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884章)
“不好了!不好了!诸天世界第一凶煞穆炎被派去做面位任务了!” 得知这个消息,各大面位的尊主们立即瑟瑟发抖,求神拜佛,生怕穆炎挑中了自己的地盘!要知道,来的不仅仅是穆炎,还有穆炎身后宠妻成狂的某位大人啊! 一句话,这某位大人追娇妻追得诸天世界胡乱跑,奈何娇妻只想一心发展事业将他视若无物的悲惨故事。 (某大人:暴风哭泣.jpg)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楔子 嫁衣裹白骨,雪葬未亡人

雪落了整整一天一夜,它总是这般仁慈,用铺天盖地的纯白,掩去世间所有的污秽。

当然,也有这么一些恶心的东西,会被在冬日里出入的动物、猛兽翻找出来。

比如说,尸块。

令肃之就这么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尸体——那大小不一的尸块,被饥饿的野狼群三两口瓜分,就连骨头也被它们用强劲的下颚咬碎,粗粝的舌伸出,将裂缝中的骨髓添了个干干净净。

他没料到,自己生前手掌乾坤,呼风唤雨,死后却只能沦为狼群的果腹之物。

就如同他的手下败将们所言那般,死无全尸。

“令肃之,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忘恩负义,你不得好死!”

“令肃之,你死后一定会下炼狱!永世不得超生!”

“令肃之,你会遭天谴的!”

……

一声声诅咒回响在他耳畔,这么笃定,让令肃之嗤笑。

这么多诅咒之中,只有一个最为特别。

那个女人曾说过……

【我一定要比你活得更久,看你最终不得好死!】

思及此处,他愣了愣,不知自己为何忽然想起那个女人?

那个离他而去,不知所踪十余载的人。

……

一道身影缓缓从远处走了过来,可能是变成了鬼魂的关系,令肃之一眼就认出了那身穿红纱的女子。

穆炎!

赵国国师。

是指挥赵国铁骑踏平楚国列地的奇谋第一人,更是将楚国膏腴锦绣的国土化作赤土炼狱的罪魁祸首!

她为何来此?

特意来羞辱他的尸骸吗?

只这诡谲毒辣之人置身于茫茫雪原之中,竟显得如此渺小。

她赤着脚,一深一浅地踩在雪地里,纤细的身躯艰难移动着,朝他碎骨的方向走来。

她的脸色很是苍白,比这夜雪都要白上两分,但却毫不影响她的美,欺霜凌雪,孤傲清冷。

她的人,不沾染一丝尘俗之气,干净,清澈,透亮,明媚……

美好得……让他厌恶冷嘲,因为这一切的美好都是虚假的。

穆炎身为赵国国师,不仅有无双之智,更有绝世之貌,她用这皮囊和黑心,搅得天下大乱,荼毒生灵何止百万?!

那遍地的饿殍,遍野的哀鸿,遍布的杀戮,都是她穆炎的罪证!

她,颠覆山河,破碎盛世,将厄难和死亡带到了人间!

她的灵魂,是世间最丑陋、恶心和肮脏、卑劣的存在!

令肃之此时的心情应该是狂躁的、愤怒的、厌恶的,只对上她的双眼,他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双在他的记忆中,永远只有孤冷淡漠的双眸,此刻殷红一片,透出倦怠和悲凉。

她在难过?

这个冷硬、残忍得犹如冰块、利刀一样的女子,也会难过?

穆炎,你到底为了谁难过?

“噗通”一声轻响传来,穆炎竟跪倒在松软的雪中,单薄的红纱下,裸露的玉足冻得通红,脚底的皮肉被他的碎骨刺破,温热的血洒落于骨上,烫得令肃之灵魂颤栗了一下。

这个冷心的女人,血倒是热的。

纤长的羽睫微垂,穆炎神色冷淡地看着赤足边的一块裂骨,破碎的声音在夜风中响起,突兀而刺耳。

“你在这里吧……令肃之……”

听到呼唤,他猛然愣住了,难道说,穆炎能看到自己的灵魂?

