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章)
“我,雷东庭。也许做的这些事情永远都不会被历史记录下来,但于师于恩,乃至于心,我雷东庭做到了我应该做的。为扬师门,或为内心一股少年豪气,又或者为了……,罢了,那都无愧于国术无双!”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天津卫码头

清朝1910年9月14日,一代武学宗师霍元甲病逝。

随后两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朝统治瓦解,1912年2月12日,清帝被迫退位。从此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封建帝制。

封建王朝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历史的结束,相反而是掀开了历史的新篇章。而离世人正在渐行渐远,快要消亡的民族自豪感,中华武术。也慢慢地好似1840年侵略者的鸦片一样,慢慢的只存在于世人片刻飘飘欲仙的脑海里。只不过,此时的侵略者已不再是那让人望而生畏的大英帝国军队了,而恰恰是世人内心那似乎又要渐渐丧失民族魂的自己。

动乱的年代,往往是英雄辈出的时代。可此时的光景,哪里又会有英雄呢?或许是国术无双这四个大字,份量太重了吧,英雄的出世大概也需要一个过程。

1915年,天津卫码头。

“嘿,小雷子。今天你可挣够了饱肚子的钱啊?”此时一个髯须红脸的光膀大汉擦拭着头上的汗水说道。只见在他的身旁还放有一包刚从肩膀上卸下来的货物。

“广码叔,别提了。好似现在的小子都不喜欢舞刀弄枪了。”此时只见一个个子瘦高的少年挽着自己的袖膀子垂头丧气地说道。

“哈哈哈,你个小雷子呀,你现在不也是一个黄毛小子嘛。你瞅瞅着这动乱的日子,听叔的话,别再去整那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家活事了。咱们这些穷苦的人家,能在这天津卫的码头上卖卖力气,混口饭吃,这就是老天爷天大的恩赐了。”叫广码的髯须红脸大汉砸吧砸吧嘴说道。

“对啊,小雷子。你瞅你鼓捣的这是嘛事嘛,还是听你码叔的话吧,多嘛这码头上出出力气。可别学我瘦猴,这么大年纪了,连个媳妇也都没讨着,你看我这倒霉该死的命啊。嘿,你说这是嘛事嘛。”一个瘦脸的汉子此时也把背上的袋子放了下来驻足在旁说笑道。

听到瘦脸汉子的话后,只见广码叔弯腰从衣服袋子里掏出一张干粮饼扔给了那个叫小雷子的少年,随之冲着一旁的瘦脸汉子开口骂道:“滚犊子,你个小瘦猴。你才多大个年纪了,这盐巴你还没抹上过嘴呢,就在你码叔我面前说这些丧门子的事。走走走,干活去。”说完话,广码叔便重新扛起了身旁的袋子向货仓走去了。

此时,叫瘦猴的瘦脸汉子慢吞吞的拖起地上的袋子向前移动着脚步,同时嘴里面说道:“是,嘛事嘛。我这年龄是小,可好歹我还去过大不列颠呢,嘿,这大世面……。”

码头货箱上,小雷子拿着手中的干粮饼胡乱的几口吞咽了下去,随之便在货箱上打起了许久未练习的拳脚。只见小雷子拉开架势之后,打左拳,出右掌,拳拳生风,好不漂亮。身形不断地随着脚下变幻的步伐移动着,如行云流水般的在这码头的货箱上舞动了起来。此时若有习武的行家看到小雷子打的这套拳脚的话,一定会大声疑惑的惊声呼道:“迷踪拳!”

原来,小雷子的大名叫雷东庭。小雷子的父亲在很早之前便去逝了,从小和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小雷子八岁时机缘巧合之下被霍元甲霍师傅收为内传弟子。但很不幸的是,在小雷子十岁的时候,母亲也病逝了。随后第二年,小雷子便遇见了广码叔,从此便跟着广码叔开始在这天津卫的码头上过起了日子。

“啊……,师父!”码头上,打完拳的小雷子,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状面朝着大海歇斯底里地大声吼道。

天津,杨树胡同八桥弄巷的一个院落内。

“晓玥,来来来,吃完晚饭,娘和你商量件事情。”此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中年女子手里拿着碗筷说道。

“娘,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和我说啊。”只见一个捆着两个大辫子的漂亮女生走到蓝色色衣服的中年女子身旁关心地问道。

“晓玥,你先吃饭吧。吃完饭,娘再和你说。乖孩子,快吃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蓝色衣服的中年女子把话说到这里后,顿时眼圈处流出了几滴泪水。

“娘,你是不是又想起爹了?”叫晓玥的女孩见状不禁关心地问道。

“不不不,娘又怎么会想起他呢,自从他狠心把我们娘俩儿抛弃之后,娘的心就已经死了。只是念起咱们母女两人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来,想到这,娘一时伤心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离开?”晓玥听到母亲的话后,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不禁开口呆呆地说道。

“对,离开。五年前霍师父的死,让娘又不禁想起了十八年前在仁爱医院发生的事情,娘就……。晓玥,娘都已经托人提前安排好了,我们明天下午就坐船去往Y国,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吗,晓玥?”

