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17章)
她本是尊贵女皇,一朝穿越,却变成了最低贱的女奴! 奴役我?知道死字怎么写吗?看她虐群渣,戏美男,欢声笑语中打怪升级。 听说,这个世界三百年后会毁灭,是怎么回事?! 姜女皇说,“谁敢灭了世界,老娘就灭了他!” 她择夫标准是比她强,但遇到他—— 陆玠:“璃儿,本少主我魂魄不全。” 某女皇:“没事。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打砸抢杀!” 陆玠:“璃儿,如今九荒苍茫已皆在你脚下。” 某女皇:“九荒算个屁!我至始至终要征服的,唯有你的心!” 这是一个内心强大,为爱霸道女皇攻和一个貌美如花,内心狡诈腹黑攻,争夺总攻称号的大战! 强强联手,身心干净,1V1。 这是爱情玄幻片,也是你们期待已久的姜女皇归来!阔别大半年,泱泱潜心力作,倾情打造,2018年度玄幻大戏,精彩不容错过! 友情提示:泱泱是玻璃心,不喜的,请点叉离开,拒绝各种乱喷! 【钻石坑品保证,喜欢的请放心入坑】 系列文《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已完结,欢迎入坑!五星推荐!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一个馒头引发的缘分?

显扬一卷十七页云:三千世界者:一、小千世界。二、中千世界。三、大千世界。谓一日月之所照临,名一世界。

**

后晋,苏南郡,素有南国明珠之称。

这里,文人墨客风流,武者修士峥嵘。富饶,资源充沛,风景秀丽,气候温和,宜居宜游。

苏南城中,街市繁华,琼楼玉宇比比皆是,处处一幅盛世画卷。

然,众人皆知,这不过是一个吃人的世界。

吼吼——!

震天的嘶吼声,从苏南城中某处传来。

那是一栋圆形如同堡垒般的建筑,墙面高达十丈,外面看平平无奇,但里面却内藏玄机。

一层层的阶梯看台上,挤满了人,三教九流汇于一地。

他们的嘶吼和疯狂,只是因为正中间那圆形的角斗场。

哗啦啦的锁链声,扬起的尘土,还有不断飞溅的血液,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他们一个个双眸赤红,青筋尽露,唾沫四溅,捏紧的拳头,在为他们下注的奴隶助阵。

嘈杂、疯狂、混乱、野蛮,这里是苏南城最大的奴隶角斗场。

这是后晋朝最盛行的娱乐,坐观奴隶们的角斗厮杀。

角斗场中,已经躺下了不少瘦弱的尸体,他们之中有男有女,大多十二三岁的年纪,十分年少。

然而,场上依然还有十几个少男少女,意味着角斗还未结束,他们狰狞着面容,如兽般相互攻击,只为了要靠近中心处那高耸的立柱。

立柱之上,一个雪白酥松的大馒头,正安静的等候着。

被饿了三天三夜的奴儿,为了吃上一口馒头,早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

角落里,一个弱小的身影,安静的躺着,无人注意。

突然,远处一道被撞飞的身影,向她狠狠砸来。眼看着,她就要成为他人身下肉饼,霎那之间,原本安静的小人儿,却突然有了反应。

她迅速的向旁边一滚,避开了撞击。

而她这一避,正好让那人狠狠摔在了地上。

‘有杀气!’

满是污渍的小脸上,赫然睁开的一双眼,陡然凌厉。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她接下了来自摔倒之人的攻击。

‘什么情况?小孩?’看清眼前的人,她诧异了一下。

这摔在她身边的小孩,居然咬牙切齿的朝她扑过来,想要将手中的匕首,刺入她的身体。

“人杀我,我亦杀之。”瞬间,她的眸色冰冷下来。

在她眼中,已经无小孩大人之分,也无半点心慈手软。她轻易抢过那人手里的匕首,在他震惊之下,干脆利落的将匕首送入了他的心窝。

拔刀而起,她环视四周。

那些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吵得她头疼,脑子里一片混沌,难以运转。

‘这是什么地方?’

她自问,心中太多疑惑,却无法解释。

“啊!”再度有人向她扑来,似乎看着她十分好欺?

