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0章)
各自携带烦恼与悲伤的三个女生,在进入南州一中前成为好友。三年内,即使是少年的她们也要经历家庭、友情、乃至学业上带来的巨大压力。三人拧成一股劲儿,克服学习的困难,与家庭和解,冲破友谊的冰窖,开启各自崭新的人生。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夏木繁,顾名思义她是生于树木繁盛时节的夏季。这是夏家中自认为有点古诗情意、是属于文化人的夏木繁父亲,夏大涛取的。夏大涛一直对夏木繁的祖父给他取的名字十分不悦,觉得太过俗气,不够雅气,于是把所有取名的希望都落在了子女身上。所以在第一个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夏大涛就查遍词典,为女儿取了“夏木繁”这个名字,意欲希望她始终能如夏季繁木一样,永远生机勃勃,平安健康。

夏木繁听母亲说,她还在母亲肚子的时候,父亲就超级紧张。因为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才子才会生女儿、山村野夫都是生儿子”的说法。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笑谈,但夏大涛还是有点小期盼。而且那个时候,正是计划生育抓得最严的时候,体制内的人都只能生一个。

所以夏大涛最大的期望是,第一胎生女儿,以证明自己是才子和文化人;然后再想办法生儿子,以完成“传宗接代”的愿望。

夏大涛的思想是否需要被批判,夏木繁不知道。她只知道,如果母亲生的第一胎就是儿子的话,那么父亲就会认为他已经永远失去了能够证明自己是才子的机会。

好在,第一胎生的就是夏木繁。

只是她的户口被挂在了奶奶的名下。

夏木繁家大概是这样的情况。

夏木繁的父亲,可是堂堂正正的大学生出身,那个年代能考上大学,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据说夏木繁父亲考上大学之后,夏木繁的祖父母准备了百家宴,请了全村的人来免费吃饭。可不是得高兴嘛,在那个年代,大学生,那就是天之骄子,毕业了,国家会分配工作,而且都是铁饭碗。

但夏木繁的父亲却是有点辜负了夏木繁祖父母的期望。

毕业后,夏木繁的父亲先是被分配到县城的水利局工作,从事电脑技术工作,而且还娶了貌美如花的,青梅竹马的夏木繁母亲,孟碧晴。孟碧晴读的专业也很时髦,是当时非常热门的英语专业。但是在南州这个小地方,英语并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所以两人度蜜月时,选择了当时最热门,现在依然很热门的城市--深圳。

虽然夏木繁始终搞不清楚,父母两人不去游山玩水,去一个当时还是“大型工地”深圳做什么。总之,这一去,可了不得了,真的是“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父母彻底爱上深圳了。

九十年代末的深圳,正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大改革时代,到处都是新思想,每天都有新政策,新事物更是如同雨后春笋般不停往上窜。

那种积极向上,充满生机的的样貌,把夏木繁父亲震得热血沸腾。相比而下,那个年代,体制里面,每天一杯茶,一卷报纸,效率低下,虚度光阴的日子,瞬时让夏木繁的父亲觉得,人生,光阴,都被活活地埋葬了。

于是几年后,在攒了一定的积蓄,在没有那么强烈的后顾之忧后,夏木繁父母不顾家人反对,辞掉了单位里的工作,一路向南。

只留下了年幼的女儿夏木繁,拜托家里的父母帮忙照顾。

这夏木繁父亲一去深圳,就醉心于工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来看夏木繁的时间寥寥无几,后来夏家父母又在深圳生下夏木繁的弟弟夏君繁,就更忘记了还在老家的这个女儿了。

夏家父母在深圳的生活十分忙碌,就连照顾家中儿子都十分吃力,所以他们提出想让夏家爷爷奶奶一起来深圳生活,但是遭到了夏家爷爷奶奶的拒绝。

夏家祖父母喜欢简单的县城生活,不喜欢热闹的大都市。老家在这里,老朋友在这里,所有人都知根知底。他们在这里种种花,种种菜,生活简单,多快乐呀!

