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54章)
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伴你东山再起。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方凌玖,你喜欢我?

夜,清冷萧肃。月亮呈现出诡异的红色,街道上一名衣着单薄的少女迈着蹒跚的步伐缓慢的行走着,苍白的脸庞上挂满了泪水,汗水及灰尘的痕迹。女孩眼神空洞,似乎不相信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她,杀人了!

时间回到8个小时前,S市第一中学。

“叮~!”下课的铃声响起,忙碌在各种题海中的高三狗们瞬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轻松和亲切。

方凌玖收拾起自己的书本,想要快些赶去自己打工的店里帮忙。马上就要高考了,她干完这个月就要全力备战高考了,所以她必须做好活计,才能拿到满意的工资。

“凌玖,放学后到后街花园巷等我!”还在凌玖收拾间,班级里一名长相颇为受大众女孩喜欢的男生冲凌玖说到。

听闻此言,同学们都向她投来了诧异和鄙夷的目光。

“哦…那….那个…..好….好的!”她羞涩又怯懦地看了男生一眼。

男生名叫苏哲,父亲是市里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板,家里颇有些关系。在外人看来,这妥妥就是现代版的白马王子,光是他俊朗的外表就俘获了不少少女心。

而凌玖似乎从刚进学校就喜欢默默地关注他,为他做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并不想引起他的注意。

可好景不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凌玖喜欢并追求苏哲的谣言顿时传遍了整个校园,也因此很多同学都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总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同时也让苏哲被同学和朋友嘲笑不已。

她方凌玖,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因身体一直瘦小孱弱,在孤儿院中一直无人领养,靠着微薄的补助和优异的成绩一路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已经17岁的她早已从孤儿院中出来独立,本该释放芳华的年纪,却因身世早早尝遍了人间冷暖。她也不气馁,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反而看的很透彻,不再将自己封闭在自我的空间里,暗地里的性子也变得有些跳脱,但在常人眼中,她还是那般胆怯懦,永远跟个透明人一般,即便被人欺负辱骂都不会反抗。

好在经历了这么多酸甜苦辣,性格和长相还算没有长歪,一张略显惨白的俏脸被她用厚重的刘海挡住,低调一些总是没错的,只要没人注意她,她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她也渴望有很多朋友,也总幻想着自己能成为爱情故事中的女主角,现实像是对她的幻想不假颜色,总是狠狠打击着她,没有亲人的日子让她过的格外艰难!

凌玖听得苏哲约自己见面有些犹豫,很是纠结要不要去?

他找自己什么事,难道是要和她告白?

一副少男对少女告白的画面在脑海浮现,想着脸颊不禁泛起红霞。哪个少女不怀春,期待隐然已经战胜了理智。

她胡乱地收起自己的书包,慢慢向着目的地挪动,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急切。

刚走到教室门口,就听班长肖梦溪阴阳怪气地说道:“哎!真是没有自知之明,也不照照镜子,真以为钓上金龟婿了吗?真是笑话!”

“梦溪!”肖梦溪的好友兼同桌李乐看她这般讽刺凌玖,也出声附和说道:“你干嘛总说实话,人家可是年纪第一,小心人家上老师那告状。不过告什么呢?妨碍人家谈恋爱?啊哈哈哈哈哈.......”

李乐此话一出,班里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凌玖停住脚步的身子有些僵硬,抓着书包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

她咬了咬嘴唇,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将想要反驳的话咽了回去,快步走出教室。

踱步到巷子口,看见苏哲此刻正站在巷子里等着她,凌玖快速低下头走了过去。

她万万没想到苏哲会约自己出来,而且是那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自己好像还没做好准备,心跳仿佛要溢出嗓子。

待走到距离苏哲三米的距离,凌玖停住脚步,轻声问道:“苏哲,你….你找我..什么事!?”

苏哲勾唇邪邪一笑,抱臂半靠墙壁道:“方凌玖,你是不是喜欢我?”

虽然是询问,可苏哲像是早就知道答案一般,并不期待凌玖接下来会怎么回答,只是看着她的表情有些玩味。

看她满脸紧张之色,苏哲眼中划过一丝不屑,自从不知道被谁传出方凌玖在追求自己,他感觉走到哪里都成为一个笑话般的存在,就连校外的哥们也知道有一个懦弱胆小的女生喜欢自己,取笑自己品味恶劣,不管他如何解释,别人都只会觉得是在掩饰。

闻言,凌玖顿时紧张了起来,头低的更低了,脸红的似乎都要滴出血来。

手指相扣,用力的搅在了一起,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幅幅自己和苏哲在一起上学、毕业、结婚、生子的场景,似乎让她下了很大的决心道:“我…我…那个…我喜欢你!”

