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8章)
大风起,梦长歌。   万古苍茫,谁主沉浮?   茫茫苍生命如蝼蚁,威威神佛欺世盗名。千古言传善恶终有报,正邪断忠奸。可这善恶却是何人评,那正邪又是谁来定?   山野少年洛寒,以邪入道,从凡化圣,威威然凌虚三千界,赫赫叱咤九域天,醉指群魔,遥点众仙,谁人可比肩?   九域八荒十四州,瞬流恒古弹指秋,我自邪舞风云动,一抹红阳尽世休。   : P:书如歌妓卿如客,先成曲调后有情,若君细读一卷去,定把红花献邪阳。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乡野少年

无风无月,墨洗穹苍。

整个天际阴沉沉的一片不露半点星光。

陡然间,一道寒芒飞逝而出,凌空直落。

紧接着,九道闪电骤然而至,只一瞬间就把那黑夜撕成了无数块小碎片,在那碎片之后,红云滚滚,怒浪滔天,直如流岩烈焰一般把整个天空都彻底点燃了。

轰隆隆!

一声炸雷响彻环宇,震翻天地,顿时漫天之下,风云色变,满目殷红!

于此同时:

东山之巅,巨石炸裂,一个紫衣老者茫茫然仗剑而出。

西海之渊,沉淤突起,一具青铜古棺立立然浮出水面。

南离之岛,石佛开眼,一个金裟老僧默默然双手合十。

北极冰峰,雪川消融,一个绝色少女飘飘然凌空而立。

……

也就在这一瞬间,广袤大地,亿万里山河之中,无数个或妖或道,或僧或俗,或显或隐,每一个堪堪悟得天机大道之人都几乎同时恍恍然睁开了双眼,遥遥的望向了天空。

他们脸上的表情或是震惊,或是奇异,或是贪恋,或是惜惋,千奇百怪不一而足,而唯一相同的是,面对如此惊颤的景象却都是匆匆扫了一眼,随即便都齐齐的望向了那道寒芒。

那寒芒从天而降,直似飞电一般,遥遥直落凡尘。

微微间,那附着其上的灵动之光却是俞来俞淡,俞来俞暗,随而寒芒一闪,尽皆消散了去,了然无踪迹……

是夜,群妖四起,魔道纷出,在这苍茫大地上一时又掀起了多少血雨腥风,滔天巨浪。亦由此引出了多少大爱情仇,恩怨悲歌却是无人尽晓。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

转眼又千年……

……

……

夕阳西下,荒野小道。

自远处的土坡上渐渐的升起一垛柴草,那柴草垛越升越高,最终从下面露出一个灰衣少年来。

这少年低着头弓着腰,看不清面貌,只是从身形看来略显瘦弱。

昨夜小雨,那柴草上满是湿气,如此一大垛自是极为的沉重,那少年走的很吃力,每一脚下去都在泥泞的小路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足迹。

这足迹曲曲弯弯,一路顺山而下,直至转过了一棵大槐树,这才豁然开朗起来。

树下不远处坐落着一个小村子,小村不大,只有散散落落的几十户,翠绿的篱笆间爬满了鲜艳的野藤花,枯黄的屋顶上飘散着几缕淡淡的炊烟。看起来格外的清新。

少年抬起头来朝着小村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随后加快了脚步去。

夕阳渐退,红霞愈浓,一些口急的人家早就吃罢了饭,三三两两的聚在村口上闲聊。

少年一路走过,不住的和乡亲们打着招呼。

“六叔,吃完啦?”

“二婶,闲着呢?”

……

小村不大,家家都姓洛,算来算去都是亲戚。

众人也都一一回应道:“嗯,吃了,小寒可真勤快,又砍了这么多柴啊。”

“哎呀,这孩子……”

看着洛寒从眼前走过,几个妇女不住的摇头:“哎,这孩子可真命苦,刚刚十几岁就……”

村尾有棵老柳,谁也不知活了多久。枝枝杈杈的早就掉光了叶子,只在树梢挂着一簇新芽。树下就是洛寒的家。

“娘,我回来了。”

推开了篱笆门,洛寒大步的走进了院子。他故意把步子迈的极为轻快,装出一副很是轻松的样子来。

吱呀一声屋门打了开来,一个瘦弱的妇人拄着拐杖蹒跚而出,她的脸色极为憔悴,不过却展露出一副很是欣慰的笑容。

“娘,爹还好吧?”洛寒卸下了肩上的柴草,一边扶着娘小心的往屋里走,一边轻声的问道。

“哎,还不是老样子……”洛寒娘憋了一眼了儿子肩头上那两道深深的勒痕,不由得心头一酸,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洛寒的爹前阵子不慎从山上摔了下来。直到现在手脚都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终日躺在床上像根木桩子一般,母亲又害了腿疾行动不便,洛寒今年才只有十五岁,却早已挑起了这沉甸甸的重担。