没有办法,夏大涛只能尊重夏家祖父母的选择。

虽然夏家父母和夏家祖父母都没有明说,但是将夏木繁留下来陪伴夏家祖父母,已经成为夏家的一种默契,更何况,夏木繁没有深圳的户口。

也就是这样,后来,夏家父母与夏木繁弟弟夏君繁成为深圳人;而夏木繁依然是南州人,她没有在深圳读过书,也没有学籍,就更加离不开南州了。

没有父母的陪伴,夏木繁心中肯定是难过的。但是好在夏木繁的祖父母虽然恼恨夏木繁父母,对他们不打一声招呼,就辞掉工作下海的行为非常不满。但是对于家里这个聪明伶俐,有些孤苦伶仃的小孙女还是十分疼爱的,夏木繁在南州的成长倒也无忧无虑。

2010年夏,夏木繁中考,从南州南山县实验中学考上了南州最好的高中--南州一中。不仅如此,她还被分到到了高一的实验班。据说考上南州一中实验班的人,基本上就是一脚踏入一本大学。这一点,让夏木繁的祖父母颇为得意,见到谁都忍不住要夸一下自家的孙女,顺带夸一下自己教育的能力和水平,从儿子到孙女,个个都是读书的好苗子。

夏大涛也很是为夏木繁高兴,一眨眼,夏家父母已经去深圳十余年了,也算是在深圳扎根下来了。夏木繁和父母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作为家中的女儿,夏家父母自然是十分关心女儿的,经常时不时打电话过来询问夏木繁的情况,寒暑假的时候,也会让夏木繁去深圳和他们生活。

可是也许是因为夏家父母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夏木繁始终和父母不太亲密。再加上,平时两代人都是通过网络沟通,夏家父母无法真实感受夏木繁的生活与情绪;夏木繁也无法真实感受父母的关心,久而久之,夏木繁和父母之间,行成了让夏家父母很不安心的“客气”模式,两代之间总是有些隔阂。

小时候还好,但是长大之后每次暑假去父母在深圳的家,她总是会很不自在。对父母不自在,对弟弟不自在,对深圳的生活不自在。这个时候,她就会想祖父母,想南州,想南山县城的街道,和没有那么拥挤的海滩。

而且也许因为从小不在身边长大的缘故,夏家父母对夏木繁也很难真正管教,他们不敢对她说重话,对她也有种弥补似的讨好。在夏木繁看来,这并不是发自内心的疼爱,而仅仅是为了不那么愧疚,而做出的弥补行为。而且每次她看见弟弟夏君繁和父母之间,那种很真实、很自然的关系,她就会觉得难过。

她对父母客气疏离,父母又何尝不是呢。

祖父母曾经劝过她,在深圳要会撒娇,对自己的父母一点都不需要客气,想要什么就说,不开心就说。可是夏木繁就是做不到。每次撒娇的话在嘴边,就咽了回去,生怕哪里做的不好惹父母不开心。

因为南州是教育强市,即使是在政府的高压下,每到寒暑假,依然有各种补习班应运而生,夏木繁每次都十分积极报名。因为如果假期需要补课,她就不用千里迢迢去深圳,去过令她尴尬的生活。

这样来回好几年之后,夏木繁也逐渐摸到规律,到了假期,就找各种借口,拒绝去深圳,这下,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

夏家父亲夏大涛也意识到了这一个问题,所以特地赶在夏木繁高一报到之前,过来探望女儿。

这天,夏大涛带着夏木繁逛街,等读了高中,夏木繁就必须到市区寄宿了,夏家父亲准备给她买一些新学期需要的物品,以及想给她介绍一下自己朋友的女儿,听说她和夏木繁一样,都考上了南州一中高一的实验班。

夏家父亲的朋友姓徐,徐家父亲名叫徐德杰,是夏家父亲的高中同学,只是夏家父亲考上了大学,但徐家父亲却连考两次都落榜了,最后只能回到小镇老家,成为一名建筑工人,生活着实不易。就算是今天的相约,也因为今天是雨天,工地停工了,没办法赚钱,徐家父亲才能有时间出来和夏家父亲见面。

上午十点,夏木繁和父亲在肯德基门店里见到徐家父亲的时候,真的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和父亲是同岁的。

徐德杰的头发几乎半白,脸上有许多的皱纹,身上穿着一套十分不得体的灰色西装,一双皮鞋也有点磨皮了。

夏木繁微微侧头,打量父亲,父亲今天穿着一套崭新的休闲西服,皮鞋也擦得锃亮,甚至昨天晚上还特地去打理了新发型,看起来整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还有夏木繁,她穿的是父亲从深圳带回来的新的白色连衣裙,这是母亲特地托人从香港带回来的,最时髦的洋装。

对比真的是很明显,难道父亲不觉得尴尬,徐家父亲不会觉得尴尬吗?

但是事实证明,夏木繁显然是想多了。

夏家父亲见到徐家父亲很是热情,一上去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兄弟,好久不见了!”

