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70章)
岳齐问,如何能让一潭死水活过来?   李在答,给它挖个更深的坑!   一个小小的意外,李在回到了大和四年!贞观之治过去了,开元盛世过去了,安史之乱都过去了?那我来干嘛?挖坑吗?   南有佛母泪不老泉,西有亡灵书圣约柜,北有世界树,东边蓬莱仙山琼阁缥缈无踪,却有太阳神国,黄金圣殿!   李在如何在这个瑰丽的世界里求证真我?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棉花糖

天真蓝,湛蓝水洗,美的令人赞叹!!!

天上的白云就像大朵大朵的棉花糖,仿佛近在眼前触手可及,李在平躺在草地上,垂涎欲滴的看着天空,都说饿极了肚子会咕噜咕噜的抗议,李在怎么都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肚子一直在抗议,李在终于在饿死之前换了个姿势,平躺的身子翻了个,趴在地上好几分钟,地上的绒草残叶厚厚的,在明媚的阳光下色彩斑斓鲜活生动,李在扯了几根绿色的草瞅瞅,草叶狭长有几分枯黄,李在张嘴尝了尝,不是很苦,就是涩瑟麻麻的,能吃,不过显然吃草是扛不了饿的。

饥饿让李在爬了起来,舒展了下四肢,左右扭动活动下躯体,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吱咯吱的响,就像生锈了一样,慢慢的随着动作,李在感觉自己身子骨都慢慢活泛了些,双手握拳感觉十指力道强劲,掌心都攥的有些痛了。

李在抖抖手,找了找感觉,活动一下身子骨,再次握拳挥出,呼呼的拳风激荡,李在心中有些得意,嘿嘿,挥拳随手砸在旁边一颗碗口粗细的树干上,落叶如雨瑟瑟飘落,李在左脚划了弧形,右脚赶上划个半圆,双手环抱,就像抱了一个大西瓜,落叶随着李在的指尖飞舞,有种梦幻的美感哦。

李在太极拳动作不停,神情有些恍惚,心思忘记了饥饿,恍恍惚惚不知心思何地,忽然听旁边咔嚓嚓的声响,被他拳击的树竟然拦腰折断,硕大的树冠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哇,李在头脑还在懵逼,身子却已经做出反应过来,头一缩往地上一趟,堪堪就滚了出去,倾倒的树冠就重重砸了他刚刚呆的地方,掀起一地枯叶烟尘。

李在有些惊奇,这树好好的怎么就断了?“树兄啊,你怎可如此刚烈?我只是随意打了你一拳,你竟然舍命也要砸我一身灰,我叨扰你是我不对,你看我拳头都。。。红、成、这、样、子、了?哇呀呀,好痛啊。。。”

李在这时看自己的手,砸树的拳头红的像柿子,竟有几分肿胀,李在甩手、抖手、然后跳脚,好痛!痛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不是吧,我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这树不会是我砸断的吧,发生了什么事?

李在诧异莫名,看着自己红肿的拳头,又看着树木断处新鲜的断茬,用拳头比划了一下,真是自己打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不过为了缓解久坐不爽而在网上随便找的资料耍着玩的,虽说也下了不少功夫的,但这一拳就打断一颗树?可是从来没敢想过。

李在用手比划了一下,这坚贞不屈的树直径都不差二十厘米上下了,这么粗的树用锯子拉也得半天功夫吧,怎么可能一拳击断呢?难道我变成了一个像光头强那样雄壮的伐木工?李在四顾而茫然!

娟娟大姐头要回老家了,自己屁颠屁颠的跟着拎包并端茶送水、嘘寒问暖一路随行,知道娟姐想对自己说什么,但李在却不想听,只是四处游荡游山玩水,听说邻县有座唐代的古墓群,就一个人跑过来玩,转累了看日头晴好就找地方睡着了。

李在抬头看看日头,好像也没睡多久啊,他掏出手机,呃,没信号?你的荣耀呢?名字再荣耀,没信号就是砖头!李在有些郁闷的把手机塞兜里,神情有些恍惚,感觉头有点痛,他摇摇脑袋,感觉似乎甩掉了什么念头,转身找自己的行李,作为一个半罐子驴友,李在的家伙什还是蛮齐全的,先找点东西垫垫肚子吧,李在真的饿了!

