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42章)
PS:新书:从较真开始肆意人生, 请大家多多支持。 一梦回明,历史已变,推动历史的车轮碾压一切阻碍,扬我国威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不同历史的大明

习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弘治十二年己未年,为会试的年份,也就是俗称的春闱。

天下学子攘攘而来,为的就是能够金榜题名,从此一飞冲天。

京城原本就是大明朝权力的中枢,天下最为繁华的地方,如今又逢春闱,各地才子云集,更显繁华。

整个大明朝各地的士子为金榜题名而来,京城的商户这个时候也是趁机赚的瓢满锅满。

京城平日里那些个略微偏僻地方的客栈,也全都住满了进京赶考的举子,就连一些客栈的柴房等地方,也都没能空下,租给了些晚到的,囊中羞涩的举子们。

“这住的地方还真是简陋。”

曾毅双手撑床,坐了起来,双眉紧紧皱起,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之前他根本就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换了个地方,从后世来到弘治十二年。

从他这具身体的记忆里,曾毅对这个朝代也有了全面的了结,虽然是弘治十二年,可和历史上记载的弘治十二年略有不同。

最起码历史上记载的一些事情,在这个朝代是没有发生过的,相对应的,也多出了一些历史上没有记载过的大事。

似乎是历史在明朝这里走了一定的岔路,不过好在大致的轮廓还是和曾毅记忆当中的历史是相同的。

而曾毅如今这具身体的前身,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只因前几日贪杯,多饮了几杯酒水,结果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又染了风寒,一命呜呼。

“还有七天就该进考场了啊。”

曾毅坐在床边,一手揉着眉头,脸上满是苦涩之意,脑海中记忆更是纷纷闪过,弘治十二年,己未科,这一次科举可也算是青史留名了。

只不过,这一次科举之所以能够青史留名,却是因为泄题案。

“该科未遴选庶吉士。”

曾毅从床上站起,穿上鞋子,走到窗边站定,他住的这间房子,是客栈的二楼,算是上好的位置。

当然,这客栈位置偏僻,且十分的简陋,所以曾毅才能住在这里面。

若是京城内那些繁华地带的客栈,曾毅是绝对住不起的。

庶吉士,虽然是翰林院内没有品级的位置,可却又十分的惹人眼红,这个位置被称之为储相。

这就足以证明这个位置的重要了。

毕竟,想要进翰林院,要么是殿试一甲三名,直接被当今圣上赐予翰林官职,要么就是二甲和三甲的进士们,通过遴选庶吉士,进入翰林院。

而弘治十二年这次科考,因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泄题案而没有遴选庶吉士,这对于今科的进士而言,可是天大的祸事。

而此次泄题案,历史上有名的唐寅更是被牵扯了进去,唐寅祖籍南直隶苏州府人氏,这原本没什么。

可偏偏唐寅和曾毅是同乡。

唐寅才高八斗,更是本科应天府乡试第一,也就是所谓的解元。

所以,曾毅的前身自然是借着同乡的身份对唐寅多加攀附的。

虽唐寅为顺天府乡试第一名解元,而曾毅只不过是普通名词的举人,可胜在曾毅年轻,今年不过区区一十八岁而已,不足弱冠之年已经是举人了,且俩人还是同乡。

所以唐寅虽然为人孤傲自视甚高,可对于曾毅的连番刻意奉承,也算是有些回应的。

这对于曾毅的前身而言,自然认为是好事一件,可是对于如今的曾毅而言,可就是一场避之不及的大祸了。

历史上唐寅此次科举案被牵扯进去,最后贬为小吏,之后生活更是艰辛。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对曾毅而言,还有更加头疼的事情。

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曾毅自然也是有一腔雄心壮志的。

只是,梦想虽好,可现实总是残酷的。

曾毅虽有雄心壮志,甚至也知道历史的大致走向,可他到底是后世之人,哪会什么策问、八股文之类的东西。

就算是脑海里知道要写什么,可是写出来之后也肯定是不伦不类的,别说是一甲三名了,就是能中三甲最后一名,曾毅都要烧高香了。

而且,以他如今和唐寅的关系,一旦日后泄题案发生,被牵连进去,就连他如今这个举人的身份怕是都保不住了。

“应该也就是这几天。”

