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5章)
一棵修炼数万年的竹子,终于修得人身,本以为正果得成,可以逍遥世间,然而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 红尘三千丈,怎堪爱恨情仇? 修行四万劫,如何证道飞升? 是只能独善其身、逍遥一方? 还是要擎天聚地、再现洪荒?

第1章 化形天劫

晨光熹微,碧海青天之间,一方圆数千里的狭长岛屿之上,云雾飘渺,仙气盎然。

在岛屿南端最高峰上空,一座纵横数里的悬空岛屿上宫殿林立,群殿之前,一块十丈高的白玉石碑上刻着“忘情宫”三个描金大字,碑下有四十余位女子,着青、碧、黄、白各色霓裳,皆有佩剑在身。

其中一位三十余岁的白衣女子对一位拄杖而立的老婆婆道:“凌长老,我等此去原域参与万宗会盟,当要数月光景,宫中一切事务,还望长老多费心操持。”语毕,拱手施了一礼。

凌长老连忙上前托起她的手,道:“宫主客气了,这本就是老身应尽之责,请宫主尽管放心便是。”

“那就有劳凌长老了。”

宫主对旁边众女子严肃道:“本座不在的这段时间,众弟子务必勤加修炼,少去宫外惹是生非。”

“谨遵宫主之令。”众女子躬身领命。

只见宫主一挥衣袖,从其右手拇指的玉扳指中射出一道蒙蒙青光,一艘小船自青光之中慢慢变大,最后化为一艘长约二十丈、宽约三丈、底座高有两丈左右的木质楼船悬浮空中,船上有两层小楼,雕梁画栋,美轮美奂。

“这就是云船吗?比我那飞舟大多啦!”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脸惊奇。

旁边一女子答道:“对呀!这只能算是一般吧!你是没见过那些大宗上国的天舰,那才叫宏伟壮观哩,有……。”

“好啦好啦!赶快登船吧!这次去了不就能见到啦!”另一清冷女子催促道。

三人赶紧飞身登上云船,待十余人登上云船后,只见宫主结法印一指船舵,一层水波般的光幕渐渐从小楼中心处扩张开来,将整条船包裹起来,御空而去。

留下的二十余人目送云船远去,凌长老回身对众人道:“宫主不在,尔等勿要散漫懈怠,当勤加修炼,谨守山门。”

“谨遵长老令。”众人答后,各自返回。

——

悬空岛屿之下,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之间,一片苍翠的千里竹海随风起伏,在竹海中心有数千颗紫茎青叶的竹子熠熠生辉,颇为不凡。

“呼——!”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长舒一口气,像是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挺拔的紫青竹林终于可以随风自由的摆动一下身躯,而后传来一句低声呢喃:“终于走了!不过还没走远,再等一等。”

是夜,月华似水,潮声希微。

那悬空岛屿之下,千里竹海间的那数千紫青竹子的枝叶中,突然飘出萤火虫般的点点青色荧光,这些荧光逐渐汇聚成一个青衣男子,这男子眉清目秀,二十岁上下。只见他抬手看了看自身,自言自语道:“这化身还不错,是时候开始了。”

接着右手并指如剑,向天一指,指尖一滴青色的血液被逼出,化为缕缕青烟,似乎是发出了一个什么奇异的信号,只见原本星月漫天的天空刹那间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原本寂静的千里竹海自中心而起,仿佛似汪洋被投入了一颗巨石般激起无边巨浪,大地也仿佛有一丝丝的颤抖。

悬空岛屿上,群殿中间是处纵横百丈的广场,广场北面一座名为“七绝殿”的大殿中,原本正在打坐的凌长老突然起身,一挥手殿门大开,来到殿外看着这满天乌云汇聚,一脸凝重。殿中随侍的两名女子紧随其后,一女子道:“长老,这是发生了何事?”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唉——!”凌长老长叹一声,木杖一顿地,一道道水波般的气浪荡漾开来,广场东侧钟楼下的青铜大钟发出浑厚的“当——当——!”声。

一息之间,殿宇之间飞剑四起,人影闪烁,皆是女子。

八位身着深蓝长衫的长老最先赶到,众多弟子紧随其后陆续赶来。

中间一位四十余岁的长老恭敬的道:“长老,不知发生何事?”

