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77章)
追妻之路,始于暗慕——说好的暗慕呢?她不理不问不睬不看,只能由他来了。 听风的新书《凤求凰之引卿为妻》火热连载中~ (宠-甜-强-纯)   穿越变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这没什么。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这也没什么。   哪想到,还有一个暴击在等着她。   她居然还有一个未婚夫,年长她十岁!!!   他摆明了不想娶她,可她也不想嫁他。       “家世,富贵,权势。你占一样,我便待你好上一分。”俊美又淡漠的人徐徐道。   “巧了,这几样我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年轻,所以我也不想嫁个老男人,免得到时守寡度日。”她笑道。   ***一句话简介***   腹黑冷血世子爷狂吃回头草的故事。   ***回头草真好吃***   ——双洁——忠贞——一生一世一双人——   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幽幽梦中来

暖春之际,阳光温柔,绿树红花交相辉映。

蓦一时的春雨亦是暖的让人心底痒痒,如同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大地上所有的人和物。

镇疆王府,楼阁鳞次栉比,绿色的琉璃瓦反射着阳光。各门各殿,厅堂恢弘,花园庞大,苍松点翠,拱桥流水,美不胜收。

王府西府,院落诸多,红墙林立。花草树木分割之中,一个院落矗立在此。

小院里多株兰花,但长势并不旺盛,甚至有几株看起来几近枯萎。

院子的地上铺着整齐的青石砖,干干净净。

阳光普照,蓦一时清风习习,时节正好。

一个扎着双包头的小丫鬟从院外小步子的走进来,手上托着托盘。托盘上放置一个青瓷碗,碗中是褐色的汤药,泛着极其厚重的气味儿。

小丫鬟踩过两级台阶,紧走几步,然后迈进了房门敞开的居室。

小厅之中干净整洁,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小丫鬟穿过小厅,走进左侧的卧房,同时也放慢了脚步。

端着托盘,走近窗边。窗子前,摆放着一把实木椅子,一个瘦削的身影此时正靠坐在那里。一身白色的长裙,乌发垂在肩背,她太过瘦削,以至于乍一看好像都和那宽大的椅子融为一体似得。

小丫鬟在她身后停下,将托盘放在旁边的小几上,然后端起那碗药,随后缓步的绕到前头,“秦小姐,该吃药了。”

椅子上人靠在那里一动不动,异常的瘦削,使得她身上的衣服都看起来松松垮垮。

长发未挽,额头上,包裹着很厚一层的纱布,使得她那张脸看起来更小了。

面色苍白无血色,脸儿小小,鼻子嘴巴也很小,唯独那双眼睛倒是很大。

她转动眼睛,视线落在那丫鬟的脸上,然后,逐寸的往下游移。掠过那小丫鬟的衣服,手,一直到脚下。

虽说她这个模样毫无杀伤力,可是那小丫鬟却因着她的视线觉得很不适。在她的打量下,小丫鬟总觉得自己可能有不对的地方,或许是做错了什么,或许是衣服鞋子穿的不整洁,以至于心下也跟着难安。

“秦小姐,喝药吧。”放轻了自己的声音,小丫鬟把药碗送到她面前。

抬手,那细小的双手没有多余的肉,乍一看像鸡爪似得。

接过碗,低头,终于将视线从那小丫鬟的身上撤了回去。

小丫鬟也无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眼神儿,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将碗里的药一并喝了,药汤苦涩,但是她好像并无感觉。

小丫鬟把碗接过来,顿了片刻后便快步离开了,和来时可不是一个模样。

靠坐在椅子上,感受着喉咙里的苦涩,一边看着窗外的阳光轻柔,秦栀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自己眼前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这应该是梦里,因为一切都无法解释。

无论是用民间的封建所说,还是用科学论述,都是不成立的。

不然的话,她可能就是掉落在某个虫洞之中了,毕竟在物理学当中,有专家学者曾经提出过,我们身处的宇宙是有缝隙的,它无处不在。而凑巧的,她可能就进入这缝隙,从而穿越了时空。

想着这些,在脑海里转了千万遍,但最终仍旧是一个结果,太扯了。这天上得掉下多大个馅饼,才能砸到她的头上。再说中国可是有十几亿的人,这馅饼砸到她头上,十几亿分之一,用任何数据来计算,都是一个扯。

缓缓抬手,举到眼前,盯着这鸡爪子似得小手儿,不由叹口气。她好不容易熬过了每日潜心书海题海之中的日子,哪想一朝回到解放前,她居然又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她已经琢磨了五六日了,从睁开眼睛变成这个小孩子开始,她就设想了多种可能,但无论从哪方面着手,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鬼扯。

可,就算她认为这些是鬼扯,但眼下,又作何解释呢?