凌玖鼓足了勇气,承认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她希望自己能像灰姑娘一样得到属于自己完美的爱情。而苏哲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子,正是大多数女孩心目中最完美的对象人选,她也不例外。

苏哲脸上扬起嘲讽的笑,冷哼了一声别过脸,他听到了什么?这女人居然说喜欢自己?她配吗?还嫌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少吗?

在凌玖说出心里话后,两人均已陷入各自的思绪中,气氛突然因沉默变得尴尬不已。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就在凌玖等待苏哲接下来回应她的告白时,突然巷子里传来了大笑声,惊得凌玖站立的身子不由颤了颤。

苏哲脸上扬起一抹嘲讽,冷冷地看着凌玖说道:“可是我不喜欢你!甚至是讨厌你,希望你不要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了!你和我是不可能的,不要再缠着我了!”

他一步步逼近凌玖,脸上的嘲讽变成阴鸷“我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你连被我玩玩的资格都没有,你只会成为我人生的污点,只会让我感到恶心。不要想借我一步登天,野鸡就是野鸡,永远变不成凤凰。”

凌玖后退两步,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着苏哲。她印象里的苏哲是干净阳光的,连笑容看起来都暖暖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哲眼中的讽刺意味甚浓,就算她再傻,此刻也明白她在对方眼中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苏哲的话似利剑般直插她的心脏,泪水已经在眼眶内不住地打转,可凌玖却强硬地撑住不让它落下来。

这时,躲在周围的人缓缓的走了出来,其中一人边走边拍掌说道:“真是一出好戏啊!哈哈哈哈哈......”

来人上前抬手搭上苏哲肩头,眼神暧昧地在凌玖和苏哲之间来回瞟动。

“苏哲,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纠缠你的小妞?也不怎么样嘛!”一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瘦高青年调侃到,说着话伸出手想要抬起凌玖的脸,凌玖将头一偏,躲过青年的手,咬牙忍住心中的羞愤。

“对啊苏哲,就这样的货色你也拿来给哥几个玩?”一个光头男人上前拍拍苏哲的肩,眼神却猥琐地不住往凌玖身上瞄。

“是你自己输了牌的,就该按照约定给我们找个漂亮的雏,就这豆芽菜?你还当不当我们是哥们了!”光头男人上下打量了凌玖一番,实在是这女孩太过纤瘦,虽然看上去还不错,但身材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就连前胸和后背都差不多一样平,哪里能比得上夜总会里的小姐,真想不明白苏哲为何这么恨这女孩,骗了人小姑娘出来给他们玩就算了,还交代要他们兄弟二人将这女孩给卖了,真是可惜了那张清秀的小脸了。

原来,早在前几日,苏哲与几个社会上的朋友聚会,期间大家打起牌来,嫌赌钱不是很过瘾,就想换个方式寻刺激,便想到了赢的人提出要求要对方完成的规则,苏哲身为富家公子,自然是怎么刺激怎么来,当即也就同意了。

不曾想被这二人设计的一直输,两人其实只是想要在这公子哥身上捞点油水,只是想到要长期巴结对方,当时并没有提出需要钱的条件,只随口要求苏哲给其二人找个女人解解闷,苏哲不作他想,脑海里闪现出凌玖身影,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凌玖闻言惊恐地双眼园睁,她听到了什么?苏哲要把她送给人玩!当做输牌的赌注?脑中顿觉轰鸣。

看着呆立不动的凌玖,苏哲眼中厌恶之色更浓。

“行了,别啰嗦了,不是要人么,带走吧,看着就恶心!”苏哲摆摆手,嫌恶地撇了凌玖一眼“人我给你们带来了,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

眼前这个女人已经让他被多少人嘲笑过,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无非就是看中他家里的富有和权势罢了,让人带走倒是清净,只希望这两人做的手脚干净点,不要让这女人跑了才是。

凌玖还来不及说话,就被狞笑的两人捂住了嘴拽出巷子。

她绝望地看着苏哲,拼命的挣扎,他是她爱慕的人,她的白马王子,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她!即便是不喜欢她,只要说明白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把她送人。

