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74章)
你摸了摸魔法羊皮纸,你发现自己忽然变的更抗揍了。 你又摸了摸魔法羊皮纸,你发现自己逃命时跑的更快了。 你恍然之间拥有了基础战斗的能力。 你摸了摸高级战斗术的书籍,你发现自己力量更强,隐约还懂了一些武技的奥秘。 你挥舞着战戟,精通了格斗,还能空手释放各种魔法。 你发现,在这片世界似乎无所不能,学什么会什么,一切似乎是有人在给你开挂。 然后,你梦醒了。 陡然之间,你发觉现实中也拥有了一点小惊喜。 (参考元素:英雄无敌3代4代系列,轻松流走向,无游戏经历亦无阅读难度,欢迎收藏阅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记忆与人生

记忆,源于人脑,远早于公元前六世纪年代,帕蒙尼德便提出记忆是光暗物质混合而成。它存在于脑海,有的人,可能能记得三岁左右的事情,有的人,六七岁时候的事情都已经淡忘了。

有人的记忆稀稀疏疏,似云缠雾绕,偶尔能回想起久远的记忆片刻,但是,大多时候处于迷迷糊糊之中。

而有的人,附带连上辈子的事情还能回忆起。

徐直惊呼一声,人猛的从床上坐起,胸口抖动不已,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中喷涌而出。

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没有血沫,心中放下了一丝忐忑。

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了,徐直掰了一下手指,十根不够用,又重复数了一遍,十四年,整整十四年。

往事一桩一桩的在脑海中闪现,他使劲的擦擦眼睛。

以前的时候,他宁愿现在这个世界是个梦,总有那么一丝可能会从梦中醒来。

可是,这终究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而且已经过了十四年。

并不大的房间放置了一张床,一个破旧的衣柜,靠窗处摆着一个火炉子,还有锅碗瓢盆。

往外一些,就是一个小隔间,那是厕所和出门的方位。

门背后,一个老头的彩色照片贴在上面,照片上的老头儿精神奕奕,一脸阳光的笑意。

照片下钉着一块长方形木头,搁置着一个小香炉和一个骨灰盒,香炉里残留着一些香灰,一炷线香缓缓的燃烧着,熏出一丝檀香树的气味。

“老头已经过世了两年了。”

徐直瞪着老头的肖像,记忆又涌现了出来。

上辈子,这辈子。

并不高明的投胎技术,徐直生下来不知父母在何方,他属于遗弃婴儿,自小在福利院长大,待稍微长大一些,他们这些儿童便供一些有需要的人领养。

老头姓徐名正,是个退伍军人。

说来也是和徐正有一丝缘分,徐正当年只是途经福利院看望一下战友故人,结果才两岁的徐直便抱着徐正的腿脚不放,一直到福利院门口,还挂在人家的裤腿上。

已经五十多岁的徐正想想也就领养了,反正他膝下无子无女的,政府的退休抚养金也凑合够用,符合领养条件,再多加这么一个小孩问题不大。

徐直随了徐正的姓。

做男人,走的直,行的正是徐正的理念,徐直名字的由来也不奇怪。

破旧的房子是徐正的居处,徐直在这个房间已经有十二年的光景,承载了太多的记忆。

点亮了灯,房间光线陡然明亮了起来,看看闹钟,凌晨五点三十,再过一会儿天便要明亮起来。

徐直摸摸自己的胸口,以前似乎有什么东西总是要蹦出来的凸起不见了,现在平坦又光滑,正是青春年少娇嫩的身躯,没有一丝异样。

身材略微消瘦,脸蛋狭长,眉毛如刀锋一般,徐直拿过镜子,镜子中自己眼睛有神,不如以前那样子充血,只是总感觉自己似乎多了一些什么,却又是说不清楚。

不提记忆中上辈子的那个自己,这种带记忆的重生或者是类似穿越并没有给徐直带来什么好处。

文化不同,语言不同,一切以前的经验似乎都不好使了。

当个天才的小神童也没什么可能。

骆宾王七岁时一首咏鹅,便是技惊四座,被人誉为神童。

徐直也很想当个小神童,给自己或者周围的人带来点惊喜什么。

可是他连简单如咏鹅这种古诗,他都翻译不出来。

当然,这是假如不计算咏鹅的第一句“鹅,鹅,鹅”,毕竟这段还是很好翻译的。

想当年他学了十多年的英语,不去翻千度,也能轻易把这第一句翻译完,当然,第二句便要卡壳,而且还是卡的很死的那种。

语言的不同,平平仄仄,押韵,涵义便有了区别。

即便是可以翻译出来,咏鹅也难以在这方世界放出光彩。

徐直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什么特别的方法让他的人生变的不同。

平凡的人不管在哪里都显得平淡无奇。

也许安安稳稳一生也好,平平淡淡才是真。

六岁苏醒记忆后,徐直便抱着这种想法。

为了避免老头棍棒教育,徐直表现的也可圈可点。

相比同龄小孩,他起码听话的多。

脑袋里有个成年人思想还是有点好处的。

当然也有一些坏处,他接受一些新事物比正常的小孩子要慢上一拍,这让他有点恼火,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成年人的思想复杂多化,没有孩童那么纯粹。

多年过去,他已经开始静心下来慢慢学习这个世界的一切。

既然来了,只能适应。

老头徐正是徐直的唯一依靠,也是他在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看着老头那笑眯眯的彩照,徐直心中充满忧伤。

徐正过世时他只有十二岁,放学回来便看到老头那干冷的尸体,当时他一股凉气涌上脑海,心宛如老头的躯体一般,冰凉枯寂。

从那一天开始,徐直便犯上了做噩梦和咳血的病症。

他去校医室做过全身体检,验血,全身X光,CT,得出的一切验证都是身体正常,健康的不能再健康。

“也许是老头在下面太寂寞,在招呼我。”

看不出是什么毛病,徐直也看的很淡,活过一辈子生死会看的透一点,能活他肯定好好活,倘若有一天死亡来临,他也能坦然面对。

活两世本来就是挣了,还能有什么不满足,这又不是什么神话世界,充满无数神仙鬼怪妖魔的世界,便是上辈子的地球,那些事物也只存在神话传说之中。

能让记忆苏醒,活的明白一些,这本来就是老天爷的恩赐。

他只是星球上的一只小小蝴蝶,被轻轻的扇出了地球,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或许连波澜都不会惊起,便又消逝在这星球的尘埃之中。

徐直望向窗外。

六点了,阳光明媚,初阳缓缓的在天边升起。

新的一天来临了。

不少老头老太开始出门锻炼了,有挥舞着宝剑的,有手拿石狮的,也有提着近百斤青石条的。

有个红衣老太太将播音器的按钮按了下去。

轻快的旋律响了起来,弥漫在清晨的薄雾中。

众人翻腾跳跃,整整齐齐。

广场舞啊!

徐直感慨了一句,他瞅了瞅床底,那是老头当年跳广场舞喜欢玩的重型铁棍,手臂粗细,两米三四长,一百三十八斤,正静静的躺着床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