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850章)
传闻妖女慕紫苏魅惑得魔尊神魂颠倒,仗着魔尊为非作歹,令人发指!! 她窝在他怀里,叹息:“师父,他们说我是狐媚惑主的妖女。” “胡说,明明是为师爱吃软饭。” 他是九州闻风丧胆的无上魔尊,女修的高岭之花,修真大佬的偶像。冷血凶残,残虐不仁。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奈何尊上得了痴呆病,黏人撒娇爱卖萌,吃饭要她喂,睡觉要她抱。她照顾他哄着他,废柴的她努力修炼,以后来罩他! 可大反派们总被他欺负是怎么回事?她还莫名其妙成为了咸鱼魔二代? 尊上回归后最喜欢宠媳妇,欺负反派和秀恩爱。 “我这荷包好看么。” 大反派:“还可以。” “我家姑娘给我绣的。不打了,她还等我回家吃饭。” 大反派:…… 慕紫苏:…… 少年们,虽然你们天赋异禀,年轻有为。但,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温柔腹黑天秀男主VS妖艳逗比女主 这是一个女主带着落魄门派走上巅峰的故事。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楔子(上)

剑仙肖贤,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传说他师从道门,拥有一把最美的剑,剑法已入归墟之境,史称其为一剑独秀。可他整日来去如风,无所事事,就爱给大姑娘说个媒,替寡妇挑桶水,教全村的孩子识字,净做一些无聊的闲事。

没人能想到,这个修真界第一大闲人会成为全九州的恐慌——无上魔尊。

当年名动四方的剑仙堕入魔道,却邪剑挥动漫天业火。遇神斩神,罪孽滔天,倒行逆施,天地难容。

他第一条罪状——弑神。

传闻他的妻子触怒神明被诸神处死。他为复仇不惜弃仙成魔,屠杀诸神。

那日,一道如蛟龙般的烈焰嘶鸣扭曲,直逼向天幕厚重的乌云,滚动着幻变万千的云翳訇然燃烧开来,血红一片,天空剧烈抖动仿佛正承受着极限。剑气激荡,天空竟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

一抹清秀雅逸如白莲的身影抱剑立于云端,神情淡漠,他的背后,整个苍穹都在燃烧着,火光将整片九州大陆照耀得殷红如血。那被祥云托起流光泛彩的天庭宝殿在吞天噬地的烈焰中分崩离析,巨大的碎石落入沧海汹涌的巨浪。

九州大陆所有的修士都惊愕的抬头仰望天边,被这股弑神之力震撼,耳畔竟隐约能听到神祗的哀嚎。

雷暴席卷罡风轰然炸裂,暴雨般的血水如银河落九天。

那可是高高在上,神明的鲜血啊——

一直各自修行的魔修们因力量至尊的观念,齐齐拜服在他身下,奉他为无上魔尊。在他的庇护下,原来被正道压迫的魔修终于迎来翻身之日,便以曾经千百倍的痛楚加还其身。魔教如日中天,一些名门正派为求苟活,弃了正法加入魔教。他为寻药听信谗言,以人肉为引,制成起死回生药。一时间,碧血洒地,白骨撑天,冤鬼遍野,哀声漫天,锦绣河山化为地狱修罗场。

“你十三岁弑兄弑父,将你继母一刀刀凌迟刮死,今日你成魔,屠戮众生,罪孽滔天!”

肖贤只轻描淡写道,“善恶在我。笑骂由他人。”

那些急于杀了他名扬四海的修士们,却暗杀不成反被一顿毒打。

“你这老魔为非作歹,残害忠良,竟还屠杀诸神,你不配为道门弟子!你会有报应的!”

他背着手回身抬腿,踩在那人的脸上。

“天网恢恢,神恩浩荡,却报应不到老魔我的头上。少年人,我若是你,便回去拼命提升功力,直到有朝一日能将我踏在脚下。跪在地上逞口舌之快的样子,甚是丑陋。”

在旁人眼中,他残狂无情,高贵冷艳,整日给他死去的妻子梳妆打扮,下边儿的人稍一说错话,便引来杀身之祸,魔教部众人人自危,战战兢兢。

这天,他正给妻子的尸体描眉时,义子前来求见。十年前,他收了三名义子一名义女,他妻子生前对他说想要个家,想要给他生好多孩子,可他那未足月的孩子被天神活生生的取出,杀死,他为了却妻子遗愿,便收养了许多孩子。

义子们年少懵懂,经他调教后名动天下。这位跪在他跟前痛哭失声的男子是他的大义子,当今人称‘侠义无双’真武门的掌门,唐怀玉。他十五岁被肖贤收为义子,现已二十五岁。

唐怀玉悲恸道:“中央紫禁宫的骁骑统领,那个挨千刀的李长河,奸污了我小女儿萌萌,可事后紫禁宫竟然给她安上了一个蓄意勾引的罪名。父亲,她才七岁啊!”