“离开,去往Y国?”听到母亲的话后,晓玥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本身心想开口拒绝,但是当抬起头看到母亲那期盼又忧伤的眼神之后,晓玥随之默默地点了点头。

林月娘看到自己的女儿点头之后,随之心安地拉着女儿的双手坐在了饭桌的凳子上,拿起桌上的筷子不停地给女儿夹着喜欢吃的饭菜。

吃完晚饭后,林晓玥一个人从家里偷偷地跑了出来,手里同时还抱着一包油布纸包裹的物事。此时林晓玥步履缓慢地走在这条熟悉的弄巷里,思绪却飞跃到了两年前。

“哎哟…,哎哟……,这位小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高抬贵手饶了小的吧。”只见一个尖脸的汉子步履踉跄地靠坐在墙角处,双手捂着眉角求饶着说道。

“记清楚了,我叫雷东庭。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否则我的拳头可不饶你。”一个子瘦高的少年此时正气凛然地站在尖脸汉子的面前说道。

“姑娘,你没事吧?”

“这位先生,我叫晓玥。”

“先生?……呵呵,好新奇的称呼。”

每当走在这条弄巷里,想到和雷东庭相遇的那一幕时,林晓玥都不禁暗许芳心地轻笑起来。

不一会,林晓玥便来到了一处还未关门的书舍里。只见一位身穿淡蓝色长大褂的先生,正坐在书案上看着一本医书。

当林晓玥走进来之时,只听那坐在书案处的先生开口说道:“晓月姑娘来了,前几日答应姑娘的书本,今日我都准备好了,书桌下打开格子,显眼的那些就是。今日和往常一样,姑娘可看半刻钟的书。”

听到先生的话后,林晓玥随即走到书桌处取出了那些书本。可是却并没有顺势坐下来。

坐在书案处的先生许久未听到晓玥姑娘的动静,随即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双目望向了站在一旁的晓玥姑娘。

只见此时林晓玥走到了近前,伸手递过来一个包裹放到了书案上,随之开口说道:“先生,这是我之前答应你的,家里所有的茶叶今天我都带来了。还有,……先生。明天我就要离开天津了。所以,……以后可能不能再来打扰先生的书舍了。”

先生看到书案上的茶叶后,随即伸手拿到了鼻子下方闻了闻,随后开口说道:“多谢晓玥姑娘了。”

听到先生的话后,林晓玥拿着格子里的书本走到了书舍门口,但随之又很快停下了脚步,随即转身说道:“先生,我姓林,叫林晓玥。”

听到林晓玥的姓氏之后,坐在书案处的先生,眼睛里明显闪现过一丝亮光,但随之又很快地消失了。随后,只见那个先生开口说道:“鄙人姓农。”

“农?农先生,再见了。”说完话后,林晓玥便飞快地走出房门,抱着怀中的书本,向弄巷里的街道飞奔而去了。

“少爷,你还是没打算好和晓玥小姐相认啊?”此时,从书舍拐角处走过来一位身穿灰色长褂的老者,手里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过来。

这位姓农的先生把手中包裹的茶叶放到了书案上,随之忧伤地开口说道:“何叔,十八年前在仁爱医院发生的事情,月娘一直对我误会极深,不然,月娘她又怎会让晓玥随了她的姓氏。再说我……,罢了,看到她们母女俩现在过的日子这么安静,我又……怎好再去打扰她们啊。”

叫何叔的老者随手把手中的热茶放到了书案上,转身向内堂走去,同时嘴里面说道:“哎……,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老头子我只知道,人活在这个世上,这一辈子啊……看起来是挺长的,但都经不起这时间二字啊。”

看着老者远去的背影,农先生随之把手中的医书慢慢地合了起来。一双忧伤又期寄的眼神,也随之望向了书舍的门外。

杨树胡同,三桥弄巷处。

“哎哟,谁啊?走路也不看着道,疼死我了。”只见一个个子瘦高的少年此时正捂着鼻子抱怨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有事赴约的雷东庭。

“呵呵,年轻人。我看你一定是有急事吧?”此时在三桥弄巷里站着一位不同寻常的年轻人。眼瞅着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年龄,大约和雷东庭的年纪相仿。可不同寻常的是,这位年轻人却以一副老者的口吻称呼着此时的雷东庭,而从这位年轻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却恰恰又让人觉的这一声称呼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感受到眼前之人有所不同的雷东庭,随即慢慢地站好身形,小心地打量着眼前之人。

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盯着一言不语的雷东庭,随即笑了笑开口说道:“我刚看你躲避的身形,你练过武术?不过……。”

突然听到眼前之人开口说话,雷东庭不由紧张的开口接道:“不过什么?”

