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04章)
  华夏古武第一世家继承者言一色,不幸穿越后,因机缘做了一个诱惑君主的妖妃,但文武大臣不仅不骂她,还用钱用人脉巩固她的地位!   没啥,因为这皇帝是个暴君,十个人里面九个半都恨不得他死的那种暴君。   她舍命惑君,简直就是功德一件!   ——————男女主分割线——————   迟聿是个非常合格的暴君!他性格糟糕,三观不正,麻木不仁,嗜杀成性,并深以为傲!   他就是天下第一暴君!无人能与他争锋!谁敢争个试试,先灭了你的国!   后宫女人都是农田里的菜,想剁就剁。   文臣武将都是坟堆边的草,想拔就拔。   刀枪剑戟都是山沟中的泥,想捏就捏。   奇珍异宝都是粪坑上的土,想扔就扔。   暴君就是有这种睥睨天下不拿东西当东西的本事!   可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个睥睨他不拿他当东西的女人,办事思维全面崩坏。   ……   “张大人年迈多病,本也没几年好活了,别杀了怎么样?”   “准。”   “各大粮仓的粮食都堆不下了,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救济下灾民?”   “准。”   “丽嫔肚子里的虽不是你的孩子,但也是条命,饶过她和奸夫,嗯?”   “准。”   众大臣见鬼般地跌落椅子:头上带绿……这都准!?   ……   暴君的思维确实崩坏了,由以杀为准则变成了以言一色为准则。   言一色辛酸表示:她不容易啊!诱惑暴君这活不是人干的啊!他这么残暴这么作妖这么无理取闹,咋还不亡国?下台也行啊!   ……   嗯,这是一个女主总盼着暴君没有好下场却不想终生和暴君绑定在一起互宠互助互爱的故事!   【入坑提示走起】   双强,双洁,不虐,男主是暴君,但不会一直是暴君,女主很佛,有十分力通常只用五六分,但该认真的时候会切换到狠辣模式~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穿越为王妃

丛叶国都丛京,三月早春时节,万物苏醒,草木抽绿,天高云淡,微风和煦。

占地数百亩的钰王府恢宏气派,大小院落、亭台楼阁如夜幕中的星子,繁多错落,各司其职的下人井然有序,将这座王府打理得精致奢华,让王府主子们得到了舒心的享受。

今日,是钰王为他最宠爱的赵侧妃过生辰,府里一大早就忙碌起来,洒扫除尘,张灯结彩,钰王更是一早吩咐,将赵侧妃喜爱的西地特产雕花红玉风铃,挂在她目之所及的地方,串串具有珍藏价值的玉风铃如此铺张地摆出来,只为博美人一笑。

过府参宴的各家皆送上了丰厚的生辰贺礼,在当面祝贺赵侧妃时,更是说尽了恭维的好话,钰王听得喜笑颜开,赵侧妃靠在他身边,时不时娇羞一笑,眼波流转间闪耀着明珠般的光彩,得意骄傲,又带着小女人的满足。

赵侧妃穿着一身娟纱金丝绣花长裙,高高梳起的发髻上戴着一支绿雪含芳簪,并排斜插一支珊瑚珠排串步摇,耳朵上戴一对金碧莲花链耳环,细细长长的金链垂在雪色的脖颈上,愈发衬得她弱不禁风,惹人无限怜惜,娇花一般鲜嫩妩媚的脸,颜色无双,娇柔倾城。

她微微仰头,柔情如水的目光痴缠在身边的男人身上,宽肩窄腰,修长伟岸,大红云锦长袍包裹着他强劲有力的身躯,华丽非凡,张扬着惹人心动的斜肆风流。

他手执着酒杯,棱角分明的面庞如刀削斧刻般,一双深邃多情的桃花眼,慵懒地眯着,如玉的脸颊上浮现浅淡的粉色,唇角勾着笑,邪魅撩人。

赵侧妃痴痴看着他,闻着从他身上传来令人陶醉的男性气息,忍不住倾身又靠近他几分,眼见着她的脸颊就要靠在钰王的肩膀,突然,一只不知哪儿飞来的酒壶朝她砸了过来!