堂堂真武掌门像个受了委屈跑到父亲面前告状的孩子。

可肖贤似乎没什么兴趣。他身着一袭绣着仙鹤祥云的白色道袍,玉冠轻拢墨发,清秀的五官精致到令人心慌的程度,朱砂泪痣更衬几分绝世风华。他神韵萧闲,气质清冷,身姿宛如一座静止不动的远山。许是骨子里就是个凉薄的人,便散发着拒人千里的寒意,像是雪山之巅月华里,遗世而独立的莲花。

那是一种不动声色的阴鸷,任何强者站在他面前,都会被他隐藏在优雅和平静中的残忍压抑得无法喘息。

肖贤对戳在一旁的左护法道,“你的手绢借他。”

唐怀玉双手颤抖着擦着眼泪,“我找到她的时候,她的身子血肉模糊,大夫说她日后不仅不能生育,就连……”说到伤心处,他更是失声痛哭起来,“现在萌萌已经不认人了,您是最疼她的,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你有多久没带着妻儿来给我和你母亲请安了?两年?还是三年?”肖贤说话时语速很慢,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似的,声音低沉温雅,让人产生一种和蔼的错觉,却有一股内敛的自威,让人丝毫不敢进犯。

“您、您日理万机,儿子不敢前来叨扰。”

肖贤道:“哦,我知道我名声不好。”

“义父、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曾经唐怀玉因派中争斗被真武门追杀,肖贤不仅救了他,还帮他在五年之内提升功力夺回掌门之位,可真武门是名门正派,哪儿能和魔教蛇鼠一窝,传出去有损他的颜面,他甚至有和肖贤划清界限的意思。可如今这普天之下也只有肖贤敢动紫禁宫的人。

“我记得你小时在这离恨天里,总爱给我做清露木樨,如今我却是有些想那个味儿了。”

“儿子早就给您备下了,来人。”

外边走进个魔教弟子,手中端着一碗香露。

唐怀玉站起身,接过碗,恭敬俯身呈到肖贤面前。

肖贤慢悠悠的放下螺子黛去接,唐怀玉突然感到他接过玉碗时温热的手拂过自己的十指,他忽地一缩。

肖贤瞥了他一眼,“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我爱吃点心,不爱吃人。

“义父的意思是……”

“我在讲笑话啊。”

“……”

肖贤行事诡谲,城府深不可测,有时无心的一句话便引来无数人的揣度。比如他喜欢发呆,好多人看他不说话就惴惴不安,想他是不是心情不好,又要杀人了,下面的谁又要遭殃了。其实他就是发呆而已。

“这事儿我可以帮你,但是上次你送来的东西,你得拿回去。”

左护法拿来一个鎏金小盒子。

“义父……这是我按照古籍中记载,杀了九十九个童男童女才制成起死回生丹的!您如此思念母亲,不再一试么?”

肖贤为了让妻子起死回生,甚至闯上了天界打破结界,取得了那九转回魂丹,可仍旧无济于事。妻子的琵琶骨被人挖了,早已魂飞魄散,即是传说中的神药也回天乏术。

纵然他执念颇深也尚有一丝底线,断不会相信这种愚蠢的无稽之谈。

肖贤弯着腰细心的替妻子上妆,动作斯文轻柔,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可唐怀玉突然感到阵阵无形杀气向他压来,他急忙跪下,磕头如捣蒜,“孩儿知错,知您不喜乱杀无辜,可孩儿这么做都是为了您!”