这忘情宫中,入门比宫主晚的皆是弟子,与宫主平辈者及以上皆为长老,至长老之位,再不以入门先后和年龄大小论尊卑,只以修为强弱排次位,如此忘情宫方才开宗立派万余载而不倒。若为修真第一重楼,则是一叶长老,有一枚一叶青玉令;若为修真第二重楼,则是二叶长老,有一枚二叶青玉令;以此类推,直至十二叶长老。但是十二叶长老已近三千年未曾有过了,当今长老中最尊者为凌长老,是修真第七重楼的七叶长老。往下的六叶长老皆在历次对外斗争中战死,如今除凌长老和宫主之外最强的便是这八位五叶长老。

凌长老道:“山中将有万年灵竹化形,于我忘情宫而言,祸福难料,故而需早做准备。”

“难道是紫青玉竹化形吗?”

凌长老答道:“何长老所言不错,正是此竹。”

何长老左侧的一位年近四十的长老闻言,忧心忡忡道:“这灵竹乃是我护宫阵法——千鸟归林阵的阵眼之一,他若化形而出不愿再做阵眼,那么这阵法必将瘫痪,届时海犀族必将来袭,我忘情宫纵然可以力敌,但估计也会损失惨重,这可如何是好?”

“单长老不必太过担心。”何长老道:“这妖类化形,一般只是修真第一重楼之境界,难道凭我等修真第五重楼的修为还擒他不住?届时擒住了他,设下禁制,难道不能让他乖乖听话吗?”

众长老闻言,凝重的神情这才舒缓了少许。

凌长老却叮嘱道:“人类与妖类毕竟不同,境界与实力不可按常理来算,何长老不可大意。如今之计,当是安抚为主,如若不成,再以武力镇压,同时也要防备外敌来犯。单长老率领刘、陈、钱三位长老及众弟子各守四方,以防外敌;何长老及黄、吴、周三位长老随老身前往紫青玉竹林,走吧!”

单、刘、陈、钱四位长老领命而去,何、黄、吴、周四位长老则跟随凌长老御剑飞行,来到了青玉竹林边上的一处山巅上。

但见天空之中,漆黑如墨的劫云自虚空中逐渐汇聚而来,如漩涡般旋转运行,电光、真火、冰晶、剑气以及漫漫黄沙,并阴阳二气,于劫云之中生克变化。

“果然是阴阳五行脱胎劫!”凌长老见此劫云,一脸肯定,而后朗声道:“紫青玉竹既然将渡这脱胎化形之劫,当已有了灵智,不知可有姓名?”

竹林中的青衣男子飞身而起,立于竹梢,思索一番道:“我生长于这大地,当以大地为母,便以陆为姓,又因这天地元气而有灵智,自身属于五行青木一族,便以元青为名吧!”

“陆元青,果然好姓名!”凌长老一赞,道:“陆小友既然生长于南迦山中,而这南迦山属于我忘情宫地界,那么便是我忘情宫的一员,若能安心在我宫中修行,我等必助全力你渡劫。”

“哈哈哈哈!”陆元青大笑道:“我初生于此地时不知是几万年前了,那时哪有什么忘情宫?所谓先来后到,你忘情宫占据我的地盘万余年了,我都未曾说尔等是我家中的一员,你们倒是先耍起无赖了。再说说你,你也不过只是个两千多岁的小丫头片子,仗着自己垂垂老矣的容貌就倚老卖老了?这‘小友’二字你倒也好意思叫的出来。”

“放肆!”何长老拔剑而出,斩出一道碧玉剑气,喝道:“你不过是一化形小妖,能有多大能耐,叫你‘小友’已是抬举你了。”

陆元青右手剑指一引,一片带着暗青光芒的竹叶以比剑气更快的速度飞出,只听“哧”一声响,剑气溃散,竹叶任然以极快的速度飞去,何长老连忙挥剑格挡,却也倒退数步,何长老一脸惊讶,道:“你不过只是修真第一重楼,且这躯体不过一化身而已,如何有此等实力?”

“呵呵!”陆元青一脸嘲讽的道:“海中有龙鲸,其躯千里之大;厕间有苍蝇,不过分毫而已,若同属修真第一重楼,你说说要多少苍蝇才能胜得过这龙鲸?”

