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12章)
(大国记·秦时明月征文金奖作品) 这里有天下寥寥、苍生涂涂的纵横家!   这里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   这里有天下皆白、唯我独黑的墨家!   这里有地泽万物、神农不死的农家!   这里有其疾如风、其徐如林的兵家!   ……   当然,这里也有我们亘古不衰的小说家! 本书群号:122156987,喜欢的来唠唠嗑!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秦国五公子(修)

公元前247年。

这一年对于整个战国来说,都是极为不寻常的一年。

此年三月,魏信陵君无忌合五国兵攻秦,败秦将蒙骜于河外,五国联军乘胜追击至函谷关,秦军闭关不出,此战过后,信陵君名震天下。

此年五月,秦王子楚薨逝,称秦庄襄王,随后,年仅十三岁的秦王子政继位,是为新任秦王,也是这一年,秦国事皆委于文信侯吕不韦之手,号曰仲父。

这一年,五国攻秦,大败秦军,让秦国数年之内没有能力向山东诸国出手,年幼的秦王政坐镇商鞅亲自督造的咸阳宫中。

这一年,历经伊阙之战而遭到重创的魏国,仍旧在苟延残喘,无力对抗秦国,无力恢复往昔魏文侯时代的霸主地位。

这一年,困居于赵国、魏国、秦国、楚国包围之中的韩国略有平静,先前还可以作为屏障的东周被吕不韦率兵灭掉。

仅仅在近百年前韩国昭候之时有过盛况的韩国,仍旧处于不断衰落的状态之中。

这一年,赵国仍旧未从长平之战、邯郸之战的哀嚎之中恢复,一手好牌彻底葬送,从此,赵国国力衰颓,再也无力单独对抗秦国。

这一年,燕国内部的权谋斗争仍未结束,千年神圣血统的尊贵仍在,却无燕昭王时期的强横,历经伐齐之战、伐赵之战,国力大损,修生养息。

这一年,太公吕氏一脉早已不复,田氏篡齐已久,历经燕国的攻伐、历经外戚的扰乱,齐国虽处于齐鲁之地,但已不复当初桓公霸业。

这一年,在秦庄襄王薨逝不久,一道旨意从咸阳宫内发出,责令周姬携刚出生不过四个月的公子清前往赵国,以为质子,以安其心,以缓和两国局势。

嘶……嘶……嘶……

是夜傍晚,在一队五十人的黑甲骑兵护持下,一架略显奢华的驷马高车从咸阳城中出发,向东北而行,沿平坦开阔的驰道狂奔不息的向着赵国方向前进。

“呜……。”

“呜……,他们怎么忍心将我母子派往赵国,这不是让我母子去死吗?先王薨逝,我地位卑微,子清尚小,哪里有资格成为人质!”

一缕微黄的烛光照亮整个马车,内部空间不大,不过容纳四五个人而已,此刻其内已然有三人极力的依偎在一起,两个年岁稍长的女子和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呜咽之人,锦衣裙衫,仪表华美,此刻娇容泪痕满面,回想着那道从咸阳宫中传来的旨意,心中满是悲戚,口中更为小声哭泣,满是无助之感。

“美人,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偎依一处的另一人出言,观其容,少女模样,朴素的侍女衣衫明显,闻美人忧心之语,神色也是自生哀伤。

从宫里听来消息,秦国大军在函谷关吃了败仗,需要派遣质子前往赵国,与之交好,可……赵国?

赵国应该不会待见她们的!

因为数年前的长平之战,战场上,武安君白起一声令下,赵国有四十万人死在秦人手中。

有闻,整个赵国都哭泣了。

而且,好端端的为何要送小公子前往赵国为质子?

真的要让她们送死吗?

无助之语出,悄然间,那本就神情哀伤不已的女子,心中又是一沉,而后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儿子,泪水再一次不住的流下。

“我这是要成为炮灰了?”

