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94章)
讲述芳缘地区冠军兹伏奇.大吾的弟弟兹伏奇.蒙旅途的故事,串联了TV动画和游戏剧情的故事,当然按照惯例兹伏奇.蒙是……

第1章

我已经记不起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芳缘地区琉璃市大剧院,青春美丽的少女在舞台上尽情起舞,青蓝色的七夕青鸟跟在少女背后舒展翅膀,那场面绝对是无比梦幻的。

台下观众们用荧光棒为少女应援,观众席被那彩色的华光照亮,少女名为露琪雅是芳缘地区目前首屈一指的偶像少女。

舞台幕布后少年金色的瞳孔注视着露琪雅,少年洁白的发丝末端是微微的粉色,这个少年也是今天要在此演出的一员。

“谢谢大家!我爱你们!”

舞台上露琪雅活泼的对着观众们呼喊,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喘着粗气的她看上去非常的激动。

“你这丫头……”

偶像就该有偶像的样子,为人们带来欢笑为世界带来光芒,少年的背后红色的瞳孔反射着聚光灯。

“艾蕾要上了!”

少年挥动臂膀走向舞台,五年前曾经有一个人和自己说过,偶像是为人带来幸福的梦幻职业,就是要用自己散发的光芒来照亮每一个人。

“萌哥加油,我已经为你暖好场了!”

少年与露琪雅擦肩而过,不经意之间的眉宇交流是常年相伴的证明,少年走向舞台中央。

他的身旁一只沙奈朵打量着观众席,少年深吸一口气随后露出了微笑,稚嫩清秀的微笑切切实实的深入人心。

在记忆深处的某个角落,洁白的花瓣从天空中飘落,洁白的婚纱裙摆被花童捧在怀里,那场烙印在记忆深处的婚礼不知事何时的时,哪怕就连新郎新娘的脸都不曾见到,但每当自己回忆起那一刻事,自己心中的焦虑和苦闷都会烟消云散。

琉璃市的豪华海景别墅内,两个特殊的男青年严肃的坐在对方的对面,头戴白色蓓蕾帽的青年是琉璃市的道馆训练家,兼芳缘华丽协会会长米可利。

而身穿紫色西装的男青年,他是芳缘地区彩幽联盟的联盟冠军,矿产企业龙头得文公司的大公子兹伏奇.大吾。

清凉的麦茶被推到大吾身前,米可利一脸为难的看着他,他和大吾虽然明面上八竿子打不着,但实际上两人是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挚友,这件事全芳缘都知道。

“大吾你就不能想想可行的弥补方式吗,那孩子可禁不起你这样的折腾,你知道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吧……”

米可利口中说着斥责的话语,这让作为联盟冠军的大吾也无地自容,他们此刻正在谈论一个孩子的事情,这个与他们两个息息相关的事情。

“我知道我的想法欠缺考率,但总不能一辈子不让他知道真相吧。”

大吾为难的试图解释着什么。

但米可利此刻的表情已经说不上好看了,看来他们谈论的事对米可利意义重大。

“你果然还是一样自私……”

米可利仿佛并没有要胡搅蛮缠的意思,毕竟他们此刻谈论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是大吾的家事,米可利自然没有太多发言权。

“请谅解,我并不指望他可以原谅我什么,但我希望他可以像个普通孩子一样,拥有美好的童年。”

“我知道你一直把他当家人看待,也知道你可能不想离开他,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适当的放手,拜托了。”

大吾面色凝重的说到。

桌面上的玻璃杯滚落着水珠,米可利实际上是少见的和大吾这么严肃,平日里两人的交流非常的友善。

娱乐圈顶流人士的职业病,让米可利的脾气变得格外的坏,但每次和大吾大吾交流他都不会大吼大叫发脾气,但今天大吾已经有些触及了自己的底线。

洁白的画布上被画笔勾勒出画面,卷曲的短发和花瓣耳环被海风吹拂,画板旁摆放着一本厚厚的记事本看上去特别的贵重。

“萌哥!萌哥!你快看!”

私人海滩上露琪雅忘我的跑了过来,脱下华丽的礼服和拘束的礼仪,这位红头半边天的国民女儿就像个普通女孩。

“小祖宗你慢点啊!”

露琪雅背后还跟着一个男生,他追着手中拿着一本漫画书的露琪雅,两人跑向画画中的少年。

“萌哥你看这个!我们的广告已经出现在漫画杂志的扉页了!”