光头男人不知从哪掏出绳子,将凌玖双手背后绑好,不顾她的挣扎,捂住嘴不让其发出声响。

两人很快拖着她走到巷子口,四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无人看到后快速走出巷子。

光头男人很快带着凌玖上了一辆车,瘦高男子也迅速跳上驾驶位,很快将车开走。

半小时后,车开到市郊的一个废弃厂房,男子粗暴的将凌玖从车上拽了下来,将她推进厂房内。

凌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哆哆嗦嗦站稳,这才小心地打量起四周来。

厂房很空旷,有张简易的桌子和几张椅子,地上全是啤酒瓶子以及方便食盒,很是脏乱,想来应该是他们平时的聚集地还没来得及收拾。

光头男人看一直拽着凌玖的瘦高男子一脸急切样,不屑地摇了摇头道:“得,看你这样今天让你先,我去门口抽烟,完事你叫我!不过你可小心些,这丫头看着不错,不吵不闹的倒也懂事,应该能出个好价钱,可千万别给她弄出什么伤口来。”

瘦高男子猥琐地咧开嘴呵呵笑道:“放心吧!我肯定不会伤到她的,还指望她能给咱挣点零花钱呢,瞧瞧这皮肤白的,小脸滑的,真是极品啊!”

听得瘦高男子保证,光头男人转身关上了大门走了出去。

凌玖双手被反绑,她浑身颤抖着不住的后退,脑中思绪纷飞,原来他们不止想要侮辱自己,居然还要将自己卖了。

好你个苏哲,这仇,我方凌玖记下了,算我眼瞎!

可是男人在看到她满脸的惊恐模样后更加兴奋,不住地搓着双手向她靠近“小丫头,落到我们手里算你倒霉,要怪就怪你的小情郎。嘿嘿!”

凌玖拼命摇头,嘴唇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嘴巴被塞了一块破布,让她不能开口,她只能拼命扭开身子躲过男子的手。

男人淫邪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游移,凌玖只觉屈辱异常,不管她怎么摇头哀求,男人始终没有露出一丝愧色。

男人将她推倒在简易桌上,顿时将满桌的东西洒了一地,看着双眼泪水迷蒙的凌玖,他伸手钳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想要她记住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

凌玖眼神中的恨意很快被悲愤掩埋,男人随即咬住她的耳垂,似乎是想将她的肉咬下一般,喘着粗气在她耳边说道:“没想到你这小丫头皮还挺嫩,你可要好好记着,你的仇人可不是哥哥我,想要报仇的话也别找错了人。”

话刚说完,男人突然伸出一只手,用力拉扯着凌玖的头发,迫使凌玖脑袋向后仰看着自己“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遇上了苏哲那样的人渣,小贱人,哥哥我这是在帮你解脱!”

男人的污言秽语刺激的她挣扎地更加剧烈,她不要被这肮脏的男人触碰,她不要!

挣扎中的凌玖被反绑的手似乎摸到了一个尖锐的东西,手指被刺中,不由缩了一下,脑中一个激灵,是刀!

很快,她冷静了下来,一边死命的挣扎着不让男人注意到她手上的动作,一边抓住刀刃小心的割着绑住自己的绳子。

因为看不到抓着的是刀刃,手上很快被刀割破!疼痛感瞬间袭向大脑,疼的她倒吸凉气,额头冷汗直冒。

好在很快绳子就被割开了,她挣扎着抓起刀狠狠地刺向面前男人的脖颈,一股腥热的鲜血喷出,顿时刺激的她双目通红。

此刻的她脑中只有想要杀死这人念头!

‘噗嗤!’一声,刀身再次没入男人脖颈,凌玖眼神中的狠厉一闪‘我方凌玖岂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的,想要欺负我,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刀身抽离,男人的血液瞬间像液压枪一样喷射而出,溅了她一身。此时的凌玖仿若地狱里爬出的恶鬼,在短暂的恐惧过后,她很快镇静了下来。

耳边传来一阵呼呼的风声,像是死神在向自己召唤一般,男人不甘地缓缓倒下,双眼因惊恐更加突出,眼中的不甘和愤怒无法宣泄,表情极度扭曲。

鲜血顺着凌玖的脸颊滑落,她看着男人那死不瞑目的面容,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完了!我杀人了,怎么办,我真的杀人了。’凌玖慌乱地抱起掉在地上的书包,顾不得手中的疼痛就想往外冲。

就当她来到门口时,脚步下意识一顿,突然想起门口还有一人在看守着,若是这么贸然出去,自己肯定跑不掉,况且自己还杀了他的同伴,该怎么办?

