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69章)
万年前,天魔乱世,上界仙人,集体下界,多管闲事,拯救苍生。 万年后,边陲重镇,不归城中,吕韩和懂辛文,磕磕绊绊,开启了修仙之旅。 阴谋与爱情并重,奇遇和道心同存。 解开真相,还原万年前的那场阴谋。

第1章 买书少年

人间界,琉璃沙漠。

天空之下,万里黄沙,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琉璃般炫彩的光华。

半空中悬浮着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裂缝内漆黑一片,如同天空开了一只空洞的眼睛。

裂缝前,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带着一串爽朗的笑声在空中闪过,紧跟在青年身后的是一只背生翼翅满身鳞甲,头生一只青色独角的人形魔物。

那黑袍青年飞行中突然转身,嘴角微翘手中洪荒折扇轻轻舞动。只见数百只丈许的黑色洞口凭空出现。

绝对的黑,绝对的暗,瞬间布满了黑衣青年身后的一大片空间。

那鳞甲魔物不敢轻视,但它此时也已经没有退路,巨大双翅收在身后不退反进,硬是从数百个丈许的黑洞缝隙间冲了出去。距离那黑袍青年已经不足三丈。

哪知,它刚冲出来,突然一道十丈金色天雷从天而降,那黑袍青年见自己也在这金色天雷轰杀的范围内,手中洪荒折扇划破虚空,黑袍青年在空中消失不见。

此时,天雷已至。

却见那独角鳞身的魔物,浑身鳞片隐隐变为暗红,竟然仅凭肉身之力,硬接下了这道天雷。

雷光电火中,魔物冲天一声咆哮。琉璃沙漠中整片的五彩琉璃全部爆碎。

数十丈外黑光一闪,黑袍青年手持折扇破空而出,对着头顶厉声喝问:

“真元子,你刚才是不是也想把我一并灭了?”

高空之上,一条赤色双翅巨龙正极速俯冲,巨龙脊背上一个身材高大,面容有些清瘦的老者手持一把古剑站立其上。

“若是能同时除掉你和这魔物,天下幸甚。”

话音未落,足下赤龙巨口一张,一道青白的龙火直射这鳞甲魔物。

却见这魔物头上独角光芒大胜。光芒之下,这龙火居然烧不进它十丈之内。

与此同时,黑袍青年手中洪荒折扇合起,单手对准光芒中的魔物,随后整个空间一暗,一束百丈黑光从折扇的一头激射而出。

那魔物身上鳞甲暴起悬浮空中,挡下了这道黑光。

黑光龙火、三人一时间僵持不下。

“两位前辈,闪开!”

话音未落,一道通天彻地的剑气,以划破天地的气势,由下而上直冲云霄。

黑袍青年和那巨龙、老者急忙向旁闪去。

那魔物也想闪避,已然不及。

只听“咔”的一声,头上独角连同一只翼翅被一击斩落。

天边一道绿光闪过,一个绿衣少年御剑而至,单手收了剑势另一只手掐了个法决,一个透明空瓶凭空出现他的身边,“收”字出口,只见那魔物断翅处暗红色的魔血喷涌而出,进入这个空瓶内。

“呦,你们御灵殿果然人才辈出,你小子连虚无洞天三宝之一幻空水月瓶也能驱使了,想来你那老鬼师父,死也该瞑目了。”

黑袍青年洪荒折扇再次扬起,一个黑色洞口凭空出现在魔物的身边。魔物闪身躲过却是迟了些,一条手臂被这个黑色洞口吞噬不见踪影。伤口上更多的魔血喷涌而出被吸入了那个小瓶之中。

魔物自知已无生还可能,血红目光扫过这三人。

一声咆哮。

“为了天魔!”

狂暴的魔气爆发出来,将三人逼退了丈许。

随后一把抓下胸前一大片鳞甲,砸在地上。

高大老者岂容魔物反击,手中一掐法决,金色天雷再次炸起,与足下赤龙灵火,同时击在魔物身上,雷火之力何其凶悍,绿衣少年和黑袍青年同时退后,依然感觉灼热难当。

雷火中心的鳞甲魔物依旧保持着半跪的姿势,胸部以上灰飞烟灭,下半身和融化的沙子一起化为一整片琉璃,永远的留在了这片琉璃沙漠之中。

天空之眼前,三人齐聚,气氛沉默。

“怎么,你师父真的已经形神俱灭了?”

