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48章)
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她说:“也许吧。” 他笑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好,说定了。” 文案就是来搞气氛的,不要被误导。本文极甜。 悬疑爱情文,每周一至周六晚8点前更新3000+,作者一把老骨头周日休息不更。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天空灰白,云层浓厚杂乱,望不见一丝蔚蓝的天。这样的天空下头,是墨绿色的连绵高山。高山之下,是一片深绿色的树林。再往近处,就是深黄、浅黄、草绿和各色花朵夹杂的大片草原。

一条灰白的公路,就在眼前。

天空飘着一点小雨,风开始大了。路旁有几只绵羊,不顾风雨嚼着草,抬头望向尤明许。

尤明许没想到六月的藏地还会这么冷,她只穿了条防水裤,T恤外是件冲锋衣。长发束成马尾罩在头盔里。尽管身上冷,她的越野自行车还是保持均匀稳定的速度。

前后左右一个人都没有。

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再低头看表,今天就这样,也许该找个地方休息了。

但这片地区本就偏僻,居民稀少,只有一些驴友会走。她又骑了一阵,已是下午四点多,天更暗了,山边阴沉沉一片。雨滴在变大。

尤明许累了,也有些饿,就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和香肠,慢慢吃着。

她停了十几分钟,只有一辆车经过。本地牌照,很旧。开车的是位中年大叔。尤明许朝他挥手想要搭车,他跟没看到似地飞驰而去。

尤明许也不在意,靠在路旁树下,继续吃着冷冰冰的香肠。

又过了一会儿,远远驶来一辆摩托,摩托上坐着个长发年轻人。尤明许看着他不动,年轻人皮肤黝黑,穿着牛仔夹克,面相看着就有点鸡贼,那双眼更是绕着尤明许打转。

他在她车旁停下,盯了她两眼,问:“去哪里啊?”

尤明许这时听到汽车的声音,往后瞟了眼,又有辆汽车驶了过来。雨蒙蒙的,车灯亮着,一时间她看不清驾驶座上的人。

她往前方扬了扬下巴,示意摩托青年自己的方向。

摩托青年又问:“一个人啊?”

尤明许笑笑,答:“不,还有几个同伴,他们在后面,我骑得快。”

青年目光有点深,不吭声了,手按在摩托把手上,也不动。这时那辆后面来的车,从他们身旁经过,速度平稳不快。尤明许越过摩托青年,隔了缀着水滴的车窗,看到个年轻男人。皮肤挺白,轮廓也不像本地人。寸头,五官分明。他也穿着冲锋衣,黑色的,微微竖起的衣领里,露出一小片脖子和喉结。挺帅,而且是那种带着坚硬男人味的帅。

摩托青年也回头,打量了开车的男子几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尤明许把自行车头一抓,飞快跳上去就想走。哪知道摩托青年大概也是放羊打猎之类出身,又或者类似的事干过很多,反应也很快,身体偏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车头,另一只手就抓向她背后的包。

竟是个打劫的。

尤明许狠狠瞪他一眼,咬牙想要挣脱。两人立刻撕扯在一起。而前头那辆车已开出百余米远,只怕难以注意到身后的状况。尤明许把心一横,抱着背包,大喊道:“放手!你放手!救命啊……抢劫!救命……”

摩托青年凶相毕露,一拳朝尤明许的脸打过来,恶狠狠地骂道:“想死!闭嘴别喊了!”尤明许反应比较快,极为狼狈地躲开这一拳。青年顺势擒住了她的手腕,倒是愣了一下,触手只觉得柔软滑腻异常,再仔细看她的样貌,心尖就颤了一下。

脑子里有点气血上涌,青年想再干点别的了。他索性丢开摩托车,也不抢包了,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就往那几棵树后推,脸上似笑非笑地说:“你躲什么躲?我不抢了不抢了,这种天气,一个女孩子走这条路多不安全,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不好?”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浮,又开始动手动脚,尤明许哪里有不明白的,心中厌恶鄙夷无比。可当下的情形确实危急得很,她一面拼命挣扎抵抗,一面用尽全力再次大喊:“车牌号川AXXXXX的大哥,救命!求你救救我!有人抢劫强~奸!救命啊——”

摩托青年有点恼火,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那辆车居然真的没走,停在前面了。他犹豫这一下,尤明许趁机挣脱就跑。青年低低骂了句,刚想追上去,却见那辆车居然掉了个头,“叭——”尖锐的汽车喇叭声突然响起,车笔直朝他们开来。

