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85章)
怀三尺明月,挟两袖青龙,狭刀快马恣意,携侣江湖同游。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血刀破雷拳

站在衡阳城门楼最高的檐头望向广袤无垠的夜空,满天的星斗散发出的光芒似乎都被那一弯柳叶眉般的弦月所淹没。

皎洁的月光柔和中带着一丝清冷,照在整个衡阳城的大地上,城中万家灯火通明,远远看去亦如星海,疏密交错之间尽显繁华气象。

齐府今晚更是灯火辉煌,亮如白昼,整个府邸所有亭台楼阁处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景象。

空旷的演武场正中间铺了一块巨大的波斯地毯,约有五十余人围绕演武场四周盘膝而坐,有一紫袍金冠青年公子坐于正中主位,背后立有一幅巨大屏风,据说是号称画圣吴道子后人的当今京城第一画师吴子斌所作的猛虎下山图。图中一只白额吊睛猛虎雄踞一株虬劲苍松,气势逼人,栩栩如生,背后远山峰峦叠嶂,云雾缭绕,右上角上书“威震山河”四个大字,愈发显得公子气势非凡。

前来贺喜的嘉宾可以说囊括了衡阳城中所有名人雅士,衡阳城的父母官张知府,震远镖局的贺总镖头,西山寺的智光禅师,黄河帮的刘帮主,六和绸缎庄的龚掌柜等等无一不是衡阳城中家喻户晓的大人物。

每人身前皆摆有一张金丝楠木制作的精致短小案几,案几上摆有铜制果盘,盘中皆放有时令水果,另有几个青花瓷菜碟,其中菜肴虽然量少但却精致,每人身后都站有一名丫鬟,随时更换菜品。

每桌上都有一组纯铜打造的雕刻着古朴虎形花纹的酒壶和酒杯,名扬天下的浏阳醉果然名不虚传,色泽如琥珀,余香缭绕,入口甘甜。

今天是齐小侯爷的大喜之日。

喜得千金,今日当与诸君共庆之!名震天下的武林四公子之一,财雄势大的齐二公子,谁不想与之结交?

毕竟场地有限,大管家只好“主动”唱白脸,用他那金算盘拔弄了半天,理出了一份宴请名单,最终只发出了五十份请贴,否则齐府大门真的有可能被挤爆了。

演武场正中,忽然走进一位身姿曼妙女子,向二公子行了一记万福礼后,开始在巨大的波斯地毯上翩翩起舞。

但见女子明眸皓齿,青丝墨染,白衣如雪,双袖飘逸如风,足下碎步如行云流云,当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众人不禁连声喝彩。

一盲目佝偻老者怀抱琵琶伴奏,十指如飞,一曲《喜气如虹》如珠落玉盘,高潮迭起让人荡气回肠。

夜色温柔,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少上了年纪的老者陆续向二公子告辞,张知府等人亦是以翌日还有公务为由,也提前告辞。

跳舞女子此时又开始跳了一段“雀儿欢”,动作欢快而奔放,琵琶老者曲风亦为之一变,两者之间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女子动作扭动幅度逐渐加大,将女子的婀娜体态表现的淋漓尽致,不少男人的眼睛已经发直,贪婪的盯着女子。

舞至酣处,曼妙女子忽如一朵白云飘向端坐主位的小侯爷,面带微笑,吐气如兰,双袖似两条水蛇般缠向小侯爷的脖子,似乎一时兴起要学那“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齐小侯爷面不改色,纹丝不动,只是眼睛开始眯了起来。想向他撒娇的女人实在太多了,据说能从城东门一直排到城西门,所以见怪不怪。

可是一个黑衣人忽然间就挡在二者之间。谁也没看见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大家很快恍然大悟,这必是小侯爷的贴身护卫无疑。他们就像幽灵一般一直围绕在小侯爷的四周,仿佛只要小侯爷一声咒语他们就能随时现身。

今天就一个幽灵。他似乎一直就在那里,从来就没离开过一样。象一杆标枪,站得笔直,也象一堵墙,把她的路堵得死死的。

曼妙女子娇嗔道:“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粗人”,说罢一双玉手轻轻地锤了黑衣人的胸膛一下,似乎在抱怨他太死板,细如杨柳的腰肢仿佛风中轻舞的荷叶,似摇非摇,似扭非扭,晃得一屋子的男人不但眼睛发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女子吃吃笑道:“想不到小侯爷竟是如此胆小之人,连我这样的柔弱女子都要害怕。”说话间欲绕过黑衣人继续前行。

蓦地黑衣人右手一翻,扣住她的左腕,犹如钢箍一般。女子不禁瞬间变色,试着抽出手腕却没能一下抽出来!不禁怒道:“你好大的胆子,小侯爷还没发话你就敢如此放肆?”

