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14章)
文带古风,黑色幽默,穿越武侠爱国题材;低开高走,逻辑严谨,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爽点、笑点、知识点,点缀其间。一个伏笔、四次高潮、两回反转、结局解套,仿金庸一分文笔,借烽火漂移驾照。

第1章 老中医护孙(伏笔太多,请完本之后评论)

杀手身着劲装,头带斗笠,斜捂长刀,一步步向医不思走去。

医不思手捂伤口,颤巍巍后退,花白的头发更显此刻苍凉无助。

医不思虚弱道:“你是何人,老汉和你可有怨仇?我医好你,你却为何要来杀我?”

血迹顺刀锋滑下,聚在尖刃欲滴未下。刀光如雪,寒铁如冰。足见刀是好刀,好刀好杀人啊。

杀手笑道:“我叫刘三柯,说了你也不知道,开膛破肚杀人魔医,杀过的人多如牛毛,如何认识我?”说着呵呵冷笑出声。

医不思凄凉笑道:“那不过是治病救人的手术,绝非是杀人挖心的邪术。我医不思一生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杀过人不假,却都是罪有应得之辈,我既没滥杀无辜,又何来‘多如牛毛’一说?”

刘三柯嘿嘿冷笑:“十八万不多吗?”

医不思微微思索,欲辩无言。

正在此时,岛对岸,桥那头,响起一个少年郎清脆的歌声,欢快轻佻,好听异常。

歌词却老成持重,尽显江湖百态,歌云:江湖笑,恩怨了,红尘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少年郎远远喊道:“老不死的!我回来了,快看我今天采到了什么药?”

医不死高声急呼:“小混蛋!快逃!这里危险。”

越是口没遮拦的人往往越是重情重义,哪会乖乖听话?抖落背篓,操起柴刀不逃反进,疾步向医不思奔去。关切喊道:“爷爷!我来救您了,谁敢动我爷爷?”

刘三柯看着杀气腾腾冲来的少年郎,对医不思不屑一顾道:“你可知亲人死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感受吗?你说要是把你孙子杀死在你面前,会不会很精彩?是不是特泄愤?”