不安地又回桌边来回踱步,最终无力地瘫坐在地囔囔自语“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出去!难道天真的要亡我吗?”

慢慢的,在时间的缓冲之下凌玖完全镇静了下来,双眼无神地看着地上的尸体,怎么也不敢想象这人居然是死在自己手里的。

脑海中想起自己从小到大的一幕幕,想起了同学的嘲笑老师的鄙夷,想起了她那可笑的青涩暗恋,想起了巷子里苏哲对她的羞辱。

凌玖的眼神变了,变得有些疯狂“为什么这么多的不公都压在我头上!我从未伤害过他人,为什么我就要低头去膜拜这个世界!不!不就是杀人吗?既然你们敢做初一,那我方凌玖就敢做十五!能杀第一个,难道还怕再杀一个吗?”

凌玖握紧手中的刀,精神高度紧张起来,悄声走到门口,轻轻将仓库大门推开一条缝。

只见门口的台阶上蹲着一个光着头的男人正抽着烟,男人耳朵里塞着耳机,似乎在听着劲爆的音乐,不时摇头晃脑。

凌玖举起刀,悄然走到男人身后,在男人还沉浸在亢奋的重金属音乐中时,她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举刀向男人的后心扎去。

男人闷哼一声,直挺挺向前栽倒。

看着男人因疼痛不住抽动的身体,凌玖脸上缓缓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待看到男人已经彻底不动了,这才将刀丢在地上。

凌玖松了口气,顿感浑身脱力,突觉眼前一片血色,所有的场景像是全部变成血红,转而一片黑暗,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往后栽倒,只有手上的伤口还在汩汩流着鲜血,她却已经昏迷不醒。

就在凌玖昏迷后,她手腕上带着的一个款式老旧的银质手镯突然发出一阵紫色的光芒,将凌玖笼罩其中。

身体凭空漂浮而起,身上的血迹一点点消除,手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了起来。

待到伤口恢复完毕,紫色的光芒缓缓化作烟雾瞬间扩散,将厂房包裹其中,远远看去,整个仓库周围弥漫出的浓重紫色雾气就是一个巨大的气球,煞是诡异,让人不敢靠近。

突的,厂房内外两具尸体和地上的血迹瞬间燃起诡异的紫色火焰,几息之间,尸体连骨灰都未曾落下,就像水蒸气一样蒸发不见

。一切还原成事发前的模样,这里除了凌玖,再也看不到那两男人的尸首。

光芒持续了几分钟又迅速暗淡了下去,直至消除完有关那两人的一切,光芒迅速收敛,紫色雾气也快速回笼,一同钻进了凌玖手上的银镯里,而散发光晕的银镯也恢复了原本老旧的手镯模样。

当她再次睁开眼,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凌玖蓦然起身,想起放学后发生的事情,突然紧张地四下查看,惊恐的发现地上尸体都不见了,甚至连地上的血迹都没有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将两人杀死,可是为什么尸体不见了?连刀也不见了,难道他们没死跑掉了?

不!不可能!

凌玖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感,惊恐地快速拾起书包朝着有路灯的地方飞奔。

直到跑到马路上时,她懵了!这是哪?我要怎么才能回家?

她忘了,这里是郊外,她被带上车时根本没有注意车开向哪个方向。

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指示路牌,凌玖漠然的沿着路牌指示的方向行走着,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感觉走了好久好久,久到她都挪不动脚步,可苏哲的话一遍一遍回响在耳边,像一把利刃般狠狠在扎在她的心口,让她痛的难以呼吸。

没来由的,她突然瘫坐在地,抱着书包开始痛哭,想要将埋藏在心中的愤恨发泄出来一般,哭的声嘶力竭。

许久之后,她停止了哭声,心里压抑的情绪舒缓了不少。

与此同时,她突然想明白了很多,没有被杀人的恐惧占据理智,突然明白了一个强者至上的道理,心境豁然开朗。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要做任人欺压的方凌玖,绝不!我连人都敢杀,难道还怕活着吗?如果天要亡我,那我便逆了这天!’

再抬头,凌玖的眼神变得自信清明,她的心也变得更加坚定!