她无声冷笑,也无暇思考,只是用本能在战斗。

手中染血的匕首,不断的刺入不同人的要害,她的身姿灵活得好似翩飞的蝴蝶,赏心悦目的同时,也在无情杀戮。

杀杀杀——!

‘既然你们都想杀我,那就做好被杀的觉悟!’她在心中自语,下手更加迅猛。

“这是什么情况?”

“哇!居然有人逆袭!”

“这么个瘦弱丫头,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大的潜力。”

“哎呀,看走眼了,我下注的怎么不是她?”

阶梯看台上的人们,陆陆续续的站起来,注意到了角斗场中最耀眼的一幕。

“杀!”

“杀!”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馒头就是你的!”

四周的高喊声,更加刺激了场中小小的身影,让她眼中只剩下无尽杀戮。

阶梯看台的最高处,那些无法让人窥视的贵人厢房里,一双漂亮而深邃得不见底的眼眸,也注意到了角斗场中的身影。

他宛如霞光的唇轻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不错,接她入府。”

“是,少主。”身边,立即有人回答。

角斗场上,只剩下一人。

那瘦弱得如同纸片一样的身影,握着滴血的匕首站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没有人看到她眸底的震惊。

怎么回事?她的灵力都没有了,就连强悍的血脉也好像被封印了。而且,她的头越来越痛,意识也开始涣散。

“吼——!”

震耳欲聋吼声,让她不悦的皱眉。‘太吵了。’

她抬起头,凌厉的眸光,透过额前遮挡的发丝,看向那些欢呼的人。

他们在欢呼什么?

“还不爬上去拿属于你的馒头?”突然,一道如雷霆般冷漠的声音,从天而降。

馒头?

她抬眸寻找,视线终于锁定了那立柱上的馒头。

满地尸体,疯狂杀戮,居然只是为了一个馒头?!

她震惊了。

她没有动,只是看向那些看台上的人群,浑身冰冷。

……

“走了。”厢房中,雍容华贵的男子站了起来,拂袖而去。

在他身后,跟着四个身姿挺拔的护卫。

他并未行走正门离开,而是走了贵宾通道。然而,当他走出角斗场时,却还是不悦的皱了皱眉。

“出来了!出来了!”

“果然是倾城少主啊!这等绝色,世间罕有。”

“能见倾城少主一面,我死而无憾!”

“天啊!太俊美了。简直如星辰皓月一般,让人自惭形秽,只能仰视之。”

“……”

角斗场外,居然聚集了数不清的人群,将道路围得水泄不通。

这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只为一人来。

阀门世家,陆氏一族,少主陆玠生得昳丽俊朗,美如妖,风姿如仙,倾国倾城,堪称世间绝色,也为后晋之最。

听闻他今日要来此看角斗,苏南城中的百姓们,居然围堵在这里,只为一睹美人天人姿容。

甚至,这动静还辐射苏南城周边乡镇,有人赶路一天,也只为守在这里见他一面。

果然,陆玠没有让他们失望,他的美,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男女老少通吃的地步。

“少主,属下失职。”陆玠身后的护卫,立即跪下请罪。

无论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如今都是他们的失职。

“陆少主,请接收妾的花环!”还不等陆玠开口,人群中就挤出不少怀春少女,将手中的花环都抛到了陆玠的车上。

有人带领,人群更加疯狂起来。他们贪恋陆玠美色,不仅没有离去,反而越发靠近,手中鲜果,花环都纷纷投向马车。

“放肆!尔等速速退去,三声不退者,杀无赦!”

陆玠的沉默,让护卫们知道他怒了。

他们站在陆玠前面,遮挡了那些窥视的视线,撂出狠话。

然,他们低估了陆玠的魅力,人们无视了他们的话。

“三!”

当最后一声喊出,靠近陆玠的一个女子被当众腰斩,血液喷洒时,人群中才渐渐平息下来,恐惧的向后慢慢退去。

“回府。”陆玠淡淡吩咐。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就在此时,后面有人匆匆来报,“少主,那奴隶昏死过去了。”

陆玠眉心皱得更紧,惹得退去远处的无数女子,好想扑上来为他抚平。

“生死由命。”薄凉的抛下四个字,陆玠上了被护卫清理干净的马车,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