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5章)
天地者,日月之逆旅!   百代者,光阴之过客!   有人说,苍生万物,不过岁月长河的一滴水珠,不过是亘古匆匆的一粒芥子,再璀璨的光芒,也敌不过时间的洗礼。终将冥灭而亡。   只是,万物苍生,幸好有那么一些不甘沉寂的生命,逆流而上,逆势而为,寻求长生之术,不死之方,欲求打个破命运的牢笼,证道长生,逍遥不死。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逃生

鸿水大河,从西南巍巍群山而来,向东蜿蜒注入东南大泽鸿泽。鸿泽之名,便因鸿水而来。

临鸿城,便是鸿泽西向漕运的终点,也是西南最大的城市。临鸿城向西,便水流湍急,深谷飞瀑,高山深处,多凶兽蛮人,人迹罕至,不可深入了。

而鸿水源地犹在更西之地深山之中,不知何地了,据临鸿城西北的莫乌山上修行的仙人讲,鸿水源地在西南十万大山之中的邪派黑心岭的万鬼洞,是一处极为可怕的所在,除了修行的仙人,这世间,没有凡人能够到达那里。

然而,西南十万大山,却是修行者的乐土,在群山之中,虽说有无尽的危险,潜伏许多可怕的杀机,但是,却也是天材地宝生长的地方,若是那位修行者机缘足够好的话,便能够从中获取极为罕见的灵材,将修者的能力提升至一个更高的层次,若是拥有更大的机缘的话,说不定能发现威力绝伦的法宝为己所用,那更加提升了修者的手段。传说,自今排名前三的凌州仙派烟云川至宝凌烟罗,便是出自西南的十万大山一处极深的深山里的五彩烟云炼制。

于是乎,西南十万大山,几乎处处白骨,特别是修仙者的尸骸,随处可见。每伴随着一件至宝或者灵材的出现,总会有无数的修者陨落,而这些陨落的修者,多数都是死在其他修者的手中。

世间曾经有位道行修为极高的修行的前辈天涯子曾言:世间而言,最危险的是人心。妖魔可诛之,鬼可灭之,人心于暗,视之不见,觅之无形,听之无声,嗅之无味,而又无孔不入。凡修行界种种世事,皆人心所起,故言:人心可畏?

只是,世人谁不慕长生,谁不慕修行道行的提升带来的那种绝强的力量。所以,十万大山的累累白骨,并不足以阻挡修者的脚步,每天出入群山的修者,依然络绎不绝。

而临鸿城作为无数修者出入群山所休憩的不二城市,自然是修者无数,繁华之至。

它繁华的起因,同时也是他及其混乱的根源所在。这座熙熙攘攘、繁华无比的城市黑暗处,总是充满了钩心斗角和尔虞我诈,生死相向随时都可能发生。

临鸿成东,漕运码头。鸿水大河绕城而过,在这里变得极为宽阔。波光粼粼的河水在这里全部隐藏了他的汹涌和不羁,变得无比温柔。

深夜,二更。

喧闹的城市开始安静下来,除了城中深处的青楼依旧喧哗,其他的地方开始变得沉寂。码头处,几点灯火在月色下显得无比的苍白与孤单,仿佛皎洁的月光才是这一方世界的主宰。

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大河上游,巍巍群山在月夜中有些朦胧,山势向西渐渐升高,最后隐入月色模糊不见。

那朦胧深处,却又有虎啸猿啼不时传来,更彰显它的神秘与恐怖。

突然,那青冥大山深处,爆发一团鲜红的红芒,红芒把这一方河面都照亮成了红色,而后一声爆响传来,红芒深处一人快速而来,斜斜的砸进鸿水大河之中,将河水砸起有数十丈之高。

就在水面刚刚平静的时候,又有一条黑影从大山深处快速飞来,人还未至,手中所持一根条状的法宝便向大河一挥,一股黑雾向着先前那人入河处攻去。

那股黑雾竟然能够破开水面,无声无息的向着水下蔓延而去。瞬间后,平静的水面,却开始冒气了无数的水泡,仿佛这段河水被煮沸腾了一般。

下一刻,这一段河水,竟然全部变得漆黑无比,无数鱼儿漂出水面。这黑色的雾气,竟是剧毒无比。

只是河水如此漆黑,之前的人也没有出来。像是被淹死了一般。除了漆黑的河水面上漂浮着越来越多的死鱼,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变化。