少年疾步跳跃,举刀砍来。

刘三柯道:“二流武艺,自不量力。”抬手横刀便想将少年拦腰分段。

医不思飞出掌中刀,不顾自身伤势奋力杀去。

少年力寡,老人体弱,两人拼死反扑,看似威力甚大,杀手却巍然不动,挡的游刃有余,毫不费力。

祖孙两竭尽全力,亦是不足颠覆败局。

少年郎瞧准时机,一击“撩阴腿”悍然而出,却被斗笠刘三柯轻松夹住,少年欲抽不能。刘三柯双脚掣肘,出现少许的懈滞,给了爷孙两一丝先机。

医不思背后捅刀子,刘三柯用大刀反手格开。

少年郎手起刀落,直砍头颅。

刘三柯极速后退,堪堪躲过。

斗笠掉落,露出了一张脸带刀疤、狰狞恐怖的面庞。

刘三柯飞起一脚踹中少年,少年口吐鲜血,倒飞出去,头撞桌椅,狼藉一片,不省人事。

医不思急喊:“杨凡!凡儿!”抱起少年,一手试探鼻息,一手在他脖子后重重一按。

医不思老泪纵横,悲痛不已,大呼凡儿。

刘三柯一言不发的走到医不思身后,比划着长刀似乎在寻下手的位置,其实是等老头殊死反抗,他好得到那猫戏老鼠的快感。

医不思视死如归,对于背后危险全然不顾,刘三柯缓缓的从老人背后捅进,直至将爷孙二人串在一起。

探了探二人鼻息,确定绝无生还,两袖清风,飘然离去。

窗外竹香飘飘,竹影婆娑。

竹床上的杨凡脸色苍白,细长的睫毛似张未张,将开又合。

俊秀的脸上有一颗美人痣,让好看多了份耐看,给俊俏添了分俏皮。

许是流血过多口干舌燥的缘故,胡青的小嘴轻抿动着,如初婴待哺,甚是讨喜。

素衣少女以手扶背,端水凑唇。

杨凡喉结蠕动,面色稍缓,可依旧沉睡不起。

少女换祛血布,径直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睫毛微颤,悠悠转醒。

竹屋依旧是那竹屋,可似乎又有些不同。

闭上眼,脑中一片空白。

灵光一闪,无数画面在脑海中不断闪现。

电视、电脑、飞机、火箭、医院、手术刀……雪夜、古衣、刀剑、竹屋、医籍、白头翁……截然不同的元素相互交缠,迥然有异的记忆互相融合,使得少年蹙眉皱目,隐隐作痛。

我是谁?我在哪?恍然如梦。

杨凡再次睁眼,明明熟悉的景色,却怎么也记不起这是什么地方。恍然隔世。

依稀可见的阁楼,错乱交叉的刀痕。

一根麻绳绑在梁上,孤零零的垂着,记忆中此处应该有一个竹篮吊着,篮中始终放着吃食,最不缺的便是鸡蛋。

眼前恍惚间出现一个慈祥的老人,从吊篮中掏出两个鸡蛋,笑着对自己说道:“凡儿!今天爷爷给你煎荷包蛋可好?”

再眨眼,吊篮只剩下了断绳,老人却消失不见。

只是那老人是谁?老人嘴里的凡儿又是谁呢?

少年脖子微侧,余光打量。

破败的书架,屯扎的医书。

老人再一次出现,他容光焕发看向自己,微笑点头,自己坐在书桌前手不释卷,老人抚摸着自己的样子那般慈爱。

少年记起了,此处是青州万竹岛,此间竹阁是自己的家。

他叫杨凡。

而那老人叫医不思,一个年少怪癖,老来孤僻的神医。

他们是爷孙两,一个姓医,一个姓杨。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瑟瑟发抖的杨凡被一个老人捡起护在怀里,从此风没那么大了,雪没那么冷了。从此老人对他视如己出,凡儿待他如至亲。

有一次杨凡问爷爷:“爷爷!您为什么不让我跟你姓?您是不是不喜欢我?”

对于孩子的早熟既欢喜又有些措手不及,怜爱的摸摸杨凡的头,说道:“那你以后就和我姓医,叫不凡吧。”

杨凡奶声奶气道:“医不凡?是希望我成为不平凡的人吗?”

医不思哈哈大笑:“算是吧,只是,我更希望你做一个平凡的人,做不凡的事。”

杨凡:“平凡的人,不凡的事?”

医不思也不解释,接着道:“不过,你要答应我,实力没到绝世强者境界之前,不能用医不凡这个名字?”

杨凡惊的大叫:“世上能达到那境界都是天之骄子,我怎么可能……”还未说完,医不思一巴掌拍在杨凡后脑勺上:“如果自己都否定自己,你还怎么让别人肯定你?”

杨凡郁结的嘟着嘴:“不喜欢我跟你姓就明言,为何把目标定在终点。”

老人叹了口气,悠悠说道:“让你叫杨凡,只是希望你能活成不凡。姓医……是件危险的事”

杨凡可爱发呆,回忆往昔。

“你醒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掀帘声走了进来,打断了杨凡的回忆。

女子衣着质朴,却掩盖不了她的俏丽。玉容赤唇,柳眉桃目,好不雅秀。

杨凡虚弱的说道:“谢谢!”

如果是你救我,就谢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救我,就谢你的照料之义。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女子淡淡的说道。

你说不挂齿,可我得挂心啊。

杨凡:“不知姑娘芳名?”

“青莲。”

剧烈的咳嗽与虚弱,不得不让杨凡闭上眼睛。

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杨凡手上,细腻,软滑。

也不知是因为咳嗽还是害羞,杨凡的脸微微泛红。

杨凡眉蹙目紧,虚弱道:“谢谢姑娘今日的活命之恩,他日必将涌泉相报。”

杨凡睁眼,眼前骤然出现一张笑吟吟道男脸。

杨凡心道:我去……进来怎么无声无息的啊?