露琪雅喘着粗气激动的对着少年说着,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画笔,他扭头看着激动的露琪雅。

“哎呀!大小姐你跑的……”

追着露琪雅的男生已经喘不过气了,他踉跄的跟了过来并捂住了肚子。

“你个傻丫头这么激动干嘛,去卡洛斯地区做活动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嘛,看把你激动的。”

少年接过露琪雅手中的漫画杂志,杂志扉页上印刷着他和其他童星的图案,而少年则是站在了C位的角色。

少年的名字叫做蒙,是目前芳缘华丽协会认证的最年轻协调大师,也是被人们誉为芳缘第一童星的人。

那摄人心魄的微笑可以俘获大多数人,因此他也常常被人称为微笑天使。

“激动呀,舅舅对我们的训练并不是没有用,能为卡洛斯地区的人们带来笑容,真是想想就让人愉快。”

露琪雅活泼的上蹿下跳,但与露琪雅仅有一岁只差的蒙则是非常淡定,他欣慰的看着激动的露琪雅。

“对啊真是太好了。”

蒙那具有穿透力的视线被露琪雅注意到,露琪雅也变得冷静下来了一些,露琪雅背后的少年看着老实下来的露琪雅。

“还是蒙大人你镇得住她啊。”

男生从蒙的手里接过杂志,他看了看蒙身前的画布,只见画布上展现着圣洁的教堂和看不见面孔的新人。

“又是婚礼的画面,蒙大人你还真是痴迷这些啊。”

蒙从画架上取下了半成品的画布,他看着自己画出的图案,就在他要开口说话时,一个神秘的声音从四周传来。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但在我的记忆深处曾经有过那一幕,在巨大的神圣教堂内美丽的新娘缓步走向他的新郎,在光芒之中洁白的新娘与黑色的新郎相拥,在接吻之时他们的眼角滑落了泪水。)

蒙附近的椰子树下,他的搭档沙奈朵缓缓摘下墨镜看向他们,蒙有些难为情的低下了头。

(蒙你老是重复这个故事,我都已经能够背下来了。)

沙奈朵缓缓站了起来,和其他的沙奈朵不同这只沙奈朵并不会用念力漂浮,它用自己的双脚走到了几人身边。

“艾蕾我也不想啊,只不过感觉那个记忆特别真实,从小到大都没有忘记过。”

这已经是喜闻乐见的场景了,蒙曾经不止一次的在很多人面前说过这件事,人们也只是把这个故事当做孩童对成长和爱情的向往。

“嘻嘻,虽然意义不明但其实我也挺喜欢这个故事的,在漂亮的巨大教堂里结婚什么的……”

露琪雅难为情的说着。

穿上漂亮的婚纱嫁人什么的确实很好,大多数女孩子可能都有过这种想法吧,但听蒙经常把这个故事挂在嘴边,长久以来和他来往的露琪雅,也自然而然的设想了一下未来。

(哼,露琪雅我是不会把蒙让给你的,你就死心吧~)

名为艾蕾的沙奈朵挑衅的说着,表情上还有一丝丝的得意,这不可一世的架势惹怒了露琪雅。

“艾蕾你说什么!?”

“你是宝可梦,宝可梦怎么可能和人类结婚呢,萌哥要结婚也是和我这个人类结婚啊!”

露琪雅任性的反驳到。

但蒙已经默默地将画板放回了画架上,他再次拿起摆在画架上的画笔,继续将那洁白虚无的婚礼绘画出来。

“嗯!萌哥哥你看看艾蕾,它到底在想什么,宝可梦怎么可能嫁给人类呢!”

露琪雅扭头寻求蒙的偏袒,但得来的只是蒙的默不作声,毕竟作为偶像童星的自己怎么可能恋爱,自己现在才十岁而已青春路还长着呢。

作为偶像艺人本就不可能随便结婚,虽然很向往记忆中的婚礼,但说到底那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蒙看了看摆在画架旁的那本记事本,表情稍微变得严肃了一些。

毕竟比起那种无聊的事情,实际上自己还有更要重要的事要做,那是值得自己奉献出生命的重要任务,除了自己没人能够接任。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关东大陆,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少年面对着巨大的蛇型怪物,他的身前是一只一人高的金属士兵宝可梦。

在这不见人影的荒山野岭内,那紫色的大蛇扑向少年并露出了毒牙,肥硕的身体瞬间弹射出来发起攻击。

“劈斩司令!合金爪!”

少年身前的金属宝可梦迅速做出反应,金属的拳头狠狠地招呼在了大蛇身上,那巨大的身体被逼退数米远。

“劈斩司令!乘胜追击!”

“使用金属音!”

金属的身体散发出诡异的噪音,少年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受到音波攻击的大蛇瞬间陷入混乱之中,它开始发狂的肆意的挥动它的硕大的尾巴。

身旁的小树苗被大蛇的怪力刮倒,少年看着混乱的大蛇,周围的草丛都开始变得躁动,金属噪音打扰了周围的所有生命体。

看着被金属噪音折磨的大蛇,少年觉得已经到达了捕捉时间。

“劈斩司令!用剪刀断头台解决它!”

