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09章)
一家只在深夜开门营业的书屋, 欢迎您的光临。 ——————【该作品简体版已出版,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vip全订书友群》:557560752(进群粉丝值验证) 《读书群》:523978007(无需验证) 《战斗群》:457654443(无需验证) 新书《魔临》已发布,新的征程,开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不要烧我!

掬起一捧水拍在自己脸上,周泽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略显憔悴,作为一名急诊科医生,这种憔悴仿佛是一种标配。

“周医生,有新病人马上就到,好像是从楼上摔下来的,不知道是不是自杀!”护士王雅站在男卫生间门口喊道。

“知道了,马上就来。”周泽回应了一声,然后抽出纸巾将水珠擦干净开始往外走。

救护车很快就开入了医院,担架车上躺着的是一位身穿灰色唐装的老者,老者不停地在咳嗽,不时有血沫子以及脾脏器官碎片被咳出来了,全身上下都是血污。

周泽马上跑了过去一边推担架车一边观察伤者情况,同时对前头的人喊道:“准备手术器械,快!”

伤者的情况很不好。

“我…………我…………不想死。”

老者睁着眼,看着自己身边距离自己最近的周泽。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会帮助你,你死不了。”

大部分垂危的患者,在这个时候都会说这种话,能真正平静面对死亡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作为医生,在这个时候当然不是和伤者分析病情告诉你你有几成把握能活下来的时候,伤者这个时候所需要的,是心理的慰藉。

“不…………不…………下面…………下面…………下面真的太可怕了…………”

老者忽然攥住了周泽的手腕,一脸严肃地看着周泽。

“你稳定一下情绪,放轻松,你的生命不会有问题。”虽然手腕处有些生疼,但周泽还是没有去尝试挣脱掉。

“我不想……不想再下去了……他们……他们发现我了……我……他们发现了我……”

“嘶……”周泽忽然感受到手腕的一阵刺痛。

“周医生,你的手!”身边的小护士马上喊道。

老者的指甲很长,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的指甲是黑色的,是那种类似琥珀般通透的黑色,不像是有污垢在里面聚集的样子;

而此时,老者的指甲已经嵌入了周泽手腕的肉里。

“我不下去了……不下去了……不下去……哈哈……咳咳咳…………”

老者忽然挺起身子剧烈地咳嗽起来,紧接着,身体一颤,原本抓着周泽的手脱落下去,整个人失去了动静。

“准备抢救!”周泽喊道。

老者被推入了急诊室,有医生护士开始对其进行抢救措施,同时电击器也准备完毕。

“周医生,我帮您处理一下伤口。”王雅这个时候走过来。

作为医生,他们实际上并不担心这点皮肉伤,他们最担心的是万一老者有其他的疾病,很可能让医生进入职业暴露的危险境地,毕竟老者手上刚刚有很多血,谁都不清楚他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传染病。

一些病,一点沾染上了,可能一辈子也就毁了。

伤口包扎好之后,急诊室里走出来另一位医生,对着周泽摇摇头。

这意味着,人没救过来。

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落,但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也已经见惯了,很快就会调整过来。

“周医生,做个检查吧。”王雅建议道。

“不了,我晚上还有点事情。”周泽摇摇头,直接走到了更衣室那边换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到医院停车场开车离开。

车子刚开到江海大道高架下面,周泽的手机就响了。

“喂,我是周泽。”

“周医生,孩子们都在等着你呢。”

“不好意思,吴校长,有个病人耽搁了,我现在马上过去,让小朋友们再等我一会儿。”

“好,好。”那边很快挂断了电话。

周泽又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半,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平时都很早就睡觉。

红灯变了绿灯,周泽踩下了油门,开了过去。

“嘟!!!!!!!!”

也就在此时,

一辆重卡闯红灯开了过来,周泽只来得及侧过头看向车窗外那刺目的远光灯,

随即,

“砰!”

天旋地转,

小轿车在重卡面前宛若一张娇弱不堪的白纸直接被撞飞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之后砸落在了地上。

…………

“额……”

周泽苏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好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同时,自己的眼睛也睁不开,他知道自己出了车祸,很严重的车祸,出于职业素养,他很想现在就检查一下自己的受伤情况,但他没办法动弹。

四周,不时有其他车辆行驶而过的声音,还有各种喇嘛声。

我还在车祸现场么,

我还在车子里?

周泽在心里想着。

很快,

警车的警笛声传来,还有消防车的声音,

最后,让周泽感到亲切的救护车笛声传来。

周泽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挪动,附近的温度稍微有些高,应该是在切割自己车子好把自己营救出来。

这种营救活动周泽参加过不少,对一些流程还是清楚的。

可惜了,自己后车厢里的蛋糕,以及孤儿院孩子们的六一儿童节聚会,只能泡汤了。

“周医生!”