然而她的下一句,便否认了他这可笑的想法。

“哈哈哈,令肃之……你终究是死了……看看你,权倾朝野的楚国左相,竟然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真是可怜……”

她缓缓开口,怪异的声调似哭非哭,似笑非笑,难听的让令肃之蹙眉。

他又想起了,那个几乎消失在他生命的女子。

和穆炎比起来,那女子有着一副空灵悠远的歌喉。

分明是南辕北辙的二人,他为何总将二人联系在一起?

又见穆炎缓缓脱下自己的红纱,伸手从雪地里刨出那块染上她鲜血的碎骨,那到底是他的腿骨还是胸骨,令肃之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她抚去骨上的肉碎血碴,那力度,轻,柔,带着一丝颤栗,将它包裹到了红纱之中,粗嘎的声音悠悠回荡而开。

“承平二十七年,桃花坞边,那人落水,你舍命相救。众人皆以为,那是上天恩赐的因缘,但那只不过是你精心谋划的局,对么?”

一滴血液滚落在他的骨上,灼热疼痛。

他眼瞳猛地缩起,漂浮在空中看着下方弓着身躯,宛如虾米一样的人,有些微怔。

“接下来的八年,你寄居在丞相府中,对那人百依百顺包容宠溺,对那人的爹娘毕恭毕敬孝顺有加,众人皆言那便是金玉良缘、天作之合。但那不过是你的恨,让那人全家肝脑涂地的恨,对么?”

又一块碎骨被裹入红纱之中,她垂眸浅笑,字字郑重,犹如话别。

“承平三十四年,你高中状元,那人及笄成人,只是众人期盼的婚礼没有来临,因为一个失贞的女子,如何能嫁给当朝状元郎?但那一夜强迫她的人,是你,对么?”

惊骇汇聚在令肃之的眼里,他幽幽盯着这个女人,看不出喜怒,双手却紧握了起来,微微颤抖着。

“承平三十五年,那人的父亲被发现有谋逆之心,从此她家破人亡,被迫成为教坊官妓。将证据提交给昏君的人是你,陷他们一家于万劫不复之境地的幕后推手也是你,对么?”

她的声音平缓又沉稳,令肃之仿佛被她带入了一段梦里!

每每叫他午夜惊醒的梦!

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跟随着她的手移动,看着她用有些扭曲畸形的手捧起了一块白骨,置于红纱红绸中。

“庆元元年,你步步高升,楚国北境战事爆发,那人意外卷入战事被北契王所救,那指点江山的人是你,对么?”

令肃之深深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下降,他落在穆炎的面前,一瞬不瞬盯着她的神情,她眼里泛起昏暗和猩红,手上的动作却愈发轻缓,轻缓得让他有些无措。

她窸窣向前爬行,丑陋的手摸索着又挖出一块碎骨,细语轻声。

“庆元二年,那人再次被北契王俘虏,却借着轻寒仙子的名声活了下来,那背后操控之人是你,对么?”

“庆元三年,北契大军屡屡大败,北契王身受重伤,数次濒死。北契之人心中异常不解,后来才知道,引路的是一种名为灵蜂的鸟。引鸟的香就撒在那人的身上,而在背后运筹帷幄的人依旧是你,对么?”

令肃之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震惊,他不敢相信,他多年来的蛰伏隐忍,一系列的跋涉艰程,他步步为营,耗尽心机,一切的一切,竟然被一个别国的女人看透?!

在令肃之眼神愈益深邃之时,穆炎又拾起了一块骨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紧绷。

“庆元四年,庆元帝为了平息北契人的怒火,让那人去和亲,提出这个条件的人也是你……”

忽然,令肃之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胸口泛出,皱眉看去,原来是穆炎紧紧攥住了他的碎骨,鲜红的血从指缝中不断流下,砸落雪堆中,灼灼其华,仿若一疏红梅。

穆炎那古井无波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恨意。

“父母之死,那人虽悲恸,却不怨;沦落教坊,那人虽惶恐,却不恨。

因那人明白,杀人偿命,父债女偿,天经地义,这是他们欠你的命,他们罪有应得。

但!

莫家世代忠良,莫家男儿为楚国百姓抛头颅、洒热血,拳拳之心可昭日月,天地共鉴!

你为何要如此诽谤莫家先祖男儿们?!

为何要让莫家无数先烈英灵背受骂名、遗臭万年?

都说虎毒不食子,你又为何连那人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

那人求你跪你给你磕头,你却一如既往将她送往了北契!”