劈斩司令听到了来自主人的命令,它交叉双臂并释放出一股特殊的力量,双臂的前端金属光泽的能量凝聚出两把刀刃,刀刃如同它的手臂一样交叉,将大蛇包围在两把刀刃之间。

噪音的停止让大蛇恢复了一些意识,恍惚之间这只成年人一样高大的大蛇,凶猛的发射出剧毒的毒液。

但下一秒劈斩司令挥动手臂,巨大的能量剪刀直接拦腰斩断了大蛇,剧毒的紫色毒液溅了劈斩司令一身。

但这个金属宝可梦依旧不为所动,手臂上延伸出的能量刀刃慢慢消失,被拦腰斩断的大蛇则是已经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它的面前。

“看样子任务完成了呢,干的漂亮劈斩司令。”

少年笑着看着被毒液弄脏的劈斩司令,它凶猛的挥动了一下身体,身上的毒液全部是甩落到地上,沾染了毒液的野草瞬间枯萎。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还有十八种名为宝可梦的生物,宝可梦这种生物有着十八种属性划分,而人则是有好人和坏人来划分。

但其实这样的划分并不全面,除了属性之外宝可梦还有很多其他的区别方式,而人类更是要被分为三六九等。

有些宝可梦无论如何努力,都只能做为生物链中的被捕食者,而有些人即使他们只是为了努力活着,也不会被世间所善待。

有的人出生时变不用为了活下去发愁,有些人即使健康的活到衰老,也不会对这个世界感恩戴德。

有的宝可梦会被装进红色的精灵球里,那代表了它遇见了命中注定的人,而有些宝可梦流浪街头直到孤独的死在城市角落。

有的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而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在实行一件事,但却都可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有的宝可梦为了在被人类开发的家园谋生,而有些宝可梦已经开始思考起了自己的存在,十八种属性,两种身份,这些根本不够阐述这个世界。

丑陋又美丽,自私又无私,富饶又贫穷正义又邪恶,这个世界是自相矛盾的,一百,两百,三百,四百又或者更多。

名字,外貌,遭遇,目的,结果,记忆,感情,这一切的一切在初始之时便悄然开始了,当那颗散发着光芒的蛋壳出现裂痕时,时间,空间,悖论诞生了。

基于那些基础世间出现了陆地,海洋和天空,随后新奇,意识,睿智在生命之中流传。

随后生命陆续变得完整,直到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彻底变成如今的样貌,可谁还记得初始之时的蛋壳呢……

“我的名字叫大木雪成,你也可以叫我宝可梦博士,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名为宝可梦的生物,它们遍布世界各地无论是天空,陆地还是海洋都有它们的身影。”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

第二章:

『关东地区』

经济发展缓慢的地区,目前正处于低迷时期。

蒙看着手中的车票,这是大吾交给他的,目的地是大吾给他选的。

(蒙,好热啊……)

(我要吃冰淇淋!)

艾蕾咋咋呼呼的跟在蒙后面,蒙看着手里的车票。

“原来如此,『真新镇』嘛。”

真新镇对蒙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因为他小时候就去过。

(喂,蒙~)

(我们去买冰淇淋好吗,我都快热死呢~)

蒙回头看向艾蕾。

他无情的掏出了精灵球,艾蕾见状立刻躲到了路灯后。

“怎么,不是很热吗?”

“精灵球里可是很凉快的,你不进去吗吗?”

艾蕾为难的看着蒙。

蒙叹了口气,他宠溺的对艾蕾说到。

“算了,先去买冰淇淋吧。”

“你也好消停一会儿,接下来我们可是要去乡下的,恐怕你一时半会儿也吃不到冰淇淋了。”

说着蒙就走向了路边的超市。

艾蕾笑嘻嘻的跟了过去,差不多几分钟他们就走了出来。

艾蕾嘴里叼着冰棒,蒙的手里则是多了一张地图。

(我说蒙,这个冰淇淋好奇怪啊,完全咬不动啊……)

艾蕾试图咬碎这块含在它嘴里的坚冰,这是相当老式的棒冰,就是用香精了色素加水冻出来的。

“那东西是冰棍,不是冰淇淋啦~”

“不过,他们这里卖的比我记忆里卖的要贵呢~”

蒙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到。

艾蕾用手敲了敲这根冰棍,发出了敲打冰块的声音。

(蒙你吃过着东西?)

(我怎么都不知道,芳缘地区也没见哪里有卖的啊?)

蒙沉默了片刻。

“我又没说是在芳缘的时候,是我小时候,差不多一九六几年的时候。”

烈日炙烤着大地,路上基本上都没有多少行人呢。

“车站就快到了,今天晚上应该就能到目的地了,艾蕾你……”

蒙一回头就看见已经快要融化了的艾蕾,它就像是中暑了一样。

“艾蕾你没问题吧,就快到了。”

“要不我把你收回精灵球里?”