行李呢,我的行李呢?李在四周四下看看,什么都没有?稀疏的树林,黄绿斑驳的枝叶,明媚的阳光破碎满地金黄,视野还算良好,但是自己的东西呢?

视野?李在伸手抚了抚眼镜,什么都没有摸到,他缓缓的蹲下,双手用力的揉脸,耳旁鬓角由于长期戴眼镜留下的痕迹还在,但是眼镜没有了,视力却好的不得了,双手十分有力,刚刚还红肿的拳头似乎已经恢复好了,看不出一丝痕迹。

李在蹲在地上,开始想点什么,但是就是感觉思路十分凝滞,稍稍动动念头,头会很痛,有种在梦中的感觉,很不真实的感觉,什么梦呢?白日梦?还是黄粱梦?

娟姐老家邻县的古墓群,被历史的爬犁百般梳理,又被千年以来无数的好汉光顾,早就什么都没剩下了,惟余荒凉,在山里面彻底沉寂,但风景很好,山是山,水是水,山雅水秀,奇怪的是本地的人却很少来这里,李在来这边的时候,问了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有这地方,最后在一个快要坍塌的土庙,看到一个苍老的庙祝,李在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朝庙里晦暗、也不知道是什么神像拜了拜,还从庙祝那里买了香烛纸钱烧上,还听见那不辨男女的苍老庙祝不辩字眼的低声喃语,“皇上爷。。。火神爷。。。来了!”

昏暗昏黄的土庙里,李在依稀记得那神像冠冕堂皇,居然戴着天子玉藻十有二旒?看不清那神像脸庞模样,只记得神像一手手心朝天,手心托着火焰,那火焰好像真的?火焰在跳动闪烁?怎么可能,明明只是泥胎罢了!

李在用力的甩甩头,脑仁都在痛,有些东西恍惚不清,有些东西却又记得真真的,皇上爷?那土庙还有匾额,上面的字不知道是大篆还是什么,反正是古字,是火神庙吧?火神庙里面是火神爷吧?

李在用力的抱着头,他感觉自己双手的力气似乎能把自己的脑袋勒爆,感觉很多东西都不在真实,除了肚子真的很饿,世界都仿佛变得虚幻,算了不想了,先弄点东西吃吧!

我的背包呢?李在跳起来,决定四处走走,这地方似乎有什么古怪,要及早离开才好,首先要找点什么东西填填肚子,抬头看天,天上好多好白的云啊,那么多棉花糖给我吃一口呗,李在望天长叹!

李在看看日头,日影西斜,时间大概不早了,吃的吃的吃的,要做一个像贝爷一样站在食物链顶点的男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我为什么要遭这个罪,李在想不明白?自己难道不应该在办公室里面,看着叶子摇曳若柳的身姿急匆匆来去往返,玲珑娇小却英气逼人,娟姐温婉如水却又有淡淡轻烟般哀愁不可捉摸,还有副总,是个有西欧血脉的混血儿,高鼻碧睛皮肤雪白细腻,大美女哦!还有胖妞像个孩子一样跳脱也是一大乐趣,虽然李在自己是上了裁员短名单的酱油党,但只要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顶替他的万金油酱油党、苦力、包身工、活动资料库、司机、长随外加保镖,最主要是让几位姑奶奶都满意的。。。咳咳。。。沙包之前,李在还是不可或缺的!

虽然招聘的文案也是李在起草的,虽然几位姑奶奶叽叽喳喳修改了几个星期,三个女人一台戏,美名其曰为李在起草墓志铭,最后,副总那货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指着招聘文书上薪水数目道,“这里再加一个零,及早、尽快、马上招到人,让李子总管一段时间好好带带徒弟,早点安心上路吧!”

胖妞是最好相处的,一个棒棒糖都能哄的眉开眼笑,顶多工作的时候耍滑头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李在;叶子是单纯的智慧,从不做多余的事,对她来说李在就是一个有温度的沙袋,自带配音怎么打都锤不倒的不倒翁,怎么折腾都不恼的滥好人,李在会告诉别人他的花拳绣腿都是叶子教的么?健身卡也是叶子给办理的,有效期竟然是九十九年,谁家健身室能开九十九年?最怀念的是那天,李在一时口花花,被叶子打疼的时候叫道,“哇呀,师娘饶命啊!”

