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5章)
  元末明初,中原大地因为战乱民不聊生,很多地方人迹消失,淮河流域许多富硕的土地荒无人烟,甚至寸草不生,为了重塑当年的辉煌,再现盛世,明皇着令北迁。   走入大迁徙的洪流,内忧外患让原本懵懂不谙世事的男主脱去了保护衣,在历经兄弟惨死、天灾人祸,徐君器翻开了徐家新的篇章,在困难面前,他的智慧和他对家族的情怀成就了一个家族的重生,哪怕面对生死,他义无反顾,永远记得心中的那份信念和承诺。   终有一天,当血腥掀开了旧时的伤疤,当背叛揭示了上一代的恩怨,他该何去何从?肩上的重任,族人的目光,月亮湖畔的袅袅炊烟和“住君亭”沧桑的历史……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一纸诏令

元末明初,历经十六年的战乱,元朝的残暴统治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历史朝代——明朝,皇帝朱元璋即位后,面对涂炭的大江南北,恢复社会生产成为第一要务,并着手安排对所有百姓进行户籍登记。

十多年的战争,哀鸿遍野,千里荒芜,所存活的人口不足原有的百分之十,为恢复生产,平衡因战争遗留的人口不均等问题,同时为了不让大片的疆土陷入无人区的境地,明皇一旨诏令:命举国大迁徙!

-----------------------------------------

青瓦白墙,小屋连绵,这是隶属饶城的一个古朴的村庄,叫徐家庄,在这里住着唯一一个家族——徐家。

此时的徐家庄村口,大大小小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绝尘而去的快马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徐君器将手中银色的长枪狠狠的插到地上,他恨透了这种无力的感觉,就像三年前,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因病相继去世,却无能无力,可是那个时候,他还有他的大伯,徐家的族长徐自强,是族长大伯将他从封闭中拉了回来,而如今,他又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官兵带走了族长大伯,而自己依然无能为力!

一纸诏令,将原本平静的徐家变得沸腾,也让徐君器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助和愤怒!

咬了咬牙,徐君器一把拔出长枪,转身就走,身后大片的议论、指点,只是,这一切与他无关!

-----------------------------------------

青青杨柳须,翠翠碧连天。

莲湖,因莲花而盛名,偌大的莲湖,半湖莲花半湖翠,可谓人间仙境,不管经历多少的风雨波折,这里依然平静,每到盛夏,莲叶遮天,莲花盛放,色彩斑斓,花态万千,总是引得饶城的达官贵族流连忘返。

此时正是艳阳高照,湖面除了荡漾的莲花,还微微散发着点点星光,甚是好看,徐君器穿着青布长衫,静静的站在湖边,望着半湖的景色而出神。一阵风拂过,掀起了长衫,徐君器伸手捋了捋,清秀的脸颊上露出几许刚毅,深邃的眼眸因风动而微微眯起,袖长的身影被湖边的芦苇遮挡了大半。

银色长枪被徐君器深深的插在了芦苇丛中,就在前几日,他还兴奋的告诉族长大伯:天下大定,人才奇缺,正是他一展抱负,报效国家的时候,而诏令的颁布,改变了一切。

徐家是个世代务农的家族,虽然家世不够显赫,却本本分分,面对这么多年的战乱和元朝的残暴统治,徐家依然安然的度过了,在这种风雨飘摇的年代,能够保护这整个家族的存活,可见身为族长的徐自强是废了多大的心,用了多大的努力。

如今眼看着一个和平的年代就要来了,而迁徙令却让整个徐家陷入风波,无法自拔。虽然大家都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但是无疑,肯定与迁徙有关!难道是私自转移的事情露了马脚?徐君器不敢想象,眼下最重要的,是查清楚族长大伯到底是什么原因被抓,然后……

想到这里,徐君器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到宁静的气息和淡淡的清风,动了动腮帮,徐君器猛地睁开眼睛,面对疾病他束手无策,而这一次,他绝不退让,不管如何,他都要救出族长大伯!

“二哥。”徐君蓉轻巧的身影穿过芦苇丛,走到了徐君器的身后,她明亮的眼眸中流动着点点泪光,很显然,得知自己的父亲被抓,徐君蓉已经无措了,唯一的希望便是一直以来,在自己心中极为高大的堂哥徐君器了。

徐君器微微转过身,看着徐君蓉,扯了扯嘴角:“你怎么来了?”

“我担心父亲……”徐君蓉说着,嘴巴一瘪,眼看着泪花即将掉落。

徐君器闻言心中一痛,抬手抚摸着徐君蓉的头发,轻声道:“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救出族长大伯的。”

“二哥,你,你要怎么做?”徐君蓉有些吃惊,但是她却清楚,父亲毕竟是被官府带走的,身为百姓的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即便是去府衙门口哭诉求情,也是于事无补。

“这个你就别管了。”徐君器转过头,一把握住长枪,然后手腕微动,拔出长枪,继续道:“我们回去吧。”

“我不回去。”徐君蓉扭捏着,脸上涌动出淡淡的愤怒。

徐君器有些奇怪,问道:“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小姑姑!”徐君蓉说着,满脸的愤慨:“如今父亲都已经被抓了,她还有心思说什么婚嫁之事,明知道我对她的宝贝儿子一点兴趣都没有!”