高大老者和黑袍青年同时拿出一块令牌,只见上面的一个名字已然不见,两人对视,一副难以置信神情。

“两位前辈,不光如此,仙域,御灵殿,所有下界之人均已在另一处大战之中陨落,尚有战力的也仅剩晚辈一人。”

黑袍青年一声叹息手中折扇轻摇。“可惜了,你师父这一身绝世的功法修为我还是很佩服的,只可惜他自负的性子,却害了整个御灵殿。”

“方才最后一只魔物已死,百年魔劫告一段落,只可惜,你师父没有看到最后。”

高大老者也是摇头叹息不已。

“二位前辈。”说话间,绿衣少年单膝跪地。

“如今,御灵殿战力仅剩晚辈一人,仙界三大势力平衡已破,晚辈愿代表御灵殿,退出仙界之争,并以自身修为,封印此空间裂缝,但求二位前辈返回仙界之后,放过御灵殿中余下弟子。”

二人互望一眼,老者说道:“当年我等数人议事之时你也在侧,此空间裂缝无法关,只能禁,这第一道禁制虽一劳永逸,但开启之人仙力全失,从此之后变为凡人,再无法回归仙界,你可要想清楚才是。”

“晚辈想清楚了,只求二位前辈,放过御灵殿门人弟子。”

“也好,本尊同意,没了御灵殿那老鬼搅合,我的鬼域圣界和你的轩辕七十二岛,终于可以分个胜负了。小子,你师父的陨星镯呢?”

黑衣青年说完,强大神识放出,绿衣少年瞬间就被看了个干净。

“师父大战中使用密术,虽然最后封印了另一处的天空之眼,但陨星镯和师傅的遗体最后还是被吸入天空之眼。”

说完,少年双手过顶,掌心出现一个漆黑的手镯。

“晚辈愿献上自己的陨星镯。”

黑袍青年一声冷笑。

“你的那点破烂玩意儿我们都不会看上的。没了也好,总比落入他人手中要强。”

说着看了身旁高大老者一眼。

“如此也好,御灵殿不在,本岛主也可以放手一搏。”

“怎么,真元子,在这里先决一下吗?”

黑衣青年一抬手,一个漆黑的点浮现在手掌上空。

“莫要玩笑,你我之事返回仙界再算不迟,咱们先封禁了这天空之眼再说。”

第一章

买书少年

天地有灵,器物升仙。

善恶一念,仙魔之间。

生离死别,花昙一现。

唯我大道,心志靡坚。

天南陆,王都北,千里外,群山中,一座边陲重镇,名曰不归。不归之大,无所望已。

百丈城墙,绵延万里不绝,其宏伟绝壮丽,非人力可为。古早相传,乃仙人使用无上法力所成,以惧强敌之用。

千年之前,建城之初,取名不归,寓将士誓死,镇守边关之意。

谁料想到千年之后,这里已经是一派和平的景象。

本应敌对不死不休的蛮族却大模大样的来往于不归城市井之间。

他们男的青发赤面,身体健硕,身披兽皮或是打着赤膊,多用巨斧,重锤。

女的大都是身材高挑,皮肤黝黑,兽皮围胸,鳞甲为裙,巨剑长枪不离左右。

帝都并没有和蛮族签订和平契约,这里只是简单的被攻占了而已,就在四十年前。

据先人讲,五十年前,帝都突然中断了和不归城的所有联系,没有兵员的补充,没有货物的补给,这座宏伟的不归城犹如空悬海外孤岛,虽有雄兵百万,百丈天险,怎奈蛮族几倍于我,终于在十年后陷落。

在这十年间,城主无数次的派兵去帝都求援,都在中途遇到一片原本不应存在的雾海,进去之后再也无法走出,这雾海之大无边无际,城主也派过一些修仙者试图御剑而过,结果都是有去无回,无一生还。

后来,城主也绝了求援之路,厉兵秣马,以抗蛮族。

城破之日,传说城主自刎以谢君恩,也有人说他力战而死,还有人说看见修仙者相救远遁山林,众说纷纭,终无定论。

城破之后,蛮族也只杀了一些誓死抵抗的官兵,百姓并未有所波及。

原先以为的屠城并没发生,但战后天灾瘟疫不断,使得城中之人不足战前半数,这可能是城主到死都没想的事。

忽然,一只翠竹毛笔按在了少年正在看的书上。

“这位公子,看你衣着华丽想来也是富贵之人,不如就买了此书回家仔细阅读如何?何必在我这地摊前,坐着白看呢?”

这是一个清瘦的中年书生,见这少年没有理睬,还要继续往下翻看急忙拦阻,这要是都看完了他卖给谁去?