孩子?

什么孩子?!

令肃之身躯一僵,有些听不懂穆炎的话。

她凄惨一笑,垂眸看着掌心那一块碎骨,呢喃。

“你不会知道,那两年,那人在北契过着怎样的生活。

他们打掉了她的孩子,让他在她的肚子里面化成一滩血水,他们用瓷片割破了她的喉咙,一个一个拔掉她的指甲,敲碎她的指骨,一切磨难无休止地炙烤着她!

她多想就此自戕?

但每当她想到祖祠被楚国百姓夷为平地,先祖尸骨被愚民挖出践踏、挫骨扬灰,丢入粪池,她就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只有硬扛!

哪怕皮肉分离、撕心裂肺、粉身碎骨,她也要回到楚国,为莫家正名!

而这一切,你又可曾想象过?”

令肃之身躯一僵,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话!

北契王那么深爱她,又怎么可能如此对她?!

穆炎捧着他的骨,怔了魔一样吃吃笑了起来,眼底氤氲上了层层迷雾,浓郁的让他看不穿,魔魅阴冷,透着枯槁死气,那难听的声音,犹如一把刀高悬在他的胸口。

“庆元六年,你将那人接了回来。她以为你终于想起了她,可愚不可及的她哪里会知道,你千方百计将她从北契讨回,只是报复!

你为了别人,一脚将她踹入了湖里,冬天的湖水,可真冷,他就这么走了,你们的第二个孩子。

你痛快么?令肃之,你痛快么?!”

他整个心房僵硬无比,伸手想要捂住她的嘴,嘶吼起来。

“穆炎!你给我闭嘴!别说了!想让我后悔是么?告诉你,休想!她是罪人的女儿,我早就该杀了她!早就该杀了她!”

“你做的很好,亲手杀了自己两个孩子,从那时,她便恨不得喝你的血,啖你的肉!然她一个废人,怎能撼动你楚国丞相的地位?

所以她只能活着,发誓一定要比你活得久,一定要看你不得好死的下场!!!”

说到最后,穆炎放肆大笑了起来,刺耳的笑声乍响,尖锐的力道穿破了重重冰雪,几乎骇天动地。

“三年了,从庆元六年到庆元九年,你困了她三年!折磨了她三年!你让她获得犹如刍狗!可是……她还是活了下来,她以为她能活的比你久,比你长,然后,目睹你的死!

但是!

最终她却死在楚国皇后的手里!

死在那个被你捧在手心,单纯可爱如同皓洁月光般的女人的手里!

你可知道,她有多不甘?!

她的灵魂啊!

一日日徘徊在那埋骨的枯井里,被阴冷和潮湿腐蚀,溃烂成泥。

她煎熬、折磨、痛苦、绝望!

永无天日!

永无天日!”

穆炎一把抓起雪地中的另一块骨头,那竟是头骨。

“你说谎!你就是莫轻寒!!!”

令肃之失控大喊,鬓角青筋暴起,当真恐怖如同厉鬼。

“她没死!没死!因为你就是莫轻寒!!”

“我知道!你就是莫轻寒!所以她没死!”

“什么永无天日!你说谎!!”

“你就是想要复仇罢了!”

“莫轻寒!!!”

新鬼的低吼和北地的冰寒缠绕着,凛凛吹向令肃之的脸!

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呐,早就被狼群啃得面目全非,眼珠子都被咬碎,空洞洞的双眼直直与穆炎狰狞的容颜对视。

穆炎癫狂大笑,一字一顿,染血淬毒。

“所以我从地狱回来了……令肃之!我莫轻寒回来了!哪怕借尸还魂,逆天而行,遭尽天谴!我也回来了!

我说过,天道不叫我入轮回,我便叫苍生入轮回!

我做到了!

这腥风血雨,终究洒遍了楚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这令人作呕的腐朽王朝,也终于覆灭!

这朝野上下蝇营狗苟的毒瘤,这些享受着莫家列祖征战庇护,却又反之辱之骂之的愚民,全部付出了代价!

还有你最爱的女人,第一美人凤倾歌,这楚国的皇后,她和她夫君的脑袋,我已砍下当做盛酒的器皿赠给了赵国新君!

活该!!!