徐君蓉口中的小姑姑,是徐家直系唯一的女儿,徐家族长徐自强唯一的妹妹徐自兰,早些年嫁给庄家小儿子庄志,生了个儿子叫庄帅,在庄帅六岁的时候,庄志得病身亡,作为徐家唯一的姑姑,自然是不高兴待在庄家的,这不,直接领着儿子回了徐家。

所谓“是姑大三分”,徐家姑奶奶回来,谁敢反对,不仅不敢反对,还得供奉着,连带着庄帅从小便娇宠的很,对徐君蓉这个表妹更是志在必得,若不是徐君蓉百般不从,各种推诿,说不定早就“表哥表妹,天生一对”了。

说起这个庄帅,也是个奇葩,不务正业不说,还油嘴滑舌,徐家的人多数不喜欢他,可毕竟是姑奶奶的儿子,大家有什么也都放在心里,昨日听说徐君器要去谋求功名,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吵着闹着也要去。

听了徐君蓉的指控,徐君器脸色也不快起来,如今徐家可谓面临各种困难,小姑姑这般做法委实不妥,别说徐君蓉不答应,就是他徐君器也绝不会答应!

“大哥为了这件事,也跟小姑姑吵了起来,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去,一看到小姑姑和那个庄帅,我就讨厌!”徐君蓉继续说着,而徐君器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徐君蓉口中的大哥也是徐君器的堂哥徐君宇,徐君宇与徐君蓉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更是徐家未来的族长的最佳人选,与徐君器的关系非常的要好。

“走吧,有些事不是躲可以躲掉的。”徐君器淡淡的开口,想着徐君蓉的感受又道:“你放心,二哥绝不同意他们这么胡来!”

“嗯。”徐君蓉重重的点了点头,拉着徐君器的衣角,小心翼翼的离开了芦苇丛。

此时的徐家庄,平静的像一汪死水,没有人会大声喧哗,谁都不知道,徐家的明天会是怎样,唯独徐家姑奶奶徐自兰的屋子里,偶尔传来了破碎的声音。

路过的人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得罪了这位姑奶奶,被骂的狗血淋头都算是轻的,若是让庄帅那个纨绔子弟黏上,那才叫头疼!

徐君器平静的站在屋子门口,徐君蓉不由的蹙起了眉头,低声问:“二哥?”

徐君器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出声,很快,屋子里不负所望的传来了叫嚣声!

“他徐君宇算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就是族长了?我好歹是他的姑姑!”泼辣的声音不用说也知道,来自于徐自兰。

“母亲,不是儿子说风凉话,我们毕竟是外姓人,他们徐家本来就看不起咱娘两,何苦的。”煽风点火的自然就是徐自兰的儿子庄帅了。

“看不起又怎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徐家的财产都让那些老不死的转走了,留下的那些个富贵家庭,有几个会愿意留下来跟着受罪,等着吧,不出两日,人都得走完!我们也走,省得留在这里徒手牵连!”徐自兰说着,又不知道摔了个什么东西,清脆的声音着实吓了徐君蓉一大跳。

徐君器阴沉着脸色,掉转头便要离开,徐君蓉见状,忙小跑着跟上,轻声道:“二哥,就这样了?”

“他们既然要走,那就走吧,这样反倒好。”徐君器淡淡的开口,这一场风波看来没有那么容易平息了。

同类热门书
极品龙套
极品龙套
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一段误打误撞的穿越一个惊心动魄的时代一场场刻骨铭心的情爱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整个地球给我一本笔记,我可以改变整个时代************************************************
石章鱼 ·先秦 ·连载 ·90.5万字
逍遥小地主
逍遥小地主
大唐永徽四年。一个浪子回乡,却只想做个逍遥小地主!
木子蓝色 ·两晋隋唐 ·完结 ·104万字
7.1分
昏君
昏君
生活压力很大?那就来当昏君吧!找工作被白眼?那就来当昏君吧!老板剥削厉害?那就来当昏君吧!房价高买不起?那就来当昏君吧!谈女朋友没钱?那就来当昏君吧!股票一路大跌?那就来当昏君吧!老婆不让抽烟?那就来当昏君吧!我们的口号是,当皇帝,就要当一个想干啥就干啥的千古第一昏君。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有啥票就投啥票~~
傲无常 ·架空 ·完结 ·126万字
天下豪商
天下豪商
大宋元符年间,画师武浩来到了繁华似锦赵氏天下。走在宛如清明上河图般繁华的汴梁街头,武浩却想到了29年后,女真铁骑,席卷南下,将这烈火烹油一般的盛世景象,全都毁了个干干净净。可是一介布衣,纵然知晓大厦将倾,又哪来的挽天之力?只想着在大难之中独善其身的武浩,却在汴梁街市之中,遇到了将为天子的文青赵佶……于是天下豪商,应运而生,从今往后,世间兴亡,就由商人的资本来主宰吧!书友群:431301049
大罗罗 ·两宋元明 ·完结 ·455万字
8.4分
唐朝好地主
唐朝好地主
张超穿越武德四年,来到长安郊外灞上,成为了老府兵之子,但他却只想做个悠闲的大唐好地主!读者群:656118488(荣获2016星创奖历史优秀奖作品!)
木子蓝色 ·两晋隋唐 ·完结 ·482万字
7.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