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149章)
我是总裁未婚妻的的超级兵王,你们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媳妇又要吃醋了!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无福消受

京城,黄金甲夜总会。

吴敌坐在角落,白兰地轻轻荡漾的瞬间,酒水映照出对面的美女丁九灵。

姿色祸国殃民,气质倾国倾城。

“看好了没?”丁九灵微微蹙眉,朝着吴敌呵斥道。

吴敌抬起头,看着脸色绯红的丁九灵,邪魅一笑道:“这么一会哪里能看的好,我耐力一向不错!”

“哼!我看你不应该叫吴敌,应该叫无耻!”,丁九灵翻了个白眼。

“谢谢夸奖!我也是这么觉得,毕竟人无耻则无敌!”

吴敌一脸轻佻的笑着,继而又故作色眯眯的小声说道,“再说,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对于美女,不是应该不要停吗?”

“走,上楼,让你看个够!”丁九灵一咬银牙,鼓足勇气沉声道。

对于这战狼战中队女队长丁九灵,忽然这样大方慷慨的不像话。吴敌作为丁九灵队伍的王牌战兵,却是一怔,道:“不是说好只是来喝酒的吗?”

“你酒早就喝好了,看却是还没有看好。明早你就要走,今晚让你看个够!让你看够本!”

丁九灵话落便雷厉风行站定起来,一把拉住吴敌,向着黄金甲夜总会三楼而去。

三楼,正是客房所在。

三零二豪华包厢里,首先映人眼底的是圆形红色的大床。

“你坐这别动,我先去洗个澡。”丁九灵呵出了一口酒气,像是往常一样大声命令起自己的队员吴敌。

不等吴敌答应下来,丁九灵就是转身走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很快响起,扰乱人心。

吴敌坐在床上,这会却是响起了丁九灵怯生生娇滴滴的声音:“呐,你要进来一起洗吗?”

诱惑,极致的诱惑。

在战狼中队这些年来,吴敌对于这丁九灵垂涎千万次。丁九灵这种级别女神,任何男人都没有拒绝的力量。

吴敌坐在床上,却是咬了咬自己舌根,让自己清醒几分,苦涩的笑了笑。

他已经向老首长辞行了,明日归故里。美女队长丁九灵今晚约自己过来喝酒,实际上是想把自己当做临别前夜的礼物送给自己。

可是,今夜能要吗?!能要吗?!

正当吴敌沉思犹豫的时候,丁九灵已经推开了浴室的门,款款而来。

哒哒哒——

拖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丁九灵一路走到了床前,近距离站定在吴敌面前。湿漉漉的短发,滴答滴答打在地面上。刚刚沐浴过的她,身上散发出来沐浴露好闻的气味,以及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抬头看我。”丁九灵低头看着面前这个深爱的男子,低声唤道。

这个不情之请,像是天雷滚滚在吴敌脑海炸开开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丁九灵只是静静的低头看着身下深爱的男子,不吟一语。眉如远山青黛,尽是深情。

吴敌这个杀人不眨眼横行千里的兵王,这会却像是一个孩子一般仰着头近距离从上到下看着丁九灵发着呆。

咕噜!

吴敌吞咽了一口口水,终于打破了寂静。

站定起来,伸出手去。

丁九灵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终于向着自己伸手了。闭上了眼睛,轻轻一笑。战狼中队里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她无法像是吴敌一样就这样离开,陪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浪迹天涯。

那么,今夜她要把最为完整的自己,交给自己最爱的男人。

不能陪他离开,那么至少,她要通过这个方式让这个男人永远都记得自己。

不过,吴敌并没有伸出手去脱了丁九灵的睡衣。而是当丁九灵闭上眼睛之后,却是忽然用肘子迅速打在了丁九灵的脖颈上。

这绝色的尤物,就这么软绵绵倒了下去。

吴敌一把抱起丁九灵,温香软玉入怀。吴敌笑的更加苦涩了起来,开口低声喃喃的道:“其实,我订的是今晚的车票,不是明早的。我本想偷偷的离开,却不料你这小妖精太磨人,真是让人盛情难切。本以为只是喝一顿酒的,却不料还有这么猛烈的后戏。”

暖红色的大灯在房间里闪烁,吴敌把丁九灵抱上了床上,又是拉过了被子把丁九灵这诱人的娇躯给遮掩了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吴敌才是转过头看着床上丁九灵那一张熟睡的脸。

向着窗口走了三步,又是回过头来。

泪光闪烁,尽是恋恋不舍。

“后戏虽猛,但是我却无福消受。”吴敌含着泪,低声窃窃私语:“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爱你,就该全权对你负责,给不了你什么,就不能拿走你什么。我不能为你穿上嫁衣,?就不能脱掉你的内衣!”

话落,吴敌从三口的窗口一跃而下。

身手矫健,像是一头猛鹰一般干脆利落。从空中滑翔,消失在了夜色深处。

黄金甲依旧灯火璀璨,人声鼎沸。而在这黄金甲夜总会远处的街道上,吴敌在一盏路灯下站定下来。

面朝北方,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那里,正是战狼中队的总部。那里,有着吴敌的恩师,那一位神秘的老首长丁墨。当年就是丁墨带领吴敌进入战狼中队,在这里度过了八年的铁血时光。

咚——

吴敌泪光闪烁,扣头下去,空旷的街道上竟然有一缕回音。

一跪,谢师恩!

这一次被迫离开京城,回归故里,并不是荣归故里。而是家里年迈的老父亲打来了电话,家里发生大变故,让他速归。

父命不可违,只是提早离队,愧对了老首长丁墨多年来的栽培。

他知道,这一去永远不可再回来。这是战狼中队的铁律,主动脱离队伍的兵,终身不可再归。并且,永久不可再对外宣称是战狼中队的人。

他舍不得离开,但是终究还是要走。

男人,总有太多的无奈。

三个响头响起之后,他站定起来。像是草原里一匹落单的狼一般,孤寂而且桀骜,整个人仰天长嚎。

像是狼的哭泣,让人听后潸然泪下!

长嚎过后,他像是一阵旋风一般狂奔在寂静无人的街头!

长街尽头,正是京城火车站,那里有着一辆列车。今夜,将载着他离开这一座城市,回到他的家乡江城。从明天开始,那里对于他吴敌将会是全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