她变成了这个纤弱的小姑娘,睁开眼时头破血流,险些没命。

而且,这个身体不止头破了,还瘦弱不堪,本到了该发育的年龄,可是身上没有二两肉,简直可怜到极点。

细想她变成这个小姑娘之前的事情,如今她却发蒙,也不知那是不是在做梦。还是说,现在是真实的,而以前那些都是假的。

她刚进入刑警队不过三个月,正好队里抓到了一伙倒卖文物的要犯。她师从审讯专家,所以负责审讯这帮要犯。刚刚审讯完毕,然后她就去了茶水间。之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得再睁开眼睛时,就满脸都是血,流进了眼睛里,被一堆人抬着,大呼小叫。

她想在这其中找到一些关键点,但很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找到。

看着这瘦弱的小爪子,秦栀不由得再次叹口气,头疼清楚的提醒她眼下不是在做梦,这小爪子是真的,是属于她的。

扶着椅子扶手站起身,秦栀抬手摸了摸缠满纱布的头,好疼啊。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头又是怎么破的。可眼下自己所处的地方应该还不错,来送饭送药的小丫鬟一口一个秦小姐,她这姓氏倒是没变。

走到窗口,她两手撑着窗台,只是这两步而已,她就觉得没力气,两条竹竿似得小腿儿直打颤,这身体太差了。

也不知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秦栀慢腾腾的挪回那床上。古色古香的床,镂空雕刻,很是细致。

坐在床上,双腿也挪上去,不禁抬手摸了摸,这小腿儿,用点力气就能轻松的掰断。

时近晌午,那个送药的小丫鬟又来了,不过这次她送来的是饭菜。

饭菜精致,清淡却又不失色香,看着很是有食欲。

坐在床边,秦栀的视线从那小丫鬟的脸一直打量到她的脚。她这是习惯,已经改不了了,见到任何人,第一时间都是打量一番。

然后,谈话。根据他们说的话,以及动作,来判断出他们的内心,思绪,以及目的。

“秦小姐,该用午膳了。”小丫鬟将饭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口道。对上了秦栀的眼睛,小丫鬟不由忐忑,又是这种眼神儿。

“今日天气很好。”秦栀开口,声线稚嫩,且透着几分虚弱无力。

“是啊,今日天气特别好。花园里的桃花都开了,几位小姐上午都在花园中赏花捕蝶。”小丫鬟连连点头,话语几分急促。

简短的两句话,秦栀得到了不少的信息。这小丫鬟称呼她为秦小姐,说起其他人时用的是小姐,显然她是个外人。

这里有数个小姐,可见应当是个大户人家。有花园,有很多桃树,花园很大,这是个很大的府邸。

她终于开口说话,这小丫鬟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尽管她在用笑意掩饰自己,但生怕惹着了她。

虽她是个外人,但显然并非身份很低,可又缘何头破成这样?又如此瘦弱不堪?

一手撑着床,秦栀缓缓的站起身,另一手却摸上了自己缠满纱布的脑袋,“头好疼啊。”

“秦小姐,你慢点儿。大夫说了,这头破的厉害,怎么也得养上一个两个月才能恢复。”小丫鬟过来扶着她一侧手臂,缓步的往餐桌边移动。

这小丫鬟年纪不大,力气却是不小,这也让秦栀更感觉这身子骨虚弱了。

坐在椅子上,那小丫鬟也适时的放开手,然后小心的盛汤。

看着她的动作,秦栀停顿了下,随后开口道:“头疼,身体无力,由此更觉孤单。”

小丫鬟把汤碗放下,一边看着她,那稚嫩的小脸儿上倒是升腾起几分怜悯来,“秦小姐,你就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看开啊。这王府里主子太多,王爷又总不在这里,难免有些人会跋扈了些。但不管怎么说,秦小姐住在这里,总比流落在外要好得多啊。二爷他就是气盛了些,常日里也总喜欢拿奴婢们戏耍开心。”