月光之下,黑水之上。那后飞来的黑色影是一个年纪约六十几岁的老者,面白无须,定定站定河水之上,手中的黒杖有些诡异的冒着缕缕黑气,狭小的双目就那般静静的打量着这一片河水。

静静的,就那么静静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得天上的月亮从东边移到了西边,天地已经开始朦胧,月色淡下去了,月亮即将没于西南群山不见。

一只夜鸦飞过鸿水大河,以为那河中心矗立的是根木头,准备要飞过去歇脚,只是在靠近一丈左右的距离时,突然惊起,想要飞高而去,却像是突然死透般直直的坠入河水之中,消失于那黑色逐渐变淡的河水里。

而后,这只鸟儿的坠水像是打破了这方世界的宁静,异变突生,红芒再现,之前漫天的红色突然重新从水底突兀的涌现,红芒之中,一缕闪着特异的白色光芒冲天而起,直刺站立老者而去,同时带起一阵尖锐的异啸声,恰如风过孔洞的异响,刺得人耳膜发痛。

红芒映照之下,老者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无须的脸上泛起有些阴狠的笑容,身子后撩,同时手中的黒杖斜挥,黑气再次泛起,向着红芒中的人影漫去。

“谢老儿追了我这么久,还是这般讨厌的手段,你也太腻了吧。”红芒中的人速度突然加快,冲天而起,立在了上方,恰恰避过攻向自己的那道黑气。然后右手挥动,那道失去目标的白芒飞回手中,原来是把长约二尺的匕首,匕首透着寒光,发出轻轻的龙吟声,显然是件不俗的法宝。

“呵呵,对于你钱无方,只要有用就行,何须管它腻与不腻”姓谢的老者声音有些渗人,明明在笑,却是像在哭。

“要不是你手中持有黑心岭主给你的鬼哭林,你认为你能够奈我何?”冲天而起的钱无方道,显然对姓谢老者有些不齿。

老者却没有理他,手中的黒杖再次扬起,只是这次黒杖的黑气更加稠浓,而后黑气翻滚扭动,像是一条突然活过来的毒蛇向钱无方奔去。黑气之中,隐隐有无数鬼哭声传来,张牙舞爪,似欲择人而噬。

钱无方长啸而起,双手持匕,整个人向手持长刀般对着那到黑气凌空斩下,匕尖白芒顿现,如同一把三尺长剑,锋芒一往无前。

那隐含无数鬼哭的毒蛇黑气被气势无比凌厉的一斩一击即溃,瞬间消散。而后白芒气势未竭的向着老者继续斩去。

老者见状并没有慌乱,反而将手中黒杖抛出,向着迎面的白芒迎去。两者很快相碰,然后黒杖黑气再次暴起,瞬间将白芒吞没,很快只剩黒杖在原地静静漂浮。

钱无方早就料到这一击无法奏效,不待一劈之势用尽,人便再次横移动,匕首凌空虚划,在面前划了个太极图,太极图方才成型,黑杖突然之间飞速撞来,速度之快,只见得一溜黑烟在空中一闪而过,呼啸之声大作。

轰然一声大响,钱无方被撞得倒飞出去,喷出一口鲜血,将手中泛着白芒的匕首染了通红,人倒飞数十丈后堪堪停在河面。而后身形摇摇欲坠,看得出受了极大的内伤。

“龙须客,你就不要再挣扎了,告诉钱家那小儿的所在,老夫可以做主,放你一条生路,并且引荐你顶替岭主门下刚被你杀死的黑云护法之位”老者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再次住手,细语相劝道。

“哈哈哈哈哈”钱无方闻言大笑,“”我钱某自行走天下九州以来,怕过任何人?更别说在你谢无忧这种背信弃义的老匹夫手下求饶,若需要你饶过我得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哼!”白面老者谢无忧终于怒了,“阁下既然自取灭亡,怪不得谢某了”话方落,右手凌空虚按,法宝鬼哭林再次动了起来。最后只见得一条模糊翻滚的黑影,黑影中的黑气不断增加,最后成了一片黑云罩在河水的上方,而后黑云的四散开来,竟然成了无数的黑色树影,那些树影仔细看来,那一株株的树影,依稀中却是无数恶鬼相互簇拥而成。

竟然是依仗鬼哭林本身蕴含的无数鬼物所修炼成的大手段:万鬼成林!

声声凄厉,万鬼哀嚎!

