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11章)
【慢热女强文】两世孤儿,一朝穿越,从最卑微低贱的乞丐,一步步摸爬滚打,走上人生的巅峰,最终成为武林至尊,在另一个时空实现人生价值的同时也收获了爱情。 卿本佳人,奈何为侠?扑朔迷离,雌雄莫辨。我有一腔热血,豪气云天,我亦有满腹柔情,顾影自怜。天生我才必有用,谁说女子不如男?巾帼不让须眉,赤手打下一片天;红颜未必薄命,空拳握紧两世缘。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雪夜破庙

冷,透彻骨髓的冷……这是沈月清意识复苏后的第一个感觉。躺在无尽的黑暗中,仿佛身处虚无,无视、无闻,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好像被塞进巨大的冰窖中,四体冰寒。她努力地搜索记忆,在虚空中寻找依仗,记忆的幽暗终于闪现一丝光芒。

收到面试通知,沈月清高兴坏了,像她这样没关系没背景,普通平凡的毕业生,想要在大城市里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安定下来,实属不易。在投出的二十多份简历石沉大海之后,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面试机会,也足够她兴奋不已。而过于兴奋的结果就是:早上睡过了头,面试要迟到了。

所以当她夹杂在人群中急匆匆往前冲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红灯已经亮起。不管是在地球上的哪一个国度,闯红灯都是要付出沉痛代价的,这代价就是——死亡。当车子撞向她的那一刹,脑海中唯一的想法是“不要吧?”

不对!被车撞的话,不应该是会痛吗?她为什么不觉得疼痛,反而感到如此的寒冷?难道——她死了么?此刻正躺在停尸间的冰柜里。不然,怎么会这么冷呢?

她试着想动一动,却发现根本无法支配身体,意识无比清晰,却感知不到肉体的存在。这,就是人死后的感觉吗?

她,本是一个顽强的生命,刚出生就遭受到被亲生父母抛弃在垃圾箱里的命运,却没有死去。被好心人捡到送到收容所,在孤儿院中度过童年,在贫困线上挣扎着成长,靠打工和救济完成学业。好不容易毕业了,眼看着找到工作,就能开始崭新的生活,却因为赶时间闯红灯,付出了血的代价。

她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人死如灯灭,不应该归于虚无,什么也没有了吗?为什么她还可以思考,为什么她还有记忆?难道真如传闻所说的,人死后,灵魂会脱离肉体,等待死神的召见,去往另一个世界?或者如老人们所言,被黑白无常索命,押往地狱受刑。她还年轻,也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就算是死,也不至于堕入地狱受刀山火海、油烹刀剐之苦吧?

飘忽的意识渐渐有了重量,慢慢地一直往下坠,她感受到了四肢传递过来的第二种感觉——麻。还是不能动,但身体已经有了知觉,蚂蚁攀爬般的酥麻无力感异常难受,她却很开心,这至少证明她还活着。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又过了一会儿,酥麻的感觉逐渐消退,她尝试着弯了弯手指,成功了,虽然很轻微,她却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意识操控身体的熟悉,和由心底涌动而出的巨大喜悦。

听力似乎也恢复了一些,虽然听不太清,但已经不似先前的死寂,好像谁的呜咽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缥缈断续。但她是孤儿,没有人会为她哭泣。

她没死,她还活着!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候感官的回归。

终于,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心突然一沉,难道?又过了一会儿,她瞪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才模糊地分辨出头顶斜上方一块与周围漆黑不同的暗蓝。她屏住呼吸,不敢轻易眨眼,死死地盯着那块暗蓝,怕再次陷入黑暗。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那暗蓝原来是屋顶的破洞里露出来的夜空。呜咽声由远及近,传到耳边,不是哭声,像是风声。对,就是风声!风从屋顶的破洞灌进来,夹杂着白色的飘落物,落在她周围,落到她身上,冰凉彻骨,是雪。

她歪了歪脖子,偏头看了看四周环境。这好像是间破庙,空间比普通的房间要大些,不远处隐隐约约能看见败落的祭台,残缺的塑像。

她一定是死过了吧,身体冰凉没有一丝温度,雪才会覆盖在她身上而不化去。终于攒够了力气,朝墙壁的方向慢慢地挪动过去,远离破洞,远离风雪。积雪随着她的动作掉落,分离,身体在地上拖出一道清晰的痕迹。既然活了过来,就努力活下去。

仅仅是很短的一段距离,她却拼尽了全身力气。靠在如她身体一般冰冷的墙壁上,她缓缓地舒了口气。这是哪里?她为什么在这里?明明是火热的盛夏,为什么一睁眼就成了寒冽的严冬?难道是她被车撞之后昏死过去,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被人丢弃在这里?就算她是孤儿,没有人承担她的医疗费,也不至于被如此对待吧?难道是在梦中?那这梦也太真实,太长久了。她想不通,也无法解释,倒真希望这是个梦境,醒来便回归现实。

她闭上眼,心里默默祈祷,醒来吧。再次睁开眼,失望侵袭,依然是黑夜,依然是破庙,依然是风雪。

到底是怎么了?无数个念头涌进她的大脑,各据一词,缠斗不止。她头痛欲裂,破败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身心的煎熬,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大亮。她再次细细地察看了破庙的环境。半扇门歪斜地挂在门框上,随时都可能倒下。透过门洞可以看见外面被白雪覆盖的枯树、大地。大厅里空空荡荡,墙壁多处坍塌,屋顶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破洞。只有祭台的位置,耸着一尊看不清面目的塑像,像佛又不像佛,金漆驳落,被积尘掩盖。塑像前摆着一张破旧的桌子,红色的布缎已经褪去了曾经鲜艳的色泽,在尘土之下,显得脏乱不堪。阳光穿过屋顶的破洞射进来,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光影,空气中弥漫的微尘在光线的照射之下,像斑斓的星辉,飘舞闪烁。

沈月清想要靠近阳光,吸收一些热量。她伸出双手支撑在地上,朝光源爬去。这时她才注意到,这是怎样的一双手:焦黑干枯,皮包骨头,没有一丝肉,像失了水分的枯树枝桠。她怔怔地端详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不是她的手,这双手很小,大概只有八九岁孩童的大小。目光顺着手掌手臂,移向身体,身上挂着犹如拖布般一条条的破布片,根本衣不蔽体,透过布条的缝隙,看到平坦的胸膛和一根根突起的肋骨,沈月清惊觉,这也不是她的身体!

