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5章)
记录了一群无名的英雄,在我的家乡抗战的故事……

第1章

空气中炸药的气味,渐渐变得稀薄,甚至即将要消散殆尽。六月,庄稼收获在即,多亏了龙王爷保佑,自从1942年大旱之后,这两年是风调雨顺,看庄稼的长势,今年应该是一个丰收之年。

日本人占领洛阳的消息不胫而走,虽然他们的魔爪,还没有开始往东扩张,但是令人义愤填膺的是,许多地方竟然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一些个“皇军治安维持会”。

“哎,二狗子,你不是能嘞很,说乱世出英雄,想出去闯闯,你回来弄啥嘞?”大口集会上,看着同村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张二狗,张大有幸灾乐祸的问到。

虽然衣衫褴褛,更虽然面容憔悴,但是张二狗的两眼之中,却丝毫没有那种疲惫或者说是浑浊的样子,有的只有那猎豹一般的犀利。

听见张大有的话,张二狗不搭他的话,抢过他刚点燃的一根烟卷,美美的吸了起来。张二狗如此举动,张大有并不生气,仿佛是已经习以为常。熟练地从左边口袋里摸出一张白纸,再从右边口袋里好一阵摸索,终于从口袋的旮旯里摸出来一点碎烟丝,放在白纸上一卷,末了再用唾沫这么一粘,又是一根烟卷。

拿过张二狗手里的烟,一边引燃刚卷的烟卷,一边说:“今天出来忘带火了,这还是刚才借人家的。”狠狠地吸上一口,缓缓的再吐掉烟气,这才正儿八经的开口问到:“你出去这才几天,咋混成这样了?”

听见他的话,张二狗刚想回答,道一道苦水,言一言缘由。但是扭脸一看这略有些熙熙攘攘的人流,再看看那些似有似无,似是不经意间撇过来的眼神。张二狗生生将已经到嗓子眼的话咽了回去,改口说到:“嗨,别提了,这会出去,光带了一件衣裳,一个大子儿没带。好家伙,到巩县嘞时候,衣裳叫顺跑了,想弄点啥吃吃吧,他妈的连剩饭都没一个人愿意给我。这不我想连夜回来,天黑不好认路,身上穿这身也弄成这样了。”

一边说,一边张二狗的神情也渐渐地变得暗淡下去,摆摆手,“唉,算了不说了不说了,回去,先回去吃顿饭换身衣裳,然后再睡个觉补补。你回去不回去嘞?”

“搁这儿也没啥事,回去吧。”张大有说到。

大口村往南,就是寨湾的地界,而寨湾再往南,却又是铁村了。从寨湾有一条路,经过小涧河,就可以到曹寨或者是马寨,而曹寨往北一点,则是东张村。张二狗和张大有,家就是东张村的。

说大口这片地界,一条小涧河南北横穿而过,南边一直到山里,北边却是流到了伊河里。河谷的宽度,虽然参差不齐,但是平均下来,怎么也得有个三四百米。

虽然这河谷不小,但是却是只有谷底的最低处,有一条一米左右的小溪蜿蜒曲折的流过。而且要是到了比较干旱的年份,连这条小溪,也要面临断流,甚至是干涸的命运。

在河谷的两边,零零散散坐落着几个村落。而想要穿过这个河谷,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是从寨湾经河谷到马寨或者曹寨;二是从铁村那条小路,经过河谷,到对面的杨村;第三条就是从大口,往东经过温村,穿过河谷就可以到对面的张大寨。

张二狗和张大有两个人走在路上,张二狗只管低着头走路也不说话,张大有不知道说啥,也只好保持着沉默。

出了寨湾,下了大坡,空旷的河谷,只有两道单薄的身影。看了看确认了一下,周围确实是已经四下无人,张二狗终于打破了沉默:“大有,想不想出去闯一闯?”

张二狗突然开口,张大有一阵错愕,回过神来,看着张二狗此时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吧。你租张老爷家的三亩地,我看今年长的不赖,再加上你家的一亩六,收成绝对好。你这次出去,张老爷还不知道,应该还没有把那三亩地交给别人。咱就是老农民,老老实实种地都中了,别想别的那么多,现在这么乱,家里还有媳妇孩子,万一有点啥事,咱不在家,那会中?”