结果叶子腿脚一滑,从不打脸的叶子一拳就砸在李在眼眉上,再飞起一脚踹倒他,跪坐在他肚子上,咬牙切齿的嗔怒道,“你胡说什么???师。。。娘,谁是你娘子?”

“敢让第三人知道,我就咬死你!”叶子羞恼红了脸,三月春风桃花盛开的温柔,幸好那规格器材齐全,面积大的惊人的健身房从来都只有叶子和李在出没,那倾世的容颜只一刹那被李在收藏,再无人看见。

那个小小的工作室,日常人员就这么几个人,叶子,副总,胖妞,娟姐,还有李在,还有个人不时来讨人嫌,就是娟姐的那个前夫岳奇,一个标准个浪荡富二代,风度翩翩的伪君子,君子剑岳不群在他面前可能都要自愧不如,在众人面前风度极佳,学历好气度高能力强,待人温和容貌俊雅,有钱有闲世家富贵公子,让人一见而倾心,若不知底细,简直就是全年龄段女性杀手、男人公敌,李在每次见了都想在他脑门上来一板砖,想看看那家伙脸上的笑容是不是表情包、多钱包月来的!

可是后面恰巧看到岳奇当街打人的暴虐、凶狠与阴毒,李在每次看到他都有些心里发寒,明明都和娟姐离婚了,还老是跑这边干嘛?所以每次都是李在招待,俩人谈笑风生无所不谈,勾肩搭背,气氛融洽,在胖妞崇拜的眼神中,夹杂着叶子古怪的目光,还有娟姐微微的叹息,叹什么气,我在为你挡枪知道吗?李在心里咆哮着,这么危险的家伙铁定是心理变态,你一只刚出壳小鸡不有多远跑多远,还在黄鼠狼嘴边溜达,你花样作死七十二变知道吗?

还有那货你不是副总吗?为什么无关人士总来着捣乱你不管,你不是有私人保镖吗?我?我不是!把这岳先生丢出去啊?神马?岳先生也是公司大股东,呃,我的辞职报告你签了没有?李在哀叹中,这姓岳的越来越危险你没看到吗?他那是什么眼神?

娟姐似乎准备歇着了,也不知道是辞职还是要转岗,李在悄悄问了几次,娟姐一直没说个明白,还是李在从她手机上,看到她回家的车票信息,于是就悄悄做了准备,娟姐前面走,他在后面走,等娟姐下车的时候帮她拎起硕大的行李箱,娟姐看到李在还很意外,“李在,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不是没有请假?你又旷工?这习惯真不好!”

接着娟姐就给副总打电话,无论是手机还是座机都没人接,打叶子的电话手机也是无法接通,胖妞的手机干脆就是关机了,最后娟姐皱着眉头给岳奇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却没人说话,娟姐有点恼怒的挂断,冲李在没好气的道,“把你手机拿过来!”

李在乖乖的把手机给娟姐,娟姐用李在的手机给叶子打电话,电话一下子就接通了,娟姐马上说,“叶子,是我,我是娟姐,我回家行李有点多,让李在帮忙送一送,麻烦你帮向副总请个假,他俩老吵架也不是个事啊!”

“呵呵,”电话里传来让李在条件反射般的哆嗦的笑声,叶子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道,“你告诉那混蛋,我给他准备了一顿老拳,加料不加价版的,让他洗干净候着吧,他逃不掉的!”

电话里的森森寒意,让娟姐脸色都不好了,接着传来一声巨响就没动静了,娟姐耸耸肩,把李在的手机扔给他,“听吧,你又糟蹋了叶子一部手机,要不你现在就回去?”

李在呵呵,“回去?叶子在气头上能把我打死,你信不信?打不死也能疼死啊,她那爪子你不知道有多狠,挠一下能让人生死两难,你知道吗?”

娟姐丢给李在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无福消受,也没见识过,好像看到打人的开心,挨打的也开心,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娟姐,我错了!”李在马上认错,娟姐要是不小心进入慈母状态开启说教模式,能让你自杀谢罪还觉得不够,起码做牛做马给她做奴隶千百年才行,岳奇那家伙都受不了娟姐的说教模式,他和娟姐都离婚了,还不敢让他家老爷子知道,哈哈。

“你还笑!”李在嘴角刚刚一挑,娟姐一巴掌就拍在他脑门上,那叫一个熟练啊,娟姐叹息道,“我离婚的事,家里老人还不知道,你跟我回去不要乱说,先在这边呆几天吧,你也休整一下!你啊,你家那口子一堆的麻烦,还要招惹叶子,招惹叶子就算了,副总怎么回事?还有胖妞怎么还让你给她买内衣,你怎么知道她的尺码的?我的给我买了吗?我先!”