少年公子大概十四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相貌普通,身穿一套十分华丽的服饰,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少年公子将手中的书合上,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满是泥土的屁股又蹲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清瘦油腻的书生,张口说道:

“你这本《不归城十年风土大事记》怎么写出了五十年前的事,那时你还没出生呢,胡编的吧。”

中年书生嘴角一撇,一对三角眼上下打量了少年几眼,一脸傲气说道:

“黄口小儿,小小年纪能识多少字来?”

一把夺过少年手中的书,看了一眼,提笔在十字上画了一撇:

“这分明是《不归城千年风土大事记》莫要胡说,败坏了我的名声。”

少年斜撇了中年书生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翻弄着中年书生地摊前面其他的几本书,《不归城物产分布详解》,《不归城风景名胜古迹概览》,《不归城十大风月排名》《不归城名人传记》。杂七杂八的能有十余本。都是以不归城三字开头命名,莫非,是一套的?

少年手里翻着书,斜着看了书生一眼。

“这些书这么杂,都是你写的吗?”

书生看着眼前的富贵少年嘿嘿一笑:“许某不材,自问学识古今第一,怎奈蛮人尚武,视我等如敝履,又逢家道中落,无奈之下变卖祖产,以求苟活尔。”

书生看少年依然挑挑拣拣没有要买的意思,忽然神秘的一笑,小声说道:

“公子,莫非看不上这些俗物,来,请看这里。”

说着,书生拉开油腻的衣襟,露出一本黄澄澄的古书,书的半边只见一美貌妇人骚首弄姿,少年眼前立刻一亮欲多看几眼,书生衣襟一掩又藏入怀中。小声说道:

“《不归城房中秘术要义图文解析》五十两,如何?”

“五十两?”

书生又小声道:

“莫嫌贵,此乃绝品,蛮人入主以来此书就无再版,这也是在下辛苦几日,临摹仿制而得。公子不想收藏研习一下吗?”

少年往四周扫了一眼,偌大的街道只有许书生一人,连来往的行人都没有这才放心,故作一本正色,凑上前去小声的说道:

“看你的藏书甚杂,本公子也只是想多增加见闻,别无他意,别无他意,你这书我都要了,还有你怀里的那一本。”

书生一笑,露出了一嘴的黄牙,说不出的猥琐。

“公子年少好学,将来必定大有可为,大有可为啊。多谢公子,一共一百两。”

“我没带钱,随我去家取吧。”

“好好,贵府上是?”

“你后面就是了。”

书生一回头,只见斜后方有一座三丈多高的朱漆大门,气派非凡,两尊精钢打造的铁狮子威风凛凛立在大门两侧,门上牌匾大写着,“吕府”二字。底下白玉台阶上坐着三个下人,十分懒散的看着少年公子和那个油腻书生。

书生一声惊呼站起身来,一拱到地:

“原来是吕家少爷,失敬失敬,在下这就打包好送到府上。”

表情作作至极,书生一弯腰,从怀里又滑落了一本书。

说是书,更像是半块黑砖,少年拿在手里掂了一下,很重,与普通的书不同,黑色的书皮不但坚硬,而且很厚,似乎是皮质的,轻轻翻看,书页非常的薄,字很小,密密麻麻的,但很清晰,书的封皮上用毛笔写着,不归城,剩下就是两个金字。

很明显,不归城三个字是书生自己写的。黑色笔墨,写在黑色封面上十分的不起眼。

“这本书是?”

书生接过黑书道:

“此乃五十年前家父偶得之物,只是书上的字无人识得,家父认定此乃仙书,但穷极一生,也未识得其中奥秘,最后到落了个家破的下场。公子,我看此书与你有缘,我便以百两纹银,半赠半卖如何?”

中年书生一脸的谄媚和期待。

少年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仿佛看到了一件怀旧之物一样。

将这本厚厚的黑书拿在手中,道:“即是你家祖传之物,想必你也甚是不舍。虽说此物害你家道中落,但这也是天命,非人力可改之。”

中年书生看着这十四岁的少年,总觉得如此成熟之言,不应该从此少年人口中说出。

“既然你想卖,就莫要玷污了你家先祖,即是你祖上之物,也不好卖的低了,两百两如何?另外,本公子既然与此书有缘,也要再加一百两。还有,即是五十年前所得,也算半个古物,我再加一百两。这年头识字的已经不多了,我敬你是个读书人,还要再加一百两。你我都是读书人,不如交个朋友,看你家境窘迫,我便送你三百两,以解燃眉之急。我算一下……一共一千两,你看可好?”

书生大喜。

“但你其他的书要都回送于我,所谓君子之交,礼尚往来…”

书生连连点头称是,拿出来黑皮书,又把怀里的《不归城房中秘术要义图文解析》掏了出来,和地上的其他几本书包在一起递了过来。

“九儿!”