听着小丫鬟这番明显斟酌许久的安慰话语,秦栀又得到了许多信息。

这个身体寄人篱下,很可能父母双亡。这是王府,主人身份尊贵。这王府很大,主子很多,王爷不在,难免有些猴子称霸王。

而造成她头破了的凶手也找到了,就是那个二爷。

喝汤,秦栀深吸口气,随着呼吸,头也涨涨的。

“那不知,二爷这几日在做什么?”喝了几口汤,她忽然道。

小丫鬟一诧,然后摇头,“奴婢也没见着,但听王妃身边的姐妹说,因为二爷打伤了秦小姐的头,王妃很生气,就把他禁足了。奴婢想,他可能是在练功吧,毕竟也做不了别的,他又不喜欢读书。”

秦栀微微点头,看来这个二爷年纪不大,还在念书的阶段。不过想想也是,能把这瘦弱的人头都打破了,也不会是神智健全的成年人,除了精神病就是小孩子了。

“禁足?听起来倒是很严重啊。”禁足?果然是封建旧社会,把人的头打破了居然只是禁足?应该把他送到派出所,好好给他上一堂课,熊孩子。

“秦小姐心地善良,其实若是王爷在的话,二爷可不只是禁足这么简单了。不过奴婢听说王爷快回来了,世子爷也要回来了。到时,世子爷和秦小姐就该订婚了。奴婢在这儿恭喜秦小姐,届时奴婢就该改口了,唤您世子妃。”小丫鬟几分讨好的说,也没注意秦栀放到嘴里的勺子都掉了出来。

订婚?

她缓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瘦的跟麻杆儿似得身体,这个世界的人疯了,居然要和这么小的女孩儿订婚?