李在不敢说话,沉默以待,娟姐叹息着摇摇头,“走吧,跟我回家,好好放松几天,过几天没准这个结就打开了,老妈手艺很好,不过我似乎觉得你更喜欢吃我做的饭。”

饭?李在肚子传来雷鸣般翻滚的响声,让他神情一阵恍惚,李在用力的摇摇头,自己的状态很不对劲,头脑的反应太迟缓,似乎一直在被什么东西干扰,还有一种恶心的干呕感,像失重后的晕机,可李确信自己从来都没有晕机这毛病。

有什么不对!李在心中警觉了起来,情况好像有点失控,自己的大脑好像被什么东西占用了大量内存,不够用了?李在举手敲了敲额头,结果力气用大了,把自己打个趔趄,好痛!这见鬼的力气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是来唐代古墓群来玩的,古墓有鬼也很正常啊,呃,眼镜怎么不见了,视力却好的不得了?除了见鬼似乎找不到别的解释了吧?

咕噜,饥饿是无比真实的感觉,把李在再次发飙失控的思想拉回到躯体,必须尽快找到吃的,等到身体适应了饥饿而感觉不到饿的时候,就意味着身体已经做好了熄火的准备,要拥抱死亡了!

是啦,这里是唐代古墓群,看太阳应该是午后了,老人们说了,一天中阴气最重莫过于午后,阳衰而至阴生,古墓也是坟,在坟地里午睡,李在觉得自己又刷新了一次下限,得赶紧走!不走难道还留宿吗?就算本地的主人做好了准备,李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李在抬头看天,天空还是那么蓝,云还是白亮白亮的,大朵大朵的像棉花糖,李在张嘴冲着天,啊呜啊呜,就当吃了几口棉花糖,给自己难熬的饥饿感一点心理安慰,然后李在低头,看着倒地的树,他也分不清什么树种,双手抱拳,“树兄,你生的坚贞,死的豪迈,兄弟我要走了,要不要跟我去游荡天下,做个自由自在的人中仙?”

“嗯,你没反对,我就当你答应了!”李在围着断树转了一圈,瞅见一根粗细正好直溜的树枝,上前搉吧搉吧弄下来,试试手感,不错!当个手杖十分趁手,在野外手里有根棍子,那用途可太多了,打个草惊个蛇,探个路试试水深,敲个兔子撵个狗什么的,你没看丐帮的英雄们,人手一根打狗棒,这是标配,知道吗?

李在心里YY着,手上的动作可一点都不慢,他心中已经有了警觉,已经开始暗自戒备,并仔细检查自己的状态,他感觉的得到,自己虽然很饿,但是力气还算充足,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动作比平时更迅捷,眼睛视力的古怪先不提,耳朵似乎也更敏锐了,只是这周围太安静了,听不到任何虫鸣鸟叫,就连风吹树叶都没有动静,这真不对,就像一张画,太过逼真的画给人诡异的恐惧感,寂静岭?

李在用力的揉揉自己的脑门,他已经发现,自己的思维肯定被什么东西干扰了,竟有种失控的倾向,脑子里还有隐隐如脉搏跳动般的隐痛,让李在感觉到危险!必须、马上、立刻现在离开这里。

阳光依旧明媚,影子却拉出很长,隐约带着沉默的寒意,李在手拄约米半高的手杖,掏出荣耀手机,手机还亮着,但是颜色不对,看的见却看不清晰,雾蒙蒙的像是附了一层水气,李在用手指磨砂一下,搽不掉!手机依旧没有信号,就连时间都不显示,电量还算充足,不过要是当手电用估计坚持不了多久,李在点开手机里面的指南针,不出意外,指针疯狂旋转着,也不知道有没有每秒三千六百转,哈!