温暖的马车中,烛光明耀,两个女子的呜咽哭泣之音不绝,只是……无论那两个女子的哭声如何悲戚,如何凄惨,都影响不到身处襁褓中的婴孩。

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有神之眸,尽可能打量着四周一切,听母亲与侍女之语,小心脏不自觉的也是一突,自己要随着母亲前往赵国?

要不要这么坑?

四个月前,作为一个国家级科学考古队一员,周清等人在古时蜀山之地无意中发现一个奇特的墓穴,虽然埋葬的地点和风水不怎么样,但……墓穴中的布置和陪葬却是不少。

随后……好像墓穴塌了,不知怎么的,自己便来到这个世上,成为……一个婴儿,当然,那些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还活着。

进而,历经诸般辛苦,总算是知晓自己现在的身份,且……知晓身份的瞬间,周清可是相当兴奋的。

秦庄襄王第五子!

亲赐名——清,母亲叫自己子清。

算起来,如今坐镇咸阳宫的秦王子政算是自己的异母兄长,此外,自己还有三个兄长。

长安君成蟜!

公子祥!

公子海!

就是……根据自己所知,貌似……岁月长河的史册上,自己好像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一点都没有。

除了长安君成蟜这个倒霉蛋以外,其它两个兄长也是一样——无名之辈!

现在,周清觉得自己知道为何史册上没有自己的痕迹了。

“如果真按照母亲所言,估计刚进入赵国就会被愤怒的赵国人斩杀吧?”

想到这一点,周清顿时浑身发凉,小小的身体不自觉颤抖,自己刚来到这个世上不久,原本想着混吃等死的。

现在……上天要给自己开玩笑?

“我可怜的子清!”

似乎感受到怀中儿子的颤抖,女子将孩子再次紧紧的抱着,尽力的安抚着,希望可以让他舒服一些。

可怜的子清,难道真的要成为质子?

在赵国成为质子?

想到有可能的后果,女子又是一阵的呜咽。

“刚穿越就要死是怎么一回事?”

周清觉得很是不爽,对于死亡,其实也不是很怕,毕竟……也经历过不是,就是刚在这个世界复生,就要死去!

也太……坑了,太不人性了。

马不停蹄,沿着长长的驰道,两日之后,在那队黑甲骑兵的带领下,路过河东之地,直接奔至上党,再行跨过上党之地,便是赵国了。

两日的时间,也令马车中的两个女子对于未来彻底充满绝望,哭泣已然无用,泪水也救不了命。

只希望在赵国少受一些苦难,希望子清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长大。

夜幕降临,日行百多里,越过上党屯留之地,太虚骄阳已然暗淡下来,驰道之上,马蹄声不断,没有停歇,继续前进。

骑兵队接到的命令就是如此。

咻!咻!咻!

霎时,就在夜幕彻底降临的瞬间,就在驷马高车仍旧狂奔上党荒芜大地之时,虚空中瞬间传来一道道刺耳的破空声。

随其后,一道道闷哼之音响起,一道道凄厉的惨叫之声响起,一道道兵刃碰撞之音响起……

“有……有人要杀我们!”

“我可怜的清儿,我母子……怕是难至赵国了!”

透过马车一侧的窗口,掀起垂帘,外界的肆意杀戮之音回荡,晦暗的天色下,一道道身影交错,一道道身影倒下。

血腥的气息弥漫,连带马儿的声音都悲鸣。

惊恐的目光深处,一路护卫她们的黑甲骑兵被快速袭杀着,每一位骑兵的倒地,女子身躯便是颤抖。

抱着怀中的孩子力道也强大数分。

周清觉得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有人袭杀她们?

看来……自己的运气真不好!

“我母子之命今日休矣!”

抱着怀中的子清孩儿,女子呆呆的看着最后一位黑甲骑兵倒地,看着那些黑衣杀手围近马车。

“杀!”

一语冷然,驷马高车外,一位手持利刃的黑衣人凌空一跃,剑气飞出,直接落在马车前方,负责牵引车架的四匹骏马瞬间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