“啊!”

赵侧妃尖叫一声,转头躲避,酒壶打中了她柔弱的肩膀,酒水淋洒在了她胸前,她吃痛,咬着唇,手指颤抖地抚上自己肩头。

钰王的醉意一扫而空,站起身来,目光厌恶地看向花园门口出现的女子。

在座的众人被突生的变故吓了一跳,随着钰王的视线看过去后,露出了恍然之色。

原来是钰王妃!她不得钰王宠爱,惯常嫉妒赵侧妃,明里暗里不知对赵侧妃下了多少次手,这在丛京里也不是秘密!

钰王妃与钰王遥遥相对,虽然她已对他寒心,但看到他毫不掩饰的厌恶目光,心还是痛地紧缩了一下。

钰王妃挺直身体,微抬下巴,神色冰冷地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主位上,阴狠地瞪着赵侧妃,“起来!”

赵侧妃虚弱地抬脸,眼里泛起了晶莹的泪花,好不可怜,正要起身——

“爱妃坐着。”

钰王突然开口,赵侧妃愣了一下,仿佛没反应过来,坐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钰王。

钰王妃冷笑,纤瘦的身子笔挺如翠竹,没什么肉的小脸上下巴尖尖,衬得一双眼睛格外地大,“王爷是不想给本妃面子了。”

钰王别过脸,甩袖侧身,吝啬再看她一眼,“本王对你没耐心,给你两个选择,一跪下给铃儿道歉,二,受五十大板。”

钰王妃‘呵’了一声,“五十大板……王爷不如直接说要了本妃的命。”

“你想自刎?这更好。”

“本妃是王爷三媒六聘娶进来的正妃,还教训不得一个妾?”

钰王妃咬重最后一个‘妾’字,目光滑向赵侧妃,阴狠的神色让她面目有些狰狞。

赵侧妃一瞬惨白了脸,秋水明眸流露出惧怕之色,若狂风暴雨中被重击的菡萏,摇摇欲坠。

“教训?”

钰王讥讽地看着钰王妃,阴柔地张口,“你倒说说铃儿犯了什么错?”

“大庭广众之下,她像个青楼妓女纠缠勾引王爷,有失妇德!”

“妇德?”

钰王拔高了声音,霎时被气笑了,目光阴冷嘲弄,好似在看什么脏东西一般,恶毒地开口,“本王今日真是开了眼,天底下最没有妇德的就是你!欺压姬妾、苛待下人、谋害子嗣,你手中沾了多少人命你自己都记不清了吧!嫁给本王三年无所出不说,还敢红杏出墙!从里到外烂透的你,哪里来的脸指责铃儿!滚!”

钰王妃袖中的手紧紧攥着,指甲嵌入血肉,她唇瓣轻颤,被她死咬住。

她的心像被人掏了一个洞,疼得要命。

“若不是本朝有律法婚后五年内不准休妻,本王早就废了你!”

钰王妃脸上是死水一般的平静,眼珠转动,盯住了柔弱娇媚的赵侧妃。

赵侧妃回看她一眼,吓得抖了抖身子,可她脸上却露出一个炫耀的笑,与她方才那副恐惧的样子大相径庭。

钰王妃的喉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被她强行咽下。

钰王已经没了耐心,替钰王妃做了选择,“来人,把钰王妃带回她的院子,打五十大板!”

赵侧妃睫羽低垂,掩饰住幸灾乐祸的神色。

钰王妃没有求情,因为她知道求也没用,眼底陡然升起戾气,她死也要拉着赵风铃这个贱人一起死!

