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1章)
明朝末年,国事糜烂,边地不靖,各地民不聊生,尸骨暴露于野。   一个来自后世的少年,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双亲,握紧双拳,下定决心,推翻这旧王朝,做皇帝。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绝境

崇祯元年,六月夏。

陕西要塞,芦关岭,血流遍地,火光冲天。

“呃……”,颠簸中的楚行在昏死中醒来,一脸惊诧的观察周遭的场景。

喊杀声震天,断臂残肢满天飞,而自己则被一个身材高大的妇人,用粗绳绑缚在身上。

那妇人浑身沾满汗渍,气喘吁吁,俨然已经到了极限,但依然勉力维持,一手拿着一根沉重的铁棒,另外一只手牵着个年幼的娃娃,眼神警惕的望着前方的战场。

而在不远处,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虎背熊腰,手持一把大刀的猛汉,面对无数身着红胖袄的对手,如入无人之境,瞬间就击碎了敌人的防线。

楚行甩了甩脑袋,脸上的震惊之色愈发浓郁。

“怎么回事儿?”

“我这是在谁背上?”

“这是在拍戏,还是跟别的劳务干起来了?”

楚行本人是个其实也算是个“暴力分子”,泉城鼎鼎有名的劳务头子,泉府大桥劳务市场上千号人的“总瓢把子”,平素里没少跟外地来的便宜劳务掐架。

不过却从来没跟今天这般一样,在山沟沟里,搞这种千人大战,而且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您能不能放我下来?”

看着眼前暂时安全,没有人阻挡去路,楚行对着背负自己的妇人说道。

“行儿,你醒了?”女人转头,一脸惊喜的说道,“头还疼不疼?”

“你是?”楚行皱着眉头,女人转头的那一刹那,给了他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但是他很明确,并不认识对方。

女人见楚行并不认识自己,当下焦急道:“我是你娘啊!”

“娘!?”楚行瞪大了眼睛,“我靠,搞什么鬼?我有这么年轻的娘?”

“混账,怎么跟你娘说话呢!”正在收拢队伍的汉子,扭头骂了楚行一句,楚行看的很清楚,对方手里的刀,似乎是传说中的雁翎刀,明朝制式装备。

自己在博物馆见过。

下意识的楚行打量了一下自己,瞬间惊呆了。

自己虽然被女人用绳索捆在后背上,但是大体依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自己从一个三十来岁的油腻大汉,变成了一个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的十六七岁的少年。

妇人却没管楚行这疯疯癫癫之词,不住的安慰楚行道:“儿啊,咱们的山寨让官兵破了,你爹正带着我们逃命,你好生歇息,不要说话。”

我不是穿越了吧?在楚行意识到自己可能穿越了那一刹那。

记忆如尿崩而来,根本不给他多余的反应的机会。

这幅身体的主人也叫楚行,芦关岭英雄寨大寨主长子,曾深入大漠,跟套寇厮杀月余,全身而退。昨夜跟剿匪的明军交锋中,被钝器打伤了头部,目前丧失了战斗力。

父亲,楚天霸,经营芦关岭多年,一直希望被朝廷招安,没想到,最终所谓的招安,竟然是一场阴谋。

一直背着自己的妇人便是自己的母亲,那个一脸已经明显被吓傻的娃娃是自己的弟弟楚万里。

众所周知,接受招安,那是没有好下场的。

“搞毛啊!老子刚穿越,就要全家要完,流落失所,被人追杀?”楚行感觉情绪很崩溃,但这种崩溃的情绪没有坚持太久,疲惫感便再次袭来,再次昏死过去。

-----------------------------------------

夜深,天空如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盖住了大地。

楚天霸看着不远处饥肠辘辘的众人,又检查了一番楚行的伤势,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老天爷,就不能给我们这群人一丝活路吗?”

“本来说的好好的招安,怎么就成了围剿?”

“安塞县拍着胸脯保证的话,怎么就跟放屁一样?”

