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8章)
南魏的京城里,有这样一个组织。他们在京城里名声大噪,却无人知晓他们的身份。动听的琴声,舞动的裙摆,矗立的银针,转动的罗盘。到处皆是他们的身影,却有让人无法察觉。自诩正义,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这四国的战乱中,他们又会起到什么作用呢?

第1章 初

在一个茅草屋里,一个有着狐狸尾巴的小女孩被一群小男孩无情殴打着,一个男孩拿着手里的馒头,似嘲笑的说到:“想要这个馒头,就一直扮演怪物好了。”女孩静静地被他们殴打着,一声不发,只是眼睁睁的盯着那个馒头。

“你们都给我住手!”一个男孩走了过来推开了他们。拿着馒头的那个男孩说:“白漓,别多管闲事,不然连你都打!”那个叫白漓的看着他们笑了一声,好似无情的嘲讽着他:“那你们也要打的过我啊。告诉你们,就算你们一起上来,我也不怕!”

那几个男孩明显生气了,但没有一个人敢上。谁不知道十岁的白漓是将门白家之后,哪怕是三四个大人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拿着馒头的那个男生没办法,切了一声:“这次算你运气好。”就只好灰溜溜的带着其他男孩子走了。“馒头!”那女孩趴在抬头看向馒头。白漓蹲在地上看着她:“你怎么就知道馒头啊,走,我带你去我家吃。”说着便抬她起来,拉着她的手往他家跑。女孩没力气一下子就因为没力气摔在了地上,“额,对不起啊。算了,我背你吧。”还没等她回答,白漓就背起了她。女孩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

不一会,就到了白漓的家。女孩看到了一个气派的牌匾“白府”,一个宽敞的大门。里面有很多豪华的厢房,有十几个下人。白漓径直走入大厅,放下女孩,让她坐在靠椅上,笑着对他说:“你先等一会啊,我去找点吃的来。”女孩走了一会,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她看着他,他看着她。那男人慌忙的回头望了一眼:“我走错门了?”女孩立刻走了下来:“对不起叔叔!”中年人一脸茫然。

“爸”突然,白漓在后面喊了一声:“哎,你怎么下来了,快坐下一来。”说着,一边拿着两个包子,一边扶她坐下。中年人有点不解的说道:“漓儿,这位是?”中年人看那女孩穿着很破的衣服,身上很脏,还有很多红肿的伤口,便不忍心疼了起来。白漓看着她,说:“爸,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只看见他被一群富家子弟毒打,所以……”中年人眉头一皱:“竟有这等事!我南魏之都不应有此事啊。”中年人看了一眼女孩,半晌,惊的说了一句:“你是灵人?”女孩紧紧握着手,手汗不停地流。“爸?”白漓不解的问道:“什么是灵人啊?”中年人一边抚摸着白漓的头一边说:“灵人就是异灵和人结婚生下的孩子,虽然天生是奇才,但会在不定时爆发本性,杀戮!被人们所讨厌。”“对不起叔叔,我立刻走!”女孩立刻跑了出去,白漓抓住她:“为什么要走?”女孩挣开他跑了出去,白漓也追了出去。

天,下起了大雨。白漓追着女孩,但女孩越跑越快,白漓竟怎么追也追不上。女孩一下子拐了个弯,白漓就看不到她了。白漓不停地喊道:“喂,出来啊。为什么要跑,灵人怎么了?出来啊。”女孩的脸上有很多水,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我把包子放着,如果你饿了就吃吧。”白漓把包子用油纸包了起来,慢慢的走去。当白漓有的很远的时候,女孩走去拿起了包子,慢慢的吃着。

转眼间,十年就过去了。

女孩长成了一个绝世倾城的舞姬,还有了一个名字:湘裳,人如其名。一身青色舞裙在京城里大放风采。由于是灵人,天生的舞姬,还有一双长成的狐狸耳朵和五条尾巴,让京城不少达官贵人注目。可她是京城一个神秘组织的一员:饶情人!由尚书台亲自授命,为朝廷办事,虽为棋子但皇帝却不敢随意舍弃。她最初来这里的愿望是,找到白漓。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当年十一岁的她被司空司时看中。把她带入饶情人,开始训练。此后,饶情人接到的任务几乎都是重案,但他们却从来没有失败过。为此,皇帝非常信任他们。但他们潜藏在京城的一方,只有司时和皇帝知道他们的行踪。而南魏的其他朝臣却几位反对“饶情人”的制度。由此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司空司时,一派是皇帝的心腹大臣京兆郡丞九里华。两派相互斗争三年,皇帝虽然知道但不明说。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一切。