“恐怕要亿万只苍蝇吧!”何长老下意识回答,忽然反应过来这小子把自己比做厕间的苍蝇呢,旋即一脸愤怒的喝道:“我——杀——了——你——!”,说着便要持剑杀出。

凌长老连忙喝止:“天劫要开始了,擅涉劫数,法则有感,劫难威力倍增,渡劫者不一定会死,但干涉者必遭天罚,身死道消,你难道不知吗?等天劫过后,这小子实力所剩无几,捏扁搓圆,还不是遂尔心意,何必为一时之意气而置身于险地!”

何长老无奈只得退回来。

此时,天空的劫云已经成型,七色光芒闪耀,忽而红光突然大放光华,一只只鲜红的火鸟自劫云中扑下,陆元青赶忙躲到竹林中,将化身散入真身之中。

“丙丁火鸟?丙丁真火!”凌长老一脸惊恐的道:“大家快退,快退——!”

众人退到数里外的另外一个山头,凌长老一脸后怕的说道:“这紫青玉竹究竟是何来历,区区阴阳五行脱胎劫竟然有丙丁真火降临,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何长老疑惑道:“阴阳五行脱胎劫我也曾经见过,其中不过是一般的元阶火焰,这丙丁真火有什么特殊吗?”

凌长老凝重的道:“这丙丁真火,其中蕴含六丙真火和六丁真火两种火焰,我见过的化形劫中火焰最高的只有六丁真火,却无这六丙真火。六丁属阴,六丙属阳,阴阳相济,威力何止倍增,沾之必死、触之必伤。但若能熬过,益处良多。唉!这紫青玉竹果然福缘深厚啊!”

林中,陆元青此时的处境却是有点不妙,他本来就是草木一类,尽管已经是元阶灵木了,但还是非常怕火,更何况这火焰还是丙丁真火,一些枝叶已经被烧焦了,而外围的普通竹子不知是有什么莫名的力量阻隔,丙丁真火竟然对其秋毫无犯。

天劫虽然是危机,但危险中也蕴藏着机遇,一些平时修炼根本无法察觉到的杂质,在这丙丁真火的淬炼中渐渐被炼化消失,一些枝叶虽然被烧焦了,但是其它留下来的却更加的不凡。

陆元青也感觉到身躯中逐渐多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温暖的气息,像火焰一样。

丙丁真火渐渐熄灭,劫云之中一股黄色的沙尘龙卷风紧跟着席卷而下,陆元青的枝叶一被这漫天黄沙触及,便化作岩石状态,这岩石状态还不断的向其它地方蔓延开来。

陆元青竭力抵挡并炼化,但觉身躯中逐渐又多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厚重的气息,像土石一样。

“这又是什么?”何长老仔细的盯着看。

“这是戊己真土!”凌长老低声呢喃道:“阴阳化五行!五行含阴阳!这小子的劫数果然不同寻常!五行之中兼具阴阳属性,了不得,了不得啊!这戊己真土乃是极好的宝物,虽然万物触之会化为岩石状态,但是若能炼化,便能得到六戊真土与六己真土两种精华,这对修真第十重楼之下的修士是无比巨大的诱惑!可惜此时是天劫,无法夺取,可惜,可惜啊!”

何长老一脸嫉恨的道:“那想必接下来的必定是庚辛真金、壬癸真水、甲乙真木了?”

“应是如此。”凌长老点点头道:“平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地奇物,如今居然有这么多种同时出现,真是大开眼界啦。”

——

数百里之外的海面,忽然探出一个一丈大小的犀牛脑袋,硕大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下,旋即扭头又潜入海中,却是一只十二三丈长,长得像犀牛一样的生灵,游到一处水晶造就、金碧辉煌的宫殿门前,一阵光芒闪烁,化作一个额头长着白色犀角、梳着大背头的灰发矮胖老头。

这老头一边跑进殿中一边喊道:“大哥,大哥,你猜我刚刚发现了什么,那忘情宫竟然被火烧了,哈哈哈,那群娘们也有今天呐,我要去看看是被烧得怎么个惨法,哈哈哈!”