铁狮子后面,一个一身下人打扮、身材苗条的姑娘走了过来,接过包袱,递过五枚两百两的元宝,打发书生走了。

看着进入府门的锦衣少年和九儿去的远了,门口的陆叁,陆肆两个扫地的下人小声嘀咕起来:

“一千两,不对啊,是不是公子算错了,应该是九百两啊。”

另一个道:

“没算错,咱们四公子好书,半个不归城都知道,算错是故意的,借书生的口宣扬出去,就有人到府门口卖书,比城里到处找书来的快。这样下去,不出几年,城里一半的书,都会进我们四公子的书房。”

“就是,也不知道公子有生之年能不能读的完。”

少年名叫吕韩,是吕府四公子。好占点小便宜。

一间书房内,几十个巨大的红木书架陈列在其中,数万本书摆放在其上,书架上尽是灰尘,显然是不经常有人翻动的样子。

奇怪的是墙上明明有数十扇窗户,但只开两扇,虽有阳光投射进来,但书房中还是显得昏暗无比。

吕韩从包袱中取出了那本黄色的古书《不归城房中秘术要义图文解析》和《不归城千年风土大事记》和那本奇怪的黑书,拿在手里。

把剩下的随手堆在一边,来到一个角落的书架旁。推开墙上的一面窗户,窗户外,并不是室外,而是一间密室。

翻过窗户进入室内,面积不大陈设十分简单,一个书架靠墙而立,几本奇怪的书和东西摆放在其上,墙上贴了两张彩色的画,一张条案摆放着几本书,一把巨大的木椅加上角落里的一个金属箱子就再无其他。

手一挥,一团荧光从手心飞出悬浮空中,屋里立刻亮起来。

明亮的荧光下,吕韩站在那把宽大的木椅上,从边上的书架上层取下一本一摸一样,像半块黑砖一样的书。吕韩轻轻擦拭上面的尘土,看着这两本一模一样的书,出了一会儿神。缓缓的自言自语道:

“这本书已经好几年没复习了,都有些生疏了。”

少年吕韩缓缓念出了封皮上那两个金色的字。

“《圣经》售价人民币21.5元。”

同类热门书
炼器真仙
炼器真仙
器仙之道,炼乾坤、融日月、修阴阳、脱生死,乃造化大道也,万仙难及,是为真仙。徐游,咒术封体,不可修炼,却偶得器仙之道,以凡人之躯,碾压万界,震慑诸天。
暗黑茄子 ·修真 ·完结 ·116万字
8.4分
仙佛录
仙佛录
见实相,诸法空,刹那顿悟万法同,一旦风光藏不住,赤裸裸的觌面逢。决定说,佛心印,有人不肯如实信,直截根源当下了,摘叶寻枝渐教人。几回生,几回死,亘古亘今长如此,神头鬼面有多般,返本还元没些子。习显教,修密宗,方便门异归元同,自从踏遍涅槃路,了知生死本来空。行也空,坐也空,语默动静无不空,纵将白刃临头颅,犹如利剑斩春风。顿觉了,妙心源,无明壳裂总一般,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圣凡。友情提示:强烈推荐一本朋友新书《庸医》,现在存稿70万多字,绝对精彩!!
帝国上将 ·修真 ·完结 ·167万字
我要修剑仙
我要修剑仙
这世间有妖怪、鬼怪、魔道,亦有修士、儒士、佛门。许知秋携带一卷剑仙经文转世重生,在这个仙人成为传说,剑修几乎没落的时代,他要修仙,且是剑仙!
一粒铅笔 ·古典 ·连载 ·47.2万字
人皇伏羲:我的洪荒变了味
人皇伏羲:我的洪荒变了味
难道我真是天道私生子?叶泽(羲)看着莫名造出的一堆法宝,陷入了沉思。我只是钻木取个火,怎么就成了起源神火,蹦出来一件先天法宝?我只是造个鱼竿去钓鱼,怎么就变成一件后天功德法宝了?我只是随口念了一段《易经》,怎么就补全天道,给我来了一堆异象?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伏羲竟是我自己?……“小友,你身上的装饰品卖吗?”一群神佛不怀好意地盯着伏羲,满脸笑眯眯地看着叶泽身上挂满了的法宝,摩拳擦掌。“你不要过来啊!!”ps:书名又叫《难道我真是天道私生子》
我有一个小臭宝 ·神话 ·连载 ·38万字
我在心中种莲花
我在心中种莲花
一枚天机硬币,截取他人机缘!清莲图说在手,种下一朵清莲。
雪满林中 ·神话 ·完结 ·139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