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805章)
他是隐藏在世界的天才犯罪家,他内敛,细心,有种致命的吸引力,他失去了曾经所有的记忆,开始抽丝剥茧,层层揭开命运的脉络。 她因一场意外,丢失了她原本的初心,开始害怕过去,甚至不敢触碰未来。 在新的世界,犯罪,仇恨,爱情,交织在一起,让他们因为一宗无头案件而相遇,相知,相爱。也在危机时刻,他们并肩作战,解开谜底,在一步步揭开过去,与罪恶斗争,只为守候那暗夜最后的星光。 欢迎加入郓城法医打包走粉丝群,群聊738340518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无头女尸 郓城快手

在睡梦中,徐夜白似乎一直听到一句话,仿佛看到一个身影。

可是却怎么都看不清面貌,只可以听到自己一直在不停的说道:“我一定会亲手抓住他,不惜任何代价。”

在梦中,这种感觉像是一场梦魇,他不能选择逃避,更加无法逃离。

“不要,”一句嘶哑的叫喊声,终于把他拉出了梦境,额前的一滴冷汗,掉落在他的被子上。

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呆滞,心里开始产生一个念头,他想要知道真相,并且吸引自己不断的去深究。

往旁边的书桌上看了一眼,此刻书桌上的闹钟,显示着凌晨两点半。

真不是个好时间,徐夜白在心中感叹着,这是多少次在梦中惊醒了呢?

他自嘲的笑了笑,露出他俊逸的面容,感觉有些憔悴。

时间过得真快,距离上次车祸已经两年了,他几乎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唯独没有忘记自己的学识与能力,他感到很奇怪,可是无论他怎么查,也都感觉找不到苗头。

所以他只能暂时选择放弃,期待看以后会不会想起什么。

悦耳的音乐声响起,这是他的手机铃声,梦中的婚礼的钢琴演奏曲。

那是一个悲伤而又唯美的爱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每次听到梦中婚礼的演奏曲,内心总是会有些悸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仿佛深入骨髓。

他下意识接起电话,墨色的眼眸中,多了一丝的严谨,他知道这么晚给他打电话,都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徐法医,赶紧来月华小区,这里发生了命案,现在需要现场勘察。”果然,如他所料,电话中传来着急请求的声音。

他依旧冰冷的回答道:“好的,不要破坏现场,我马上到。”便连忙挂断了电话,换下了睡衣,便帅气利落的穿上了自己的工作服。

准备恰当后,随即驾车前往月华小区,是的,他是一名法医,而且在业界小有名气。

而此刻命案现场中,莫星漓口中正含着棒棒糖,是她最喜欢的蓝莓味。

在等待法医来现场勘测的时间,她也没有闲着,按理她的职位是不用来现场勘察,可是,今天碰巧她值班,连她也没有想到凌晨两点半会发生命案。

莫星漓看似十分平静的脸上,其实大脑却在极速的运转,突然间感觉有了苗头,便立马让人开始登记。

“小李,记一下,”她说话的话语声极快,但是却让人不敢懈怠。小李立马反应过来,拿好纸笔记录莫星漓所说的一切。

“单身,独居,现场看起来杂乱无章,毫无条理,窗口初有鞋印,凶手可能从窗口进入,死者有被鞭打的痕迹,凶手可能是报复杀人。”

话音未落,却突然转了一个方向,感觉自己好像遗漏了一些什么。

“天逸,查到住户信息没有。”那个叫天逸的男子立马回答道,“莫队,查到了,通过向物业,保安询问,我们可以确定死者的身份,姓名林玛雅,性别女,年龄二十五岁,工作是职业模特。”

“好,我知道了,记得等会法医来了,让他检查是否有性侵的痕迹,对了,密切关注最近林玛雅是否有与她人结怨。小李,收集好信息,不要放过一丝的细节。还有通知了法医没有,这么久了,那个慢腾腾,该死的法医怎么还没有来。”

莫星漓真的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她一个小时前就到了现场,可是那个法医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她真的需要她的大床了。