看电影里,林道长说罗盘能指向鬼,旋转这样子,是不是说周围全是鬼?李在想笑,脑子里突然一阵剧痛,撕裂般的难以忍受,李在猝不及防下一个趔趄几乎摔倒,手上力气一下子就大的惊人,手机?手机已经在他右手中被攥的几乎要变形,李在脑子闪过一丝清明,左手的棍子迅速重重的敲在右手上,右手吃痛松开了手机,手机坠落的画面在李在的眼中就像一幕振幅特慢的慢镜头,李在左手用力的把手杖插在地上,然后接住手机,等手机拿到左手里,右手被敲击的疼痛才传递到大脑里,李在跳脚,甩手,痛啊,用的眨眼,把眼泪挤出来,疼痛的感觉是如此真实,但也有着难以掩饰的迟钝。

李在没去看红肿的右手,仔细的看了看荣耀手机,真夸张,都在上面印上手指印了,外壳皱起,但似乎没有影响机能,能解锁屏幕,也能上锁屏幕,其他功能还不能确认,李在把手机装兜里,拉上拉锁,伸手拿起简易版手杖,咦,有点重?李在低头,树枝做的手杖一头竟然插在了一块石头上,拎起棍子就变成了一个石锤,李在木然眨眼,对这一惊奇的一幕无动于衷,手腕轻轻一抖,手杖上的石头就碎裂开来,四溅飞去,李在抖着疼痛的右手,左手拄着手杖,迈步开走。

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越是富贵人家越是重视风水,墓地更是重中之重,说来也怪,这地方不是唐代古墓群吗?怎么不见古墓呢?就连一般古墓有的什么石碑雕像废墟什么的一概没有,李在心中奇怪,即使所有的痕迹都被岁月清洗,该有的韵味还是要有的?古墓在哪呢?自己就是转烦了才放下行李轻装突击寻找,自己是把行李放哪里了?李在脑子里没有一点印象了,就像海边沙滩上写的字,被海水一遍遍冲洗,逐渐模糊终将不见。

太阳就要下山了,李在还没有方向,再饿下去,李在估计真的会去吃草,幸运的是体力似乎没怎么下降,周围开始有虫子秋鸣鸟儿啼叫的声音,远处还有什么动物的嚎叫,李在无法分辨是什么动物,右手刚刚的肿胀已经消褪了很多,拿着几个捡到的果子,往嘴里送,味道古怪,应该没什么毒吧?

太阳还是落山了,地上蒙上了一层薄雾,黑暗如水一样悄无声息的侵袭每一寸土地,太阳隐去,月亮还没有升空,但是天上还是亮的,群星闪烁,让李在念念不忘垂涎欲滴的棉花糖般的白云终于没有了,没了棉花糖让李在感到极度的饥饿感,让他有种发狂的欲望,一股气憋住喉咙几乎要吼出来。

前面的草丛忽然传来瑟瑟的声响,一只狗大小的狗或者是狼李在分不清楚,嘴里叼着一只小动物,也不知道是兔子还是田鼠,从草丛里钻出来,它似乎没料到李在会出现在这里,一惊一下嘴叼着猎物发出呜呜的警告声,俯下身躯作势欲扑,李在的肚子再次发出雷鸣般的响声,他呻吟着弯下腰,右手用力的按住肚子,对前面的动物说,“狗兄弟,你好啊,你看我都饿的不成样子了,能不能把你的猎物给我先填填肚子,来日十倍,不,百倍返还!好不好?”

前面那狗,或者是狼,算了叫狼狗吧,嘴里叼着猎物发出呜呜的警告声,李在饥饿难耐,上前一步,那狼狗扭头就跑,李在一愣,脑子缓慢的转了一个弯,寻思着狼狗跑了,可也把自己要吃的肉叼走了。

李在大喝一声,“狗可以走,把肉留下!”

他的身体从静止中发动,闪过一道残影、卷起一阵狂风,朝那狼狗追去,速度竟是极快的。前面那狼狗在夜幕下叼着猎物,贴着地皮沿着山路飞奔,哪里有树丛哪里有灌木往哪里钻,李在在后面狂追,草丛撞开,灌木跳得过去就跳过去,跳不过去也撞开,衣服被扯的稀烂,开始看见树木还绕一绕,到后面不管前面是什么都直接撞过去,李在的眼睛里除了前面狼狗叼着的肉,似乎什么都没有了,他的眼睛竟似乎在发光,血红的光。

前面的狼狗越来越近,李在身形一晃,径直出现在狼狗的前面,伸手就抓住了被狼狗叼着的猎物,呵呵,不错,是一只兔子啊,一会烤兔肉吃,那狼狗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死死的咬着兔子吊在下面打晃,两只绿油油的眼睛似乎带着惊恐看着李在,李在冲着狼狗一呲牙,“想不想吃烤肉啊!”