只见无数恶鬼幻化而成的树林向钱无方迅速的笼罩过去。

钱无方从开始以来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双目死死盯住快速而来的万鬼黑林,匕首在掌心划过,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那覆盖在匕首之上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于不见,像是一只嗜血的凶兽猛然喝到了渴望已久的鲜血,显得无比激动,匕首在他掌心轻轻颤动,似要挣脱他的掌控。

谢无忧见状,没有应该持有的慎重,反而眼中有些狂热,“这才是龙须客应该有的气势嘛,谢某从苍陀岭一直追你等到现在,早就想见识你的成名法宝龙须神匕,现在终于见识到”

钱无方整个人气势大变,人却冷静无比,听见谢无忧的话,冷冷的道:“你就不怕饮恨在龙须神匕之下?”

“哈哈哈哈,若是在苍陀岭之时老夫尚有忌惮,但如今这个时候,你还有多少可战之力,不过强弩之末罢了,否则的话,之前你也不会躲在水底下做哪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

“哼!再怎么不济,杀你这背信弃义之徒足足有余。”钱无方盯着谢无忧的脸,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到些愧疚,只是夜色之中,只见得其惨白一片,丝毫看不出一点情绪的变化。

鬼哭林的攻势转瞬即到,很快无边鬼影就将钱无方笼罩在里面,只是在鬼影笼罩钱无方的那一瞬间,钱无方的手中匕首悄然从钱无方手中窜出,无声无息的钻进了下面的河水中。

无数鬼影笼罩的黑影里面,只听得钱无方闷哼之声传来,显然在里面吃了不小的亏,谢无忧见状,苍白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都说龙须客手握至宝龙须神匕,修为如何了得,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名声在外,如此而已。

谢无忧仿佛看到自己坐在苍陀岭上门主位置上,众弟子俯首膜拜的景象。仿佛看到,苍陀岭在他的带领之下,在整个夷州如鱼得水,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

轰!一物如蛟龙出海般,从谢无忧的脚下突然窜出,白光耀眼中似红龙舞空,连带起漫天河水也成了红色,猛然攻向谢无忧。

仓促之下,谢无忧整个人被这股极大力量抛向空中,而后有如断线风筝飘向远处,狠狠的砸进河水里面。

“龙须儿,你阴我!”谢无忧从河水中飞出,恼怒的闷吼,手中多了一件六棱鬼叉,双手猛挥,真气流转,鬼叉脱手攻向犹在万鬼林中的钱无方。

这六棱鬼叉才是谢无忧的主修的法宝,这番使出来,威力自然是不容小窥,只见鬼叉如同恶鬼夜叉般凶猛而出,直奔钱无方攻去。

只是,谢无忧严重低估了钱无方的修为,在万鬼成林的攻击下尚能利用法宝龙须去偷袭别人,他怎么不会防备谢无忧的其他手段,从开战以来,谢无忧的六棱鬼叉根本就没有使出,他谢无忧可以轻视自己,自己绝对不会轻视任何人。否则,在苍陀岭众人皆死于非命时,他如何能带着那个孩子出逃活到现在。要知道,苍陀岭上那些死去的同门,修为在他之上的不是没有。

六棱鬼叉刚要攻至钱无方的面门,龙须神匕再次突然出现,依稀可见一条泛着红芒的蛟龙,凌空一口咬定了攻击而至的鬼叉。

“呜!呜!”鬼叉猛烈颤动,有呜呜声传出,似要挣扎而出,只不过在蛟龙的咬定之下,无法挣脱。

而在此刻,笼罩钱无方的万鬼成林严重缩水,在以肉眼可见的迅速缩小淡化,之中簇拥的无数鬼物快速消去,化为黑气退回当中的鬼哭林中。很快,只剩犹在旋转的鬼哭林孤零零的旋停在那儿,被钱无方一手抄住。

谢无忧这次才真正的色变,心下震颤,心法急急催动,六棱鬼叉堪堪挣脱,倒飞回手中,然而鬼哭林却无论如何也收不回了。

谢无忧这下也不管鬼哭林收不回来,六棱鬼叉到手后,整个人飞速后退,立即向群山中逃去。

只是,钱无方那里肯让他就此逃去。龙须神匕有如神龙摆尾,向远去的谢无忧追杀而去。

谢无忧见龙须攻来,也不回身,六棱鬼叉向后横摆,挡住钱无方法宝的攻击,人继续向远方遁走。

六棱鬼叉那里是龙须神匕的对手,一击即溃,倒飞出入去。与此同时,飞退的谢无忧再次受伤,一口血喷出。

“想跑!今天我钱无方誓杀你这无情无义之人于这鸿水河中,以慰门主的在天之灵!”钱无方不待法宝龙须飞回,手中握着的鬼哭林向着谢无忧的方向斜指,口中念出了一段让谢无忧胆战心惊的口诀:“四方冤魂,六界幽灵。奉宣冥主,万鬼成林!”

