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17章)
崇祯十一年,赤地千里,百姓离散…… 李自成:“打下开封府,生啖张诚肉!” 张献忠:“张诚何人?自成莫怕,俺帮你打他。” 多尔衮:“张诚吾弟,封尔‘并肩王’,可愿与吾平分天下?” 崇祯:“朕有张诚,何惧流贼不平,鞑虏不灭,万邦不来拜贺!” 张诚:“日月光茫照耀之地,皆为明土,日月光范照耀之民,皆是明人。 明国万里,永远万世!” 大明末世,将如何演绎? 汉家天下,将何去何从?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鞑虏寇边卫京畿

大明崇祯十一年十月初二日,傍晚时分。

宣府往居庸关方向的官道上,奔驰着四十余匹骏马,马上是二十余个彪悍的骑士,竟似一人双骑的样子。

他们个个都穿着长身罩甲,一水的铁臂手,甲胄挺阔,却是内嵌甲叶的暗甲,甲面上布满了粗大的铜钉。

每名骑士的马鞍上都挂着厚背砍刀或铁棒等重兵器,斜挎着双插,内里都是强弓,且这些人身上还都背着火铳,虽用铳袋严密的包裹着,然看其样式竟似极为精良的鲁密铳。

为首那人,独自策马奔驰在前,远远看去年似在二十许,面貌清秀俊朗,一副明军军官打扮,策在马上更加显得英武魁伟。

他身着对襟锁子甲,头戴铁缨盔,披着厚实的羊毛斗篷,开元弓和箭囊斜挂在身体两侧,右侧马鞍的得胜钩上还挂着一柄夹刀棒。

此棒,长约七尺余,棒首有短刃为鸭嘴形,长二寸,一面起脊,一面有血槽,即可劈砸,又能突刺,同时具有棒和矛的双重威力,是此时骑兵常用的长柄武器,但凡军中擅使此种武器者,皆为军伍中的精骑骁将。

远远的就见他单手勒住胯下战马缰绳,在距居庸关约五里处的地方停了下来,马儿似乎有些不情愿,仍旧踢踏踢踏的缓缓向前行进着,身上的斗篷迎风飞起,更显英姿飒爽。

跟随在他身后的二十余名悍勇骑士,也都策马在他身畔停下,四十余匹战马都是马蹄轻踏着地面,同时打着响鼻,自马匹鼻中不断喷出浓浓白气,各骑士身上的斗篷迎风飞扬一片。

“总爷,前头就是居庸关,过去就到昌平地界了,要不要歇歇脚,养养马力?”一个面上有着一道明显刀疤的骑士说对那名首领说道。

就在此时,迎面自居庸关方向扬起一溜烟尘,两匹健马疾奔而来,转眼已至近前。

“禀千总大人,陈哨总率前哨已通过居庸关,正向昌平城搜索前进,现关门大开,请千总大人过关。”一名年轻的骑士,奔至那名千总近前,策在马上大声禀报着。

那骑士口中的“千总大人”,仍旧用左手牵着胯下战马的缰绳,右手轻扬起马鞭,向后一指,沉声命令道:

“陈忠,你带二人,向后通传,各哨依次通过居庸关,天黑前务必要赶至昌平城下,命胡哨总率后哨殿后,注意收集掉队骑卒。总爷我在昌平城下等着他。”

“得令。”身旁一员年轻骑士策在马上,大声答应着,便领了两名骑士向后奔驰而去,留下一溜烟尘。

“整队过关,随我去昌平。”为首的那名千总马鞭一扬,便策马朝着居庸关飞奔过去。

烟尘腾起,一众骑士紧跟在后,奔过居庸关,朝着他们的目的地昌平方向一路奔驰。

……

这队精悍的骑士,乃是宣府镇参将张岩的部下,为首者是他的堂侄,名叫张诚,正是刚才众骑士口中的“千总”,现任宣府参将张岩部下骑兵千总之职,统率着张岩麾下的近千骑兵。

崇祯十一年九月间,东虏奴酋黄台极命其弟东虏睿亲王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以豪格、阿巴泰为副将,统左翼兵马;

命东虏贝勒岳托为杨武大将军,杜度为副将,统右翼兵马,全军以奴贼多尔衮为总帅,总兵力约十万人,先后经燕山脚下的墙子岭和青山关毁我边墙而入。

两路东虏大军,于九月二十八日会师与京郊的通州,犯我大明京师要地。

京师危急,朝廷急召挂兵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衔,宣、大、山西总督卢象升率宣府、大同、山西三镇精锐边军,火速驰援京畿,崇祯皇帝还派人赐给卢象升一把尚方宝剑,叫他星夜来京,总督天下援军勤王救驾。

宣府镇参将张岩,也接到总督卢象升的军令,要他率本部兵马随三镇大军一同入卫京畿。

张岩自是要照顾自家人的,便向督臣卢象升请命,令自己的侄子骑兵千总张诚,率领麾下四哨的千余精骑,做为全军前锋率先开拔,为入援大军前头探路,务要提前赶至昌平城下,以此为功。

并且还以此为理由,请求督臣卢象升从宣大总督的武库中,又拨付了一批精良的盔甲军器,现在张诚这个骑兵千总部,总算是全员披甲,内中还有二十杆精良的鲁密铳,张诚都拨给自己的亲兵队使用了。

可张诚接令后,却只率其中三哨骑兵先期开拔,特意留下右哨与张岩一同赴援,名义上是要增强张岩身边的骑兵力量……

因为张岩身边只有中军哨的二百余骑兵,而一千两百余步卒,则由另一千总统率,要比骑兵晚些到达昌平,所以张诚此举也说得过去,然他留下的一哨骑兵,实则另有任务。

一路奔驰,张诚总算赶在大军之前,来到居庸关口,接近昌平了。

……

但现在的张诚,已然不是原来的那个张诚!