蒙又拿出了精灵球。

艾蕾踉跄了几步,它飘到了蒙的身旁然后像抹布一样搭在蒙的肩膀上。

(蒙你是怎么做到的,这种天气你竟然如此淡定,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熟了。)

蒙淡定的收起了地图然后背起了艾蕾,他快速的朝着已经不远的车站跑去。

车站里,空无一人。

好几只乘凉的『宝可梦』躲在车站的角落里,蒙看着眼前古老的绿皮火车,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蒙,你发什么呆啊。)

活过来的艾蕾拍了拍蒙的脑袋,蒙掏出了『拍立得』然后背对着火车来了一张自拍。

随着“卡塔”一声,一张黑色的底片从出口被打印了出来,蒙甩了甩这张照片,照片因为温度的原因瞬间干燥了起来了,底片上展现出蒙和艾蕾的影像。

(蒙,你这是干嘛?)

蒙把照片和相机都放回了背包里,然后欣慰的看着艾蕾。

“留个纪念,就算是『关东地区』再过几年这种“绿皮火车”也会消失的。”

————————————————————

古老的火车里散发着陈旧的气息,蒙和艾蕾坐在车厢里看着沿途的风景。

(蒙,你说你小时候来过这里。)

(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蒙看向了兴致冲冲的艾蕾。

他靠着窗户用右手撑起了下巴。

“五年前,我来过一次。”

“当时我绝食胡闹,老爸因为生气就把我送过来了,当初我还因为这个和他怄气呢。”

艾蕾顺着蒙的视线看向窗外。

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和庄家地,这个被世界称为“落后”的地方,在蒙看来简直就是『隐藏在浮躁世界的桃花源』。

(绝食吗,这也是你为了见爸爸想出来的馊主意?)

(当时我还没有到你身边吧?)

蒙把怀里的背包放到了地板上,他拿出记事本和铅笔开始记录眼前的画面。

“对啊,当时你还没被大吾捡回来。”

“我也没见到那个老头子,但我自己觉得我的做法是正确的。”

“毕竟要不是因为我不懂事,我也不可能认识他们啊。”

蒙把记事本翻到了第一页,这本已经泛黄的记事本足足有半本字典那么厚,记事本的扉页上贴着一张照片。

(你后面的好像是大木博士吧。)

(好可爱啊,这是你当时结交到的朋友吗?)

蒙有把记事本翻回了中间的地方,蒙用铅笔以素描的方式将艾蕾和窗外的景色记录了下来。

“对啊,这几个家伙当时可是让我印象深刻呢,特别是这两个头发乱糟糟的男孩子,这个咖啡色头发的是大木博士的孙子,他叫小茂是我当时的跟班。”

艾蕾笑了。

(嘿嘿,果然。)

(蒙你从小就很擅长被依靠啊,不愧是我的搭档呢~)

蒙挠了挠后脑勺。

“其实也不算什么了,不过最让我佩服的其实是这孩子。”

蒙又翻到了记事本的扉页。

他用手指指向站在他和小茂中间的穿着白色背心的男孩,这个皮肤黝黑的男孩笑嘻嘻的看向镜头,一副孩子王的样子。

“我记得他叫小智,他爸爸是五年前『关东地区训练师排行榜』的NO.1。”

“当年我们夏令营里有一个失踪的女孩,她独自一人在山里迷路了,就是这孩子把他带回来的。”

“我当时都被吓了一跳,明明只是五岁的小鬼,竟然不顾危险去找同伴。”

说到这里,艾蕾突然反应了过来。

(你肯定不是因为佩服他勇敢才记住他的对吧,你肯定是因为觉得可笑才记到现在的对吧?)

艾蕾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蒙,蒙也点了点头。

“当然了,他这种行为实在是太鲁莽了,而且他当时也不完全是为了找人,他只是想去山里看『宝可梦』罢了。”

说着蒙合上了记事本。

艾蕾夺过了蒙手里的记事本,它翻看了起来。

(这个是你这么多年间自己画的?)

(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画完啊?)

蒙抢回了记事本,他把记事本放回了背包里。

“这是用来记录有趣的信息的『手账本』,又不是日记,我只记录了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事情。”

蒙再次看向窗外,火车的声音传到了远处的农田中。

————————————————————

『真新镇』

『关东地区』的普通小镇,人口不及百人,住户大多都是老年人和妇女儿童,镇名的来源是以上一任『石英联盟冠军』(大木.真新)的名字更改的。

“老人也有叫这里『纯白镇』的,不过都一样。”

蒙好像很了解『真新镇』一样。

艾蕾一边听一边点头,难得蒙能有个好兴致。

(不过,这里真的好荒凉啊……)

(我只能看见几户人家,和城镇比起来这里根本就是乡村嘛。)

艾蕾看着山坡下寥寥无几的民居。

蒙感叹了。

讲真的『真新镇』真的不是什么富饶的地方,相反的还很贫困。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道路上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脸,为什么他们会笑的出来?

(蒙你可不要往奇怪的地方想,我觉得他们的笑容没有恶意呢~)

艾蕾背过双手笑嘻嘻的站在蒙的面前,蒙明明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艾蕾是怎么知道的?