同类热门书
纨绔天医
纨绔天医
新书《天才神医妃》已更!【双强双宠、小红娘萌宝、热血、苏爽甜文,满级大佬vs神秘大佬】某日,消失大半年的,苍梧宗宗主的掌上明珠晏子瑜她、她忽然带了个满月小萌娃回到了苍梧城!这下子……人们以为,这个超级美的晏花瓶肯定活不过一集了!然而——“贱人!你找死!”“啪!”晏子瑜派出超能打女仆,KO了渣堂姐。“贱人!你敢!”“啪!”晏子瑜派出超能打女仆,吊打了渣伯父。“该死!孤要灭你全宗!”“唰!”晏子瑜祭出超能召灵术,扫平千军万马。……当创世女君晏瑜重生成晏子瑜后,她只想宠着可爱的小崽儿舒爽度日。可是,某神秘大司命却不要脸的黏上门来,“媳妇儿,崽儿都生了,什么时候给为夫一个名份?”------------------------连玦出品,三包保障【包撩、包好看、包刺激!】◆◆作者万年玻璃心,谢绝乱喷哈~~◆◆推荐同为容氏系列的完结文《神医废材妃》、《狂医废材妃》,容氏番外篇《天才神医妃》待续,敬请期待!◆◆交流群:722342992
连玦 ·玄幻 ·完结 ·190万字
9.6分
校园第一修罗女神
校园第一修罗女神
新书《离婚后,偏执指挥官夜夜求关注》求收藏求票票求支持~~她统领魔道,乃万邪之首,一朝反穿成了人人喊打的废物?让她死?骂她废?连带着一家人都被驱逐出家门?魔尊轻蔑冷笑:惹本尊者必诛之!于是魔尊巨巨高调回归,收系统,当学霸,做豪门,斗渣滓,定乾坤!只不过现代社会太有趣,一不小心玩儿成电音女王,乐坛新星,当代都市,她,依然为尊!夕九殁:本尊霸道有理!系统狗腿:宿主大说的对!某男点头:媳妇儿说的都对,不过媳妇儿,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我吗?(男主负责追追追,女主负责爽爽爽,一眼万年,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我只爱你!)看女魔尊如何在现代一样混得风生水起!
十八夜 ·异术 ·完结 ·65万字
9.4分
收了七个徒弟后我躺赢了
收了七个徒弟后我躺赢了
(已完结)当别人拼命修炼的时候,她穿越过来便是满级大佬,当别人为了一只五级魔兽你争我夺的时候,她九级魔兽随便挑。当别的师傅为收一个天才徒弟,绞尽脑汁的时候,她的七个妖孽徒弟已经吊打一切。对她来说,生活很枯燥,无非就是收收徒弟,炼炼法宝,去仙界找仙人喝茶,去魔界找魔人打架。直到那个少年出现,让她枯燥的生活,多了点乐趣。某少年:我要杀了你,为我家族报仇!某大佬:好啊!当我弟子,我教你怎么杀我!
洛子雲 ·玄幻 ·完结 ·61.4万字
9.7分
爷,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爷,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腹黑病娇短命鬼男主VS高冷手辣鬼见愁女主】重生成病娇少女宁霜,重生一世,依然混得风生水起。可这天定良缘是肿么回事?居然是个只能活到三十岁的短命鬼?北冥离有极恐怖的雌性过敏症,杜绝所有雌性动物,可唯独宁霜除外,只要一靠近这个女人,北冥离便腿不软,眼不花,不犯困,精神奕奕……初见,“嫁给我,你有花不完的钱钱!”“滚!”再遇,“嫁给我,我死了你就是世上最有钱的寡妇。”“滚……回来……”【PS,女主是重生,不是穿越】
完颜格格 ·异术 ·完结 ·286万字
9.4分
天命小狂妃
天命小狂妃
壮志未酬的医学天才,魂归异世,倾城之姿,倾世风华。身怀上古神器,收神兽,契神鼎。逆天修炼天赋,炼丹,制毒,开启强者之路。遇上他,是命运的使然,是宿世的牵绊,是源自他心中的那份执念。前尘往事,烟消云散。恍然,已是隔世。她已不是她,他亦不是他。哪怕经历了无数的月升日暮,哪怕沧海桑田早已不复往昔,哪怕变换了姓名和身份,唯有,初心未改,情深不负。他说:错过,一次便足矣。她说:我们,一直,从未错过啊……
可儿请勿飞扬 ·玄幻 ·连载 ·719万字
9.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