作者还写过
将军不容易
将军不容易
又名《媳妇儿总想给我相亲怎么办》《我的媳妇儿是小姑姑》《论成为自己姑父是什么体验》***穿于乱世;家破人亡;孤女无依!幸得战死沙场亲兄的结义兄长老将军收留,居于将军府,人尊小姑姑。小姑姑庄正端雅;秀外慧中;蕙心纨质,深得老夫人喜爱。弥留之际,交给小姑姑一项任务,为那猛锐冠世,旷世无匹的少年将军觅一匹配女子,成婚生子,延续血脉。这个任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将军少年成名,纵横无敌,征战沙场,击退敌蛮。但,他有一秘事也天下尽知,恐女!老夫人为此操碎了心,觅得众多大家闺秀,将军无一满意。敌军为此设计女子前锋,意欲‘吓死’将军。为将军找媳妇儿……无异于水滴石穿,铁杵磨针,西天取经!***深得老将军老夫人恩情,小姑姑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西天取经’的漫漫长路。取经路上披荆斩棘,奈何将军是一块世所罕见的金刚石,哪个姑娘他都不满意。绞尽脑汁,总算得知他到底心仪何种女子,一一对应,倒是与她相差无几。原来,将军是想做自己的小姑夫?
侧耳听风 ·穿越 ·完结 ·142万字
9.5分
王爷不听话
王爷不听话
一朝穿越,孟揽月莫名其妙的成了大齐帝都的第一美人儿,而且还是人人皆知的、、、破鞋!据说,大半个帝都的男人都是她的榻上客,风流韵事可以说上几天几夜。据说,远到街上的路人,近到自家姐夫,下到未成年的孩子,上到半截身子入黄土的老人,但凡雄性她都不放过。据说,她还未到及笄之年就偷偷生了几个孩子,都被她扔到尿桶里淹死了。据说,她和自家姐夫勾搭成奸,姐姐终于受不了,一砖头敲破了她的头,打的她破了相。种种传说,都加以证实,她是个名副其实的浪荡货,破鞋一只。终于一日,圣旨驾到,破鞋孟揽月被指婚给发配至边疆的五王。徒有王爵头衔,但没有圣旨不得还朝。人们皆叹,这场婚事当真‘般配’,因为大齐人人皆知,五王年少时受伤,男性象征已不保,所以也根本不是男人。新娘没了男人会死,新郎又不是男人,婚还未成,绿帽子无数顶,好一桩笑话。婚后、、、、原来她不止医术高超,且心辣毒舌还很污“相逢一炮泯恩仇,没什么可稀奇的。”“我的四十米大刀呢?今儿非得把他全身上下的乳腺都割了,让他多嘴!”“不穿衣服的在我面前晃,你是想展示你的童颜巨乳么?”他、、、、即便权谋无双,冷血杀伐,却似乎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拱手一揖,“王妃在上!”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侧耳听风 ·穿越 ·完结 ·105万字
9.7分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穿越至此,就被他赠送‘白鱼’称号,算是他对她瞻仰后的敬意。流言蜚语,相传她暗慕他许久,求而不得,招数用尽。想她姚婴出自巫术世家,控蛊操痋,天赋异禀。驯化猛兽飞禽为己所用,岂会行那暗恋之事?都是想瞎了心,她也懒得解释。然而,那一直‘被暗恋’的人却不乐意了,“一直暗慕本公子却毫无行动,你得有表现,本公子才好配合啊。”也不知到底是谁在暗恋谁。***手段毒辣的古怪少女,孤高清傲的醉月公子。说好的暗慕呢?她不理、不问、不睬、不看,他恍若透明人。她只消看他一眼,他脑子里大戏唱起,连孩子名字都想好了!看他深情不覆的眼眸,若然回应,必引得天翻海啸,山崩川竭。***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双洁,双强,一生一世一双人)
侧耳听风 ·穿越 ·完结 ·134万字
9.3分
同类热门书
惊世医后
惊世医后
顶级医学院傲娇校花,一朝穿越成了10岁的小王妃。“你是失忆了还是被鬼附身?”“官家女子应修的四艺、四书,你会哪个?”“竟然把我的《溪山行旅图》给当了?!!银子都花哪去了?”“不准行医!身为王妃,成何体统?”“注意仪态!”“不准看别的男人!你是我的……”李元睿他有病好吧?不止有病,而且冷酷、无情、古板,还假装纯洁!不过,他好帅啊,高冷、高手、高大,三高大叔,微微一笑,很要命!新书《爆宠纨绔妃:邪王,脱!》,一对一甜宠无虐,看完这本,赶紧跳坑。
夏虫语 ·架空 ·完结 ·186万字
9.4分
盛世医香
盛世医香
一朝穿越,惹上了京都最为纨绔之人。各中酸爽……当真是一言难尽。PS:不要问人家有多纨绔。人家出身祖传三代正儿八经的纨绔世家!有病,得治!
木嬴 ·架空 ·完结 ·156万字
9.3分
权臣闲妻
权臣闲妻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本文简介:又名《权臣升级指南》、《权臣调教手册》or《调教权臣手册》?谢安澜,国安特工代号青狐,腥风血雨没要了她的命,休个假一觉睡到了解放前。一梦醒来成为了东陵国泉州陆家的四少夫人。房子票子美男子转眼成空,眼前只有手无缚鸡之力,刚被她一脚踹下床的庶子相公一名。万事不管,公公一名,外表贤良笑面虎,婆婆一名,各种心思妯娌兄弟若干。谢安澜万分郁悒:老娘真是哔了...人类最亲密的好朋友了!本想拿捏着娇弱美少年相公作威作福,不想这货外表纯良内里却是要黑天黑地黑世人。——“我眼中只有听话的和不听话的人,你是个聪明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我一定拉你一起死。”——“我要权掌天下。”——“那我...只好醉卧美人膝了。”......那就看看,到底是谁卧谁的膝吧?推荐凤轻完结盛世三部曲:《盛世嫡妃》《盛世谋臣》《盛世医妃》狐狸窝系列之二《凤策长安》
凤轻 ·宫斗 ·完结 ·383万字
9.2分
商神弃妃
商神弃妃
新书《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新书期求收藏,求呵护!!!更新稳定,欢迎入坑。生死关头,她穿越到丞相府三小姐身体里。妹妹的挑衅,嫡姐的算计,她无不处于劣势……新书《凰池》已开。粉丝值为执事以上可加入墨墨VIP群482274492
楚千墨 ·穿越 ·完结 ·202万字
9.8分
江南第一媳
江南第一媳
(新书《日月同辉》已上传。恳请新老朋友支持。)烟雨江南,桃花三月,穿越女林馨儿披着红盖头出嫁了。夫君是当朝尚书嫡子!林馨儿坚定认为:天上不可能掉馅饼!莫不是个病秧子,娶她过去冲喜的?听说夫君身体康健,活蹦乱跳!那肯定是长得丑陋不堪?听说夫君眉目俊秀、齿白唇红!林馨儿恐惧:那他一定是个傻子?!听说夫君聪慧无双,号称“神童”,八岁能诗……林馨儿幸福晕倒: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在她头上鸟!!!(QQ群号:459249136)
乡村原野 ·宅斗 ·完结 ·180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