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133章)
在属下眼里他是英明神武的将军,在同僚眼里他是个精明市侩的小地主,在李自成眼里他是可堪一用的外省人,在崇祯眼里他是失陷亲藩的贼寇,在多尔衮眼里他是厚黑无耻的南人,在郑成功眼里他是值得信赖的盟友。 历史的节点在这一刻转动,潮流的波澜在这一刻起伏,欢迎阅读南明大丈夫,看高二哥再造天下。 作者已有三百万字完本作品一部,书友放心收藏。 欢迎加入话凄凉书友群,无管理冷清群号码:162357907 群160522963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

大丈夫一生要经过困难磨练共多少,大丈夫一生要几次落魄失望与心焦。

冷雨狂风历尽,人格更光耀。立地顶天汉子心里,磊落永不折腰。

……

公1642年,崇祯十五年,河南大旱,飞蝗蔽天而下,所过之处,禾苗、芦苇和青草立尽,饥民削树皮,掘山中白泥为食,百姓流窜,老稚抛弃道旁,饿死者甚众。

同年,山西、河南地震,波及十余州县,城乡房舍倾倒,瘟疫横行,中州糜烂,然朝廷不免钱粮,反而严刑催科,李闯乘势而起,兵围开封城。

还是这一年,清军攻克松山,明朝巡抚邱民仰及总兵官曹变蛟、王廷臣等皆死,督师洪承畴、祖大寿被俘,后二人皆降清。

到崇祯十五年,明朝在内忧外患的折磨下,江山已然风雨飘摇。

……

开封府南的陈留县外,赤地千里,麦子和树叶都被吃得干干净净,六十多岁的高祖荣提着灯笼,在土堡内巡视,他见院子里没人,不禁连着呼唤了两声,“义仠、义仠。”

一个背着火铳的黑影从角落里有些慌张的窜出来,“老东家,我在这儿哩。”

高祖荣看见身前的汉子,有些不高兴,用拐杖杵了杵地面,“你哪儿去呢?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你看好粮仓,全村的人就指望这点粮食熬过荒年哩。”

高义仠低着头,小声道:“老东家,粮库里有人看着哩。”

高祖荣瞪了他一眼,杵着拐杖向粮仓走去,未到门前,里面便有淫笑声传出,“赵娘子,你就从了我吧,你男人被拉去打鞑子,还能回来么?松山那边一下就死了好几万,你男人回不来了。”

高祖荣听到里面的声响,愕然的扭头回来,高义仠则忙将头撇向一边,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逆子,畜生!”高祖荣气得一拐杵在地上,回头就要去开门,可是走到门口,推门的手却停了下来。

高祖荣心想,我这要是推开,赵家娘子估计是没脸活,我那傻儿子的名声也要臭到家,有辱门庭不说,今后想要考个秀才,接任里长,怕都要受到影响,况且赵家在村里也不少人,事闹大了绝对不会干休。

高祖荣迟疑了一会儿,手终于还是收了回来,但他听见里面的淫笑,气却不打一处来,老子一世英名,怎么生了这么个玩意儿,他心里着实生气,嘴里忍不住又低骂道:“畜生!”

等骂完,他忽然又回过头来,只见高义仠伸着头,嘴角带着淫笑,正听得出神,高祖荣立时用拐杖在他身上打了一下,然后板着脸道:“义仠,明早你到账上领两斗面子,给你老娘亲送去。她年纪大,挨不得饿。”

“两斗面子?”高义仠听了一愣,反应过来,脸上顿时乐开了花,他忙要道谢,高祖荣却用拐杖制止了他,眼睛余光瞟了一眼粮库,然后盯着他低声道,“今天的事,你对谁也不要说,明白么?”

高义仠得了好处,点头如捣蒜,“老东家,你放心,我嘴严实着哩。”

“那就好,要是被人知道了,明年你就不要来庄上做工了。”高祖荣微微颔首,然后摆摆手道:“你去土墙上巡视,今晚这里不用照看了。”

高义仠听到消息走漏,便不让他上工,吓得脖子一缩,连忙保证,慌忙逃离了院子。

等高义仠走了,高祖荣也离开了粮库,不过他怕有别人过来,却没有离开院子。

高祖荣是高家村的乡绅地主,整个村子里的田地,八九成是他们家的。他是高家村的里长,同时也是族长,有维持村落稳定的责任。

村里人往上扒拉几代,大都是同一个祖宗,都有亲戚关系戚,所以高祖荣虽是地主,但并不像别的劣绅一样在村里为非作歹。

他有个秀才功名,读过些书,比较讲仁义,况且地需要村里人种,加上世道乱,他这样的富人容易遭殃,所以他很注意邻里的关系,声望一直很高。

不过他的好名声,随着他的二儿子高义欢长大,却越来越臭了。

早年高祖荣有一子,比现在的儿子高义欢要成大器,可惜万历年间随着保定总兵官王宣,战死在萨尔浒。

粮库里作恶的是他的二儿子,名叫高义欢,是长子死的那年他的小妾所生。

老男人最疼小妾,也最疼小儿子,失去长子后,高祖荣便特别疼爱这个二儿子,而溺爱让这个二儿子,成了乡里的纨绔,欺男霸女,什么缺德事都干,不仅将家财败了一半,还将高祖荣的声望搞得和他一样臭。