她忽然出手,欲掐住赵风铃的脖颈,钰王毫不留情一脚踹向她的腹部,将她踹飞一丈远,钰王妃在地上狼狈地翻滚几圈,不动了。

在座的众人鸦雀无声,低头的低头,装醉的装醉。

钰王冷酷无情地站在主位,俯视着如死狗一般的钰王妃,正要吩咐人将她处理了,忽觉头顶有杀气袭来——

钰王抬头,只见一黑影持剑朝他刺来,他脚下侧移,飞快躲避,两人的交手仿佛一个信号般,钰王的暗卫相继从暗处冒出来,同时黑影男带来的人也不再伪装,齐齐攻向钰王。

赵风铃这次是真的吓到了,花容失色,惨白着脸藏到桌子底下躲着,众人逃的逃,躲的躲,也有相助钰王的,花园里一片混乱。

钰王妃缓过神来,从地上爬起,无视周边凶险的情形,眼神如毒蛇般锁定了赵风铃。

她捡起旁边不知谁掉下来的剑,脚尖一点,一跃至赵风铃藏身之地,一剑劈开桌案,露出她身形,毫不犹豫举剑刺向她胸口。

钰王妃眼底露出得偿所愿的兴奋,赵风铃吓得忘了尖叫。

眼见钰王妃就要得逞,从旁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握住她拿剑的手腕,用力一拉。

大力攥得她手腕发麻,手松剑落,同时她撞入一副硬朗的胸膛,鼻尖充斥着某种她熟悉却没靠近过的气息,她脑中顿时发懵,不敢置信地抬头,看清果真是钰王的脸后,她浑身一僵,不知今夕何夕,仿若在梦中。

钰王竟低头看她,冲她温柔一笑。

钰王妃脑中轰然炸响,他怎么会平白无故抱她、对她笑,难道……

“噗——”

一柄锋利淬毒的长剑捅入钰王妃后背,她吐出一口血来,她没料错,钰王就是拿她当了人肉盾牌。

钰王将没了用处的钰王妃扔开,手拿长剑,斩杀附近一人后,叮嘱赵风铃小心,再次迎上武功高强的杀手。

赵风铃满心感动,远远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钰王妃,心中得意,言轻,这就是你跟我斗的下场!你死了,钰王妃的位置就是我的了,你爱的男人也是我的了!哈哈哈!

她辛苦筹谋三年,今日总算得偿所愿了!

忽地,言轻的手指动了动。

赵风铃笑意一顿,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她还没死透?不行,不能给她活着的机会!

赵风铃鼓起勇气,矮身悄悄到了言轻身边,将她拖入一处隐蔽的花丛后面,毫不迟疑地拔下头上簪子,狠狠插入她背后的伤口,用力搅动着血肉,黑红黑红的血汹涌流出。

……

言一色朦朦胧胧间,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不对劲儿,尤其是后背,痛得扎心。

嗯?不对,好像有人拿着尖细之物再搅动她背后的血肉。

她细细感受了几秒,下判断:力气不大、身上带香,是个女人,手法糟糕、呼吸紊乱,是个不会武的。

她想翻个身看看是谁在折磨她,可任凭她用足了意志力,手脚没一个听她使唤的。

言一色无力,皱了皱鼻子,这个梦境还挺真实,痛感就不说了,周遭还有乱七八糟的打斗声音传来,清晰无比。

她正无所谓地想着,突然眼前一黑,眩晕感袭来,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多画面……

陌生的记忆、以及某种荒谬的猜测,让言一色的脸皮绷得死紧,她再次感受了一番周围的动静,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样样都好使,特么的不能再真实了!

不是梦,那她真穿越了?周家那疯子的穿越理论是真的?

可她怎么就穿越了,她在非洲挖矿挖得好好的……挖矿!?

言一色猛地闭了闭眼,她想起来了,她挖的矿被恐怖袭击炸塌了,她被压死了!