“对啊,一天到晚想着如何填饱肚子的人,和那些一天到晚只想要获得更多利益的人,他们心脏的颜色是不一样的。”

“这一点我心知肚明。”

说着蒙就走向了山坡下的乡村。

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蒙嘴上的那些不屑的话根本就是在撒谎。

(蒙,天上的那个是什么?)

巨大的黑影从天上飞过,它拂过蒙和艾蕾的头顶。

“野生的宝可梦罢了,这里的生态环境要比『芳缘』好的多。”

艾蕾看着天上盘旋的宝可梦。艾蕾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是烈雀,它们的情绪好像不是很稳定……)

蒙听艾蕾这么说,他立刻反应过来。

烈雀好像很危险来着,一不小心进入它们的地盘不管是什么,肯定会被纠缠的。

“嘎!!!!”

蒙才想起来,但转眼间。

(蒙!快跑!)

黑压压的一片冲着蒙和艾蕾飞了过来,它们明显是把艾蕾和蒙当成了威胁。

“哇!!!”

“搞什么啊!!!”

蒙和艾蕾玩命是的逃跑了,不得不说是个明智的选择,要是像某只皮卡丘那样被打个半死就得不偿失了,艾蕾也不会打雷和十万伏特。

“艾蕾,想办法!”

“十万伏特,急冻光线,瞬间移动什么都行!”

“反正快给我想办法脱身!!!”

蒙一边跑一边大喊着。

艾蕾也没有办法,它只是个花瓶,要不是因为『华丽大赛』它怎么可能学会战斗技能呢?

(我试试!)

(瞬间移动!!!)

艾蕾消耗了精神力制造了一个紫色的光球,蒙和艾蕾被罩住了,三秒后……

“你故意的吧!”

蒙被送到了刚才看见烈雀的地方,那里的地面上还有十来只烈雀。

(蒙,冷静!)

(这里只有十一只烈雀,我们一人五只,可以应付的过来的。)

艾蕾冷静的分析着局势。

蒙听它这么说,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它。

“你在说什么!”

“我是手无寸铁的训练师啊!”

“你叫我怎么对付?!”

“用牙咬吗?!”

剩下的几只烈雀,看见蒙竟然出现在了它们身后,它们就像训练有素的强盗一样。

十几只烈雀整齐的飞向蒙。

(蒙,救命!)

尖锐的喙啄向蒙,千钧一发之际。

“你们不要过来啊!!!”

蒙及时掏出『驱虫喷雾』,对着烈雀直接喷了上去。

刚要袭击到蒙的时候,正好撞到了蒙喷出的喷雾上。

这种情况可想而知。

怕不是和往蚊子身上倒“风油精”一样酸爽,带头的烈雀直接被喷雾熏的晕了过去,其他的几只也被喷雾呛跑了。

“还好放在口袋里……”

蒙被吓的双脚瘫软了,以前在摄影棚里可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555,蒙好可怕啊!)

艾蕾被吓惨了,大概是回想起了过去的往事吧。

“没事的,它们已经逃跑了……”

蒙叹了口气,它们两人刚到『关东』就被摆了一道下马威。

————————————————————

一栋房顶上装饰着风车的建筑下。

蒙和艾蕾终于是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这里距离刚才的山坡,还隔着一座山。

蒙累的弯下了腰。

“叮咚……”

艾蕾代替蒙按响了门铃。

(蒙,你的身体素质略逊啊,才走这么几步就气喘吁吁的~)

蒙抬起脑袋露出了糟糕的表情。

“你丫的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胡闹非叫我背你,我至于吗?”

艾蕾嘲讽着蒙。

(哎?)

(你不是我的主人吗?)

(你怎么不用精灵球呢?)

蒙恨得牙痒痒,他咬着牙残念的看着艾蕾。

“你丫的,战斗没见你这么积极。”

“躲避精灵球到是有一手啊,你是国足吗,死都不进球?”

蒙抱怨着,就在他抱怨的时候。

房子的门打开了。

一个老人走了出来,这家伙就是开场时出现的老头。

“你们来了,速度有够快的啊。”

老头把蒙和艾蕾请进了房子。

“是蒙对吧,我是大木博士。”

“我先带你去看一下房间吧。”

艾蕾跟在蒙的后面,它点了点蒙的后背。

(蒙,这个老爷爷就是你说的吗?)

蒙回头看了看艾蕾。

“对了,大木博士,你还记得我吗?”

蒙突然发问到。

大木博士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笑着说到。

“我可忘不掉,你这孩子当初可是没少闹事,不过听说你现在是『华丽大赛冠军组』的明星,还真的是让我很欣慰呢~”

蒙挠了挠头,他也尴尬的笑了笑。

艾蕾一副看穿一切的样子。

(博士,蒙当初是怎么样的?)