高祖荣了解他不成器的儿子,也就那么一会儿就该出来,所以站在暗处,准备等里面完事了再走,老头子杵着拐杖,一想到自己堂堂秀才公,居然在给逆子放风,老头子就差点背过气去。

正当他气愤,决定今后一定要严加管教,不能让逆子再放肆,毁掉三代积攒的家业和名声时,方才离开的高义仠却连滚带爬的跑回院子。

“不是叫你不要过来么!”高祖荣见他回来,杵着拐杖愠声道。

“老东家,不好了,贼人杀来了。”高义仠却慌张的指着院外,一脸的惊慌。

“什么?”高祖荣神色一僵,反应过来,立刻吩咐道:“你快敲钟,把村里人都叫起来,女人孩子进院子躲避,青壮全部上墙防守。”

眼下的河南,朝廷的统治早就崩溃,官府只能退保大城,管不到乡里,流寇、官军、豪强犬牙交错在一起,相互之间时常兼并,混乱的像一锅粥,各个村落便只能结寨自保,防止强人的劫掠。

高义仠反应过来,忙拿起腰间的铁板,便“当当当~”的敲打起来,声音一下刺破了黑夜的宁静。

高祖荣顾不得傻儿子,杵着拐杖,急忙向土墙走去,村子里巡夜的人发现情况,呼喊声四下响起,“贼人来了,防贼啦。”

粮库的门一下打开,一个头发散乱的女子,从里面跑出来,紧接着有些微胖的高义欢也惊得从粮库出来。

院子里高义仠正用木锤敲打着铁块,急声呼喊,“贼人来了,都上墙啊。”

高义欢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好事没成,推门出来见了高义仠,顿时怒道,“我他娘的打死你个龟孙,敢坏我好事。”

“少东主,冤枉啊!”高义仠正敲打着,见高义欢撸起衣袖过来,作势欲打,他忙解释道:“贼人杀来了,是老东家让我敲的。”

他正解释着,院子里各厢房内睡觉的长工们,都拿着刀枪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贼人杀来呢?”高义欢见此才疑惑着收回手,他听着村子里如炸了锅一样,随即脸色一变,吩咐道:“走,上墙去,看看哪来的龟孙。”

当下高义欢便领着高义仠等十多人上了土墙,村里的百姓正扶老携幼的往高家的土堡内躲,老人、女人、孩子直接待到院子里,村里的汉子则拿着扁担锄头上墙守卫。

眼下河南的情况,有点像五胡乱华时一样,但凡有点家财的都会筑堡,有的大家族也会选择结寨,只是那时防的是胡人,现在即防流寇,也防官军。

居说汝宁一带,土豪刘洪便结寨数十里,登封也有豪族拥众十余万自保。如果没有关外建奴,天下指不定要进入汉末黄巾叛乱,豪强军阀割据的时代。

高祖荣没有那么大的势力,就是个小地主,但是也修了一座土堡,保卫家财不受骚扰。

这几年河南越发混乱,贼人时常来骚扰,看村民退入堡内的样子,就知道村子不只一次遭受贼人袭击。

这种事高义欢见得很多,对此也不惧怕,反而飞快的窜上土墙,不过等他上来,脸上愤怒的表情,却瞬间僵住,然后变成了惊慌。

漆黑的夜里,近千打着火炬的人影漫野而来,贼人比他想像的要多得多,闪烁的火炬,像天上的星河一样。

高义欢只见当先一人,一手打着火把,一手提着环首大刀,豹眼环须,已经站在土墙下面,却是陈留地界上有名的滚刀肉刘黑子,是个狠角色,不过高义欢却与他吃过几回酒,有些交情。

“爹,那人我认识,是我兄弟!”高义欢见是熟人,心里有底,走到一脸严肃的高祖荣身旁。

通常土贼也就百来号人,高祖荣本着和气生财,给点粮食就能打发他们去别处抢粮去。这次一次来了近千人,老头子着实下了一跳,心里有点没底。

他听见高义欢说与贼人认识,心道这小子结交些狐朋狗友,没想到还有些用处,于是忙道:“那还不把他们打发走,让他们去别处去。”

高义欢忙走到墙边,看着那刘黑子走到土墙下面,霸气的将一把大刀往地上一插,身后是扛着扁担、粪叉打着火炬的近千流民,不禁咽下一口唾沫,然后向下喊道:“刘哥,我义欢啊!怎么带弟兄到这里来了。”

那刘黑子闻声,向土墙上看了一眼,见一个白胖子有些胆怯,伸出头来,脸上不禁一乐。

原来是陈留有名的二傻子,之前他在陈留混迹时,没钱了就找这厮蹭吃蹭喝,还设局骗了不少银子,于是刘黑子带着戏谑,大声回道:“是高兄弟啊!往日你在城里没少请哥哥吃喝,今日哥哥来,就是想请你再帮哥哥个忙,借哥哥点粮,你看中不中。”

听到只是借粮,高义欢松了口气,回头看了老爹一眼,见他伸出来一个巴掌,当即会意,向下喊道:“刘哥,年景不好,我们家也没有余粮,村子里还有一百多户要吃饭,我给你十石麦子,哥哥你带着兄弟在去别处看看,中不中啊?”