张大有看起来一副精明能干,很有头脑的样子。但是熟悉他的张二狗知道,他的这位无话不谈的老伙计,也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回事罢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老实巴交,而且没有一点心眼的农民。就知道守着祖上传下来的那三亩八分地,每天坚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者就是有空的时候,这个村子晃晃,那个村子转转,给人打点短工,也算是挣一点外快。

虽然张二狗知道他老实巴交,也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撺掇,他都肯定不会跟自己在这乱世闯一番,但是他还是试探了一下。果然这个碰见危险就回避的老伙计,这一次不仅他自己回避,还要拉上自己这个他的发小回避。

“刚才在河西,我叫了几个人,明天来俺家坐坐,你也来吧。”沉默了许久,张二狗还是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弄啥嘞?”似是预感到了什么,张大有的语气之中,明显的有了一些提防的韵味。

“没事,几个老伙计,你都认识,就是这么长时间不见了,坐一起喷喷。”张二狗可能是没有注意到张大有的变化,随意的说着。

“百顺,”张大有已经好久没有叫过张二狗的大名,此时却突然叫了出来。嘴唇蠕动,像是有话要说,但是却又像是有些顾忌,须臾之后,张大有叹了口气,这才说到:“百顺呀,你的想法,我差不多知道一点了。不过这话说回来,我还是想劝你,别冒太大风险,想想媳妇想想孩子。老老实实种地吧!”说完之后,张大有好像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嗯。”张百顺像是答应,又像是敷衍,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不过看他低头不言不语的样子,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亦或是在思考张大有的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张大有起床喝了一碗稀饭,就朝张百顺家走去。等他到张百顺家的时候,张百顺家已经聚集了十来个人,都是这左右村的,年龄也都差不多,而且这是十来个人,自己也全都认识。

“呦,都在呀!”这就算是集体都打过招呼了。

似是对于他能来,感到颇为意外,听见他的话,众人楞了一下之后,赶紧挤了挤,给他腾了一个位置,让他坐了下来。

休息了一整晚,张百顺明显不再是昨日那副尊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止一星半点,此时他正蹲在石台上眉飞色舞,唾沫满天飞的讲着什么。

看张大有坐好,李志通说到:“你这货别啰嗦了,赶紧仔细说说。”

“你看看这货,他不叫我啰嗦,还叫我仔细说,你们说要是不啰嗦,那能说仔细?”张百顺翻了翻白眼。他的话顿时也引起一阵哄笑。

玩笑归玩笑,正事还是要赶紧说的,毕竟日本人已经占领了洛阳,谁也说不准保不齐哪天就会到这里。

“好了好了,不说着耍了。说正事,就是刚才跟你们说的那群人,我也吃不准他们到底是谁。你说是共产党吧,不过穿的是国民党的衣裳。但是你要是说他们是国民党吧,我听巩县那边的人说,他们整天喊的口号,是共产党的口号。”张百顺一边思考,一边将自己的见闻说给这十来个人。

“那照你说这咋弄嘞?是跟着他们?还是另找出路?”

“管他嘞,只要是打鬼子都中。不管是啥部队,只要是跟着部队走,打死鬼子就是功劳,有功劳以后都会当官!”

“你这是想当官,还是想打鬼子嘞?”

“不中不中,你说这不中。要是这不是啥正规嘞部队,跟着他们去打日本嘞部队,那不是寻死嘞。我看到时候,就算是你一个人打死一群老日,你还咋当官嘞!”

……

同类热门书
长夜谍影
长夜谍影
烽烟将起,方如今,本想一步步从小警察做起实现自己的小目标,却因为一场意外卷入了残酷的情报绞杀战中,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的谍海生涯。获取情报、深挖日谍、铁血锄奸……他成了狡诈机智、心狠手辣、残酷冷血的代名词。然而,只有方如今自己才知道,即使暗影笼罩、硝烟弥漫,那份深藏在心中的信仰从来不曾磨灭,追逐时代之光的脚步亦从来不曾停歇……
掠过树梢的熊 ·激战 ·连载 ·35.1万字
弹痕
弹痕
当过兵,站过岗,守过边疆上过天。走过南,闯过北,拉着死神跳过舞。挨过刀,中过弹,枕着鳄鱼睡过觉。翻过山,游过海,搂着死人嗥过歌。
纷舞妖姬 ·军旅 ·完结 ·133万字
7.3分
谍海争渡
谍海争渡
谍海争渡,回头无岸。1938年8月,江城的沦陷难以避免,我党中共特科人员楚新蒲,奉命加入江城特委,潜伏敌后长期抗战。…………本书第一书名《争渡》,后台显示有人使用,加了谍海二字。
只爱煞英雄 ·激战 ·完结 ·168万字
9.5分
熢火之下
熢火之下
特别纪念小知闲闲,抗战普通人的平凡故事,平凡人简单抗争才是这个世界主旋律,缅怀先烈。
横霸 ·抗战 ·连载 ·255万字
刀尖之上
刀尖之上
周森,伪满冰城警察厅南岗警署普通一巡警,一觉醒来,生活突然变得波谲云诡起来,甄别,怀疑,新的身份,新的使命,周旋于日伪宪、警、特机关之间,克服艰难险阻,完成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任务,成长为一名拥有坚定信仰的共产主义革命战士!他是刀尖上的舞者!更是索命的阎王。本书又名《布局》。书友群号:风丝团80820059
长风 ·激战 ·连载 ·28.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