但他却从没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只要一家人都好好的,无论付出多少艰辛,他都心甘情愿。

听母亲叹气,洛寒的心里也有些发苦,但仍笑着宽慰母亲道:“娘,你别担心,我现在的力气可大了,打的柴也越来越多,咱家会好起来的。”

“嗯,好,好……”洛寒娘连声应着,泪水却一下涌了出来。又怕儿子担心,连忙转过身去抓起了木瓢道:“你先进屋,我这就盛粥……”

洛寒帮母亲摆好了小木桌,这才低头走进了里间,端起小药碗来试了试温热。随后一边给父亲喂药一边轻声的说着话儿。

本来娘让他多歇着,不让他来做。但洛寒却执意这般,因为他爹身体不能动,可心里却很明白,总不想拖累孩子,几度想要绝食断药就此了却,洛寒不放心,每天都借着喂药和父亲说说话,宽宽他的心。

时候儿不大,一股淡淡的野菜香就从锅里飘了出来,渐渐的漾满了整个儿小屋,那蔼蔼的雾气经霞光一照,竟也映出点点的金黄,看起来颇有几分温馨。

“嫂子在家吗?”就在这时,那篱笆门吧嗒一响,有人走了进来。

“哎,在呢。”洛寒娘忙停下了手大声的应着。

随着脚步声响,走进院来一个健硕的汉子。这汉子长得甚为粗犷,就连嗓门都似闷雷一般。

“嗐,嫂子不用麻烦了。”那人见洛寒娘手忙脚乱的要去摸拐杖就拦了住道:“都是自家人,客气个啥,我在外头就中。”

这屋子既小又矮,现下又放了一张小木桌。若要他进来还真怕挤不开,洛寒娘也就作罢,连忙吩咐道:“小寒,快给你三叔找座儿。”

洛寒走出屋一看,正是远房的三叔,外号洛三眼。

小村很偏僻,即便是到最近的镇上也要翻两座大山有近百里路,出入极为的不便。所以村人很少出山,只有这个洛三眼在镇上的酒楼里当马夫,隔长不短儿的回来一趟,却也算是整个村子里最有见识的人。

就连给他爹续命的汤药也都是洛三眼从镇上带回来的,而且时常连钱都不要,洛寒的心里很是感激。

“三叔,你坐。”洛寒拎着个木墩子放到了洛三眼的身旁,并用袖子使劲的擦了擦。

洛三眼应了一声,把手里的药包递到了洛寒的手上。

“他叔,这阵子多亏了你帮衬,要不他爹也熬不到现在……”

“咳,嫂子,你说这些干啥。”洛三眼抢断了话头。从怀里摸出一根烟袋来,一边装着烟一边道:“嫂子,今儿我来,想跟你商量个事……”

原来,就在这方圆百里的群山之中,坐落着一个江湖门派,唤作青山派,青山派的势力极大,明里暗里操控着数十个镇子的各种行当,就连官府也唯命是从,极为的忌惮。

每隔三年,青山派都会招选一次弟子,附近的百姓们无不势之若鹜,争着抢着把自己的孩子往里送,巴不得能被选入门下。可这收徒弟又不像种瓜种菜,越多越好,总是有个限度的。

可这名额也早就被几个管事儿的私分了去,像洛寒这样的穷孩子若是凑不出礼金来,自然的也就只有干看的份儿了。

不过听说这次招收的弟子极多,山上的伙房一时忙不过来,便又加招了些小徒工。

正巧,这山上有个厨子跟洛三眼颇有些交情,便送了他个缺儿。可他膝下只有一个闺女,自然是去不得,由此便想到了洛寒。

其实,洛三眼能想到洛寒除了两家私交甚好之外,他倒还藏着个小心思。他早就相中了洛寒这孩子,有意想把闺女许配给他,只是近日来洛寒爹一直卧病在床,他也不好提及。不过在他心里却早就把洛寒当成了自家孩子。有了这等好事儿自是轮不到别人去。

当然了,这一番心思他现下可没说,只是把青山派要招选弟子,他准备让洛寒上山当厨工的事儿说了一遍。

洛寒听完了三叔的叙述,默默的想了下道:“三叔,我不能去。”

“咋?”

“我要是去了,那爹和娘咋办呢?”