楚天行知道大家心中的怨气却没有办法,他也怨,但是他怨的是朝廷无道,怨的是自己无能。

这群官兵明明知晓,他们已经接受招安,依然在他们打开关口之后,肆意的屠杀。

官兵根本不在乎真相,他们只知道,每一颗脑袋,都是沉甸甸的金银赏钱。

就在楚天行命人巡视四周,找些吃的的时候,夜色中,一群恶匪从丛林中蹿了出来,对着众人喊道:“我们大王收喽啰兵,十四岁以上的男丁皆可加入!”

楚天霸下令阻拦,结果剩余的山匪根本不愿意听从他的命令,纷纷带着家人上前询问。

陈楚氏对楚天霸劝说道:“横竖是死,不如便彻底反了朝廷。”

楚天霸摇了摇头说道:“做贼并不是好出路,我们芦关岭在本地也算是不小的势力,几百官兵,一战之下都被灭了,他们能行?他们能撑几天?”

“相公,你说的道理妾身都懂,只是这世道,没有个依靠怎么活得下去!尤其是行儿,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咱们不能活生生的看着孩子死在荒山野岭吧。”陈楚氏哭着说道。

看了眼长子楚行,楚天霸深吸了一口气:“我去!”

楚天霸身材高大,靠近队伍的时候,便被人家认出来,听对面领头的首领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喊道:“芦关岭没了,别提什么大当家,二当家的,想要有口饭吃,就得立投名状,拿着刀去抢对面的王家村,杀一户人,抢来财物就行。”

楚天霸终究是摇了摇头,退了回来,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忍不住红了眼眶,“夫人,我做不到!”

陈楚氏叹息一声道:“哎,霸哥,妾身知道你是响当当的汉子,不愿做背良心的事,如何不会怪你。”

说着陈楚氏看了看怀里的孩子,眼眶便泛起了泪花,最终长叹一声道:“也罢,咱们往前再走走吧,没有了这帮人的拖累,兴许还能有条活路。”

“嗯!”楚天霸点点头,从妇人怀里接过楚行背在背上。

而陈楚氏则怀里抱着楚万里,夫妻二人默默的朝着前方走去。

正在朝王家村走去的昔日属下,纷纷忍不住看了他们一家四口一眼,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只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夫妻二人离开队伍在葫芦口走了没有多久,一声声虎啸声传来。

“吼!吼!吼!”

接着丛林树叶晃动,不消片刻便有一头吊睛白额的猛虎出现。

楚天行夫妇顿时一脸惶恐之色,不敢犹豫,带着孩子,就发疯似的逃窜!

只是跑了没有多远,楚天霸就听到妻子的惨叫声传来。

“相公,带孩子快跑!”

陈楚氏只喊了这一句话,便没有了气息。

见猛虎一口咬断了浑家的脖颈,楚天霸心如刀绞,将儿子楚行放在一边,双目赤红道:“贼老天欺负我,官兵欺负我,如今连你个畜生也欺负,我跟你拼了!”

妇人怀里的楚万里传来了哇哇的哭声,看的楚天霸更是心焦,知道眼下耽搁不得,抽出腰里的刀,对准猛虎便铺了过去,“畜生,纳命来!”

猛虎却不管不顾,朝着楚天霸直接扑了过来。

楚天霸虽然强悍,但刚经历过一场血战,体力残存不多,一次交锋,便被抓折了胳膊。

疼的楚天霸额头瞬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知道今日多半是要惨死了这里,最后转头看了一眼迷茫中刚刚睁开眼的楚行,吼道:“行儿,一定要照顾好你弟弟!”

