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28章)
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相,相而优则大国。中华民族有一个共同的大国梦,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亦或者过去,我们都应该为之奋斗。——十六世纪世界第一大国缔造者。 嘉靖三十六年春,一个没能肩负中华使命的现代人重生在粤西山村的一个贫寒书生身上,而后他考取功名进入官场,人生很快有了新的奋斗方向,中华民族的历史亦将重新书写…… (书友群:大国相96857475)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寒门书生

轰隆!

一辆在轨道上飞驰的火车驶入隧道,眼前随之一黑,周围的事物仿佛烟消云散般,慢慢只剩下自己的一缕意识,而后这缕意识亦是跟着世界一同消失。

当林晧然(晧然跟浩然同音)醒来的时候,整个身子感到一阵燥热,已然没有坐在火车上飞驰的感觉,似乎已经身处于其他的地方。他还没来得及庆幸那只是一场恶梦,或者自己吉人有天相避过一劫,却发现此刻的处境很不妙。

以前,他做过从高空失足坠落的恶梦,醒过来往往都在床上,再不济亦躺在垃圾堆,但此刻他的身体却是被悬挂着。

“救命!”

他心里当即发出呐喊,但喉咙却发不出音符。因为他的喉咙被绳子勒着,身体正悬挂在房梁上,如同一根风干的腊肉般荡漾着,死神再度笼罩在他心头。

搞毛啊!

顾不得思考为什么交通事故后会莫名其妙挂在这房梁上,林晧然选择奋力从绳套上挣脱出来,但身体才向上腾了两下,脖子却被越勒越紧,根本无法脱困。

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脚下似乎有一双小手正紧紧地拉扯着他的脚踝处,如同荡秋千般带着他在屋梁上晃荡了起来。

这悬挂在屋梁上已经够惨绝人寰的了,竟然还有一个索命小鬼紧紧地扯住了他的双脚,根本就断绝了他独自求生的可能。

不过这亦丰富了他的死法,他当下可能脖子被扯断而死,可能是窒息而死,亦可能是被荡得太厉害而晕死,甚至是郁闷……死。

放手!放手!

林晧然的求生欲望很是强烈,很想摆脱小鬼的戏耍。只是他的双腿被有力地扯住,腿部像面条似的又酥又软,没有半分力气进行反抗,整个人只能跟着这个小鬼荡起了秋千。

老天能不能换种玩法玩我呀?

林晧然顿时欲哭无泪,莫名其妙被吊着不说,吊在半空中还不停地晃荡。虽然脑袋晕眩感越来越强烈,但还是将这屋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这里很是古怪,竟然是一间破旧的茅屋,敞开的门破旧而光滑,证明这里一直有人居住。墙角没有像样的家具,而角落摆放着一些陶罐,外面竟然传来一声悠长的公鸡啼叫声。

这里是某个偏远的村子,且外面……有人?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却看到了一种生还的可能性,渴望着拯救他的大英雄出现。

只是他似乎等不到了,脸部慢慢地涨成紫色,整个人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人仍在半空任着下面那个小鬼荡秋千,眼皮越来越重。

“书呆子上吊了啊!”

就在林晧然感觉快要不行的时候,门口突然一暗,走进来了一个穿着罗裙的壮实妇人,然后妇人义无反顾地转身,洪亮的声音在屋外响了起来。

你妹啊!

林晧然刚刚燃起一丝生还的希望,结果看着这个古式装扮的妇人转身跑了出去,让到他的心像是被一把刀扎下般难受。

虽然他对妇人的服饰和头饰倍感疑惑,但更多的还是愤怒。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这哪里是去叫人来救自己的,分明就是叫人过来看他如何从英俊的青年变成一具死相丑陋的尸体。

不行了……

啪!

就在他的眼皮随着那妇人离去身影变黑时,脖子上的绳子却突然间断了,整个人潇洒地扑向了大地,脸部重重地亲吻下去。

“呆子,你怎么样?怎么样?”