熟悉的呼唤声。

应该是院里的陈医生。

周泽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至少,自己保下了一条命,这姑且也算是一场,飞来横祸吧。

身边还有几名护士的声音,因为附近太嘈杂,所以周泽听得有些不清楚。

但接下来,陈医生的一句话,让周泽的心猛地陷入到了谷底!

“周医生失去生命体征了。”

不,

我没死!

我还没死!

我没死啊!!

周泽在心里拼命地呐喊!

他没死,他还有意识,他没死!

接下来,周泽感知到有人在对自己做心肺复苏,那一次次沉重的挤压,他感受到了,却没办法张开眼,也没办法去说话。

他没死,

他希望他们快点发现他没死!

但一通忙碌之后,

周泽听到了几名认识的护士哭泣的声音,

陈医生一拳打在了附近的车门上,显得很是悲痛。

喂!

别放弃!

千万别放弃!

我没死!

我现在应该是假死状态,

失血过多?

受伤严重?

但我真的没死!

我应该还有呼吸的,我应该还有心跳的!

周泽在心底疯狂地咆哮着。

但接下来,他感知到自己被抬到了担架上,应该是被送入了救护车里。

紧接着,就是救护车开动的声音。

车厢里的护士们还在哭。

但这种哭声在周泽耳中分外刺耳,

他还没死,

哭什么!

为什么要哭!

你们再看看我,

再看看我,

再检查一下,

我没死啊!

救护车停了下来,

紧接着,周泽听到了院领导的说话声:

“小周人就这么没了?”

“车祸很严重,周医生受伤过度,失血过多,已经确认死亡。”

“真的?人就这么没了?”另一位副院长还不相信。

“小周走了。”这是一位科室主任的声音,“我刚刚又检查了一遍。”

我没死!

你们这帮庸医!

我没死!

你们这帮混蛋!

混蛋!

周泽在心里不停地谩骂着,此时此刻,在他身边的这帮人不再是他的同事,也不再是他的朋友,更不是他的领导和长辈,

他们居然认定自己已经死了,

但死人还能听到声音还有感知么?

我没死!

你们这帮混蛋,

畜生,

我没死!

救我!

救我!

担架车开始推动,四周静悄悄的,而且温度也在逐渐降低。

“小雅,你别太伤心了,院长说了明天院里给周医生开追悼会。”

“素琴姐,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一个人,就这么没了。周医生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这样没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看开一点就好。”

两个护士说完这些后,就离开了。

四周,

空荡荡的,

那种森然的凉意,

是那么的清晰。

周泽不停地去挣扎,不停地想要去反抗,他想要醒来,他迫切地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鬼压床一样,任凭他不断地努力,但自己的身体,却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了。

最终,

他有些绝望地放弃了,

他累了,

也疲惫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的,

太平间。

………………

当周泽再度“醒来”时,是感知到自己脸上有一种淡淡的凉意,刺痛感也很清晰。

“妆化好了没有?”有人在旁边问。

“别急啊,等下,他整个人都被撞成这个样子了,化妆哪里有这么快。”

“人家医院都在催了,马上要把他送去哀悼会那边。”

“要不你来嘛。”

殓妆师似乎有些生气,化妆时更用力了,当然,她们面对的客户是死人,死人自然不会说痛的,也不用担心收到投诉,只需要让活人看见成效就可以了。

周泽已经没力气挣扎了,

他就这样安静地待着,

承受着化妆笔在自己脸上不停按压下来的刺痛感,

终于,

妆化结束了。

“行了,叫他们进来吧,我们活儿结束了。”

周泽感觉自己正在被换衣服,随即,他被推了出去,医院的护工将他抬送到了柔软逼仄的空间里。

这,

应该是冰棺。

然后,四周的一切嘈杂都在瞬间被隔离,

应该是盖子被盖上了。

抖动,

摇晃,

颠簸……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泽终于又听到了声音,冰棺盖子应该被打开了。

入耳的,

是哀乐。

院长拿着话筒在做讲话,他在夸自己,在惋惜自己,

然后是副院长以及主任等等人。

周围,

不时有脚步走过的声音,

有人只是静静地走过去,看自己最后一眼,

有人还试图喊自己几声,带着哭腔,

这是在瞻仰遗容。

瞻仰,

我的遗容!

我没死,

我真的没死,

我还没死!

没死啊!

周泽在心底哀嚎着,

他又开始尝试去努力,

但依旧没办法,

他只能听得到,也能感受得到,

却没办法说话,

也没办法睁开眼,

大家都认定他死了,

但他自己清楚,

他还没死!