黑衣人面无表情地道:“进府之前大管家已经警告过你们,不得靠近侯爷三尺之内,难道你忘了?”女子双目不禁微微眯一下,骤然间双目中似有寒光一闪,冷笑道:“齐小侯爷养的狗果然不一般!”

说罢右手一拳直接轰向黑衣人面门!拳带罡风,势大力沉,快如闪电!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样一个如此娇滴滴的女子竟然能打出如此霸道至极的一拳?

黑衣人没想到女子拳劲竟然如此刚猛,不得不松开女子,同时连拔带削堪堪化解这一拳。

第一拳刚刚化解,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一拳接一拳,竟如连珠炮一般连绵不绝地轰向黑衣人,且拳劲不断递增,一拳硬过一拳,黑衣人虽然武功不低,但明显仍处于劣势,一寸一寸向后退却!

一步,又一步。

一退再退!

黑衣人和女子本来恰好站在齐小侯爷和盲目老者之间,恰似一道活人组成的屏风。

现在“屏风”突然消失了。

于是齐小侯爷就看见了弹琵琶的老者竟然也在瞪着他!

没错!老者的双眼炯炯有神,仿佛猎豹在盯着它的猎物!

居然装瞎!

小侯爷不禁嘴角一撇,暗自冷笑,自言自语道:“有意思,果然有意思。”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老者身形突然暴涨,身形向前微躬似利箭上弦,右脚猛然发力向后一蹬,整个人如离弦之箭激射而至!

瞬间右拳一记“直捣黄龙”势如奔雷!

拳未到风先至!

凌厉的拳风隐隐有风雷之声!

若说曼妙女子拳如千斤重锤,老者则拳似惊雷!

一拳之中竟凝有雷意!长臂如龙,拳似龙头,整条右臂竟己似布满了数条电蛇萦绕其上!呲呲作响,声势惊人!内家真气分明己练至化境!

天雷滚滚,谁撄其锋!

小侯爷霍然长身暴退,刀光一闪,袖中刀己如匹练般劈向老者!不求劈中,只求阻击!

小侯爷的袖中刀虽然长不及二尺,但在江湖中却是名震天下,刀名雪饮,乃一奇人用天外陨铁与XZ大雪山深藏地底的万载玄冰使用秘法铸炼百日方才炼成,刀身其薄薄如纸,色红如血,据说冶炼之时共用了一千人的心头血祭炼,才达到了无坚不摧的硬度。因此江湖中人也称之为血饮魔刀!

几经周折,这柄刀最终落入小侯爷之手。似乎慑于雪饮的威名,老者拳势稍微停滞了一下,但瞬间又是一记雷拳直取小侯爷面门!最简单的招式有时最有效!

雪饮在手,天下我有!小侯爷气势陡增,不退反进,一刀直劈向老者!老者不敢硬拼,一闪身避开锋芒,左手五指如钩竟欲反手夺刀,右拳再攻面门。

小侯爷闪电撤刀,同时拧身低头堪堪躲开这一记雷拳。老者方才单臂出现电蛇萦绕的现象,此时双臂布满电蛇,并且发出哧哧的响声。小侯爷心下明白,老者正在不断催动内力,当电蛇布满全身时,就是老者的雷劲达到巅峰状态之时。

小侯爷身子尚未站直已经反手一刀斩向老者腰部,这一刀杀气冲天,老者不得不再退!退开五尺后,老者已经全身布满电蛇!

小侯爷亦是凝神聚力准备劈出第三刀。似乎知道小侯爷这一刀避无可避,老者忽地大吼一声道:“杀!”整个人如出笼猛虎扑向小侯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拳己递出!刀己劈下!

拳出如雷!刀落无声!

刀光一闪即没。老者已连退三步,胸前激出一篷血雨,一条深及见骨的伤口自胸口处裂开。

小侯爷身形竟被一拳打得滑退两丈有余,坚硬的地面上竟划出两条深深的沟壑,脸色似乎瞬间泛出一抹红晕久久不能消退。

老者这一记雷拳的威力果然惊人!若非身上穿有护身宝甲,这一拳早已崩碎他的五脏六腑!

此时胸臆之间仍是气血翻涌颇为难受。

小侯爷冷冷地说道:“雷霆万钧尹万山?”

老者哼了一声,冷笑道:“想不到小侯爷居然也知道老夫的匪号?”

“看来今天是不死不休之局了,能告诉我谁是赏金人吗?”

老者阴恻恻地冷笑:“小侯爷,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你难道不知道,等你去了阴曹地府自然会知道!”猱身欺上。

小侯爷见状也知多说无益,只道了一声“好,我成全你”,一招破风式直劈向老者!