随着钱无方口诀的颂出,天地骤变,阴风阵阵,凄厉鬼哭之声响彻云霄,四野八方鬼影重重,簇拥而来,黑云低垂,把月亮的最后一丝亮光也遮住了。

同样是万鬼成林,比之谢无忧所使出来的境界,天壤之别。

谢无忧亡魂皆冒,骇然道:“你……你究竟是何人,竟然会驭使鬼哭林的口诀!这口诀不是只有黑心岭主才能使用么?”话才说完,就被无边的黑云所吞噬了。

钱无方的脸上一脸的鄙夷,静静的看着被黑云吞没的谢无忧道:“就凭你,也配知道我是谁?”

只是,黑云中的谢无忧未必能听见了。没入黑云的谢无忧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消失于黑云之中,什么也没有留下。

钱无方召回鬼哭林,龙须化着一抹红光消失于他的袖口后,他静静看着眼前静卧的临鸿城,脚踏凌波,向大河上游逆流而去。

远方,月亮落在群山之中,宽广的大河上,出现了凌晨的第一艘船,漕运开始了。

天,终于亮了!

同类热门书
大佬又在窥屏了
大佬又在窥屏了
新书《撩君》已经发布了,欢迎大家来养肥~孟晚,因‘不可告人’的设计被扔进了焚仙穹众人都觉得她会灰飞烟灭,没想到她却去了人界体验千般苦楚第一世,爱而不得?可有大佬随时窥屏,这时,大佬觉得他是个好归宿。第二世,祸国妖妃?大佬又觉得他可以做那个昏君。第三世,揭开真实身份。大佬:来吧,到我怀里来!【注:非传统修仙文,是包裹着一层仙衣的大佬宠妻文。】
H宝藏女孩H ·仙缘 ·完结 ·76.5万字
九界农场
九界农场
新书《路人修仙记》,求支持。本文无男主,非爽文,偏现实,女主性格、实力等各方面一直在成长。资质绝佳的九界之主被困绝灵境二十多年,在社会的大环境中,她获得普通人好的坏的很多特性:努力、坚韧、吹牛装比、谨慎等。朝九晚五的上班,努力挣钱还房贷,原以为会这样过完一生,哪知一天夜里被界主辅助九界农场找到。她努力挣钱生活、练武入后天、先天…终于,她走出了绝灵镜,修仙变强,让小问题不断的九界慢慢恢复正常。
五花熊 ·修真 ·完结 ·216万字
8.3分
我有修真界绿卡
我有修真界绿卡
手持异界绿卡,来回穿越修真界。修为增长如饮水般简单轻松。只做个两界倒爷,实在浪费了。王静竺有个梦想,她要带着亲人一起修仙,长生不死,阖家团圆。ps:轻松致富、种田修仙文;修真界尔虞我诈SHA人如饮水,女主不敢有恋爱脑,喜欢婚恋文的亲勿入。)ps:女主天生丽质,她想苟,但实力不允许。喜欢低调猥琐流的亲勿入。
幻想会瘦 ·修仙 ·连载 ·47.7万字
9.1分
星壶
星壶
新书穿越架空、玄幻、甜宠王爷《冷王,医妃要私奔!》火热更新中~~,欢迎跳坑。见义勇为得星壶,挚诚热血封印开。万千世界壶中藏,历尽世间奇无数。一“壶”在手,天下我有~~~~。--------------以下通俗版:普通女大学生因为一次偶然的见义勇为行为得到一古董“铜壶”认主,壶中居然藏着不同文明的世界,还有“复制”功能,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包会有的,美男也会有的。ps:已完结《丹游记》
寞然回首 ·修真 ·完结 ·114万字
8.0分
一线仙机
一线仙机
被最信任的人暗算,金丹老祖意外身陨;重生归来,她步步为营,誓要再入仙途;只求快意恩仇,手刃仇敌,再争那一线仙机……
月下箜篌 ·修仙 ·完结 ·115万字
7.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