徐家父亲也很是开心:“是啊,好久不见,我们同个寝室的,就你混得最好了。”

接着,徐家父亲就热情地向夏家父亲介绍,“这是我女儿,徐伊落,伊落,来叫夏叔叔。”

夏木繁这才敢仔细打量这个一直安安静静坐在徐家叔叔身旁的小姑娘。她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穿着一套已经有点发白但是非常整洁干净的蓝色连衣裙,一双眼睛大大的,有些怯怯地看着夏大涛父女。虽然是坐着,但是夏木繁凭借自己的观察,目测这小姑娘至少一米六五。如果打扮漂亮点,绝对是美女一个。只可惜,这穿衣打扮实在是太土气了。

这个被唤做徐伊落的小姑娘对着夏家父亲,甜甜地地叫了一声:“夏叔叔好!”

夏家父亲哈哈大笑点头,赶紧推出自己的女儿,“木繁,快叫人,这是你徐叔叔。”

夏木繁也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徐叔叔好!”然后眼神依然停留在了徐家父亲满头半白的头发。

徐家父亲感受到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讶异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笑着说:“我这是少年白,我认识你爸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子了。”

夏家父亲用手碰碰徐家父亲的头,“我看下啊,还真是,二十年了,一点都没变。没有变黑,也没有白的更多。”

徐家父亲哈哈大笑,“那看来,老天还算待我不错啊!不像你,头发白了不说,还掉了那么多。”

夏家父亲听完也是哈哈大笑。

两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在肯德基里互相嘲笑对方的头发。这场景,还真是挺滑稽的。

“好啦,不多说了,快看我点了一个全家桶,主要是给两个小姑娘吃的。木繁,快来,坐这边,多吃一点。”徐家父亲热情地招呼着夏木繁和夏家父亲,夏木繁也同父亲坐到了徐家父女的对面。

“对了,我听说,你女儿入学考试全年级前五十呢,厉害啊!”一入座,夏家父亲就开始夸奖徐伊落。

徐家父亲听到这样的夸奖,很是受用,“是啊,我女儿还算给我争气。他哥哥已经考上了一本了,如果伊落能争气一点,给我考个重点大学,也算是圆了我的大学梦了。那我这一辈子也算值了,再苦再累我都要供这两个孩子上大学。”

夏家父亲听到这样的话,笑得皱纹都出来了,“老兄,放心,南州一中的前十五,搞不好,北大清华都不是梦。”

徐家父亲双手作揖,说:“那就借兄弟吉言了!”

夏木繁专心致志地听着两家父亲在这边互相吹捧,只能默默无语,啃着肯德基经典汉堡包,余光一瞥,徐伊落正一小口一小口地嘬着可乐,正好奇地望着夏木繁,结果被夏木繁这么一回眸,吓得直接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徐伊落开始剧烈地咳嗽着,徐家父亲赶紧关心地轻拍她的后背,“怎么啦?呛到了,小心一点,来,喝点水。”徐家父亲用随身携带的保温杯给徐伊落倒了一杯水。

徐伊落没办法说话,只能摇摇头,紧接着打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喷嚏,整个人才算好一点。夏木繁赶紧殷勤地递上纸巾,没想到一个眼神就吓到了徐伊落,实在是愧疚。

徐伊落一手捂着脸,一手接过纸巾,道:“谢谢你!”

“小心点!”徐家爸爸依然心疼女儿,又跑去找服务员多拿了几张纸巾。

徐伊落不免有些尴尬,和夏木繁相视一笑,然后又很拘谨的,一点点吃东西。徐家父亲眼见同龄两个小姑娘差别如此之大,心中惭愧。他想,但凡自己有点能力,女儿也不会输给别人。这样想着,心中不免有些难过。