老者忽然抬臂,袖中竟射出一蓬银雨!

灭绝魔针!

令天下英雄闻风丧胆的九幽谷灭绝魔针!

刀光一闪,老者臂断,刀光再闪,头颅飞起!一股血箭自老者断颈之处喷射而出!小侯爷心头怒火渐起!虽有宝甲护体竟仍有一针射入左腕!

虽然己运用内力逼出毒针,但已经感觉左手的麻木正在向小臂扩散,不得已只能先封住几处穴道,暂缓血气流动。

这几下刀起拳落快如闪电,众人正在推杯换盏之际,尚未有所反应,陡然间就发现女子与黑衣人斗在了一处,而刚才还在弹琵琶的老者突然间就身首异处,一条断臂、一颗首级就在脚下尸体旁边,场面是如此血淋淋,如此触目惊心!这些人平时和小侯爷谈的是声色犬马,风花雪月!

猛然间看见小侯爷面目狰狞,手持一柄滴血短刀,凶神恶煞一般扫视众人一眼,所有人立刻感到一股浓重的杀气瞬间笼罩了整个空间,不禁背脊发凉!

有一个胖得出奇的男子突然感到裤裆一阵奇臭,竟然已被吓得屎尿齐流!

“你们都走吧,没你们的事了。”小侯爷强行压抑着怒火对大家轻轻地说道。场中众人顿时如鸟兽散,瞬间跑个精光,丫鬟跑了,客人也跑了。当中本有几个较有名气的武林高手,也很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番,但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家久在江湖上混,谁还不识时务?

齐小侯爷让你走你就马上走,千万别婆婆妈妈。不然马屁拍到马脚上就不爽了。而且这里面的是非谁能分清,明哲保身才是王道嘛。所以众高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迅速撤离。

此时曼妙女子已将黑衣人逼到墙角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身上黑衣早已破败不堪,己不知中了多少记重拳,面上七孔流血,神情恐怖,但却仍是死战不退!

小侯爷面目此时有些狰狞!看了看左手已然有些青色,当务之急必须找到解药!

呯地一声,黑衣人闷哼一声倒地不起。女子最后一拳彻底震碎了他的心脉,黑衣人再无生机。女子俏立一旁,开始调整呼吸。黑衣人竟然如此难缠,几乎耗尽了她的所有体力。

看着倒地的黑衣人,小侯爷面无表情,淡淡道,“你的拳法不错!”

女子冷冷的道:“你的刀法也不错!”

小侯爷直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道:“我的耐心向来有限,而且对女人也从来不会客气,再给你一次机会,谁、派、你、来、的?”

女子凤目斜视小侯爷良久,冷笑道:“哼哼,我们是有行规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呵呵,死到临头居然不知道是谁想杀你,是不是很委曲,很窝囊,哈哈哈,哈哈……”小侯爷怒极反笑,冷笑道:“你确定我一定能死?!”

女子冷哼道:“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灭绝魔针奇毒无比号称天下无解,连毒圣都牺牲了一条手臂才捡回一条性命!除非你把自己的手当场砍下来,否则必毒发身死,可是即使你现在砍下来也晚了,你瞳孔己呈淡黄色,针毒己扩散全身血脉,你横竖都是死,哈哈哈!”女子疯狂大笑。

小侯爷突然蹲下身子开始在老者身上搜索解药。

女子见状突然一拳轰出!

呯!

一拳正中小侯爷后心,却如中败革,小侯爷身形微晃,只不过脸色似乎更加苍白,理也不理女子,仍自顾搜索。女子狂笑道:“乌金甲果然在你身上!可惜乌金甲再刀枪不入也护不住你的心脉,哈哈哈,妄动真气只能加速毒发,哈哈……!”话音未落,小侯爷一脚己将女子踢倒,女子捂着肚子痛得脸己扭曲得变形,不禁呻吟了几声。

她本己是强弩之末,刚才使的五雷神拳最是耗费功力,趴在地上喘息了几下,又缓慢站起身来,似乎摇摇欲坠,嘴角一丝血痕,双目布满血丝,双拳紧握一步一步向小侯爷走去。

翻遍全身也未找到解药,回首看见女子竟又缓缓欺近意欲偷袭,不禁怒火渐炽,顿起杀机!

刀光一闪,刀己入袖。

女子正想从怀中掏出一枝穿云响箭呼唤远处同伴支援,突然感到腰间一凉,己知不妙,慢慢低头看着自己白衣如雪的腰间突然出现一道红线,红线越来越粗,血流得越来越快,她面色惨然,满面怨毒地说了一句:好快的刀!然后上半身忽然就像一棵被伐倒的树木一般倒了下去,而下半身却兀自挺立!