尤明许踉跄跑了几步,一抬头,就看到黑色轿车离自己只有十几米远了。驾驶座上那人紧盯着她,目光警觉而坚定。而他的手一直压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声始终在持续,穿过雨帘贯穿公路,几乎响彻整片原野。

尤明许的心头就这么一热,莫名的安全感涌了上来。她似乎看到那人朝她点了点头,一个加速,车转眼就要到眼前。

尤明许回头,就见青年跳上摩托,一脚油门跑了。

尤明许像根木头似的,抱着背包,呆呆站着。

雨不知何时下得更大了,噼里啪啦落在地上,还有他的车上。他一个急刹,人从车里出来。尽管天色灰暗雨水重叠,在两人周围乃至远方,蔓延成一片灰蒙蒙的模糊世界。尤明许还是看得更清,他约莫一米八高,一身冲锋衣裤,身材结实,面容温和干净。

他看一眼尤明许,又往摩托车远去的方向望了几眼,露出几分凶狠神色,但立刻收敛了,转头又望向她,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尤明许摇摇头:“我没事。谢谢你……谢谢你掉头回来。要不是你,我真的就完了。”

他很温和地笑笑。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偶尔出手搭救的女孩,会长得这么明艳动人。在这么糟糕的背景里,那张脸也会叫人眼前一亮。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停,即刻移走,问:“你有没有其他同伴,要不要联系他们?”

尤明许答:“我现在就一个人。本来有个朋友一块儿,昨天她家里临时有事,先回去了。我想把剩下的路走完。”

男人没说话,手搭在车门上,随意地敲了敲。尤明许就看到有水滴沿着他削瘦分明的手背,无声滑落。

他问:“那接下来,你一个人能继续骑吗?需不需要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尤明许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的靴子。冲锋裤腿扎进靴子里,线条帅气利落。她答:“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到前面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实在骑不动,也不想骑了。”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

尤明许抬头,看到他微微皱了一下眉,那神色居然是有点勉强的。但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说:“好。”

尤明许对他一笑:“谢谢!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

雨水纷纷从天而落,混一片迷蒙颜色,而纤瘦的女人身处其中。他看着她两颗眼睛珠清澈动人,鼻子很秀气,一笑那饱满的红唇,竟有几分天生的性感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看了两眼,心里竟有一丝莫名的焦躁。当她望过来时,他已移开属于男人的无礼目光。

他开的是辆普通轿车,说:“后备箱装满了行李。”就帮尤明许把自行车系在了车顶上。

狂风骤雨来临了。

黑压压的云,压向山顶。天地间晕沉沉一片,车外只有轰隆的雨声,之前颜色丰美的藏地景色,仿佛转眼间褪去色泽。只余一团好像能吞噬掉一切的阴暗,能见度变得很低。

他的车开得不快,偶尔也会有别的车经过。车里有暖气,尤明许脱掉外套,只穿紧身长袖,坐了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回暖。

她偷偷望去,他似乎很专注在开车。刚才淋了雨,他把外套也脱了,里头是件深灰色长袖,很衬他。

过了一会儿,他问:“介意我抽根烟吗?有点累。”

尤明许答:“不介意。能不能给我一根?”

他这才有些讶异地看她一眼,眸中带了点笑。他伸手在中控台上抓了抓,摸出半包烟。尤明许向来知情识趣,直接拿起来,抽出一根先递给他。

他接过,说:“谢谢。”

尤明许自己含了根,他又摸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递给她。尤明许动作熟练地夹着烟,慢慢抽着。明明两个人依然话不多,感觉却比之前刚上车时要亲近熟悉了些。

他说:“顾天成。我叫顾天成。”

“尤明许。”她又扫了眼车外的雨,“要不是遇上你,我现在不知道淋成什么鬼样子了。”

他唇角一勾:“小事。”

尤明许问:“你是干什么的?”

顾天成答:“IT。你呢?”

尤明许:“服装,我做服装设计。”

顾天成笑了笑,轻声说:“难怪这么好看。”

尤明许听清了,不说话。也不知他说的是什么好看。他也安静着,就跟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似的。两人各自抽完烟,雨已小了些,她看了眼黑下来的天色,问:“还有多久能找到休息的地方?”

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前年来,再开个把小时,应该能看到藏民的家。”

尤明许说:“好。”抱紧双臂,靠在车椅里,过了一会儿,伸手擦了一下脸,然后按着额头。

顾天成察觉了,问:“怎么了?没事吧?”