所有人,都活该!

哈哈哈哈!

都活该!”

穆炎,不,应该说是莫轻寒大笑趔趄站起,用残破不全的手高高举起了令肃之的头骨,像是要将他的脑袋狠狠砸落。

对,她恨毒了他,死无全尸这种事情,的确应该自己亲手来做!

敲碎他脑袋的应该是她,啃食他血肉应该是她,将他践踏在脚下更应该是她!

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她心头之恨!

气氛猛然拔升到了顶点!

满溢!

迸裂!

崩溃!

最后一刻,她颤抖着身躯,任由沸腾的热泪从眼眶中翻滚跌落……

一滴一滴,还没来得及融入雪中,便被冷风拂成了冰珠儿。

紧接着,撕心裂肺的哀嚎撕破了旷野的宁静。

一声一声,声声泣血。

“令肃之……我好恨你……”

直到此时,令肃之才回过神来。

他想的,不是她所言的一切,而是她眼角落下的泪水。

莫轻寒……她哭了?

这么多年,无论他如何折磨她,她都没流过一滴眼泪,现在为何而哭?

“别哭!”他下意识开口命令。

然而那千疮百孔的人儿好像要哭尽最后的一丝温度般,歇斯底里哀哭着,颤抖着将他的头颅紧紧抱在了怀里,失力跌入雪中,犹如孩子一样无助。

“令肃之!我恨你……好恨……令肃之……”

“令肃之……令肃之……”

……

听着那呼唤自己名字的沙哑恸哭,令肃之慌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莫轻寒!你放开我!我害家破人亡!你害我不得善终!

我和你之间,只是一场权力的厮杀和博弈!

成王败寇!

我输我认!

所以你为何要哭?!你这个虚伪的女人!你给我滚!滚!!!”

他厉声喝道,想要阻止她,然而阴阳相隔,他的声音无法传递,他的指尖无法触碰。

只有灼热的体温,抵挡风雪严寒,跨过生死,慢慢渗透到他的灵魂深处……让他蓦地想起当年桃花坞边,那双眼澄澈,写满担忧的小女娃。

她轻轻抓着他的袖子,糯糯问他还好不好,能不能站起来。

他当时如何作答的?

他忘记了……

回眸间,沧海桑田。

为何?

为何她早已知晓一切,为何她分明恨他刻骨,却还要为他拾骨裹衣?

为何这一双手,这个怀抱,要如此的温柔?

为何还要用残破的身躯,敛去他的漂泊伶仃?

为何……

他能从自己仇人的身上感觉如此暖意?

对待他这个卑鄙龌龊的仇人,为何要像待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令肃之不知道莫轻寒在雪原中呆了多久,她哭了多久,他就喊了多久……

冬日的雪再次簌簌而落,回旋盘踞,入目之景,皆一片白茫,只有这一抹红色格外刺眼。

最终,一切完成,她表情平静捧着他残破的碎体。

红的纱,白的骨,诡异的好看。

“令肃之,这是我为了你嫁给你,一针一线缝制的嫁纱,即是为你所制,最后就赠与你吧……”

她轻轻道来,声音平静无波,仿佛方才那魂殇之人并不是她。

徒手挖开雪堆,冷硬的土地让她本就残破的手鲜血淋漓,没有指甲的她每动一寸,都是锥心刺骨的疼。

然而她就用这么一双畸形的手,生生挖出了一个小坑,将他埋入其中。

培土整坟,缓缓起身,一袭素衣有种临风而去的虚幻感,她眼中的虚无冷然,看得令肃之一颤。

嫁衣裹白骨,雪葬未亡人。

她葬的是他,还是她?

丑陋的手指将腰间挂着的梨花酿解下,淋在他的坟头。

“令肃之……这是你最爱的梨花酿,酿入了你的骨血,这最后一壶酒,你且独自品尝吧……”

她轻轻一笑,纤长的羽睫淬着冷霜,美得惊人,支离破碎的嗓音,声声滚烫。

“知道吗,我真得很想问问你。怨恨了我一辈子,利用了我一辈子,折磨了我一辈子,你可曾有这么一丁点……爱过我?”

令肃之怔在了原地,愣愣不能回神。

这个女人问什么,什么爱她,他怎么可能爱她?!