沈月清感到由心底升腾而起的恐惧,这明明是一具幼小孩童的身体,八九岁?十一二岁?她不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具长期营养不良,发育迟缓的身体,羸弱、破败、摇摇欲坠。难怪她这么虚弱,难怪她这么无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十二岁青春活力的女大学生,怎么就变成了身体羸弱、命运堪忧的孩童?还有这陌生的环境,绝不是她曾经熟悉的世界。

这不是正常的事件,自然不能用常理来推断,各种千奇百怪的奇葩念头在沈月清的脑海里闪现,最后她不得不初步判定为:拥有大好时光的年轻的她,因为不小心闯了红灯而命丧黄泉,灵魂穿越到了这个可怜的年幼的饥寒交迫的孩子身上。而这个不知姓名的可怜的娃,悲惨地死于昨夜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对沈月清来说,上天剥夺了她在那个世界生存的权利,却也赋予了她在这片天地重生的机会。这是一个未知的世界,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这将是一场比过去更加曲折更加艰辛的漫长旅程。

对不起,我未经允许私自占用了你的身体;谢谢你,我会替你在这个艰难的世道上勇敢地活下去。

同类热门书
我把师门送上天
我把师门送上天
花朝阳掉进循环后发现自己成了全民公敌,吓得她赶紧捂严实马甲。有人却偏偏跟她过不去:怕什么,把那几件马甲都脱了,亮出真身吓死他们这群修仙者。被团宠的花朝阳瞪眼:都是我徒子徒孙,何必呢。本师祖只割韭菜不杀人。某人生气:一个内卷都卷不出新意的破师门,让他们躺平好了。花朝阳:不!我要把师门送上天。让他们去天界---躺赢!爱情线:花朝阳捡到一个5岁的男娃,感觉自己捡到一个爹。处处管着她不说,还不允许任何男人靠近她。后来她发现,这男娃会变身,每当月圆夜,就变回花样美男来勾搭她。司命告诉女主:前世你欠下的情债,人家今生来讨回去,因果报应,你合该受着呀。再说,人家为了救你离开循环魔咒,不惜动用元神来陪你,虽然一不小心变成了小孩子,可人家能打呀。你不吃亏。重回天界的花朝阳:不对啊,好像前世欠情债的人是他啊?本文又叫《杀回天界割韭菜》。花朝阳:对我好的人,宠。对我坏的人,割。某个欠了情债的人:夺笋
唐优优 ·仙缘 ·连载 ·22.2万字
一线仙机
一线仙机
被最信任的人暗算,金丹老祖意外身陨;重生归来,她步步为营,誓要再入仙途;只求快意恩仇,手刃仇敌,再争那一线仙机……
月下箜篌 ·修仙 ·完结 ·115万字
7.4分
一帘风月九重天
一帘风月九重天
她好像死了,可掐肉会痛;她明明还活着,又好像死了无数回。人生真真假假,恍恍惚惚。一无所知的世界,走下去,才有惊喜,但不包括这个——“你忘了我们在弱水之畔的初次见面了吗?”一名帅哥挡住去路问。她:“……完全没有这回事,你认错神了。”(本文分凡间、修真、天界三部曲,非常见的打怪升级修仙文,男主在最后一部才出现,未必结婚生子。请无CP党、甜文党慎入!!!另,本文一切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过分考究与模仿,谢谢~。)
竹子米 ·修仙 ·连载 ·121万字
9.8分
剑仙她以理服人
剑仙她以理服人
千年前,林意歌持剑行道。人间的帝王将相?杀过;妖族的妖王妖帝?杀过;仙门的大能天骄?也杀过。林意歌自忖剑下无冤魂,却被九大仙门诬为魔道,联手镇杀于归一派千里之外。千年后,林意歌凝魂聚魄,重获肉身,提剑归来!在破败的归一派山门前,决心“改过自新”的林意歌,心平气和地撸起袖子:你过来,我跟你讲道理。众人:……——————女主无CP,女主无敌,女主护短。轻松向,非传统修仙,宗门流。谢绝写作指导,弃文不必告知。
关灯吃榴莲 ·修仙 ·连载 ·27.8万字
9.9分
大佬又在窥屏了
大佬又在窥屏了
新书《撩君》已经发布了,欢迎大家来养肥~孟晚,因‘不可告人’的设计被扔进了焚仙穹众人都觉得她会灰飞烟灭,没想到她却去了人界体验千般苦楚第一世,爱而不得?可有大佬随时窥屏,这时,大佬觉得他是个好归宿。第二世,祸国妖妃?大佬又觉得他可以做那个昏君。第三世,揭开真实身份。大佬:来吧,到我怀里来!【注:非传统修仙文,是包裹着一层仙衣的大佬宠妻文。】
H宝藏女孩H ·仙缘 ·完结 ·76.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