殿中一个同样长着白色犀角的白发老头闭着眼斜躺在金灿灿的宝座上,旁边两个俊美的女子正跪地侍奉,这老头眼都未睁开,懒洋洋的说道:“你爱去便去吧,一大把年纪了,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还在我的宫中手舞足蹈、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是,那我便去了。”灰发老头躬身一礼,转身对立在大殿左上首的一个面如冠玉、额头也长着白色犀角的银甲小将挤眉弄眼,且挥袖邀请同去。

银甲小将无奈的看向宝座上的白发老头,白发老头挥了挥袖表示同意,银甲小将这才随灰发老头离去。

灰发老头边走边往银甲小将身上靠,眉飞色舞的道:“沧山小孙孙!待会儿多带些兵将,老夫要把那些臭娘们好好的揍一顿。”

“三爷爷,您不要老往我身上挤,”沧山无奈跳开道:“一千妖兵怎么样?”

灰发老头歪着脑袋瞪着他,道“你又不是娘们,挤一挤怎么啦!这才显得咱们关系好嘛!走走走,快去点兵,晚了就没好戏看了。”说着拽着银甲小将的胳膊离开大殿。

——

紫青玉竹林中,陆元青历庚辛真金所化万般兵器之伤,又经壬癸真水腐蚀与滋养相互轮转,每一道劫都会留下一点不一样的气息,或锐利、或冰冷。

现下甲乙真木劫降临,一缕缕青色烟雾弥漫,将整片紫青玉竹林包裹住,那青色烟雾不断渗透入陆元青的枝叶根茎中,蔓延至每一片叶子、每一处根须,陆元青瞬间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仿佛自己不在只是竹子,而是小草、是花朵、是树木、是浮萍、是海藻,思绪蔓延开来,天下万般花草树木仿佛都是自己身躯一般,一凝神,方圆万里之间,凡是草木一属皆是枝叶一震。

海面之下的金碧辉煌的大殿两侧弯弯扭扭的海藻,刹那间变得像剑一样笔直,瞬息间又恢复成原样。

原本假寐斜躺的白发老头突然睁开双目,两道剑光自双目间射向大殿一侧的一株海藻上,只听得“哧”的一声,这海藻立时化为齑粉。

殿外值守的一个头长白色犀角的金甲大将带着一群顶着犀牛头的士兵迅速冲入大殿,道:“族长,不知发生了何事?”

白发老头坐起身,双掌杵在案几上附身道:“海擎岳,你点十万妖兵,前往南迦山忘情宫走一趟,若时机成熟,便灭了忘情宫;若没有机会,也要把海无方和海沧山安全的带回来。”

“遵命。”海擎岳转身出殿,众犀头妖兵也跟着出来。

白发老头靠在宝座上,喃喃自语道:“是谁?竟然如此强大。”

——

陆元青刚刚这一凝神,感觉无比强大,但是一瞬间,这强大的感觉如潮水般退却,因为那一缕缕青色烟雾开始裹挟着每一片叶子、每一处根须的全部精华,便向最中间的那颗紫青玉竹汇聚而来。

若是从外来看,却只见这片紫青玉竹林从外围开始,一株株竹子仿佛被抽尽全部精华,烟消云散,直到全部精华集中到最中央的那颗竹子上,一个紫色的芽从一个竹节处冒了出来,并迅速抽枝展叶,钻出了一朵紫色花苞,“砰——!”的一声,声音虽小却仿佛天地初开一般,开出了一朵九瓣紫花,一枚紫色种子也迅速长出。

花开结果,这颗聚集了整片紫青玉竹林精华的竹子,忽然将全部精华都注入到这枚种子中。

陆元青的魂魄也是感觉到一阵挤压,进入了这枚种子之中,种子中是一个紫色的空间,空间中弥漫着青、赤、黄、白、黑五种五色光点,拨开光点,只见一个紫色漩涡缓缓旋转,漩涡中向上延伸出一股紫色气息,气息顶端又是一个暗青色漩涡。

陆元青心道:这漩涡仿佛花朵一般,那么紫色漩涡应该就是元精之花,暗青色漩涡应该就是乙木元气之花,那五色光点应该就是刚刚渡劫时所留下的,不知是作何用处,这种子便是自己新的真身了。