她疯了!

严寒一点点浸入她的骨髓,带走她身上的温度,她解下腰间的另外一个酒壶,对着自己淋头浇下,晒然一笑,如释重负。

“我就知道没有,你的眼里,从来只有凤倾歌,哪怕凤倾歌所爱另有其人,你也不怨不悔。

其实呐,你和我一样可怜,都是求不得的可怜虫罢了。

虽心中明了,可到底,意难平……”

令肃之闻不到那是什么东西,然而当莫轻寒拿出一个火折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穿了一个大洞。

冷风从其中飕飕刮过,锥骨刺痛。

“罢了,我累了……这具本应是尸体的身躯,也该回归尘土……”

“莫轻寒!你住手!死女人!你不是恨我么!我死了,你赢了,你转世重生,理应好好活着!”

他大叫起来,伸手去抢夺她手中的火折子,明知徒劳无功也一遍遍尝试。

就连看见自己的尸体被狼群瓜分,他也不曾如此惊慌失措过。

什么,淡然、冷冽、睿智、风度,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她垂眸,血泪从眼角划过,碎落在他的掌心,渗透蔓延,字字诛心:“令肃之,莫家欠你的,这一辈子已经还完了。你欠我的,我也加倍讨要了回来……所以来生,哪怕历经浩劫战乱,永世荒凉,我都不愿与你再相遇……”

他双眸圆睁,喉咙仿佛被一双手紧紧那捏住,就这么看着她点燃了消除罪孽的业火。

火舌攀爬过火水,瞬间吞噬了她,残酷斩断了两人的纠缠。

莫轻寒沐浴火中,没有自哀,没有挣扎,没有嘶吼,安静孤独的消失在天地之中,直至骨灰燃尽,灰飞烟灭……

反倒是他,一只飘萍野鬼立于雪中,空了心,乱了魂。

万般方寸碎须臾间,往事断肠系千千结。

那被他强行压制的情绪迸涌而出,如决堤之水汹涌呼啸,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假设在脑海中轰鸣。

她爱他!

没错,她一定爱着他!

喜悦?激动?震撼?还是心如刀绞?

他已经分不清那混沌的思绪,只能本能大声呼唤。

“莫轻寒,你是不是爱我?!你一定爱着我!对不对!你给我出来!”

“莫轻寒!你躲去哪里!出来!我知道你爱我!”

“莫轻寒!轻寒!!!!!”

……

回应他的,只有瑟瑟朔风。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十余载过去,自己为何舍不去,为何忘不掉,为何抚不平,为何抹不灭。