曾毅努力回忆着,唐寅之所以被牵扯进去泄题案,其一,是因为他的好友徐经的原因,有传言说是徐经供出了唐寅。

可在曾毅看来,这点并不可靠,最为主要的,该是唐寅在科考之前的几天里,用了该科的考题对一些对他慕名而来的士子进行考校,这才是他被牵扯进去的最主要原因。

“为今之计,只能是尽量避免这件事的发生。”

曾毅叹了口气,虽然他这次应该是无缘金榜题名,可也还是要尽量阻止泄题案的发生的,若不然一旦被牵扯进去,他举人的身份指不定都要被革了,那可就真是惨了。

心里打定了主意,曾毅关上临街的窗户,开门从房间走了出去。

“小二。”

“曾贤弟。”

曾毅刚一声落地,客栈的小二还没回话,旁边的士子已经过来和曾毅打招呼了。

曾毅扭头,看着迎面走了过来,年约三十出头,留着山羊胡须,身穿青衫满身书生气的中年,赶紧拱手,面上露出笑意:“伯畴兄。”

开口间,曾毅心里可是一直暗叹前身的眼光问题,这位字伯畴,名为伦文叙的中年男子可是历史上今科的会试和殿试第一名。

甚至对曾毅这个同住在一间客栈的不足而立之年的举子十分的照顾,只可惜曾毅的前身一直想要攀附唐寅,所以和伦文叙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

“贤弟这病是好了?”

伦文叙上下打量着曾毅,一手捋着下巴处的胡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病去了就好,在过几日,也就该开考了,若是这病在拖下去,怕是要耽误了贤弟啊。”

“伯畴兄此言极是。”

曾毅脸上带着笑意,心里明知道若是历史不出现偏差的话,那对方便是此次科考的状元,这个时候若是不趁机交好,一旦金榜题名之后,那个时候在和伦文叙交好,关系自然是有所不同了。

伦文叙双眼微微亮了一下,他为人十分的热诚,因见曾毅年幼,且也是独身一人前来赶考,所以才会对曾毅颇为关注。

只不过往日里,曾毅对他的言辞都是颇为应付的,今个倒是有些不一样了。

“这一场大病,却是看清楚了许多的事情。”

曾毅叹了口气,双眼中透漏出清明之色:“这些日子还多亏了伯畴兄的照顾,若不然小弟这病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好了。”

曾毅家境一般,自然也就没有所谓的书童之类的,他这次醉酒之后摔了一跤,又染了风寒,虽然平日里是客栈小二帮忙煎药的。

可伦文叙也是每天都去看望曾毅,对他进行照料的,这份关照之情,曾毅自然是要领下的。

“离开科还有七天的时间,既然身体已经好了,好好钻研经典,以贤弟你的才能,未必不能拔得头筹。”

伦文叙笑着开口,鼓励曾毅,自从他住进这客栈,还未见曾毅真的安心下来钻研经典的,而且往日他的话曾毅也是敷衍而已。

今个借着这个机会,他不由得在提了一遍。

虽然非亲非故,可是伦文叙早年的经历,让他养成了提拔点拨后辈的习惯,以此来回报那些早年帮过他的人。

“是该好好钻研一番了。”

曾毅身子往旁边侧了侧,让开过道,让旁人过去,侧耳听着不知哪间屋子内传出的朗朗读书声,不由得苦笑道:“只是以小弟才疏学浅,这次怕是无缘金榜啊。”

曾毅这话可并非是谦虚,而是很实在的话,他虽然有前身的记忆,可若是让他去把那些四书文、策问等,以八股文的形式写出来,哪怕是继承人了前身的记忆,照样是没戏。

伦文叙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看来,曾毅能说出这番话,就足以证明他经过这场大病,的确是看透了一些事情,已经有了大的改变。