(他老是和我说什么他很独立之类的,还说自己其实是个大人,他五年前也是这样吗?)

艾蕾突然发问到。

大木博士看向艾蕾,他才发现艾蕾不是人类。

“哇!”

“沙奈朵吗,竟然能心灵交流!”

大木博士把蒙和艾蕾带到了客房然后和艾蕾聊了起来。

“你是蒙的搭档吧,蒙说的是事实啊……”

就这样,艾蕾和大木博士聊了起来。

差不多过了将近十来分钟。

“爷爷,我回来了!”

一个男生来到了客房。

男生和蒙对视了一秒,然后双方大惊失色。

“刺猬/海带!”

——————————————————

第三章:

“好清秀的姑娘啊,这谁家的孩子啊,我怎么没见过呢?”

小茂围着蒙看了起来。

蒙面无表情,他把头发藏到了衣领里。

“外号都叫出来了,你还装什么不认识啊?”

蒙严肃的看着小茂。

小茂伸出一只手捏了捏蒙的脸。

“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蒙生气的拍开了小茂的手,这么多年不见蒙被小茂的变化吓到了。

“看来都不用介绍了,蒙你就和小茂好好叙叙旧吧,我要回研究所了。”

大木博士笑眯眯的说着。

可还没等他离开,小茂就叫住了他。

“爷爷,你还是先不要去了。”

“小智家的自来水好像出来什么问题,花子阿姨叫我来找你帮忙的。”

蒙看了看艾蕾,艾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好吧,看来今天是没有闲工夫休息了,蒙你先自己在家待着,我去去就回。”

大木博士垂头丧气的准备去玄关换上鞋子外出,但蒙叫住了他。

“博士,这个还是让我来吧。”

“只要不是什么大问题我都能解决的。”

小茂向他投来了质疑的眼神。

“你个大少爷还会修水管?”

艾蕾突然想起了什么,它突然说到。

(好像一确没问题,我还是拉鲁拉斯的时候见过蒙帮忙修理过热水器来的。)

小茂突然注意到了艾蕾的存在。

“这个是……”

“不是人类,我记得好像是宝可梦,但是叫什么来着?”

小茂看着艾蕾他走神了。

蒙拽住了小茂,然后对大木博士拍着胸脯说到。

“总之就交给我吧,博士你先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蒙自信的说着。

(就是啊,我也会帮助蒙的,我的心灵感应很容易就能找到问题的源头的。)

艾蕾对着大木博士竖起来大拇指。

大木博士挠了挠头。

“好吧,要是实在修不好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会赶过去的。”

蒙笑着拉着小茂的手跑出了门。

艾蕾跟在他们后面。

————————————————

“这样就好了,锈蚀的零件把水龙头堵住了,艾蕾把螺丝拧紧吧。”

紫色的光包裹住橱柜上的螺丝,螺丝漂浮到螺丝孔里,螺丝就像是被看不见的螺丝刀扭下去了一样。

“真厉害呢,明明还是个小孩子,竟然比我这个大人还能干呢~”

蒙的身后一个穿着粉色衬衫的妇女欣慰的看着蒙,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家庭的主人了。

“你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啊,竟然学会了干这种事情?”

小茂实在是有点不相信。

虽然他和蒙之间也有过相互写信,他也时不时的在电视上看到蒙,但他一直以为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公子哥,哪想的到他竟然会做这种事啊。

(蒙可厉害了,除了修理水管他还会做饭、修理家电、打扫卫生、还会制作电脑程序呢!)

艾蕾欣慰的说着。

花子听艾蕾这么说,不由得笑了笑。

“蒙还真是幸运呢,就算不成为训练师也可以自力更生,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蒙沉默了。

他知道花子阿姨的意思,这个世界绝对不是什么天堂,不吃饭一样会死,吃饭也是需要实力的。

“就是啊,这个世界太真实,要是自己无法立足的话一确是很麻烦的事情。”

艾蕾站在一旁摆弄着从水龙头上换下来的报废零件,可周围的空气突然沉重起来了。

“不过,没想到蒙还会回到这里呢。”

“小智前几年还有和我说过你的事情呢,他还说等他成为训练师后就会去芳缘见你,不过你今天回来他现在却还不知情呢。”

蒙也意识到了。

他还以为可以再见到小智呢,以前小茂给自己写信的时候,小智也会在信上加上几段他自己要对蒙说的话。

“对了,花子阿姨,小智呢?”

“他今天不在家吗?”

蒙向四周看了看。

花子阿姨,笑了笑。

“小智他去给镇子上的餐厅帮忙了,这个时间差不多就要回来了,蒙和小茂要不要再等等他呢?”

蒙看了看小茂。

小茂看到蒙的眼神后,貌似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好啊,我这几天也没怎么见过他呢。”

花子阿姨高兴的看着蒙和小茂。

她把手放到了蒙肩膀上,然后笑眯眯的说到。

“那你们先去客厅休息吧,我去厨房给你们拿一些点心~”

蒙也微笑的回应了花子阿姨。

可花子阿姨刚一转身,蒙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刺猬,小智他还好吗?”