现在,那女人的血泪,已成掌心朱砂。

除了嘶吼呼唤,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一遍遍,一回回,仿若陷入了孽障轮回……

皑皑白原,天地寂寥。

仅有新鬼一只,坐在坟头,一声声轻寒,唤到沙哑……

作者还写过
神医九小姐
神医九小姐
“夫人,为夫病了,相思病,病入膏肓,药石无医,求治!”“来人,你们帝尊犯病了,上银针!”“银针无用,唯有夫人可治,为夫躺好了。”“……”她是辣手神医,一朝穿越成超级废材,咬牙发下宏愿:“命里千缺万缺,唯独不能缺男色!”他是腹黑魔帝,面上淡然一笑置之,背地里心狠手辣。
银瓶 ·玄幻 ·完结 ·293万字
9.8分
妃常嚣张之毒医大小姐
妃常嚣张之毒医大小姐
(正文已完结)作为一名绝世毒医,季疏云的职业格言是——必须狠!她的医道境界是——没人比我毒!她的人生信条是——终身恪守“无耻”二字!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发挥无双毒术,踏上事业巅峰,迎娶高富帅,打造完美人生,就……悲催得穿越了!坑爹啊!穿越就算了,坠崖是怎么回事?坑娘啊!坠崖就算了,他是怎么回事?坑姐啊!他要干神马?别靠过来!“卧槽!你丫以为自己带个鬼面面具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爷就怕你啊!”——“女人,闭嘴!”
银瓶 ·玄幻 ·完结 ·324万字
9.3分
咸鱼在后宫当团宠的日子
咸鱼在后宫当团宠的日子
声名狼藉的年小桥进宫了,撞了脑袋的她有了趋吉避祸的超强第六感,抱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信念,年小桥决定夹起尾巴在宫中咸鱼到死。不料她竟莫名其妙成了皇后、妃嫔以及尚宫们的团宠,过上了比皇上还舒心奢华的日子。皇后:“把皇上送的东珠碾碎了给小桥摸脸,美白。”皇贵妃:“把皇上送的砗磲雕成马吊给小桥把玩,消遣。”尚宫:“把今日炖给皇上的血燕给玉娘娘送去,滋补。”皇上:“都走开,朕自己送!桥桥,给哥哥开门~”小桥:“……”这是一个小软包子被迫进宫,以为进了狼窝不料进了福窝的小甜饼~ps:1V1,双洁哈~
银瓶 ·穿越 ·连载 ·41.8万字
9.1分
同类热门书
宿主被钱拐走了
宿主被钱拐走了
傲娇影帝?阳光电竞男神?病娇吸血贵族?风吹就倒的病美男?……不存在的!在苏木的眼里,这些对她来说,还不如钱来得重要。【宿主,我们的任务是拆CP。】宿主挣钱中……【宿主,我们的任务是完成心愿。】宿主依旧挣钱中。【宿主,攻略反派,这个任务积分很多。】视钱财外为粪土的宿主终于眼睛一亮:“接。”从此,反派boss与钱财过上了争宠的日子。
林木十一 ·位面 ·完结 ·119万字
9.7分
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
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
【新书已开,《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苏烟的神格·····掉了。#她的系统说,要想找回神格,就得实现男主的愿望。于是乎,她开始了漫漫攻略男主之路。苏烟纠结,她只是想要找回自己的神格而已,怎么还给缠上了?····瞧着跟前的男人视线不对劲,立刻改了口,是是是,都是为了你,最喜欢你了!男主满手是血,步步靠近,喃喃:“你说过,会留在我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苏烟轻哄:“好好好,都听你的,咱先把这血擦擦,别吓着旁人??”
秦原 ·位面 ·完结 ·220万字
9.7分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甄善,貌若天仙,心若恶鬼生前为祸国殃民的妖妃娘娘,死后是搅得地府不得安宁的恶鬼阎王为了送走这位姑奶奶,奉上了一份成神卷轴娘娘,您还是踏着祥云,去祸害神吧!成神需条件!妖妃娘娘合掌,屠神?这个本宫很擅长啊!“……娘娘,请您善良点!”*本文唯一男主,1V1,甜而不腻
卷云白兔 ·位面 ·完结 ·271万字
9.6分
快穿反派大佬黑化直播中
快穿反派大佬黑化直播中
兄控却没有哥哥的苏木一睁眼,头脑里就被植入了号称是第38号时空管理员的脑电波。38号说:“现在的小说、偶像剧呀,为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只喜欢用悲剧作结尾,搞得人世怨气越来越大,就算我们是时空管理局FFF团分局,也看不下去了。”苏木眨眼,“所以呢……”“所以你要去不同的世界,让每一个世界的观众喜欢的CP走向HE!并且直播给观众看!”她撇嘴,“没兴趣。”38号微笑,“也许在某个世界里,你能碰到一个妹控到想要让你兄嫁的帅哥哥哟。”“禁、禁忌恋?”苏木一抹鼻血,“我去!”直到穿越后……苏木恐慌大叫,“38号!兄嫁结局全被反派大叔毁了,他还总想撩我怎么办!?”“你好,你呼叫的号码已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大叔温柔一笑,“宝宝,试试我帮你新买的bra。”苏木咬牙,你妹!【男主都是同一个人~】
猫毛儒 ·位面 ·完结 ·126万字
9.7分
快穿女配之你已被boss锁定
快穿女配之你已被boss锁定
阮绵绵只想安安分分地做个女配。她不想逆袭,也不想抢戏,她甘愿做一片绿叶,衬托男女主之间的纯纯爱情!可是为什么,总有个男人来搅局?!阮绵绵瑟瑟发抖:求求你,别再缠着我了,我只想做个普通的女配。男人步步逼近:你在别人的世界里是女配,可在我的世界里,却是唯一的女主角。……(轻松可爱的小甜文,1v1,男主都是同一个人)
大果粒 ·位面 ·完结 ·119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