然后就听到她把脸埋在胳膊里,闷闷的声音传来:“没事。就是想起刚才的事,还是有点怕。”

她的嗓音很平静,平静中带着一点自嘲的笑意,还有半点难以掩饰的委屈。之前顾天成就觉得这个女人非常胆大镇定。上车后也没有任何哭闹失态,神色如常地和他一起抽烟聊天。没想到过去这么一会儿了,她才后知后怕,终于也露出了几分属于女人的柔弱无助。

侧眸望去,女人的长发已经散开,微微带着波浪卷,乌黑浓密。小脸躲在手臂后,下面是纤细的腰身和修长双腿。她从手臂后露出眼睛,那里头清亮流光,倔强生动。

顾天成的心口就像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他抬头望着前方,这里是川藏交界处的荒原,天为幕,地为席。没有别人,远离城市。远离一切平凡、拥挤、勾心斗角和伪装。他却和这个女人,如浮萍般相遇,在同一辆车里,躲避风雨,温暖前行。

尤明许和他目光交汇。他的神色还是淡淡,嗓音却柔和了几分:“别怕。我一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作者还写过
寂静江上
寂静江上
我有个喜欢的人,我只?过他一面。我有个心爱的人,但她一直不知道。我知道在这个年头,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可是我一旦开始等了,就想一直等下去。——爱情、悬疑——一段天真的爱情妄想,一曲疯狂的犯罪理想。
丁墨 ·都市 ·完结 ·14.1万字
9.8分
半星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 ·都市 ·完结 ·50.3万字
9.8分
美人为馅
美人为馅
在外人面前,韩沉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英俊冷酷,生人勿近。他似皑皑霜雪般皎洁清冷,又似黑夜流水般沉静动人。是众人眼中难以企及的绝对男神。只有在白锦曦面前,这位名动天下的一级警司,才会暴露出隐藏很深的流氓本质。“坐过来一点,我不会吃了你。至少不是现在吃。”“我没碰过别的女人。要验身吗?”“白锦曦,永远不要离开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个固执的老男人。经年累月、不知疲惫地深爱着她丁墨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jjdingmo,或搜索“丁墨”。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独家占有》《慈悲城》等,当当有售。《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书11月上市
丁墨 ·都市 ·完结 ·59.6万字
9.9分
同类热门书
乔先生的黑月光
乔先生的黑月光
在小伙伴眼里,池月是个异类。经常翘课,不挂科。来自穷困地区,不缺钱。长着校花级的脸,不谈恋爱。赚了很多钱,不拔一毛。在乔先生眼里,池月其实…是个神经病。☆★☆★日常一:两人出门。乔先生扔给池月一个口罩。池月:今天有霾?乔先生:我怕忍不住在大街上亲你。☆★☆★日常二:只要池月生气,乔先生就买东西给她。池月: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物质的女人?乔先生:当然不是。他淡定的把一个限量版包包送给了保洁阿姨。后来,池月看到保洁阿姨拿它背菜,心如刀割。……☆★☆★☆★☆★☆★☆★☆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慕川向晚》、《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婚恋 ·完结 ·117万字
9.6分
暗黑系暖婚
暗黑系暖婚
出版书名:笙笙予你笙笙,笙笙……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他说:笙笙,救救我。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备注: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互宠。
顾南西 ·明星 ·完结 ·204万字
9.8分
香爱
香爱
如果,那个帅得让人看一眼忘不了的男生已然出现,唯一正确的操作就只剩下——往死里追!一个香甜时尚的爱情故事。
飘荡墨尔本 ·都市 ·完结 ·80.2万字
9.8分
好想住你隔壁
好想住你隔壁
婚后——情人节,韩经年问:“今天怎么过?”夏晚安搂着被子,昏昏欲睡的答:“睡觉。”圣诞节,韩经年问:“今天怎么过?”夏晚安抱着枕头,漫不经心的答:“睡觉。”结婚纪念日,韩经年端着一杯水问:“今天怎么过?”夏晚安窝在床上,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警惕的盯着韩经年随时会泼到床上的水思考了三秒,回:“和你……一起。”
叶非夜 ·豪门 ·完结 ·126万字
9.7分
余甘很苦你超甜
余甘很苦你超甜
余甘是一味中药,性微苦,可医人。于甘甘是个小医生,擅中医,会救人。方知寒是个太子爷,对余甘有偌大兴趣:余甘是我的救命药,于甘甘是我的老婆,不接受任何反驳!
绛美人 ·豪门 ·完结 ·87.3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