同类热门书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
少年定终身,二十岁做他大总裁的贴身保镖,这样竹马还能被别人骑跑,她这些年武学生涯算毛?悲催的是,从头到尾被压迫的都是她……五年后。“妈咪!为什么可爱的小白没有爹地?”“我怎么知道!去问你爹地!”夏郁薰盯着电视里的一对新人,头也不回地说。半个小时后,电视中的婚宴现场,奶娃娃抱着新郎大腿狂喊爹地。男人死死盯着眼前袖珍版的自己,“你妈咪在哪?”正在家中看电视的夏郁薰一口水喷在屏幕上,“臭小子,你坑娘呢!”
囧囧有妖 ·纯爱 ·完结 ·197万字
9.6分
和傲娇竹马官宣了
和傲娇竹马官宣了
【完结宠文】转学第一天,竹马校草竟然当着全校的面强吻了她!还宣布她是他的女朋友!他一路宠她、护她,虐渣渣,掐桃花,就是傲娇的不承认自己喜欢她。直到有一天——【宠文√】【青梅竹马√】【禁止转载与改写√】
安向暖 ·校园 ·完结 ·124万字
9.9分
闪婚后人设崩了
闪婚后人设崩了
“我怀孕了!”第一次见面他又搓又穷,第二次见面两人民政局领证闪婚。婚后她才知道上当了,她被骗婚了!老公摇身一变,变成富可敌国的商业帝王,从此恩宠有加,偏偏独宠她一人。别人被宠成公主,她被宠成宇宙第一污后。肚子里还塞了他的宝宝,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
天下斗笔 ·纯爱 ·完结 ·168万字
9.6分
学霸甜妻超暖萌
学霸甜妻超暖萌
【每个女孩,心中都应该有过这样一个少年。白衣飘飘,眼神凉薄。】*十六岁。她是安城一中出名的小太妹。张扬跋扈、臭名昭著。所有人都唤她甄甄,唯有他,冷淡无趣,连名带姓地喊她“甄明珠。”“甄明珠,停止你这些无聊的游戏。”“好啊。”她仰头看着少年清凉无波的凤眼,笑得没心没肺,“只要你当我的男朋友。”“……不可能。”后来她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只要用心,一切皆有可能。*他是她第一眼看上的仙气飘飘的少年,值得她奉上全部的热情和勇敢。她是甄明珠,他是程砚宁,终有一日,她是他的掌上明珠。*那一天,甄明珠二十岁。高档酒楼豪华包厢。中学同学会。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曾经卑怯寡言的同班女生穿着高腰短裙黑丝袜,妆容精致,自信飞扬。她们当着她的面,畅谈名校的历史和光辉。有人看着沉默的她频频发笑。当年飞扬张狂的跋扈千金家道中落远走他乡,T恤板鞋牛仔裤,惨,不忍直视。有人笑问:“你现在在哪上班呢?”甄明珠淡淡一笑未开口,修长身影拨开人群,微笑着抬起她的手:“冒冒失失的,手机都忘了带。”包厢里静了几秒,有人迟疑唤:“学长?”当年不染尘埃的一中明月,如今姿容清绝的笔挺青年,终归,一头栽进了臭沟渠。*甄明珠:她没有这般不顾一切地爱过人。程砚宁:她是他的小太阳,她是他的光。*看起来好像除了美再无优点的小太妹VS清冷无尘仙气飘飘大学霸,学妹和学长,女追男,校服到婚纱,沿袭阿锦甜宠暖虐风,1V1双处,演员VS建筑师,结局H。(^__^)谨以此文,重走韶华。献给所有一直陪伴阿锦的小可爱们……笔芯。*本文已出版,出版书名《小时光,微微甜》,当当、淘宝、博库有售。
浮光锦 ·校园 ·完结 ·153万字
9.6分
学霸你女朋友掉了
学霸你女朋友掉了
她对他一见钟情,恋上了,便是一生!她天然呆,他天然冷,她天然萌,他天然淡,她有多动症,他却患了孤独症!*第一次见面,李安安双眼灼灼的看着欧阳奈,问:“你认识我吗?”欧阳奈瞥了眼一脸花痴的李安安,皱了皱眉,说:“不认识。”李安安一副惊讶的口吻说:“这么巧,我也不认识你,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欧阳奈:“……”*第二次见面,卫生间门口,李安安看到正在洗手池边洗手的欧阳奈,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问:“你亲自来上厕所啊?”欧阳奈的手顿了顿,道:“……嗯。”李安安高兴道:“这么巧,我也亲自来上厕所,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欧阳奈:“……”*第N次见面,李安安仰头看着欧阳奈好看的唇,咽了咽口水,问:“你接过吻吗?”欧阳奈:“……没有。”李安安双眼放光,说:“太好了,我也没有接过吻,要不,我们……试试吧!”欧阳奈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李安安跟在后面追,边追边喊:“我追了你这么久,你就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吧,不要再挑战我的底限了!”欧阳奈站住,挑眉,问:“你要怎样?不来打扰我了?!”李安安摇头,说:“哪能啊,你再挑战我的底限,我只能考虑重新修改一下我的底限了。”*有人问李安安,“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欧阳奈?”李安安一听到欧阳奈三个字,双眼立马变的亮晶晶的,她说:“因为他长的好看呀,我一看到他就超级想他!”提问者在风中凌乱,这男女关系,是不是颠倒了?!*PS:这是一个女追男的故事!这是一个学渣追学霸的故事!这是一个很宠很温暖的故事!
听听雨夜 ·校园 ·完结 ·173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