肖贤不打算听他解释,“萌萌的事儿,我自会处理,但你,我却是留不得了。”

唐怀玉木讷的点了点头,躬身退了下去。

肖贤对左护法道:“吩咐下去,对骁骑统领不要手下留情,废他武功或是折磨至残,由得你们心意,但不要取他性命,咱们虽为魔修,可也不是什么坏人。”

“呃……是!”左护法心想,尊上对他自个儿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

不一会,一位魔教弟子捧着唐怀玉鲜血淋漓的头颅呈给了肖贤,肖贤只淡淡的瞥了一眼。

唐怀玉自己将元气注入剑上,割下了头颅。

小弟子冷汗直流,左护法给他使了个眼色,小弟子赶紧退了下去。

后来,唐怀玉的死讯从离恨天开始传,一直传遍九州——真武派掌门因说错一句话惹怒无上魔尊,死无全尸。

左护法不禁胆寒,虎毒都不食子,尊上竟逼死了他养育多年的义子,他曾经可甚为宠爱他啊,想当年他领着唐怀玉回真武门,他就往大殿里一坐,让唐怀玉亲自对那些害过他的人施以酷刑,谁都不敢反抗,叫都不许叫。

如今为了一颗药丸,就这么给唐怀玉赐死了?他着实猜不透尊上的心。

肖贤欣赏着妻子的容颜,“你看这妆好看么。”

左护法一个激灵,“好、好看……”

肖贤想起他这个大儿子幼时活泼可爱,透着一股灵气儿,当上掌门后反而越发蠢笨,行事冲动,不计后果。他做出这等事激起民愤,是变相帮真武门的敌人找了个群起而攻之的由头。

而他的三子谢道年,野心倒愈大了,大到有些碍了他的眼。

他修长如玉的手拂过妆奁内一寸寸冰冷的珠翠,“你去让道年给他大哥披麻戴孝,告诉他,怀玉临死前还惦念着他这个三弟,还说天冷了,让他多加些衣。把那西域送来的天蚕衣给他。”

左护法不明个中原因,只好按吩咐去办了。

谢道年手捧着天蚕衣,哭天抢地,还一脸气虚无力的样子托他向肖贤带个好,并送上他亲手做的糕点。左护法走后,他瞬间敛了悲容,呆愣愣的往榻上一摘歪——原来义父早就知道,那回生药的古籍是他杜撰后送给唐怀玉的。

义父这是在提醒他莫要作茧自缚。

送自己天蚕衣意为他还顾念昔日情分。

谢道年若有所思的将天蚕衣披在身上。突然,天蚕衣中迸发出一道元气,直直打入他的琵琶骨上,他口吐鲜血,慌张的脱下,运了运内功才惊骇的恍然大悟——天蚕衣中的那道元气是义父注入进去的,废了他五成的武功,为了让他长长记性。

谢道年现在才明白,自己那点小伎俩在义父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任何人都逃不出他的算计,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个人。

在外界传言肖贤是个冷漠无情的人,他少言寡语,一张嘴便会有人遭殃。他身边的人初见他时也觉得他犹如高岭之花,不苟言笑。可日子久了,反而觉得他像个老人家般,爱絮叨,爱说俏皮话,没架子,正事一推二五六,闲事儿一箩筐,还总观察着教里谁到年纪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了,要给人家拉根红线。

他被奉为魔尊后,深觉有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闲来无事时想找人聊个天,那人要么结巴得说不出话,要么吓得浑身哆嗦,义子义女们也忙着自己的事,很少来看他,他便满肚子牢骚。

肖贤盘着腿,怀中抱着妻子,闭着眼懒懒的支在炕几上,对左护法漫不经心道:“去,把你儿子叫来。”

左护法吓得赶紧跪下:“犬子愚钝,恐怕侍候不好您。”

肖贤睁开眼,瞧着眼皮子底下的左护法,“我好好一个人让他侍候做什么,我是想看他练剑了。”

左护法护子心切,却也不敢抗命,只好回了家。

家里,他媳妇一听尊上要见儿子,便抱着孩子抄起菜刀作势要抹脖子,“你要是把他带给那老魔,我们娘俩就一块去死。”

“娘,您为什么不让我去啊,尊上是好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他会杀了你的!”

“你把孩子给我,听见没有,别逼我动手啊!”

“你来啊!有种就杀了我们娘俩,尊上要见,就来见见我们的尸体吧!也省得让他老人家亲自动手了!”

肖贤见他这么久不回来就知道有事,刚走到院外边便听见了左护法夫妇的争吵声,心里还挺不好意思的,又给人家添麻烦了不是?

他推门进去,夫妇俩愣了。

还未等左护法解释,肖贤抬手招呼那男孩,“小虎,来,尊上给你看个好东西。”

小虎见是肖贤,欢快的跑了过去,道:“是好吃的吗!”