话罢,便猛然朝着老虎再次冲了过去,只一次老虎直接在他心口挠了一个大洞。

但楚天霸的刀也狠狠的刺进了猛虎的喉咙,楚天霸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便拼命的搅动手中的刀,最后跟猛虎在丛林里滚了十几圈,也没有了声息。

楚行的弟弟唤作楚万里。

虽然只有三四岁的年纪,但是已经知道生死了。从昨夜开始,他就见识到了官兵的恐怖,整个寨子的人都被屠戮了一半。

如今连父母也没有了。

小家伙艰难的爬到昏死的楚行身边儿,哇哇的一边儿哭泣一边儿摇晃楚行的胳膊。

楚行已经醒了一会儿了,刚才父母的搏杀他都看在眼里。

只是刚刚苏醒的他,浑身的力气一丁点也都使不出来。

他只能一脸绝望的亲眼目睹,父母双亲,惨死在自己眼前。

他恨这贼老天爷,也恨自己的无能。

楚万里死死的抱着楚行的胳膊,一脸急切的道:“哥,咱爹咱娘都没了,大虫还活着!”

楚行终于逐渐恢复了些许的行动能力。

“哥,怎么办,怎么办。”楚万里此时吓得魂魄都飞了,抱着他的胳膊只知道摇晃,他深吸一口气,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示意他安静下来。

此时他可以逃走,但是父母的尸体怎么办?虽然自己是穿越者,但这毕竟是自己的生身父母,如同再造之恩,岂能看他们的尸体落入虎口?

上一世的楚行便是个敢打敢拼的汉子。

别说是一头伤虎,便是猛虎在前,他也得拼一拼!

一狠心,楚行咬破了舌尖,让整个人清醒了一些。

他上前两步,捡起了母亲身上用来杀敌的铁棒,朝着猛虎走了过去。

那猛虎明显是发觉了楚行的靠近,不住的发出虚弱的吼声,虎目之中,凶光爆射。

这虎啸,吓得楚万里哭闹的更加厉害,不断的喊道:“哥,不要过去,娘没了,爹也没了,万里不能没有你啊!”

楚行却不管那么多,举起铁棒对着奄奄一息的猛虎的脑袋,便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

老虎的头颅很硬,震得楚行的五脏六腑不断的翻腾。

老虎猛的发出了一声哀嚎,震得楚行耳朵嗡嗡作响。

但楚行看得出,老虎被父亲这一刀刺进喉咙,扎的很深,老虎短时间内,没有行动能力。

即便是身体极其难受,也不断的将铁棒砸下去。

现在不弄死你,如何给父母报仇!

一下,两下,三下。

一直到将猛虎的头颅砸碎,鲜血溅了他浑身都是,楚行终于坚持不住,铁棒当啷一声落地,身子摇摇晃晃,险些再次晕倒。小万里吓得不行,迈着小腿儿跑过来,想要抱住楚行。

却不料在丛林里蹿出来两个猎户。

原来猛虎的声音,惊动了山林的猎户,他们远远的就看见了楚天霸与猛虎争斗,后来也目睹了楚行用铁棒活活砸死猛虎,待没有危险这才出来检漏。

“你们想要做什么?”楚行强壮镇定,气喘吁吁道。

那领头猎户兄长却不管那么多,闷头便给了楚行的脖颈一掌,楚行只感觉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一看就是雏,遇到人先问为什么,也就是遇到咱哥俩,遇到坏人,脑袋都没了。”猎户弟弟道。

“你就是心善!说这好话来挡我!今日不杀他,焉知明日他不杀我们?”猎户大哥抽出腰刀,对准了楚行的心口。

楚万里想要阻拦,却被一脚踹开,急的小家伙哇哇爆叫,却又无可奈何。

“这是两条性命啊!而且我们捡便宜已经是不对,如何能杀人呢。”

“我们自己都活不下去了,还有心思管别人!”老大嘴上说的嫌弃,手却将兵刃收了起来。

楚万里抱着楚行的脖子,眼泪止不住吧嗒吧嗒往下掉。

父母没了,哥哥被人家打晕了,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小家伙幼小的心灵里充斥着绝望。

猎户弟弟终究是心善,看着眼前的惨象,动了恻隐之心,从腰里解下了一小袋米扔在地上,对着楚万里说道:“娃娃,不是我们心狠,这虎你们用不了,这些粮食算是我们用来换虎的。还有你这个大哥醒来,告诉他赶紧跑,安塞呆不住了。”