又是一年的除夕,湘裳所在的舞楼“所依”又是人满为患。湘裳正在大殿里翩翩起舞,有不少人在看她跳舞。湘裳看向二楼,一名白披银铠,腰悬宝剑的一个年轻人在看着她。两人正好对视了一眼,年轻人立刻脸红的转了头,湘裳笑了一下,继续自己的舞蹈。

“让开让开!”一伙军人推开门卫:“我是兵部尚书的儿子李高,谁敢挡我?”人们纷纷退让,他们虽然是京城权贵,但也不想惹上任何的麻烦。李高坐在椅子上,拿出一个袋子,对湘裳说:“你今天把爷哄高兴了,这袋子黄金就是你的!”湘裳静静地说道:“大人,我们这是正经生意。”湘裳虽然会武,但却不能暴露出来。李高挠挠头:“你们这里窝藏重犯,刑部的侍郎大人已经有证据了。”一名舞姬不服说到:“胡说八道,我们所依楼从来没有什么违法行为!”李高一笑:“呵,这可不是你说的算!来啊,抓起来!”李高后面的人动手了,湘裳立刻挡在那个舞姬前面。但不能动武,舞姬还是被抓了去,按跪在了地上。

“放开她!”湘裳有些怒了。李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大笑着说:“可以,不过你要当我的妾!不然,我会杀了她。你不要质疑我说的话,一个舞姬死了。查出来顶多赔点钱。能怎么样?”舞姬说到:“姐姐,不要答应他!”后面的一个兵头直接拍晕了她。湘裳现在原地,思考着对策。李高看她这模样,拔出剑,说到:“看来,你是不打算救她了。”像那舞姬猛的一刺。

“住手!”湘裳喊道:“我……我答应你!”李高大喜,收回利剑:“来啊,请她回府。”两人正要拉住湘裳时,一个人从二楼跳下,打退了那两人。李高气急败坏:“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坏我好事!”只见那人,白披银铠;左挂一剑,刻字锦绣;右悬一刀,刻字淋漓。用冰冷的口气说到:“没想到兵部尚书有你这种儿子,呵。”李高:“你……”“公子,此人不可惹,”在李高身边的一个侍卫官说道:“他是镇北将军!”

李高听后,顿时冷汗直流,顿时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镇北将军啊,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镇北将军把白披脱下来给湘裳盖上,然后对李高说:“误会?去跟刑部尚书说吧!”

李高见谈判无果,立刻翻脸说到:“弟兄们,杀了他!一切罪行我来罩着!”听到了这句话,后面二十多个人一下子冲了上去。镇北将军一个个将他们放倒,随手捡起一把剑。湘裳看着他的身影,皱着眉头。

前天,她接到了一个任务:刺杀后天回京的镇北将军。

想到这里,湘裳不禁心烦意乱的叹了口气。李高的副官剑指她的脖子,而镇北将军的剑指着李高的脖子。副官对镇北将军说道:“我们同时放下剑。”镇北将军说道:“我是刚刚回京镇北将军,他是所依楼的舞姬,你认为我们会有关系?”副官紧张的说道:“我们可以试试!”

副官挥剑砍向湘裳。

风!

刀挥下来了,但湘裳却感觉不到疼痛,她回头一看。镇北将军用用手挡住了那一剑,但掌心却在流血。副官笑着说:“看来我赌对了呢!”镇北将军嘲笑着说:“垃圾!只会对弱者下手吗?”副官再次出现的举起利剑,再次想挥下去,镇北将军左手按刀。下一个瞬间,副官停了下来。李高说到:“怎么了?”

扑通!副官倒了下去,前部出现一个三寸的刀划伤口。在场的人无不震惊,镇北将军笑了一下。

“恶魔!恶魔!”李高直接瘫坐地上。镇北将军转头看向李高:“小子,继续啊!”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