不提别的,在这场大病之前,曾毅可是十分的自傲,从来都不会说出如此谦虚的话。

“贤弟妄自菲薄了。”

伦文叙一手捋着下巴的胡须,满脸笑意:“贤弟不足弱冠之年,已经是举子了,这才华已是愚兄等诸多士子所不能及的了。”

“愚兄当年如同你这般年纪的时候,可还正为秋闱而求学。”

“若是贤弟你这般的才情,若是落榜的话,愚兄怕是也要榜上无名了。”

伦文叙这话,其实就是在宽慰曾毅的,当不得真的,毕竟有的学子十八九岁就中了秀才,到了白发苍苍的时候,仍旧是秀才。

可有的学子三十出头方才中秀才,而后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参加殿试,金榜题名,这种事情并不罕见。

科举,不仅仅是考的学子们的才华,还要看考官的喜好。

所以历朝历代也都有才华横溢的才子最终无缘金榜的,当然也有不被看好的举子异军突起,这是常事。

同类热门书
问鼎记
问鼎记
扑街写手穿越成权贵宰相之子,不甘做棋子只能奋起争夺问鼎天下。穿越重生,他到底是名门庶子,还是皇族嫡嗣?是非不论对错,争执难分高低,谈笑之间运筹帷幄,以社稷为图,江山为局,众生为子,试问鼎有几重?给我一个起点,我就能够改写整个历史!——————————————————————特别鸣谢:本书封面由“轻叹无音”鼎力赞助!感谢悠扬宅男提供QQ群:82865515,喜欢本书的朋友请加!
沧海明月 ·架空 ·完结 ·117万字
隆万盛世
隆万盛世
看书名就知道,这是个穿越明朝的故事。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大明国祚二百七十六年,无数风流人物为帝国发展谱写自己的篇章,但是也经不起王朝由盛转衰的历程。当张居正死去,持续数十年的嘉隆万大改革被划上句号,大明朝的丧钟也由此敲响。汉人勤劳善良,善于学习,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难道真的难逃历史的磨难?当一个现代学渣的灵魂意外来到大明朝,生于世袭低级武官家族,还能做什么?他的到来,是否能够让行将就木的王朝重新焕发生机?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平行空间来客 ·两宋元明 ·连载 ·103万字
最才子
最才子
这是一个与真实历史有一点区别的年代,同时这又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只要你有绝世才华,无论什么出身,都能依靠科举,一举成名天下知。而作为一个现代人,有着超越古人几百年的知识积累,和对历史的先知先绝,自然多智近于妖。唐诗、宋词、八大家散文,让主角登上这个时代的文化颠峰。至于八股时文,科场仕进,不过是主角闲着无聊时的举手之劳。这本书写的就是在一个略微有些不同的大明朝,写的就是这么一个在现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领,在那个世界惊才艳绝的故事。这就是最才子
华西里 ·两宋元明 ·完结 ·134万字
9.3分
崇祯:十八路反军有我一支
崇祯:十八路反军有我一支
一起来破死局吧!这是一个试错的游戏,也是一场华丽的梦境,跟着穿越而来的朱由检,看看是否能在这大厦将倾的明末,上演一场不死的传奇。
错刀如何 ·两宋元明 ·连载 ·36.4万字
大隋废太子
大隋废太子
魂穿开皇二十年已成废太子的杨勇,处境风雨飘摇。身无系统,不能召唤武将大杀四方;亲信被剪除大半,凡事又只得依靠自己。杨勇不得已而小心翼翼,在杨广的监视下安分守己,等待时机。而这一等,便是两年!‘隋仁寿二年,八月己巳,皇后独孤氏崩,天怜布雨,举国同哀,太宗承恩天赐,得文帝欢心,自东宫而出……’——《新隋书》
骑驴入剑门2 ·两晋隋唐 ·连载 ·55.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