那狼狗吧唧松嘴掉到了地上,竟瘫在地上,李在也不看地上,手举着兔子垂涎欲滴,舔着舌头看着兔子滴着的血,好想喝一点啊,好渴啊!嗯?不大卫生吧?李在天人交战中,连脚下瘫软的狼狗呜咽着夹着尾巴逃走都不理会。

好饿啊!李在心里唯一念头就是无尽的饥饿,能把人逼疯的饥饿,他有点挣扎的把手里的猎物送到嘴边,耳边似乎听见谁在娇声呵斥,脏死了,还不服说,去洗手,不洗手不准吃东西!

李在混沌的脑子里出现一道裂痕,随即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就像孙猴子被戴上了紧箍咒一样,疼的死去活来,难道真的有什么东西想给自己戴上紧箍咒?李在嗓子眼里咆哮一声,摆头就撞在旁边一颗合抱大树上,大树发出绝望的呻吟,咔嚓嚓倒下去,李在头破血流,血流到嘴里,咸咸的还有一点苦,李在赤红的瞳孔血芒淡去了不少。脑子里谁在娇声呵斥,去洗手,去洗澡!不洗手不准吃饭,不洗澡不准上床!

是谁?是谁在说话?

脑海里翻江倒海的痛疼依旧,但是李在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慢慢回来了,他用力的甩甩头,头上的血和脸上的汗飞溅出去,我的肉呢,李在赶紧抬手,手里的兔子已经不成样子,不过总算肉还在。

发生了什么事?李在尽力回想,他低头看自己衣服,已经被扯的稀稀疏疏破烂不堪,比乞丐服都要飘逸,一条一条的忒凉快了,有凉风吹过,月影斑驳,哦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好圆好大好亮啊,好像一个玉盘,触手可及。

李在随手从衣服上扯下一根布条,用力的把脑袋勒住,虽然很疼,不影响思考就是好事,太古怪了!刚刚自己是不是发了狂?李在缓缓的转身打量四周,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山梁,月色很好视野也很好,月色下的群山委实壮观,绵延起伏龙盘虎踞,群山环抱中还有像馒头一样的山头,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座馒头山,嗯?嗯?嗯!

李在皱起眉头,七座馒头山似乎就是自己白天睡觉的地方,排列竟还有些规律,有点眼熟,李在抬头看天,北斗七星烁烁生辉,好大一个勺子啊,李在怎么就感觉这天上似乎有一只大手握着勺子想捞点什么东西啊?

仰着头看天仰的脖子痛,李在低头一手拎着兔子,一手揉自己的脖子,再看远处的馒头山,哦,那七座馒头山似乎就是按着天上北斗七星的方位排列的,哎呀喂,不错啊,李在掏手机,裤子已经抽象成条纹裙了,但是手机在屁股后面兜里保存的还不错,此良辰美景,月夜静美怎可辜负?拍照拍照!李在举着手机对着山下拍照,荣耀的夜拍功能还是不错的,蛮清晰的。

等等,李在忽然想起了什么,自己来干嘛来的,什么唐代古墓群?李在感觉脑子一团糟,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唐代古墓群?那七座馒头山莫不是就是古墓?不对啊,一般古墓起码有个古墓的样子啊,就算被洗刷的再清净,基本的格局不会变啊,自己可是在那边晃悠了很长时间,都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李在缓缓的蹲下,那边没有奇怪的地方,最大的古怪就落在了自己身上,一觉醒来剧烈的头痛,还有强大的力气,还有锐利的视觉,每次被叶子暴打的时候,李在都渴望拥有这两样,戴着眼镜总是被叶子打飞,看不清佳人羞赧的红润,还有副总和胖妞,甚至娟姐,她们抢走李在的眼睛,就敢在李在面前换衣服?反正李在看不清楚?可知道李在深深遗憾着呢!