言一色绝望地张嘴,啃了一口地上的土。

一秒钟后,‘呸’地吐出来。

这味道根本不是她热爱的那片故土。

啊啊啊!让她去死一死。

作者还写过
重生侯府:失忆替身娇且凶
免费
重生侯府:失忆替身娇且凶
唐绒绒失忆了。听人说,她本是屠户之女,如今却嫁入平阳侯府,只因长得像裴大公子的挚爱!唐绒绒:哦豁。*失忆前,唐绒绒无脑花痴,甘当替身,变着花样跪舔裴大公子。失忆后,唐绒绒琴棋书画,描龙绣凤,无一不精。更有一手巫术,催眠、占卜、操纵傀儡……出神入化!什么?你问裴大公子?已成前夫。前夫:不,我错了!绒绒,回来吧!唐绒绒:呵。裴君炙:呵呵。*平阳侯世子裴君炙,神人也。生性本恶,却有心向善,然而十年修佛,修了个寂寞。看似六尘不染,实则暴躁、洁癖、毒舌……而唐绒绒觉得,他最大的特色还是说一套,做一套。比如:#人前亲疏有别,人后情诗相送##白日念着四大皆空,夜里呢喃绒绒真软#唐绒绒:这人好阔怕!危险,得跑!但——一双手狠狠摁住了她的腰。她一呆,“你不该记得我!明明……”“你指刚才催眠了我?”裴君炙捏碎腕上的佛珠,似笑非笑,“没有用啊,非旦没忘,还想弄哭你,怎么办?”【身心双洁1v1,女主穿越,大智若愚,甜飒戏精/男主忠贞霸气,傲娇疯批】
臻棠 ·穿越 ·完结 ·13.1万字
妃本天娇之甩了反派摄政王
妃本天娇之甩了反派摄政王
穿书前,风午悦是华夏异能界老大,天之娇女,众星捧月。穿书后,风午悦是新婚夜与野男人私奔结果被正牌夫君一锤子爆头的小炮灰。风午悦表示:扶我起来,我还能活。白得了一个死咬她不忠的夫君也没什么,甩了就是。可……这男人好像是书中大反派!差点全灭主角团的那种!偏激狠毒心里有病!宗持:“想甩了本王跟别的男人跑?你活腻歪了。”风午悦:“你把刀放下。”“怕了?”“不是……你的刀扎着你自己了。”“要你管!你发誓,说你只爱本王一个,不离不弃,别的男人都该死。”“……”“不说?那本王捅死自己。”“?”这都什么跟什么?风午悦脑壳痛,这日子没法过了。*他曾权倾天下,独揽朝政,肆意妄为,也曾身陷囹圄,失去一切,卷土重来,可赢也好输也罢,得不到风午悦,他死不瞑目。没有人懂,她是他灵魂归处,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全力拥抱。——宗持她娇弱难养不好伺候,因为心疾难医;也强大果决杀伐天下,因为异能傍身;后来也坐享似锦繁花,岁月无忧,因为宗持拿命宠她。他爱穿红衣,比血妖冶比火热烈,她看久了,也就变成她心头朱砂。有时候想一想,她脆弱的心上竟要承载那么重的他,就好气哦。——风午悦
臻棠 ·穿越 ·完结 ·51.5万字
9.7分
太子妃总让本殿伤神
太子妃总让本殿伤神
华听兮,纵横杀场的团宠女王,死得其所后,穿越了。华听兮,秋宁国楚王府大小姐,仗势欺人,残忍歹毒,作死的一把好手,以一己之力,树敌无数。妙的是,昔日被她踩在脚下的“蝼蚁”们,翻身了!更妙的是,她也翻身了!只不过是从天上翻到地下!于是,在被疯狂报复后,她去了西天。当华听兮成了她后,每日不干别的,光琢磨着怎么团灭仇敌打赢逆风局!【男主】秋宁国太子殿下,当年被封太子时没有轰动天下,被废时反倒举世皆惊——他一人一剑一日夜,屠了一座城!葬了万民,也葬了鼎盛国运,自此事后,秋宁国天灾不断,民不聊生,一衰再衰。华听兮也很衰,跟太子同样有仇。【男女主】初见,太子想弄死华听兮却失手了,所以记住她了!后来,太子仍想弄死她却总是失手,见鬼般地放心上了!再后来……太子狠狠栽她手里,一辈子都没翻得了身。面对示好,她哼笑:“少献殷勤,当我傻不识糖衣炮弹?带着一肚子坏水麻溜滚,不然锤你。”太子冷笑,他身为债主都放弃报仇,还把心给了她,她一个欠债的,还这不信那不要,是想气死谁?真是小疯子!后来,他顿悟——真正的疯子其实是他!因为他竟会无力地想:既然她怀疑,不如把心掏出来给她看看?
臻棠 ·穿越 ·完结 ·37.2万字
9.9分
同类热门书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新书《八零之福运小寡妇》已开坑。][1V1,专注甜宠一百年】【战力爆表杀伐果断职业女帝VS身娇体弱算无遗策职业小白脸(污)】末世雷系异能顶尖强者,自爆而死,重生为大周朝女帝。女帝九岁继位,在即将及笄亲政时,被垂帘听政的太后溺死。当一魂一体完美融合,她势必要在这大陆覆雨翻云,凤唳九霄。他是智计无双的隐世之人,自幼体弱多病,常年与汤药相伴,淡泊名利,如孤云谪仙。一局三顾茅庐,他以这羸弱身姿,跨入女帝麾下。自此,国家崛起有他,抵御外敌有他,国富民强有他,泱泱盛世有他。而他,则有她。那日清风微雨,桃花极艳,女帝与他坐于廊檐之下。“朕后宫缺一相伴终老之人,你可愿娶我?”他笑的如外面的清润风雨,“不愿,但我可嫁你。”她为朝,亦为暮,更是他的朝朝暮暮。