“十石麦子就想打发哥哥,那怕是不中!”刘黑子听了忽然把刀拔了起来,抗在肩上,“哥哥现在是闯王手下后颈都尉,是给闯王征粮,你今日要是举村投效,把粮食都交出来,哥哥给你要个哨总当当,要是不给,那哥哥可就不讲情面了。”

下面的刘黑子根本不给高义欢面子,这让他脸面上有些挂不住,往常的贼人,给一两石麦子就打发走了,这次给十石,刘黑子还不走,居然要全部的粮食,实在是过分了。

高祖荣听了对话,知道儿子不顶用,一手扶墙道:“这位刘将军,杞县的李公子与老朽有旧,看在李公子的面子上,能否放过我们高家村。将军要是愿意高抬贵手,老朽愿意献粮三十石。隔壁王家堡粮多,要不将军去那里看看。”

“我入你个亲娘,高祖荣你个龟孙,去年东城来的那伙贼人,是不是你指使他们来俺们王家堡的?你个老东西,咋这么缺德哩!”高祖荣方说完,下面的流贼中出来一个清瘦的汉子,却是隔壁堡的里长王家屏,他指着土墙大骂。

高家堡和王家堡靠得近,时常因为水源等问题闹矛盾,发生械斗也是常有的事情。高祖荣见王家屏出现在流贼队伍里,惊得下吧都掉了下来,老头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家也算是书香门第,祖上出过进士,怎么也从贼呢?

杞县的只有一个李公子,就是河南豪强的领袖李岩,现在是闯王的谋士,不过刘黑子不属于李岩一派的人,而且他也不信上面的老头能与李岩扯上关系。

他扭头与身边的王家屏商量了几句,随即抬头说道:“闯王围困开封数月,大军急缺粮草,王家堡已经投靠本督尉,老头儿既然与中营副将相熟,那就更该助闯王一臂之力。今天不要多言,粮食我全要了,人我也全要了。”

开封是河南的大城,李自成围困开封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大军不事生产,开封附近的粮食被闯军吃完,所以李自成派遣了数股人马,到陈留、兰阳等地征粮,并裹挟一批百姓,继续攻击开封。

说完,刘黑子大刀一挥,近千流民便向土堡压上来。

土堡上的人,听见贼人不仅要抢粮,还要强征他们,顿时一阵惊慌,高义欢看见流民逼近,脸上发白,高祖荣却扭头对村民喊道:“守住土堡,每户一石麦子,跟贼人拼了!”

……

同类热门书
大明铁骨
大明铁骨
“我大明终其一朝315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铁骨铮铮,唯我大明;甲申天变,神州陆沉;大好河山,遍染腥膻;汉家儿郎,誓不为奴!永历十三年,郑成功北伐,这本是一场毫无快乐的痛——最优秀的将领阵亡了,再次北伐的本钱输光了。这一年,朱明忠意外的来到大明,成为郑成功麾下一小卒……建了两个读者群欢迎加入大明铁骨:150536833大明铁骨VIP读者群:150536544新书《这个大明太凶猛》已经发布!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无语,支持这个与众不同的明末故事……
无语的命运 ·两宋元明 ·完结 ·466万字
明末好女婿
明末好女婿
“崇祯,别急着上吊,只要把女儿给我,我带你杀出北京!”“李自成,这座北京城就留给你了,好自为之吧!”“多尔衮,我陈越有朝一日必定打进东北,把你满洲人赶到北冰洋,去和爱斯基摩人为邻!”穿越到崇祯末年,遇到了崇祯的女儿坤兴公主;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却要担负起整个国家。书友群:299967292,新建群最早进群有福利啊
任国成 ·两宋元明 ·完结 ·239万字
7.3分
明末之虎
明末之虎
崇祯六年夏,后金吞并明朝辽南金州后,现代大学生李啸,魂穿成金州一名普通乡下猎户。一文不名,不带系统,不带空间,没有任何特殊金手指的草民李啸,该怎样在这明末乱世,走出自已的生存与发展之路。战辽西,征宣府,据山东,筑高城,拓海疆。。。。。。在这明末的黑暗时刻,且看穿越而来的李啸,如何为神州社稷,为华夏百姓,立下这昭昭功业,打拼出朗朗乾坤!男儿只手将天补,刀马所至皆汉土!
遥远之矢 ·两宋元明 ·完结 ·392万字
北上伐清
北上伐清
遗民泪尽胡尘里,汉儿膝下好河山。今日聚众三万万,抚掌夸耀汉衣冠。全订书友福利群:961406930(进群发一下粉丝值截图)
日日生 ·两宋元明 ·完结 ·141万字
7.0分
明末称雄
明末称雄
公元一六三九,大明崇祯十二年。待我重整山河,再建汉家帝国。
木子蓝色 ·两宋元明 ·完结 ·285万字
7.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