蒙的语气突然变得凝重,艾蕾感应到蒙的心情变化,它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蒙怎么了,你和小茂的情绪变化突然就……)

小茂和蒙严肃的坐到了沙发上,蒙把艾蕾拽到了自己的身旁然后靠近了小茂。

小茂小声的和蒙还有艾蕾说出来这件事情,这件从小时候就一直听到的谎言。

“花子阿姨在对小智说谎,我有查过过去的『训练师周刊』小智的爸爸根本没在上面,整个排行榜都没有他的名字……”

小茂说着,艾蕾听的云里雾里的。

蒙也和艾蕾解释到。

“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吗,小智说自己的父亲是『关东地区』最厉害的训练师,那个其实是花子阿姨的谎言啊。”

艾蕾仿佛明白了什么,但是它还是有点不明白,这种谎言不是很容易被拆穿的吗,要是被人知道不就很没面子了吗?

(花子阿姨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啊,就算不撒谎不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小茂小声的提醒了艾蕾一下。

“这里可是『关东地区』,战后经济发展最差的地区,『真新镇』又被称为“废土”没有人知道这里。”

“你难道就没发现这里基本上没有青年人吗,他们为了讨生活都去了其他的城市,小智的爸爸肯定也是这样的。”

“但他的爸爸可从来没有回来过,小智家里的开支可都是花子阿姨每天做一些手工艺品赚来的。”

说着小茂指向了放在沙发一旁的毛线团和毛衣针,这个不大的房子被花子阿姨打扫的十分整洁。

(小智的爸爸抛弃了花子阿姨,也就是说现在……)

厨房花子阿姨走了出来。

艾蕾感应到花子阿姨的活动后,它用念力捂住了蒙和小茂的嘴。

“抱歉,看来我的谎言让你们误会了,但我请你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小智。”

花子阿姨端着饼干和茶水走向了蒙。

蒙瞪大了眼睛,刚才说话的时候明明很小声的。

“花子阿姨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没有说什么……”

小茂想要辩解,但明显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蒙的搭档是『超能力宝可梦』呢,我知道那个叫心灵感应,看来艾蕾是个聪明的孩子呢~”

蒙和小茂看向艾蕾。

艾蕾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它自己都没想到会这样。

“抱歉!”

“我们不是有意要谈论您的家事的!”

蒙急忙站起来认错,小茂也站了起来。

但花子阿姨没有一点要责怪他们的意思,反而是笑着看着两个孩子。

“你们不用道歉的,该道歉的是我。”

“我的谎言本来只是想让小智开朗一些的,没想到会影响到你们。”

艾蕾挠了挠脑袋。

它不明白花子阿姨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就算不和自己的孩子撒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关系才对。

“不过一确很有用不是吗,至少小智他变得开朗了不少,也觉得生活是有希望的。”

蒙说着,他很清楚没有希望是什么样子的情况。

“让自己的孩子快乐的生活不就是父母们的责任吗,花子阿姨你真的很称职呢……”

艾蕾好像明白了什么,它看向自己身旁的蒙。

(蒙你很羡慕对吧?)

艾蕾一言道破了蒙的心思,蒙没有反驳。

“就是啊,一确让我羡慕。”

“可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很关心小智。”

“花子阿姨,你放心,我们会保密的。”

“你有什么难处找我,我都会帮忙的。”

蒙说着,他看向客厅的墙壁上挂的小智的照片,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

“我可以应聘小智做的的助理的,偶像助理的职业在『芳缘』也是很吃香的。”

花子阿姨有些激动,她的表情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蒙,你不要再说了。”

“你要相信小智,即使是这样的『年代』我们也不可以随便接受别人的接济,蒙你有这份心思我很开心,但请你不要这么做。”

艾蕾的大脑感应到了特殊的情感激素,这复杂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呢?

————————————————

几天后

真新镇的山坡上,蒙拿着手账本记录着这几天的事情。

微风拂过蒙的脸颊,他的头发被向一旁吹拂着。

阳光下冰冰凉的鳞片反射着耀眼的光芒,蒙靠在这个友善的家伙身上,抚摸着清凉的鳞片。

“很舒服对吧,这里是个好地方呢。”

蒙看着自己的另一个搭档。

这是他花费不少时间精力与之相处的宝可梦,是美丽又高贵的存在。

(美纳斯好像很喜欢这里呢,这里果然是一个好地方呢~)

艾蕾飘在天空中,他们享受着美好的中午。

“蒙,这家伙好漂亮啊。”

就在蒙享受宁静的时候,耳边传来的声音差点没吓死他。

“你怎么在这里啊!?”

“今天没去帮忙吗?!”