肖贤将背在身后的剑递给了他。小虎惊喜的拿过剑端赏,剑轻如羽,剑柄雕刻繁复花纹,流动着一层轻盈的蓝光。此为上古神剑之一,承影剑。

左护法这一看,肝胆俱裂,心道,这、这是要赐死吗。他扑通一声跪下,悲恸高呼道:“尊上!孩子还小,我们赴死没事,请您留他一命!”

肖贤睨了眼他,对小虎道:“你爹蠢,你长大了可别学他。这把剑你收着,日后要勤加练习。”

“多谢尊上!我一定会超越您的!”

虽说童言无忌,可在尊上面前怎可如此胡言乱语,左护法夫妻俩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心想这倒霉孩子是真不想活了吗!

肖贤莞尔一笑,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语重心长道:“你还小,不要给自己这般大的目标。练剑,难道不是因为快乐吗?”

小虎恍然大悟,开心的笑了起来。左护法表示无言以对……

同类热门书
佛系少女不修仙
佛系少女不修仙
【淡定佛系小术师VS腹黑妖孽尊主】仙界至尊君绯色有个无伤大雅的爱好,她喜欢收聪明颜值高的徒弟,徒弟们个个貌美如花,看着就赏心悦目啊。然而有一天,她被自己的徒弟宰了……重来这个世界,已经是数百年后,徒弟们个个成了大能,有修仙门派的尊主,有夜界夜皇,还有妖界之王……而她,却成为一枚人人能踩一脚的菜鸟。这一世的君绯色只有一个愿望,摘掉菜鸟帽子,佛性修个仙,在山水间逍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徒弟。结果,徒弟们陆续找上了门……被大佬们围着叫师父是什么感觉?君绯色曰:“个个目的不单纯,表示压力山大!"本文1V1,非np,不要误会撒。”
穆丹枫 ·玄幻 ·完结 ·124万字
9.5分
娘娘您躺赢了
娘娘您躺赢了
【暴躁戏精vs无情腹黑渣帝,双洁,无血缘,无节操苏爽】一睁眼就多了个便宜儿子,还是属皇帝的!独孤星阑表示……哎妈,人生巅峰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皇帝吾儿,请好好孝顺哀家!皇帝陛下,“呵。”朕并不想孝顺你,甚至还想抽死你。
墨重莲 ·玄幻 ·完结 ·157万字
9.6分
徒弟个个想造反
徒弟个个想造反
穿越异世,开启外挂神器,获得修炼的速成法门。奈何,来自异界,天道不容,无法修炼。只能广收徒,多授业。却不想——大徒弟武功盖世;二徒弟丹术无双;三徒弟万古唯一僵尸王…六徒弟绣花针里造河山,七徒弟神级厨艺能调绝品香。横空而出的娃娃军团,所向披靡,横扫八荒,令世人闻风丧胆。众人面目丑陋道:“爵爷,敢问您一届凡人,当初是如何收下这些逆天徒弟的?”“捡的。”女孩撑着下巴,随意道,“有个从天而降顺手捡的,有个路边捡的,有个死人堆里捡的,有个…”“您别再说了!”众人捶胸高呼,“感情都是无偿捡来的,天道不公啊!”女孩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还没说,我夫君身份万古独尊,也是捡的。”
黎莫陌 ·异世 ·完结 ·333万字
9.4分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年锦书为了飞仙历经万苦,临门一脚,被死对头雁回活活气死,功亏一篑,重生了!重回年少,她看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行啊,骂我注孤生心狠手辣是吧?仙门大会上,她当众宣布:“我要嫁给雁回。”雁回杯中热酒,滚落咽喉,差点烧了整个胸膛,“你病得不轻!”全仙门都知道年大小姐移情别恋,弃了小竹马看上了不夜都少主雁回,花样百出倒追,情真意切,雁回差点就信以为真。直到有一天突然听到对他情深似海的大小姐对镜自赏骂了一声,“我爱他,我瞎吗?”雁回,“……”本书又名《锦书雁回》
安知晓 ·玄幻 ·完结 ·150万字
9.7分
保卫国师大人
保卫国师大人
【《保卫国师大人》全三册实体书已上市,天猫、京东、当当全平台发售。】以下简介:如果他们也有朋友圈——大魔王:樯橹灰飞烟灭,这天下终究如我所愿。[千里江山图.jpg]冯妙君:日常任务“阻挠冤家称霸天下“完成(1/1),今天又愉快地活下来了呢^0^明天也要继续加油保住冤家的小命,维他命就是保我命。[封面图为本书原创,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风行水云间 ·玄幻 ·完结 ·135万字
9.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