年轻人盯着眼前的雷东庭意味深长地开口说道:“不过却生有医者之相,难得,难得。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医之侠者利国利民。呵呵……,年轻人,既然你有急事,你先过吧。”

雷东庭虽然听的云里雾去的,但还是向对方道了声谢便继续向前飞奔而去了。

此时,这位年轻人看了一眼雷东庭远去的背影,随之淡淡地笑了笑便又重新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天津卫码头。

此时,雷东庭手里拿着林晓玥送给自己的书本。心里五味陈杂的心情无以言表,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晓玥会有离开自己的这一天,而且还是这么的远,Y国。

“东庭哥,你今天怎么不说话啊?”一旁的林晓玥盯着许久未说话的雷东庭开口说道。

“啊……,我……。”雷东庭不由地一时语塞。

“别担心了,东庭哥。我和我娘一起去的。再说……,我也会经常给你邮寄信件的。”林晓玥此时娇羞地说道。

“什么时候回来啊,晓玥?”雷东庭不由地伤感问道。

“这……,我……。”林晓玥不由地一时语塞。

“没关系的,晓玥,到时候我会去Y国找你的。”雷东庭看出林晓玥的难言之后,随即解围似的笑着说道。

林晓玥不禁被雷东庭这一动情的话语,说的又是一阵娇羞地低下了头。

看着眼前码头月光下林晓玥的娇羞模样,雷东庭不由一时看得发呆了起来。此时海浪拍打码头船岸的声音,又让雷东庭不禁清醒地的望着眼前的林晓玥,同时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攒够钱去Y国找晓玥。

杨树胡同,八桥弄巷一处院落门口。

此时,林晓玥挥动着手臂望向不远处的雷东庭开口轻声说道:“东庭哥,明天下午记的在码头送我啊。”

“我记住了,快回去吧。”雷东庭站在不远处望着林晓玥渐渐消失地身影说道。

此时,在离此不远处的弄巷里出现了两条黑影。

“好久不见了,野田君。”只见一个髯须红脸大汉正对着一个头戴黑帽的黑影说道。没错,这个髯须红脸的大汉就是白天下午在天津卫码头搬运货物的广码大叔,他竟然是RB人!

“广码君,辛苦你了。想必你也知道,我此次来的用意了吧。”头戴黑帽的黑影说完话后,广码的眼睛里突然出现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但很快便消失了。随即只见广码淡然地问道:“是带藤原少主去往Y国吗?”

“广码君。对于你的提问,我的回答是……无可奉告。但……基于你对藤原先生的忠心,我们的私人交流是……应该和Y国的奥有关系。”

“奥?”听到野田君的话后,广码不禁轻声开口重复道。

“好了,广码君。具体情况任务,后天你在老地方等待藤原先生即可。”说完话后,戴黑帽的黑影便顺着弄巷的小路飞奔而去了。

“小雷子,不,应该是藤原少主。七年了,藤原先生终于要出动了吗?”弄巷里广码大叔自言自语道。

同类热门书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5分
拜见教主大人
拜见教主大人
意外身亡,楚休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游戏世界《大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第三版的最大BOSS,昆仑教主!《大江湖》当中融汇无数武侠背景,有东岛之王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丐帮之主掌出降龙,威震江湖。也有飞刀传人刀碎虚空,成就绝响。重生一世,楚休究竟是重走一遍命中注定的BOSS之路,还是重新谱写一段魔焰滔天的江湖传说?“我叫楚休,万事皆休的休。”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53万字
8.9分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胆!”ps:添加一个群号码,锦衣卫-北镇抚司:832552792
王存业 ·潮流 ·完结 ·102万字
7.9分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233……【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潮流 ·完结 ·162万字
8.7分
最强召唤系统
最强召唤系统
一首江湖曲,引发了一段江湖传说。天尊人生格言:“我的剑,就是真理。”沈浪人生格言:“以德服人,不服的都是死人。”新书《最强大武道系统》
一梦已成神 ·潮流 ·完结 ·156万字
7.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