉起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拽着麻袋往学神家跑…“别急,麻麻这就把你回家!”…司桉:重生一世,我与温柔,皆为你而来。…本书又名《学神总想要名分》《我与温柔为你而来》同系列文:《谈恋爱不如刷五三》
三一零白月光 ·校园 ·完结 ·70万字
9.7分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听说新来的转学生是个隐藏大佬,连隔壁职校的老大都对他俯首称臣。一不小心和大佬做了同桌。江苓知战战兢兢,生怕大佬一不高兴就会揍她。大佬考试忘带笔了,不紧不慢的扣了扣她的桌子:“同桌借个笔。”江苓知心惊胆颤,借。大佬写作业忘带本子了:“同桌借个本子。”江苓知心有余悸,再借。大佬上学忘带书,理所当然把她的书扯过来:“同桌借你书看一眼。”江苓知忍了又忍,再再借。终于有一天,借无可借,大佬叹了一口气,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什么都有了,就缺个女朋友,同桌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把你借给我?”江苓知:“……”【校园小甜文,双洁,甜宠】【女主名字-苓(líng)】
阿井妹妹 ·校园 ·完结 ·122万字
9.8分
对谢哥哥撒个娇
对谢哥哥撒个娇
【正文完结~】【真白富美大小姐×斯文败类大帅逼】林尔第一次遇见谢衍的时候,大帅逼正在掐桃花。桃花:“你为什么不能和我谈恋爱?”大帅逼吊儿郎当的倚在墙上,说话的嗓音里透着点倦懒:“同学,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不是地球人。”桃花:“?”大帅逼:“我真名是尼古拉斯玛丽衍,我和你不同,就说我头发吧,我哭的时候它会变蓝,笑的时候它会变粉,又哭又笑的时候,它会七彩斑斓,你连头发都不能变色,怎么和我谈恋爱?”林尔:“……”这他妈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啊?白瞎了这么帅的一张脸。但当大帅逼护短时——谢衍的桃花眼稍稍一敛,眼神漠然:“同学,你大概搞错了,可能因为我长得比较亲切,所以让你产生了我很有正义感这个误会。事实上,我这人最喜欢不问缘由地护短了。”他轻嗤一声:“我来就是给我家姑娘撑腰的,管你什么是非黑白?”1V1|沙雕校园小甜文|云川九中
是uu呀 ·校园 ·完结 ·123万字
9.8分
我男主超甜
我男主超甜
初恋我超甜,挖矿我养你。*(书穿)她有校花的颜,总裁的爹,校霸的哥,还有个日后世界称王的男神未婚夫,一切完美得简直就是人生赢家……但是,目前她刚欺辱打骂了小可怜未婚夫,将来还会悔婚、给对方戴绿帽,然后被彻底黑化的未婚夫报复得四肢碾碎,死无全尸!时白梦默默看着自己的五短身材,以及面前红着眼睛瑟瑟发抖的小可怜未婚夫。庆幸的是她现在还小,不幸的是她肯定已经被睚眦必报的魔鬼记恨上了。不如,还是自杀吧?*(甜度五颗星|双洁甜宠不虐|宝藏女孩校花x病娇学神魔王|)(有金手指不细说请看文)(女主肯定不会自杀,简介为调侃)(架空世界勿考据|睡前小甜饼你值得拥有~)
水千澈 ·校园 ·完结 ·91.9万字
9.7分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清冷型又闷又骚学霸×牛奶味身娇体弱甜妹】姜迟自小被寄养在姑姑家,随后被母亲接到宋家过好日子却被年纪幼小的妹妹失手推阻引发车祸。她成为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两年,意外醒来,她早已无亲无故,晕倒在医院住院部楼下被程津捡回家。他不止一次嫌她麻烦,但每每她体弱倒下,照顾她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亲力亲为。单纯简单的姜迟很喜欢依赖程津,不单是因为他脾气好,成绩好。有天,程津带姜迟去超市买日用品,走到售卖女性卫生巾货架,准备问姜迟要什么牌子,低头就见姜迟眼巴巴的盯着不远处一对小情侣,他问,“看人家干吗?”姜迟疑惑,“为什么那个男孩子可以牵那个女孩子的手?”程津耐心解释,“情侣关系,牵手很正常。”只见姜迟缓缓抬起手,沉思片刻,她伸手碰了碰程津推着购物车的手,“我手好看,给你牵。”程津:“?”他挑了下眉,轻笑了声,“要跟我谈恋爱?”“一定要是情侣关系才可以牵手吗?”姜迟仔细思考着。程津诱骗,“嗯,不是情侣关系就是占人家便宜。”姜迟反应迟钝了些,直勾勾盯着程津另只垂落在裤腿边好看的手,“那我跟你谈恋爱……你牵我手好不好?”“好。”他眼里蓦然荡起笑。【无逻辑小甜文】
颜栖迟 ·校园 ·完结 ·62.5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