此时门外“抓刺客”的喊声忽然从四面八方响起,此起彼伏,瞬息之间冲进近百位黑衣劲装大汉。为首一人身形魁梧,黑衣胸口处绣着一头彩色斑斓猛虎。大汉一进来就急道:“属下来迟还望公子恕罪!”说罢单膝跪地抱拳请罪。其余护卫亦皆单膝跪地抱拳请罪。

小侯爷右手轻轻一挥,示意大家起身,沉声道:“老刘,马上追查刺客的来历,还有把大管家快点找回来,也不知跑哪去了。”

魁梧大汉老刘应声道:“好!”然而脚下却纹丝未动。

小侯爷心中一动,不禁多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还不去?”

老刘道:“小侯爷,找刺客很容易,但你的伤得抓紧治,不然一旦毒气攻心可就不好医治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小侯爷静静地看了老刘半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然后扫视了他身后众武师一眼,“老刘,你来我府上有七年了吧?”

老刘似乎一惊,没想到小侯爷居然问起这个,慌忙答道:“可不正好七年。”

“我待你不薄吧?”小侯爷眼睛依然眯着,但眼中寒光一闪而逝,老刘心头一懔!莫非小侯爷已经生疑?只能硬着头皮答道:“侯爷待我一向不薄。”

“刚才你们去哪了?”

“大管家让我们去各处巡查一下,才巡到这里。”

“大管家?”小侯爷忽然向门外笑道:“嘿嘿嘿,我一猜就是你安排的,果然是你安排的!”

众人本能地一齐向门外望去,老刘也本能地向门外望去。

门口却空空如也。

老刘暗叫不妙,向后暴退!

退开之前,他似乎看见一道绚烂的刀光闪过。

轰隆一声巨响,一团赤焰瞬间爆炸,一道刺眼的亮光闪过之后随即满院弥漫起浓浓的白色烟雾,伸手不见五指。

只听浓淡烟雾当中只听老刘大声呼喊:“大家快追,别让小侯爷跑了!”突然啊地一声惨叫:“我的腰!我的腰!”叫声凄厉,三息之后再无声响。

同类热门书
江湖锦衣
江湖锦衣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群:617330553)
我自听花 ·潮流 ·完结 ·130万字
九州道主
九州道主
一场灾祸,让杨泽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这九州大地,并不太平,狼烟四起,四海大乱。武道复苏,隐患之下,天武王朝人心涣散,武林世家宗门林立,群雄并起,异物降世,皇天将崩,岌岌可危。于此乱世,各大势力紧紧把握修炼一道,江湖难求一珍贵武学功法。但杨泽不怕,黑石在手,给我完美复刻天下武学,我要横扫八荒,定鼎九州!
乱血的墨 ·潮流 ·连载 ·308万字
捕快凶猛
捕快凶猛
前世刑警,今世捕头。秦无病只想一心继续探案,奈何家族商道难行。正巧科场舞弊案发,督修河道的银子失踪,襄王爷奉旨查办。机缘巧合之下,秦无病得襄王爷赏识。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本都与秦无病无关,可为了家族利益,秦无病一路跟随襄王爷屡破奇案……一段故事,几多疑云,杀机隐隐,权谋机诈。秦无病用他两世的城府,敏锐的观察,大胆的假设,细致的推理,周旋在庙堂之中。他可为白骨鸣冤,亦能领兵攻城,他无官无禄,却名声远扬!
二月树 ·武侠 ·连载 ·112万字
7.2分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罗汉拳+日轮印=炼铁手炼铁手+锁龙功=北海搏龙手赤旗令+天都隐龙诀+罗汉童子功=赤龙都天秘典……赤县神州,苍茫大地,皇朝,世家,宗门,邪魔,争斗不休。斗战圣体,金璃圣体,九九登龙体,如来圣体……体质争雄。少年手持神镜,一步步开创属于自己的传说。
紫衣居士 ·潮流 ·连载 ·162万字
7.1分
家师薛衣人
家师薛衣人
江湖成名,不是容易的事。想要成名,要么作出轰轰烈烈令人侧目的大事,要么杀死或者击败比自己要有名的人。杜傲想成名,却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他一入江湖,无论生也好,死也罢,必然成名。因为他是薛衣人的弟子。昔年薛衣人行走江湖,大杀四方,令江湖血流成河。虽然他们不敢对薛衣人下手,可却敢对杜傲下手。“家师薛衣人!”初入江湖的杜傲此话一出,立时群起而攻之。燕十三、戚长征、龙五、叶孤城、西门吹雪、风行烈,一个一个找他的麻烦。杜傲有些无奈的提起剑。
澹台三问 ·武侠同人 ·连载 ·6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