说着,便不在理会楚万里,而是哥俩背起老虎,悄然离去。

楚万里不敢违背二人的意思,只是在怀里抱着米袋,挨着兄长。楚万里还是个孩子,既不会生火,又没有力气,就只能靠着楚行。

夜里有任何风吹草动,就吓得小家伙浑身发抖。

楚行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索性头晕的症状已经过去了,不过依然整个人没什么精神,肚子不断的咕咕作响。

艰难的摇摇头,猛虎已经不见了,父母双亲的尸体还在,小家伙怀里抱着一小袋米,蜷缩着靠在自己身边儿。

“哥!”小家伙见楚行醒了,整个人的紧张情绪立刻放下了不少,小家伙笨嘴笨舌的将刚才的事情跟楚行说了一遍。

明显刚才那两个猎户的出现,又将他吓得不轻。

楚行摸着小家伙的头,心思很是懊恼,但表情却很柔和的说道:“不怕,万里,哥保护你。”

同类热门书
末代锦衣卫指挥使
末代锦衣卫指挥使
现代兵王来到崇祯十七年的1644年4月25日,农历三月十九,成为了一名守卫皇城的锦衣卫,历史上也就是这一天,李闯的农民军攻破了京城。主角试图救下崇祯未果,却救出公主和太子……
铁血坦克兵 ·两宋元明 ·连载 ·84.5万字
大唐里正
大唐里正
穿越正唐,一抬头,一村三百多口嗷嗷待哺。这里正,做得做不得,都已经箭在弦上。手里握着一副稀碎的牌,面对天灾人祸,如何打得漂亮?西北风冷,塞外孤弦,这是大唐三百年的国运……书友群号:1009248504。
离珠 ·架空 ·连载 ·51万字
明末之席卷天下
明末之席卷天下
崇祯二年,东江总兵毛文龙被斩于双岛,后金自喜峰口入塞,大明皇朝内忧外患,丁毅也意外的来到明朝。本王原是边军一小兵,为驱除建虏,拯救百姓,起于沙场。现天下已定,本王决定交还兵权,使诸将士继续为大明效力。“你们--你们这是干嘛?江山社稷,责任重大,为何要逼俺啊。”“罢了罢了,诸位兄弟以死相逼,俺又怎么忍心看着大伙白白牺牲,那俺只能暂时先当着皇帝罢,以后大伙若是觉的俺做的不够好,还请大伙把大明宗室请回来替俺就是,俺宁愿回家做个闲王,享享清福,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翌年,大明宗室或卒或失。本书种田流,节奏稍慢,猥琐发育,不出六神装,坚决不打团。
金刀老炎 ·两宋元明 ·连载 ·231万字
9.7分
织明
织明
崇祯十一年,赤地千里,百姓离散……李自成:“打下开封府,生啖张诚肉!”张献忠:“张诚何人?自成莫怕,俺帮你打他。”多尔衮:“张诚吾弟,封尔‘并肩王’,可愿与吾平分天下?”崇祯:“朕有张诚,何惧流贼不平,鞑虏不灭,万邦不来拜贺!”张诚:“日月光茫照耀之地,皆为明土,日月光茫照耀之民,皆是明人。明国万里,永远万世!”大明末世,必将终结。汉家天下,永世长存!
蜗牛非牛 ·两宋元明 ·连载 ·170万字
9.3分
大明之南洋再起
大明之南洋再起
1659年,郑成功发动的北伐南京之战功败垂成,十数万郑氏精兵损失殆尽,华夏复兴最后的希望好似也被风吹雨打去……伴随着一个个英雄人物的落幕,坚持抵抗十余年的南明政权即将覆灭。华夏天倾,河山沦陷胡尘,腥臊遍地,金钱鼠尾,衣冠不存,汉人再次沦为下等人,好似已经成为定局!这一年,一个年轻人来到了这个时代,他抬头看向北方,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康麻子,老子要让你提前二百年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坚船利炮!”交流群号:1018405984想进就进,没门槛,感兴趣的可以进群交流一哈!
听风煮雨夜 ·清民 ·连载 ·37.1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