细看那男子也真是五官端正,星目刀眉,体态玉树临风,扶额窈窈,风度翩翩。

再看看被他搭着的手……男人的手,白皙如玉,修长无暇,好看的成何体统?

那男子表情严肃,俯身凑近,翻了翻杨凡的眼皮,杨凡无奈只能任其摆布,男子正色且深沉道:“没有什么大碍了,休养几日便可。”

杨凡与那叫青莲的女子同时干咳了一声。

杨凡轻声细语道:“谢谢!”

“公子!”青莲轻声细语道:“你确定你会医术吗?”

杨凡心说:“感情这深沉是故作深沉。”

男子也不尴尬,微微一笑道:“鄙人姓朱名青山,这位是青莲。”

杨凡弱弱回一句:“杨凡。”

朱青山并未听的仔细,复问道:“能否详尽一些。”

“杨凡!年十七,未婚单身。”

朱青山:……

青莲忍不住噗嗤一声,转头捂嘴偷笑。

朱青山心道:该不会是救了一个傻子吧?还是说脑子被人打坏了?

朱青山还是耐心道:“杨公子!是这样的,前日我们路经此地,闻到浓郁的血腥味,便顺着气息一路而来,就见你和一个老人一起躺在血泊之中。那老人将你抱在怀里压在身下,背上血肉模糊,虽然你也伤痕累累,所幸要害都被老人挡住,当时可真是废了好大劲才将你从老人身下拉出,你们当真是……爷孙情重,难舍难分。不知……”

杨凡眼神迷离,轻飘飘喊道:“爷爷!”

朱青山追问,“那不知杨公子能否告诉在下,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杨凡虚弱闭眼,有气无力说了两个字:“好饿!”

片刻后,青莲便端来吃食,简单朴实,一粥一菜。

久饿需素,久病需动。

杨凡喝下红枣粥,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朱青山坐在床沿,嘴里透漏着关怀,“你莫要悲戚,逝者已矣,生者奋然。”

杨凡哼哼两声。

杨凡本想问问,是悲愤的愤呢,还是勤奋的奋?只是太过劳累,不愿开口。

朱青山:“你好生调养,这样才能早日康复。到时与我说说情况,相信衙门一定会将凶手抓捕归案,朝廷一定会替你主持公道的。”

轻微的呼噜声已从杨凡嘴里传出。

朱青山和青莲两人对视,稍感莫名。

朱青山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去叫人置办一口棺椁吧!”

青莲点头退下,哨声响起,似有脚步闪动。

有苍鹰南来,长啸俯下。

闻得轻柔的脚步声,朱青山头也不回的问道:“如何?”

青莲道:“各地客栈收集消息,汇总传来,已有一百二十六位死于非命,或中毒,或暗杀,或仇杀,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朱青山叹了口气,悠悠道:“好事多磨需头绪,一波未平一波起。”

朱青山望着熟睡的少年,缓缓摇头。

青州腹地,自然是腹地青青。北接贬州,通兵必经;西衔川州,比邻京都,水陆通达。“天府京都,世外青州”说的正是青州的得天独厚。

景色宜人,山河优美,不是自夸,而是事实。

可面对这样的大好河山,锦绣天色,朱青山却是满脸愁容。

贬州华家军谋逆案看似证据确凿,实则疑点重重。此番微服私访,便是为了寻丝查线,还原真相,不曾想屡遇医师无端被杀,其中疑虑,真是千头万绪百思不得其解。

好不容易救下一个存活的医童,自然要逗留些时日,好好查证一番。

“公子!快看!”青莲的声音透露着惊奇。

顺着青莲的手指,朱青山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奇特的字裱。

非字非画,非诗非词。

而是一段奇异的符号,若不是瞧见下面的注解,朱青山和青莲是如何也看不明白的。

乘法口诀:

一一得一。

一二得二,二二得四。

一三得三,二三得六,三三得九。

……

……九九八十一。

朱青山边读边思,后来索性开始拿出纸笔开始验算。

青莲看着神情变幻的朱青山,关心问道:“公子!为何蹙眉?”