小智穿着宽大的篮球服蹲在蒙的身旁,蒙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餐厅今天关门,老板好像去了其他的城市,这几天都要歇业的。”

“不过蒙,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蒙不以为然的看着小智,他坐了起来。

“怎么,你找到可以赚钱的工作了?”

“还是说你真的打算来做我的助理啊,不要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艾蕾从天上飞了下来。

她看着小智和蒙,小智高兴的挠了挠头。

“其实,我知道的。”

“下个星期你和小茂就要踏上训练师的道路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三个搞不好还可以组队呢。”

蒙傻掉了,他用小拇指挖了挖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

蒙有点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训练师旅行可就意味着小智家里只剩下花子阿姨一个人了,要是这样的话……

“小智你不要开玩笑,不可能得吧……”

小智摸了摸美纳斯的鳞片。

“没有啊,我说真的。”

“妈妈已经帮我报名了,我都已经做好了旅行的准备了。”

蒙担忧的看向小智家的方向。

(可是这样的话,你家里不是就剩下你妈妈了吗,这样真的好吗?)

小智认真的看着美纳斯的鳞片。

“不好吗?”

“我离开之后,妈妈应该就不用为我负担压力了吧,收集『图鉴资料』和『道馆徽章』还有钱拿,这不是很好吗?”

蒙叹了口气。

这一确是一个出路,但训练师的那么点钱也只够自己一个人旅行的花销的,哪里有闲钱照顾家里啊。

而且这也仅限年轻的时候,训练师也是对年龄十分苛刻的职业,年纪大了也不可能到处跑啊。

“算了,竟然是花子阿姨的主意……”

“她可能也是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吧,应该没问题的吧。”

蒙躺倒了下来,他翻了翻手账本。

不知不觉已经记录了这么多了,时间从来都没有慢下来过呢。

同类热门书
我家精灵都是非酋
我家精灵都是非酋
转身、救猫、卡车、重生!白涧一直都明白,欧皇这职业,人比天高,命比纸薄!几天前欧气爆发,白涧就已经猜到了,近日必有一劫。再一次躺进医院的病床上,白涧看着身上熟悉的病号服,陷入沉思,“我咋就还被鬼斯撞晕了?”PS:轻松日常系精灵文、一个搞笑又温馨的故事。没有毁灭世界,没有苦愁大恨,只有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非宝可梦原生世界」
往叙弦歌 ·同人 ·连载 ·28.9万字
他比我懂宝可梦
他比我懂宝可梦
满级游戏npc赤看穿一切,灵魂穿越至动画世界,成为了新手训练家小智的老爷爷。当白银山王者,遇上了逆属性大师,世界也开始变化了。赤:“嗯?这个叫小智的少年,为何这个世界好像都在围着他转?”小智:“可恶,我只要继承了赤老哥的遗产,宝可梦大师不是有手就行?”图鉴:“嘀嘀。人类也就图一乐,没人比我更懂宝可梦。”皮卡丘:“皮卡。”赤:“...”总之,这是一段画风清奇的冒险。
三星小火龙 ·同人 ·连载 ·351万字
9.5分
精灵之山巅之上
精灵之山巅之上
(新书《精灵之从做领主开始》正式上传,欢迎大家收藏。几百年前的精灵世界,你们好奇吗?)幻觉的极致,不分真假!——索罗亚克佛说:“心中有鬼”——耿鬼准神的骄傲,不容亵渎!——班吉拉毒到深处自然萌~——阿利多斯没有翅膀,也能飞!——巨牙鲨小弟越多我越强!——黑鲁加卖萌是不可能卖萌的——月精灵爱我你就抱抱我——梦歌奈亚书友群:711868761,欢迎随时骚扰~
邙月 ·同人 ·完结 ·218万字
8.9分
精灵宝可梦之梦境行者
精灵宝可梦之梦境行者
重生合众地区,开局我选……出身落魄剑道世家,格斗奥秘的传承者,开局一柄鬼剑,砍遍魑魅魍魉。………………阿戴克:商鹤嘛?他不是我徒弟,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位独具风采的强大训练家,也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小伙子。前提是他不拔剑砍人。连武:我师弟不可能这么腹黑……魁奇思:我从来没承认过他的“七贤人”身份,什么“七贤人”就该有八位,他在说什么屁话?坂木:当一个疯子拥有力量,你会品尝到绝望的滋味。……
狐葫葫 ·同人 ·连载 ·25.2万字
某屠龙的训练家
某屠龙的训练家
【关键词:精灵、模拟器、屠龙勇士】世人皆知,屠龙者终成恶龙!面对众多观众的疑问,先不论携带三只寄生贝的呆壳神是否合法,也不管雪人卡比兽为何会转变为冰能力者,更别提如何将月月熊培养成地妖,代替玛丽力露成为上位大力妖熊,某人深藏功与名,只为扭转龙系当道的局面!
御神白泽 ·同人 ·连载 ·27.4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