“莫队,徐医生马上就来了,如果你累了那就早点会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小李恭敬的回答道,清俊的脸上都是对莫星漓的尊敬。

莫星漓吐了一口气,正准备回答,可是却被人打断了,只见一个警员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莫队,徐医生来了。”

莫星漓感觉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有必要大惊小怪吗?不就是是法医来了,弄得她以为有发生了什么大事,来的还正好,她现在可以回家睡个美美的美容觉了。

“来了,就来了吧!有必要那么激动吗?记得把我交代的做好,我先回家休息,最近忙着表妹的婚礼,都没有睡个好觉。”莫星漓伸了个懒腰。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一个身穿医生服的男子走了过来,只见到他身材挺拔,感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气质,身上没有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反而还有一股茉莉花的清香,虽然带着口罩,但是他墨色的眼眸,像是黑曜石一般的闪耀。

虽然莫星漓并不认识徐夜白,作为警察的敏锐度,她马上就知道刚刚警员为什么会那么吃惊了,因为他就是郓城的传奇人物。

徐夜白,短短一年就破了十宗大案,无数的小案件,更加重要的是破了最棘手的数字连环杀人案。

被誉为法医界第一快手,法医界最出名的侦探。

莫星漓突然没有了睡意,他真的想要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凭什么成为郓城第一快手,就让她真的见识一下他的真正的本事,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厉害。

莫星漓停住了步伐,甚至饶有趣味的看着徐夜白的动作,她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与其他法医又有什么不同,毕竟郓城的风云人物就在自己眼前,说不八卦都是假的。

只见徐夜白,蹲下身去,掀开给死者带上的白布,看到没有头颅,却一点也不惊讶,依旧波澜不惊的用着自己带着白手套的双手,仔细的勘察着有用的信息。

“能帮我记录一下吗?我的助手还没有赶到。”徐夜白头也没有抬,看似请求却又像是命令一般的说道。

莫星漓让小李过去帮他,而小李显然不太镇定,拿着笔的手,都在一直抖动。莫星漓实在看不下去,从他手里抢过笔,对着徐夜白说道:“说吧!”

徐夜白便徐徐道来:“死者女,年龄二十四岁到二十八岁之间,还不知道有没有被性侵,必须等到深入检查分析,但是可以看到身上受到虐待,鞭打。造成死亡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窒息,或者下毒,还得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认。”他说的很清楚,但是莫星漓感觉很奇怪,因为连头都没有,他是怎么知道死因应该可能是这两种。

“徐法医,没有发现头颅,你是怎么判断死因的。”既然想了,莫星漓自然也就会开口询问。

“很明显,头颅是在死后砍下来的,血喷洒的不多,显然是死后血液缺少流动性。不排除是否死后有性侵与虐待,但是鞭打血淤状况不像死前造成,根据尸体僵硬程度,估计是昨天晚上七八点死亡,具体的还需要测量肝温。”徐夜白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看完尸体后,徐夜白也没有闲着,反而观察者四周,注意观察四周的环境,突然间看到了什么,他连忙走过去,客厅窗台上的鞋印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走近,看到窗台上的防盗窗被打开,更加惹人瞩目的是,防盗窗上有血迹,从血迹看来,这不是什么好的现象,他打开手电筒,仔细的查看,发现窗台上的血脚印是朝外的,防盗窗也被打开,仔细查看便发现,防盗窗的钢棍上,也有丝丝血迹。

他心中突然警铃大作,内心有一个不好的想法油然而生。

不好,徐夜白立马反应过来,“马上派人去楼上查看,楼上估计也出了命案,还有到底是谁发现现场的,有没有询问清楚。”他着急的说道,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回事?”莫星漓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徐夜白突然的不淡定,也让她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了。

“窗台上有明显的血迹,他不是从窗台进来,而来从窗台出去,恐怕楼上住户已经遭受意外。”他看是似公式化的说法。

让莫星漓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倘若楼上真的还发生了命案,这个案件就会越来越扑簌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