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7章)
一个岐国公府的贵公子,被亲爹一巴掌打落到了鸟不拉屎的县城里当官。 左仪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坑儿子的爹。 上任第一天,县城给的见面大礼就是挂在树上飘荡的尸身一具。 左仪表示从未见过如此隆重的上任仪式。 一桩桩看似毫不相干的命案,背后交织着皇权争斗和一国命脉的拿捏。 他在金主施千兰、师爷宫文柏、美人仵作闻人清的帮助下,一层层揭开掩藏真相的面纱,一步步重新踏上归京之路。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命案

深夜城中村头,一个人影晃晃悠悠的在大街上行进,手中的酒壶晃晃荡荡,时不时拿起喝上一口。

“人生得意须尽欢...”

一句念完想了好久,“下一句什么来着?”

娄疯子抬手朝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连句诗都念不出来。

许是醉的厉害,这一巴掌拍的有点用力,一下子疼得清醒了片刻,朦胧间瞧见前头有什么东西在村口那棵大榕树上晃动,他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再看,当即吓得妈呀一声转身就跑。

县衙门前,娄疯子把鸣冤鼓敲的震天响,值夜的捕头开门看见是他,当即打算关门继续回去睡觉,一个月里头有八回都是为了躲债自己个儿往牢里头钻,他不嫌麻烦,他们还嫌浪费粮食。

“别别别,小的来报案的,出人命呀!”

娄疯子的腿还抖得跟风中稻草一样,村头那棵大榕树上挂着的是个人,死人!

捕快将信将疑,见娄疯子确实被吓得不轻,想了想转身进去叫了捕头池二。

一行人风风火火朝大榕树走,隔着老远就看到树下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瘦弱,一个挺拔修长。

池二大致扫了一眼,没看见挂在树上的死人,眼神有些不善的看向娄疯子。

娄丰也纳闷呢,他跑的时候人就挂在上面,他还看清了那是谁,怎么可能不见了呢?

“小的发誓,确实死人了,死的就是那个酸秀才任扬。”

池二冷哼一声,带着人快步往榕树下走,一边走一边高声呵斥道,“官府办案,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一路喊到榕树下,那俩人愣是没挪动一步,就跟俩木头桩子似的。

“我说你们俩耳朵聋了?没听见我说闲杂人等速速离开,怎么着啊,还让我找人清理你们啊!”池二绕到两人跟前,嘴里的话比脑子更快抖了出去,说完就愣在了当场。

其余捕快见他突然愣住,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厢还没等问出口,那边池二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个儿高的人歉声道,“小的眼拙,没能认出是大人您,请大人责罚。”

“责罚什么呀,老子刚上任就给来个命案,还这么别出心裁的挂在树上,你们东稷县的欢迎仪式挺有新意啊。”

说话的是东稷县新上任的县令左仪,不,准确说还有不到一个时辰才上任。

传闻这是位大大咧咧的贵公子,底子厚的很,爹是岐国公兼知枢密院事,娘是一品诰命,姐姐嫁了礼部尚书,哥哥如今在刑部贵为侍郎,妥妥的二代。

这样的背景和身份,即便他不是东稷县县令,池二也不敢造次。

“大人,请注意言辞。”

池二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朝说话的男人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这县令大人看着温文儒雅,咋说起话来跟个市井泼皮似的。

“在下新任东稷县师爷,名唤宫文柏,这位是东稷县新任县令左仪左大人。”

宫文柏彬彬有礼的介绍了自己和左仪,指着地上的尸体道,“人已经死了,让县衙的仵作先验尸,其余事情等左大人上任后再行处理。”

站在县衙大门前,左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破破烂烂的大门摇摇欲坠,底下一角还缺了,像是被老鼠给咬的,“一路上你再三宽慰我到地方就好了,宫先生你确定?”

宫文柏看着那扇大门,咽了咽口水,这会儿不确定了...