“傻小子。”洛三眼瞧了一眼洛寒道:“你只管安心的去就是,家里不是还有我和你婶子么。再说了,这上山是小,学艺是大。咱山里人,没得啥本钱做不成买卖,也读不上书考不了功名,这学一门手艺可是正经事儿,像你叔我,就会赶个车喂个马的这也能混口饭吃。这机会可来得不易,若是错过了,那可没地儿找去。”

洛三眼见洛寒没吭气儿,吧嗒抽了一口烟又接道:“要是没个手艺,光靠把子力气那咋成?像你这每天累死累活的砍两担柴才卖几个钱?。若是到了山上,每个月少说也有半两银子拿。多攒点钱也好给你爹买上几副好药,若是能让你爹早点好起来,那还不比啥都强?”

洛寒听到这儿这才点了点头,却紧抿着嘴唇没说话。

别看他年纪不大,可心事却极重,在这之前,两家虽好,却也是互相帮衬着的,也有个人情礼往。可自打父亲病重以来,却没少受三叔的接济。洛寒本不想拖欠三叔太多的人情,但是眼下父亲的病重为大,也容不得他多想,于是默然没有出声,心里却把这份恩情暗暗的又加重了几分。

见洛寒不再言语,洛三眼又把头转向了洛寒娘。虽说这孩子主意不少,可毕竟还小。这事儿最终还得是大人说了算。

“嫂子,你咋看哩?”

“他叔,我也不懂个啥,你识多见广,这事儿就你做主吧。。”

“那中,就这么定了。”洛三眼敲了敲烟杆儿站起身来。瞧了瞧院里的柴堆对洛寒道:“明儿到我家去,再搬点儿米来。这几天就在家养养别累着。过两天我再来接你。”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

“小寒,快送送你三叔。”洛寒娘来不及谢忙吩咐道。

“三叔……”洛寒跟着洛三眼走到了篱笆边这才小声的问道:“三叔,我爹的病……是不是有消息了?”

洛三眼顿了顿道:“先生说了,现在开的药只是暂时保住你爹的命,若想彻底根治,还少一味药引,醒魂草,可这东西……少说也要卖二十两银子呐……”洛三眼说到此处又摇了摇头,随后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洛寒紧抿着嘴角没出声儿,只是两手死死地抓住了篱笆门。

……

三天后。

天刚蒙蒙亮,洛三眼就带着洛寒走上了出村的小路。

直到翻上了山头,洛寒回头一望,仍见母亲那瘦弱的身影正歪歪斜斜的立在村头巴巴的望着。

洛寒心头一热,眼泪立刻就涌了出来。

出生至今,他还从没离开过家。现在却远离父母踏上了一条未知路,心里有几分不舍,更有几分忐忑。可是为了父亲的病,为了这个家,又没有别的办法。

“小寒,快走吧,路还远着呢。”洛三眼拍了拍洛寒的肩膀,轻声的催促道。

洛寒这才回过头来,暗暗的发誓道:“爹,我一定要多赚些钱,早些把你的病治好,娘,你等着我回来!”心下一定,这才甩开大步直直的向前走去……

同类热门书
重生逍遥道
重生逍遥道
破碎的九域,重生的散仙,这是一段追寻逍遥的修仙之旅,一路重拾记忆的长生之途,犹记得,万年前,红颜执笔,仙府外,明月高悬,你笑曰,宁受人妒,我长吟,不受人怜!普通读者群:271192113订阅读者群:554289070(需验证粉丝值)
黑弦 ·幻修 ·完结 ·209万字
9.0分
长生天阙
长生天阙
滚滚红尘,江山又小雪,寿元干涸,油尽灯枯之际,我见到了一道来自风雪中的曙光...我叫王长生,我只想要长生...在这条名叫长生的路上,我不是一个追求者,而是一个见证者……【声明:主角真的很平凡,就像简介所说一般,是一个见证者,长生这本书,也是为了展现一个世界,喜欢无敌流的书友慎入,群:252618331……】
书寒 ·古典 ·连载 ·698万字
无上仙魔
无上仙魔
2018~2019年新书《唐王驾到》已经发布,欢迎收看,谢谢!————“人体有大药,可以成大道,九死求一生,九转无上法!”
骑猪南下 ·幻修 ·完结 ·490万字
7.4分
不朽剑神
不朽剑神
仙与魔本就半步之遥,一念之间。新书《永恒圣王》发布,希望大家喜欢支持~
雪满弓刀 ·幻修 ·完结 ·455万字
8.6分
千机殿
千机殿
在历史的尘埃中,曾有无数伟岸的身影起落。曾几何时,也曾眺望。但终有一日,我会将这无数伟大踏于脚下。凭借的不止是无双伟力,更有无边智慧。——————————这是一个复仇者的故事,真正的复仇者,非大毅力不可为之。为了终极之梦,宁夜毅然选择了抛下一切,面对那令人绝望的高山。一切,从地狱难度起始!ps:群号1095255887
缘分0 ·修真 ·完结 ·198万字
8.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