孤儿院的小朋友们也来了,在他身边哭泣。

他们哭得很真诚,因为周泽自己也是从孤儿院里走出来的孩子,也因此,工作之后,他的薪水大部分都捐献给了孤儿院,这次出车祸,也是因为晚上赶着开车回孤儿院陪孩子们过六一儿童节。

“小周啊,你安心地去吧,你这次,算是因公出事,你没有家人,但你的赔偿金医院会给孤儿院的,你放心吧。”副院长站在周泽身边说道。

随后,

周泽感知到自己再次被隔绝起来,冰棺盖子应该再度被闭合了。

然后又是一阵颠簸,

最后,停了下来。

冰棺盖再度被打开,

四周,有些安静,偶尔听到人声,却不显吵闹。

有两个人,一个抓着自己的肩膀一个抓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举起来,然后放在了另一个冰冷的架子上,好像是钢板。

这两个人很熟练,非常非常的熟练。

周围,隐约有依稀的哭声。

周泽一开始还没能分辨出自己又来到了哪个地方,

但在此时,

他忽然明白了,

王八蛋!

他们把自己送到了火葬场!

他们要烧了自己!

我没死啊,王八蛋们!

我没死!

还没死啊!

不要火化我,

不要火化我!

我真的还没死啊!!!!!!!!!!!!!!

这次,是周泽最发疯的一次,也是最疯狂的一次,

他知道,

一旦自己被火化了,

那就一点余地都没有了!

他将直接面对死亡!

彻彻底底地终结!

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自己还不到三十岁,自己还没成家,自己还没有孩子,自己还有人生,自己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可以走!

“妈妈,我刚看见这个叔叔的手动了一下。”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声音在旁边响起。

“啪!”一个小嘴巴子扇过去。

“别瞎说,等我回去收拾你。”女孩儿的母亲斥责道。

周泽绝望了,

因为无论他如何挣扎,

如何在心底咆哮,

外面的人都无法感知到。

他被放在了传送带上,

机器开始启动,

他正在被往前推送,

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也因此,他无比地恐惧!

不,

不,

不!

我没死,我真的没死!

不要烧了我!

不要烧了我!

没人听得到自己的呼唤,

他们只负责伤心,

只负责难过,

只负责将这个流程走完,

然后回家吃晚餐,明天继续过。

终于,

周泽感知到自己似乎被推送进了一个满是油渣味的狭窄地方,

紧接着,

有黏着的液体喷洒在了他的身上,

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汽油,

紧接着,

“滋滋……”

烫!

非常烫!

疼,

剧烈的灼烧疼痛!

火,

火,

大火,

到处都是火…………

同类热门书
我有一座冒险屋
我有一座冒险屋
【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出版】陈歌继承了失踪父母留下的冒险屋,无奈生意萧条,直到整理冒险屋时意外发现的手机改变了这一切。只要完成手机每日布置的不同难度的任务,冒险屋就能得到修缮甚至扩建!于是陈歌开始在各大禁地里探险取材,将其中场景元素纳入到自己的冒险屋中。随着前来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冒险屋一举成名!然而虽然任务带来的好处越来越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显现,甚至父母失踪的线索似乎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
我会修空调 ·推理 ·完结 ·308万字
9.5分
无限邮差
无限邮差
一个来自不可知处的包裹,一封诡异古怪的邮票,恭喜你成为一名新的邮差,请签收包裹,来体验下死亡的旅途吧。邮差终有一死,唯有邮票长存。新书也快完本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过水看娇 ·悬疑 ·完结 ·366万字
8.2分
青叶事务所
青叶事务所
我叫林奇,在拆迁办工作,今年年初的时候负责一个旧小区的拆迁。小区中有一住户,门口挂着“青叶灵异事务所”的古怪牌子,屋子被改造成了办公室,废弃多时,积满了灰尘。在办公室的档案柜中,整齐陈列着大量文件和资料。我好奇之下,将之整理,发现了一个藏在现世下怪诞又恐怖的世界。档案中记载的事件也逐渐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读者群:157446947☆☆☆☆☆
库奇奇 ·推理 ·完结 ·490万字
9.1分
黎明医生
黎明医生
昔日的闹市街头,现在一片畸形的死寂。嘶哑狂乱的怪异低语缠绕在天空之上,不可名状的古老巨影沉浮于大海之中。未知的疾病爆发,可怖的灾难肆虐,恐慌的人们日夜寻求虚妄的庇护之地。血雨飘淋,闪电照亮了乌鸦在聚集,永不复焉,永不复焉,它们答曰。“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异怪生物跟人类一样拥有十二对肋骨,但也拥有一根人类没有的‘横畸骨’……”医学院内,顾俊继续划下解剖刀,向周围的学生们展示着实验台上异怪生物的胸廓构造。神秘诡谲的时代降临,真理倒塌,秩序瓦解,人类唯有经由智性的力量,不屈前行。书友群:826176135全订V群:883840853
机器人瓦力 ·悬疑 ·完结 ·182万字
9.3分
虫屋
虫屋
微胖的男人,拿着扫帚走到院子里,他扫了扫落叶,转过头,看门上的牌匾——虫屋。“再不现形,就把你们做成花肥。”
金柜角 ·奇妙 ·完结 ·117万字
8.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