左仪被赶出门来上任的时候身上只有十几两银子,加上他的勉强凑足二十两,可左仪是个贵公子,哪里受过这些,要不是身怀武艺、身强力壮,怕是早就折在路上了。

宫文柏本以为到了县衙会有所好转,但现在看来,眼前这县衙说不定还没他们在路上潇洒。

左仪长叹一声,进了衙门找人带着去找仵作,却瞧见仵作的停尸房门前廊下挂着一盏琉璃灯,那玩意儿在京城都是个稀罕的物,竟然被挂在停尸房廊下不说,还荡了一层灰。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左仪心酸无比,他连饭都要吃不起了,有人竟然这么奢侈,这人还是他手下一个小小仵作,情何以堪呢!

进了停尸房,先瞧见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站在任扬尸身前,她脸上覆着白布,手上戴着一双手套,正逐步检查尸身。

宫文柏记忆力很好,瞧见眼前女子的样子,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只是心下不敢确定,那样人家出身的小姐,怎么会到一个小小县城当一个小小仵作?

“死者名叫任扬,年二十二,身高六尺一,东稷县人氏,除致命伤外,身上还有三种伤痕,分别是淤伤、刀伤及勒伤。”仵作简单说了初步验尸结果,眼皮子不带抬的继续道,“淤伤前后两三天,刀伤约莫是两日前,至于勒痕就比较新,应是死前不久,但致命伤不是这些,而是被人溺毙而死,死于今早寅时前后。”

“你的意思是人被勒晕之后溺死,随后再挂到树上?”

左仪蹙眉叉腰,这是什么操作?人都杀了,干啥还费这么多事?

“根据伤口显示,确实如此。”

“嗯,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左仪突然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眼前这个美人仵作名叫闻人清,原先是京城闻人家的大小姐,前两年跟家里闹了别扭,十分潇洒的一挥衣袖将整个闻人家舍弃了。

宫文柏一凛,还真是他想的那个人,不过闻人家的小姐,那是何等身份,为什么?

“大人,这是私事,我有权不回答。”闻人清斜了左仪一眼,这人还是同传闻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

左仪摸了摸鼻子,心说他新官上任关心下属,何错之有?

出了停尸房,池二拿着几张供状递到左仪面前,事情基本弄清楚了,任扬死前曾与四人有过过节,但说起来似乎都不足以形成杀人动机。

况且按照任扬死亡时间来看,他们几人都不可能杀人,且都有不在场证明。

作者还写过
大唐谜案
大唐谜案
一场充满期待的大唐长安之行,却从一件凶案开始,西域叶家捡回的弃女安长月,自幼聪慧机敏,不过短短几日破了西市浮尸案,顺道给她和兄长洗掉脑袋上杀人犯的标签。原本以为就此打住,却没想到大理寺卿李朝隐竟然让他们协助大理寺办案。藏在他人背后杀人的,以术法迷惑人心的,残忍杀死待嫁之女的,山上白骨露于野的,半面天仙半面修罗...所有的一切起止于人心,一桩桩诡异案件中,叶家兄妹一一看尽大唐长安城平静之下的波澜诡谲。
畔茶佉水 ·推理 ·完结 ·79万字
平江月
平江月
前世,她遭满门屠灭,眼看着给自己温暖的人一一惨死,被毒妇卖入教坊,落为贱籍,任人欺凌,倾其所有杀死以为的幕后黑手郁林王,自己则被万箭穿心而死。然上天垂怜,她重生回一切还未发生之前,这一次,她定要护住在乎的人,将那些居心叵测、阴谋害人的家伙一一撕碎。
畔茶佉水 ·架空 ·完结 ·30.9万字
帝缠
帝缠
白露,一个被宠惯坏了的白家娇女;楚珞,一个与帝位擦肩而过的皇族亲王,十年倾心相随与成全,换来的却全是算计背叛。她一柄弯刀屠尽北狄王帐,大仇得报之日,却也是殒命之时。未曾想死后重生,一切都还来得及。闹和离,救幼弟,暗中布局,猛然发现原来她的重生另有玄机,过往十年种种也并非她以为的那样。-------澹台羽:“我只是带你回来做这天下的变数,其余并不知晓。”楚月恒:“狠厉这点,你较于楚珞,我更佩服你。”梁烁:“死不死的没关系,但大姐,你也别太作死啊...”白露咬牙切齿道:“我谢谢你们!”
畔茶佉水 ·架空 ·完结 ·72.7万字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