李在脑子霍霍生疼,痛不可忍,谁是胖妞?谁是副总?谁是娟姐?谁是叶子?我。。。

李在用大毅力控制住自己的狂奔的思想,黑夜中不能质疑自己,或许有敌人躲在暗处,质疑自己无疑自我放弃、自寻死路。不能多想,不要乱想,身处陌生的地上,不但思想要保持警惕,身体也要保持警觉,最重要的要保持体力,而为了保持警戒状态,最好的方法是维持适当的饥饿感。

而李在心中的状态并不好,他混乱的大脑里最后几丝清明,几乎要被饥饿的狂潮吞没了,他手里拎着可怜的兔子,觉得自己三两口都能吞下去,皮毛都不带去除的,每当李在被饥饿逼破理智警戒线,本能的冲动要生吃兔子的时候,总会在混乱的脑海里听到谁在娇声呵斥,“不洗手不准吃饭,不洗澡不准上床!”

是谁在说话?好吧,想要吃饭要先洗手!想吃烤兔子呢都需要什么呢?要有火,没有火怎么烤兔子,要有水,没有水自己怎么清洗兔子呢,更重要的是要洗手,然后烤兔子还需要盐和调料,李在的手艺比不了娟姐,但也是全能型的,且不说副总那么苛刻,李在跟她顶牛都顶出习惯了,她都舍不得开掉李在,还有岳奇那妖孽,都成人精了,还是对李在的手段赞不绝口,嘿嘿!

李在的心情忽然就好了很多,头还在痛,一阵一阵的霍霍生疼,但李在差不多习惯了这种疼痛,他小心的把荣耀手机放在兜里,仔细的装好,然后抬头看皓月当空还有群星璀璨,“不让我吃棉花糖,我就烤兔子吃,你要不要来一点呢?”

同类热门书
逍遥小地主
逍遥小地主
大唐永徽四年。一个浪子回乡,却只想做个逍遥小地主!
木子蓝色 ·两晋隋唐 ·完结 ·104万字
7.1分
不科学的原始人
不科学的原始人
穿越之后的原始社会,彻底的颠覆了王伟的三观。不是说原始人身材矮小,身高不足一米六吗,为何我碰到的原始人,个个的身材都是需要我去仰望的存在。不是说原始人身体弱,力气小吗?为什么在我看来,他们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跑马。不是说原始人的诞生,距离恐龙年代长达六千万年吗?为什么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的恐龙以及不同时代的巨型昆虫都糅杂在这个年代?看着空中的翼龙以及巨型蜻蜓,再看看地上那些数米长的蜈蚣,十几米长的恐龙和巨兽,还有身边那些同野牛角力,力能扛鼎的原始人,王伟欲哭无泪。这个原始世界,这些原始人,一点都不科学!
千书过 ·架空 ·完结 ·110万字
7.0分
我的邻居是皇帝
我的邻居是皇帝
叶华救了一个皇子,从此圣人垂青,与皇家比邻,看风起云涌……郭威说:朕瓦棺而薄葬,勤俭之美,终始可称。虽享国之非长,亦开基之有裕矣。柴荣说: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赵匡胤说: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望着巍峨高耸的宫门,叶华只想说,你们爱谁谁,不是赵二就成……读者群:284427642
青史尽成灰 ·两宋元明 ·完结 ·241万字
8.4分
盛唐高歌
盛唐高歌
千官扈从骊山北,万国来朝渭水东。描绘大唐年间万国来朝的盛景,开元是继贞观之治后的又一盛世,大唐国力空前鼎盛,然而在歌舞升平下,帝国内部已是危机四伏,此时,一名豪门庶子横空出世......新书《筑造我为王》已上传,欢迎前去收藏、品读
炮兵 ·两晋隋唐 ·完结 ·272万字
7.8分
天下豪商
天下豪商
大宋元符年间,画师武浩来到了繁华似锦赵氏天下。走在宛如清明上河图般繁华的汴梁街头,武浩却想到了29年后,女真铁骑,席卷南下,将这烈火烹油一般的盛世景象,全都毁了个干干净净。可是一介布衣,纵然知晓大厦将倾,又哪来的挽天之力?只想着在大难之中独善其身的武浩,却在汴梁街市之中,遇到了将为天子的文青赵佶……于是天下豪商,应运而生,从今往后,世间兴亡,就由商人的资本来主宰吧!书友群:431301049
大罗罗 ·两宋元明 ·完结 ·455万字
8.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