随着全部精华的不断注入,真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大,九瓣紫花也逐渐枯萎,随着这最后一株紫青玉竹灰飞烟灭,陆元青控制自己的真身缓缓落地。

陆元青刚刚落地,劫云之中陡然射出两道相互追逐的黑白毫光,钻了进来,仿佛磁石磨盘一般,所过之处,五色光点无不被其吸附研磨,其自身好像也被磨掉一点,一丝丝灰蒙蒙的雾气逐渐产生。转眼间,最后一点五色光点和黑白毫光同时消耗殆尽,一道玄妙莫测的灰蒙蒙的雾气钻入陆元青的魂魄中,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本能凭空而生,意念一起,就好像蜷缩的身体伸展开来一样。陆元青一睁眼,便见自己赤条条的躺在地上,俊俏的脸庞不由得一红,幸好甲乙真木的青色云雾还剩余了一些,阻挡住了别人的视线。

随即掐法诀一指那青色云雾,只见部分青色云雾化为一套青衣,陆元青赶紧穿上。

陆元青意念一动,变化出真身;意念有一动,又变化出人身。自言自语道:“这人身虽好,但是还是没有真身自在舒坦呀!”

陆元青见四周还剩余一些甲乙真木的青色云雾,便迅速收集起来,藏于体内一窍穴中,这可都是极为难得的甲乙真木元气,可不能浪费了。

陆元青心道:这藏物于窍穴的神通,本是要炼道修真第五重楼,完成阴属五行轮转,触及到一丝空间之法方可诞生的神通。不过自己乃是竹子化形,天生中空有节,暗合诸天术数,才能提前拥有这神通。只要所选窍穴不影响功法的周天运转,倒也方便,省得去找地母天蚕丝炼制须弥袋了。

一切收拾妥当,劫云也已消散。

同类热门书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第一卷)实体书已在天猫、当当、京东等全平台,以及各个实体书店发售。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卖报小郎君 ·幻修 ·完结 ·381万字
9.0分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番茄继《吞噬星空》《莽荒纪》《雪鹰领主》后的第九本小说。————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者。修行者们,开法眼,可看妖魔鬼怪。炼一口飞剑,可千里杀敌。千里眼、顺风耳,更可探查四方。……秦府二公子‘秦云’,便是一位修行者……
我吃西红柿 ·古典 ·完结 ·200万字
7.6分
诛仙
诛仙
这世间本是没有什么神仙的,但自太古以来,人类眼见周遭世界,诸般奇异之事,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又有天灾人祸,伤亡无数,哀鸿遍野,决非人力所能为,所能抵挡。遂以为九天之上,有诸般神灵,九幽之下,亦是阴魂归处,阎罗殿堂。于是神仙之说,流传于世。无数人类子民,诚心叩拜,向着自己臆想创造出的各种神明顶礼膜拜,祈福诉苦,香火鼎盛……方今之世,正道大昌,邪魔退避。中原大地山灵水秀,人气鼎盛,物产丰富,为正派诸家牢牢占据。其中尤以“青云门”、“天音寺”、和“焚香谷”为三大支柱,是为领袖。这个故事,便是从“青云门”开始的。
萧鼎 ·修真 ·完结 ·151万字
9.3分
莽荒纪
莽荒纪
纪宁死后来到阴曹地府,经判官审前生判来世,投胎到了部族纪氏。这里,有夸父逐日……有后羿射金乌……更有为了逍遥长生,历三灾九劫,纵死无悔的无数修仙者…………纪宁也成为了一名修仙者,开始了他的修仙之路……
我吃西红柿 ·修真 ·完结 ·418万字
8.8分
最强神话帝皇
最强神话帝皇
本书又名《大秦天庭》。穿越成为被贬皇子,所幸老天没有让秦君绝望,激活神话系统!神话中一切角色都可以被召唤!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棍震山河!千里眼顺风耳,洞察世界!如来佛祖掌中佛国,无人能逃!在这神魔世界,誓要做最强的神皇!任我木鱼画梦阁:130956024;颜王殿(二群):620537157;任我笑神将盟(三群):737526498;(已满)大秦天庭(四群):744212089(已满)……天帝石殿(VIP群):468695854(需得五千粉丝值以上才能进)
任我笑 ·神话 ·完结 ·390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