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21章)
俗话说,十个穿越九个强,八个拽,七个帅。还有一个金手指,胡乱的,随便开。可为啥到了她这儿,却好像不大按剧本办。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算了,还穿成个男的,穿成一个男的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号称神捕的捕快。这没挂没金手指的穿越实在太坑了,等等,什么?你说还是给我安插了外挂的?外挂,什么外挂,你那所谓的外挂不会是那穿到魔教教主身上我家所谓的闺蜜吧!呵呵,老天,我觉得咱或许可以抽空聊聊了。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楔子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秋色下的风,凉中透了微丝的宁,七夕佳节,多少人夜下遥看天上牛郎织女星。这样的佳节之下,不若有情还是无情,周遭皆荡飘一丝若有若无的旖旎。

就是这旖旎的佳色下,本当流萤四舞的画屏山上,却斥浓着阵阵杀气。

身形盈飘,白衣侠者脚如踏风,在萤光绕舞下奔行。而在离白衣侠者约莫二三丈处,一件红裳朝前荡游。

四舞的红衣,在佳夜的风下随肆舞荡,若非那红衣之下若隐可见的纤肢,怕是任谁看了都会恐惊误觉这画屏山上闹了凶,现了厉鬼。

白衣侠者身如乘风,而那红衣女子却宛鬼魅,二人轻功不分上下,如今已是追逃两日。

连着两日的逐追,二人丝毫不现半分倦疲,只是男子女子本上终是有差,在这两日下的不歇逐追,总有人得稍逊半筹。

原是三丈相距,半刻不曾短缩,只是长时下的捕追,前头奔逃的红衣女子显然体能上稍有微欠。

三丈的相距,随着长时的追擒渐渐紧缩,眼看着两人的距离已缩近丈,下一刻白衣侠者便能将其拿擒。突的,那红衣女子身形顿停,足尖踩点,原本急奔的身子那瞬骤然点顿。身形猛然顿住,腰身直扭,红袖肆舞,数道寒光破空而攻。

身奔疾行,凭空顿下已非常人可行,加之女子竟能在身体停下那刻扭转身体发攻暗器,足以可证此女武功已登高顶。近丈相距,一切来得突然,暗器如迅猛至,这样的突袭之下,何人可活?

杀招已至,攻势猛突,按理身后逐追的侠者命也该交代此处。只是女子身法如此诡刁,能与之较交两日且胜半筹的侠者,又岂是寻常无能之辈。

女子身形方定,侠者已察杀机,几乎是暗器射攻的那瞬,侠者也挪身闪避。

身方至,影也随,谁也没瞧清侠者脚下如何挪避,那突至的数枚夺命镖已全避开。

避开杀镖,顺势接住最后一支喂毒的镖器,反手擒镖借了月色扫了一眼,侠者眉心蹙锁道:“见血封喉,好毒的镖。”

“的确是枚毒镖,只可惜,再毒的镖仍是要不了你的命,真真可惜。”

见血封喉,破肤取命,这等辣毒的暗器素为正派人士所不齿。故而女子这惋惜的叹语,叫侠者的眉心又蹙锁几分,手中暗镖直接弃抛丛中,侠者视目落锁在女子身上。

一身正凛,势逼窒人,若是此时站在他对面的并非此女,而是随便换成一个江湖上的恶汉,只怕早叫他这身凛然压得喘不上气。

只可惜此女终是此女,绝非常人可比。凛然下的正气丝毫不能叫她生出半分惧意,迭声娇笑,女子抚心佯惧笑道:“哎呦呦,这样凶的眼,白大人你这样看着小女子,难道不怕吓坏小女子吗?”

“废话少说,我且问你,禹城胡员外一家上下四十六口,可是你所为?”

“是与不是?若我说不是,白大人信吗?”

“哼。”不屑冷讽,侠者道:“若不是你所为,胡员外一家身上所中的招魂幌,你作何解释?”

“光凭招魂幌白大人就断言我乃胡家灭门真凶,这般武断,就不怕冤枉了小女子?”光凭暗器便言断自己是胡家灭门真凶,侠者这番判言,显叫女子很是不满。只是人虽不满,可那话中魅娇的笑调却不见消。

娇声下的笑迭,使得这夜下的画屏流萤多添了几分旖魅,旖旖魅魅旎交,却败散在侠者的质审下。全不搭理女子笑柔姿态,侠者说道。

“天下邪豪皆我辈,世间凡物任杀之。杀人取命不过眉蹙间的百鬼窟竟也有喊冤的时候,离窟主不觉得此话太过可笑了?”

“看来我百鬼窟在白大人眼中,已是至魔至邪的妖道啊!既是如此,这姓胡的一家是否真丧命我百鬼窟手中,倒也不打紧了。”

“所以离窟主这是认了?”

“百鬼窟行事素来不认,所以白大人觉着小女子这话,是认,还是没认?”

“离窟主现下认与不认,都无关紧要,白某自有法子叫离窟主承认。”不急不缓,淡平正言,白衣侠者此语甚是信傲。少年侠者,威名远扬,从未落败骨中自然早渗傲慢。只是自信之人对上弃法之徒,傲语便是衅语。

正下言落,娇斥立出,女子回道:“自有法子让我承认,呵,白大人好大的口气啊。既是有法,那就叫小女子瞧瞧白大人的能耐吧。”