席妖妖 ·架空 ·完结 ·128万字
9.5分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不近女色,甚至背负克妻之名。却不知,魏远视女人如猛兽……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
细雨鱼儿出 ·穿越 ·完结 ·101万字
9.7分
媚婚之嫡女本色
媚婚之嫡女本色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他嫌她为人太过阴诡狠毒。她嫌他为人太过高冷孤傲。本想无事可做时,虐虐渣女渣男,逗逗小鲜肉。岂知一道圣旨,把两个相互看不顺眼的人捆绑在一起,组成嫌弃夫妇。自此两人过上相互猜测,彼此防备,暗里算计,日日心惊肉跳的生活。岂知世事难料,两个相互嫌弃的人看着看着就顺眼。她说:“你是护国贤臣,我是将门忠良,为何跟你在一起,总有种狼狈为奸的觉悟。”他说:“近墨者黑。”陌桑点点头,确实是如此。只是,到底是谁染黑谁啊?再后来……她说:“宫悯,你是不会笑,还是从来不笑?”他看了她十息,展颜一笑:“陌桑,若知道有一天我爱你胜过爱自己,一开始就不会浪费时间防备你、猜疑你,而是把所有的时间用来狠狠爱你,因为一辈子太短,我怕不够爱你。”陌桑咽着口水道:“夫君,以后千万别随便笑,你一笑,人就变得好风骚……”宫悯面上黑,下一秒就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娘子放心,为夫只对你一人笑,只对你一人风骚。”某女瞬间流鼻血……【这就是一个白领精英穿越到异世古国,遇上高冷男神,被帝王捆绑在一起,相杀互撕,最后相亲相爱、强强联手、狼狈为奸的权谋爱情故事。】
灵琲 ·宫斗 ·完结 ·204万字
9.8分
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叶清晏手无缚鸡之力,却寿元无量。“棺材给你家王爷准备的!”站在门外的王爷:……
红豆包 ·宅斗 ·完结 ·170万字
9.2分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她是侯府嫡出千金,才貌双全,端庄淑雅,明媚娇艳灿若盛世牡丹。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是身体病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众生堪比佛子下凡。然,他手段狠毒,残忍冷血,坏事做尽,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最无辜。两人本该毫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于是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成了随时被他拎去观摩现场的小可怜。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然后,她成了太子妃。摔,这什么仇什么怨?--------矜贵禁欲的高岭之花太子爷得了一种病,名为矫情,看上了一姑娘,明着嫌弃无比,私下里暗戳戳的想谋到手里。沈小姐嚣张跋扈、声名狼藉、哪怕长得美,却也让人避如蛇蝎。偏偏太子爷鬼迷心窍,千方百计将人娶了回去,还纵得无法无天,宠得丧心病狂。一轮明月光栽进臭沟渠,无数人捶足顿胸。沈姑娘:……意思是她还赚了?美貌邪性姑娘VS高冷华贵白切黑沈姑娘慵懒散漫搞事情,太子爷一本正经黑到底,真闷骚。一对一,宠文,爽文。旧文《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架空 ·完结 ·10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