“无事!我们四处闲逛一下。”

青莲好奇问道:“公子!那字帖之上是何意,竟让你如此重视?”

朱青山语气带敬,“这是算术,一等一的好学问。”

(★★★★★说说我为何不喜欢别人在书中评论:

★我认为一本书没有看完,不应该贸然去评价。

★这本书致敬了太多传奇人物,比如孔、袁、钟、曹……比如我朋友已故的志愿军爷爷。在生活中,那怕我们是个成功人士,都不要疏忽了一点,其实我们身边的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主角。小说也是如此,主角成长的同时,小说世界里的人也应该是会成长的。

★我在这里看了几本金典小说,可我没有看的下去的,不是作家写的不好,而是评论太多了。

看着看着,发现上面的评论比作家写的还有趣,往下一拉,好嘛,人家还斗上嘴了。

说真的,我不喜欢在书中段落中评论。

这有点像看电视剧的时候被刷屏,看文艺片时被打马赛克。让我觉得不舒服。

★评论最大的不好,是能影响作家的情绪和写作节奏。

★关键是,让我看到评论,我就总想着回复人家。

如果真的想评论,请在章节后面评论留言,最好是看完全本之后。)

同类热门书
杀戮证道,我睡觉成仙
杀戮证道,我睡觉成仙
天道变异,修士突破,当以杀伐证道,聚势以成仙。与妖斗,与魔斗,与人斗,其死无穷!与阎罗饮酒,与孟婆喝汤,于生死突破,九死一生。剑宗许长安意外发现自己凭借神通,并不需要杀戮,躺着睡觉,就能修炼。多年后,妖魔联军进攻,剑宗生死存亡一刻,被吵醒的许长安,打着哈欠,挥出一剑,群魔授首。从此,妖魔留下禁忌之语。“永远不要吵醒一个正在睡觉的人”“如果你吵醒了的话,立刻跪下求他接着睡!”
登仙长安 ·幻修 ·连载 ·37.4万字
剑众生
剑众生
年幼的汤昭带着老师的遗物一副眼镜闯荡江湖。他还记得老师那个失败的老穿越者留下的祝福:戴着我的眼镜出发吧,说不定能给你开挂呢?在荒山破庙的枯井里,这个祝福实现了……戴上眼镜,看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吧——欢迎来到剑客的世界!你以为这是一只猫,其实它是一把剑!你以为这是一只罐子,其实它是一把剑!你以为头上是太阳,其实它还是一把剑!所谓剑天、剑地、剑众生汤昭:我先来那把太阳!眼镜:其实你可以多来点已有百万字完本老书《上天台》、《补天道》,人品保证,童叟无欺书友群715-643-348欢迎交流
离人横川 ·幻修 ·连载 ·69.1万字
仙佛录
仙佛录
见实相,诸法空,刹那顿悟万法同,一旦风光藏不住,赤裸裸的觌面逢。决定说,佛心印,有人不肯如实信,直截根源当下了,摘叶寻枝渐教人。几回生,几回死,亘古亘今长如此,神头鬼面有多般,返本还元没些子。习显教,修密宗,方便门异归元同,自从踏遍涅槃路,了知生死本来空。行也空,坐也空,语默动静无不空,纵将白刃临头颅,犹如利剑斩春风。顿觉了,妙心源,无明壳裂总一般,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圣凡。友情提示:强烈推荐一本朋友新书《庸医》,现在存稿70万多字,绝对精彩!!
帝国上将 ·修真 ·完结 ·167万字
河图洛仙
河图洛仙
一梦醒来成了祭祀童男,山间偶遇灵狐嫁女,再一晃,古寺兰若已近在眼前……
花未觉 ·古典 ·连载 ·31.8万字
我要修剑仙
我要修剑仙
这世间有妖怪、鬼怪、魔道,亦有修士、儒士、佛门。许知秋携带一卷剑仙经文转世重生,在这个仙人成为传说,剑修几乎没落的时代,他要修仙,且是剑仙!
一粒铅笔 ·古典 ·连载 ·50.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