大约在三个月前,就是崇祯十一年七月初。

张诚在宣府镇城酒后狎妓闹事,带领自己麾下的几个军头,暴打了镇城里另一个千户,被其叔宣府参将张岩狠揍了一通军棍,直接打得晕死过去,待抬回营房之时,已是气息奄奄。

张岩虽对张诚有些恨铁不成钢,但对自己这个侄儿的表现,总体来说还是满意的。

张诚弓马娴熟,少时更读过书,熟识兵法,深知带兵之道,且能与士卒同甘共苦,深得麾下士卒的拥戴,只是平时爱喝酒,时常因醉酒率众闹事,让他很是气恼。

这次就因一时气愤,看掌刑的军卒打的军棍太轻,竟自己亲自动手,狠狠打了张诚三十军棍。

他当时的本意只是想让这个侄子能够吸取教训,改掉喝酒闹事这个坏毛病,所以当时虽见张诚被打晕当场,却也并未在意。

可后来一听军医官言说,张诚已是气息奄奄,怕有生命之忧,心里满满的都是懊悔,深深责备着自己,怕张诚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就对不起家中寡嫂了。

然谁也不曾想到,这张诚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粒米未进,竟自己醒转过来了,虽初时有些神志迷糊,身边人常不知其所语,但好在身体并无大碍,惟是气息衰弱,然只要好好静息将养,却是无生命之虑。

这让张岩极为宽心,赶紧将他接到自己家中,继续照料休养,约十余日后,张诚就基本复原如初了,基本的活动已然无碍。

只是还不能像早些时候那般在军营中耍弄刀枪,骑马射箭,仍需休养一段时日才能彻底恢复如初。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侄子病愈后,时常自己一个人傻愣愣的发呆,且常独自一人自言自语,不过好在身体没大事了,张岩也就放宽心,其他问题都成了小事情,也未太过在意。

在张岩看来,现在他对这个侄儿张诚是非常满意的。

这顿军棍打过之后,虽张诚卧床昏迷多日,但他感觉这个侄子变了,比以前尤为显得沉稳、谨慎且知礼。

再观察一段时间后,还发现张诚竟好学起来,见到什么都不耻下问,而且更是整日呆在军营中,与麾下军卒为伍,指挥操练军阵,时不时的还拉着队伍去野外搞什么拉练,让他有些不理解,但却是再未有过酗酒的毛病。

这着实让张岩颇感欣慰,琢磨着这通军棍没有白打!

这次,张岩奉命率部随宣大总督卢象升入卫京畿,他便给自己侄儿张诚请命,作为全军前锋,率领本部骑兵先行进抵昌平驻地。

同类热门书
海上升明帝
海上升明帝
我朱以海,堂堂太祖高皇帝十世孙,就是上岛啃番薯,下海打游击,也绝不投降满清鞑子,誓死反清复明,光复华夏!以海水为金汤,舟楫为宫殿,甲板即为朝房,落日狂涛君臣对,乱礁穷岛衣冠聚。驱除鞑虏复中华,海上天子成霸业!
木子蓝色 ·两宋元明 ·连载 ·191万字
明末国贼
明末国贼
洪承畴败降于松锦,孙传庭阵丧于潼关,明朝大厦将倾,神州将沦于蛮夷之手,李兴之按剑上殿,陛下这大明国政还是末将替您打理吧!
三头蛇王 ·两宋元明 ·完结 ·137万字
灭奴
灭奴
建奴,退出边墙,否则灭尔族类!贼首、士绅,雨露之恩你们不屑,那就尝尝雷霆之威吧!在座的听好了,祖宗流干鲜血才恢复的华夏衣冠,崖山之难绝不允许再现!大明再烂!也只能由我来灭!
鹅货 ·两宋元明 ·连载 ·61.6万字
明末之席卷天下
明末之席卷天下
崇祯二年,东江总兵毛文龙被斩于双岛,后金自喜峰口入塞,大明皇朝内忧外患,丁毅也意外的来到明朝。本王原是边军一小兵,为驱除建虏,拯救百姓,起于沙场。现天下已定,本王决定交还兵权,使诸将士继续为大明效力。“你们--你们这是干嘛?江山社稷,责任重大,为何要逼俺啊。”“罢了罢了,诸位兄弟以死相逼,俺又怎么忍心看着大伙白白牺牲,那俺只能暂时先当着皇帝罢,以后大伙若是觉的俺做的不够好,还请大伙把大明宗室请回来替俺就是,俺宁愿回家做个闲王,享享清福,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翌年,大明宗室或卒或失。本书种田流,节奏稍慢,猥琐发育,不出六神装,坚决不打团。
金刀老炎 ·两宋元明 ·连载 ·195万字
逆天换明
逆天换明
天道无眼,就逆天而行;民不聊生,就换了这朝代。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了天启六年的辽东,正是建虏肆虐、杀戮血腥的年代。道路漫长而艰险,热血沸腾而奔涌,不甘为奴的他只有迎难而上、勇往直前,杀出一条淋漓血路,实现梦想中的光明未来。崇祯,皇太极,毛文龙,袁崇焕,孙传庭,李自成,张献忠,卢象升……历史长河中,皇帝、名将、名人,谁将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抑或是他站得更高的肩膀,攀上顶峰的垫脚石?
样样稀松 ·两宋元明 ·连载 ·124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