话音方落,人直接爆了攻,红衣舞翩,上一刻还离一丈有余的女子话落时人也攻至侠者身前。红袖绕舞,内却暗藏杀招,人方欺近,掌力紧随铺盖而至。

明明是个纤柔宛若无骨的女子,可出手的掌力却霸道得紧,一招出,立如涛浪压袭。掌力直接袭至面门,压得侠者面上刮疼。

百鬼窟的断魂掌,掌力邪而霸道,一掌出,便是排山倒海如浪压袭。这等掌力,普天胆敢出手硬接的,怕也数不出多少。

女子突出杀招,直取侠者面门,侠者不敢硬接,当下足使坠力身折侧扭,避开掌力的同时手如雷迅攻扣女子腕上命门。

手如灵物,势甚洒脱,反旋身形手已叩覆女子命门。此招无中生有,招出突然,叫人防不设防。料想不到的招式,自然难避,女子腕处命门眼着被擒。

眼看命门已落侠者手中,谁知这女子竟能凭空再出反击。借由被擒之势,女子跃身凌空,身后倚,足前踢,足尖直朝侠者膻中攻去。

膻中乃要穴,若中必重伤,侠者本意只是生擒女子,无意平添麻烦。女子这同归的搏法,侠者自不会以命相搏,当即撤手回护。

掌护要穴,掌心承攻,女子这招可是以命搏命的杀招,掌心所承力道自是猛冲。硬生接下,身往后撤退数步,待身定稳,侠者凛道:“好毒的杀招。”

搏命夺回生机,女子身子凌空回旋,待身落定闻听侠者此语,女子笑道:“若是不毒,如何能在白大人手下讨得一片生机。”

侠者叱她这招恶毒,可侠者方才擒扣命门的那招,又如何不是?腕处被擒处阵阵麻刺,就是那稍瞬即松的一扣,短时内女子怕是难再聚力。

二者皆是世间难寻的绝顶高手,此时交手于画屏山上,谁胜谁负,终是难辨。

侠者欲擒女子,女子偏生不愿任擒,二者交手,杀气瞬间卷席画屏。过招命搏,杀气重重戾现,画屏山上的流萤早因这卷席的杀意四散无影。

就在这命搏相交下,本是铺着银光的画屏山突然陷了黑,仿佛光遭侵吞,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叫黑暗侵吞。不过眨眼一瞬,大地已陷漆黑,原当悬挂半空的狡月竟已消失。

消失的月,被夺的光,就在这光遭吞的瞬刹,侠者与女子齐声惊道。

“天狗食月。”

天狗食月,万物陷入朦黑,就在这食月的七夕夜中,本是无物的黑空突然凭现七点亮荧。点点亮荧,在漆黑无物的夜空中显得尤其诡异,就是这荧诡的七点亮幽,画屏山上,突然陷了宁。

画屏山处,静无半分活息,与此同时另一处地,同是七夕的夜下,两个人正吵吵囔囔相互斗着嘴。

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在前头的女孩始终囔着抱怨。

“早知道就不上贴吧看胡扯了,说什么今晚天有异象,哪来的异象,白白浪费我撩妹的好时机。”气着嘟囔,女孩显然觉得一个人的抱怨无法舒缓心中懊闷,一面深浅前行,走在前头的女孩时不时回头朝着身后闺蜜抱怨数声。

数次抱怨,可算换得身后回应,毫不客气借了月色横了一眼,身后女孩说道:“早跟你说封建迷信信不得,你偏不听,这下子栽了吧。”

“什么栽不栽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么牛,你当初干嘛不拦我。”

“我拦了,你听吗?”

“哎呦,所以你这是在怪我咯!”闺蜜斗嘴,就是彼此甩锅的过程,今儿这狼狈丢脸事,谁也不乐背起这无脑信邪的锅。当下嘴上的斗一刻不见歇,就在这你来我往的斗嘴中,原本还能看清路的夜,光突然消了。

没个根由,本来当是无云的朗夜突然暗下,顷刻的暗,噬了周遭一切,在这茫茫无物的夜下,黑漆空中,突现七点荧幽。

幽幽一现,很快便消失了,当这七点荧幽逝后,本是吵囔的夜。

也静了。

同类热门书
炮灰攻略
炮灰攻略
意外死亡后百合得到了生存的机会,为了保持现状,她不得不穿越各式各样的剧情文中完成任务。新书:长嫡谢氏谋的,是傅家百年气运。傅侯爷谋的,是权势前程。梦里的她是被博弈输掉的废棋,母亲投寰自尽,她被匆匆低嫁给陆家那位名满天下的寒门子弟,却在大好年华,匆匆早逝。当她睁眼醒来,冷笑出声,你们都该好好忏悔!
莞尔wr ·穿越 ·完结 ·444万字
9.4分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侯府小姐有奇遇,睡觉的时候成为现代世界的普通女孩子。自称“娱乐圈大神养成”的系统从天而降砸到林白妤的身上。从此,侯府小姐走上了磨练演技的道路……现代社会,林小姐刚演了一个小白花角色。古代社会,面对府中姐妹们的刁难,小白花角色附身……现代社会,林小姐刚演了一个侠女,古代社会,面对被人买通前来的劫匪,林小姐抽出了……镰刀?……现代的林白妤成为了众望所归的影后;古代的林小姐亦走上人生巅峰!
弹剑听禅 ·穿越 ·完结 ·155万字
9.0分
大帝姬
大帝姬
穿越的薛青发现自己女扮男装在骗婚。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更大的骗局。--------这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的故事
希行 ·架空 ·完结 ·176万字
9.5分
御前心理师
御前心理师
新书《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已发布,欢迎移步一阅:)——这是一个穿越者在古代治愈人生的故事
柯遥42 ·架空 ·完结 ·162万字
9.6分
骄偶
骄偶
这是一个傲慢放肆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与软萌妹子晨曦一起成长、冒险、谈情说案的故事!浪漫搞笑有之,惊悚悬疑有之!已有《异空薇情》、《医律》两本百万字完结文,坑品保证,欢迎跳坑!
吴千语 ·穿越 ·完结 ·72.5万字
7.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