一群人已经赶了过来,正将他团团围住,还使劲地摇着他细嫩的胳膊。

林晧然浑身发疼,特别是脑袋在嗡嗡作响,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待到视线渐渐清晰,便看到了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孔。

映入眼帘的众人都穿着土布短衫,腰间用淡色布带系着,不管男女都留着长发,头顶挽成一个松垮的髻,年长的男人脸上都刻画着比黄土还沧桑的深沉。

古代农民?

林晧然心里充满疑惑,满脑子都是迷团,不过他发现这每张脸庞都似曾相识,而且对“呆子”这名字并没觉得不妥,仿佛这名字真属于他的一般。

但……他智商180,颜值3000点,什么时候成呆子了?

“二呆子,醒了!二呆子,醒了!”

为什么还要加个“二”,为什么不是“帅”,而偏偏是“二”,为什么?我晕……

……

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

明朝嘉靖三十六年,广东高州府石城县长林村。

林晧然站在一座坚实的石拱桥前,迎着醉人的春风,望着小河两边正在辛勤劳作的农夫,看着正在摘蚕叶的妇人,眼中却充满着落寞。

穿着土布短衫的村民扛着农具经过他身边,纷纷侧头打量着他,眼睛都揶揄着一丝笑意,而远去的谈话声又恰恰能让他听到。

“二呆子这次是真的呆了!”

“这读书人就是好面子,怎么就想不开呢?”

“就是!跟江家丫环在小树林幽会怎么了,这是人之常情嘛!”

……

明明就是村民们的悄悄话,但却完全没有回避他这个当事人的意思。

林晧然望着远去的身影,脸上涌起几分的无奈与索然。

村民口中说的江家丫环,他脑海没有半点片段,更不知道那个丫环是高矮肥瘦,自然也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羞得上吊自杀。

因为此晧然非彼晧然,他……来自于思想健康的二十一世纪,每个人从小都会立下崇高人生理想,一个捡到钱都会交给警察叔叔的美好时代。

仅仅是火车经过一条不知名的隧道,他的灵魂便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代,进入了一具十六岁的书生躯壳中。来到了大明嘉靖年间,此时正傻站在这座富有时代特色的拱桥上望着河水悠悠……

嘉靖三十六年,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宦官的地位正处于明朝历史低谷,武将自土木堡之变后仍然抬不起头,而嘉靖皇帝已经十几年不上朝,如今是文臣当道的年代,是寒门子弟进入仕途的最佳时期。

不过,这也是一个社会问题重重的时代。南有倭寇之患,北有蒙古犯疆,内有天灾人祸,英明的嘉靖却为修道耗尽了国帑,国家可谓是汲汲可危。

正是这一年春,他成为了长林村一名普通的书生。

这无疑是一具充满朝气的躯体,没有被酒精毒害的肝脏,没有被烟熏黑的肺,也没有被岁月掏空的肾,一切机能是那般的健康。

至于头脑中的思想,更是纯洁得如同几本圣贤书般。

大脑里面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似乎只装着圣贤书,而他如今还能“照脑宣科”地朗诵出上百篇锦绣文章,更能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

凡事有利则有弊,这具躯体的面白唇红,肌肤白皙细腻,漂亮得足可以男扮女装,但身体很是羸弱,身高刚过一米七,体重恐怕不过百,还有一双保养得比女人还白嫩的手。

上辈子,无疑是值得怀念的。

他是一名孤儿,但经过几番努力,成为一个能说会道的业务副总。由于没有组建家庭的欲望,一个人的日子过得逍遥而自在。

那天他带着跟某大学图书馆的合同凯旋而归,跟着一个长着初恋脸的美女乘务员一见如故。只是他们二人才刚刚躲进厕所说悄悄话的时候,结果进入隧道的火车将他的灵魂莫名其妙地送到了房梁上。

……

沉醉在复杂的情绪中,林晧然不知在桥头坐了多久,直到夕阳将要消失在山的那头,他才悠悠地长叹一口气,然后站起身子回家。

不是因为天将黑,而是他……肚子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