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5章)
一个现实社会爱玩骑马与砍杀游戏的普通上班族,意外穿越到骑砍游戏的世界中,开始了自己道路曲折的称王之路,游戏中的十六位NPC都化为了主角身边的得力助手:四猛将、盗圣、杀手之王、双侠盗、神医、工程师、商界奇才等纷纷聚集到他的身边,助其成就一番王侯霸业!一个女人的背叛,一个女人的舍命相助!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难道主角注定孤独?……且看张武如何力抗重重压力,打破层层阻碍,建立一个强大的帝国,重铸一个自己的秩序……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初到卡拉迪亚

第一章————初到卡拉迪亚

终于下班了,张武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接通电源,打开电脑,飞速点开了桌面上一个马头的图标,

“呼---,忙了十几天,终于有空玩了,上次存的档呢?”,

张武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一步步进入了游戏,“在这儿,就是这个,张武,哈哈。”伴随着一声欢呼,张武读了档,几乎就在同时,电脑四处冒电光,主机,屏幕,键盘,鼠标,张武的手,胳膊,全身…………一阵更强烈的电光过后,张武人已消失不见……

张武目瞪口呆的站在沙瑞兹的酒馆门口,俩小时了,张武就一直这么傻傻的站着,旁边一匹傻头傻脑的黑马,马鞍上挂着几十条熏鱼.

张武吸了吸鼻子,这就穿了?稀里糊涂的穿了?这叫啥事?咋办?我那人过中年的爸妈咋办?我那美丽漂亮的对象咋办?咋就穿了呢?咋就回不去了呢?难道真回不去了?

我忙了十几天了,刚放假啊!五天的假期啊!我刚到家啊!呜呜呜……怪不得老妈说不让玩游戏,都怪我,咋就不听呢,唉……我以为玩游戏也就对眼不好,哪成想还能出这事。我不就点开骑砍了嘛!不就读了个档嘛!至于不至于?我……。等等,读档?

张武仔细想了想,十几天前,张武用了一种臭不要脸的作弊方式建立了一个档,导出人物,把技能点加满,导入,刚要进游戏驰骋,就被老板叫走加班了,今天刚回家。

张武若有所思,如果是……,那……,张武看了看自己肌肉虬结的手臂,唉……!不幸中的万幸吧,最起码不用像个瘦猴一样,弱不禁风的莫名其妙的在这个世界被干掉。既来之,则安之,目前也没别的办法。张武又叹了口气。摸了摸腰里的剑,跨上马,一抖马缰,双腿一夹马腹。向城门奔去。

沙瑞兹城门口,两个萨兰德步兵一左一右在站岗,张武正要出城门,听到一声叫喊,“嘿,哪儿去?”

张武一提马缰,策马转了一圈,一看,是那两个卫兵在叫他.

“你去哪儿啊?”左边的士兵问道。

“出城啊!怎么了?这儿不让过?”张武眉毛一拧回道。发现自己的战斗力后,张武信心爆棚,说话也硬气了

“那倒不是!”另一个士兵看张武误会了,忙解释“这都快黑了,城外不安全啊!”

“哦!”知道士兵不是为难自己,张武释然“没事,一般的小毛贼,咱不在乎。谢谢两位兄弟了。”说罢张武纵马出了城。留下了两个欲言又止的卫兵。

跑了一阵,马有点微喘了,张武放缓马速,任其小跑着,随意的欣赏着天边渐渐消失的红日,一片绚烂的晚霞萦绕天边,晚风抚过路边郁郁葱葱的大树,叽叽喳喳的鸟儿也将归巢。一片宁静安详,张武坐在马上,伸开手臂,尽情呼吸着没被污染过的空气.

“这里,也许不错!”张武暗暗的想。

信马由缰,渐渐的,前方出现一个村庄,张武拿出出城前在城里买的萨兰德地图,如果没走错,按地图标记,那就是米特。努恩村了,天已经黑了,到村子投宿吧!

张武催马来到村前,嗬!这个村子不小!有三几百户人家的样子,村民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收拾着农具,准备收工,各家个户的烟筒里冒着炊烟,街上飘着一阵阵饭菜香味,孩童们在街上嬉戏,偶尔传来妇女的呼喊声,是女人在叫自己的丈夫或孩子回家吃饭,整个村子一派祥和的景象。

张武跳下马,牵着缰绳,走进了街边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门口,一个女人正在拿着掸子给自己的丈夫掸着身上的灰土,

“呃”张武挠了挠头“先生,我赶路赶的急了些,错过了宿头,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在你家借宿一夜,再给点吃的,我给钱。”张武摸了摸钱袋,那里面有些金币,张武赶路时数了数,两百个呢。

听到有陌生人前来搭话,女人抬头看了看,回到了屋里,那个男人脱下外衣,用力抖了抖,然后把衣服搭在肩上,微微一笑,说道“客人,不是我不留你,但我们村的习惯呢,是一旦有陌生人投宿的话,都去找村长,看,他就在那边。”

张武牵着马,走到了村长的房子前,村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一脸长胡子,显得很睿智,

“老人家,我是过路的客人,错过了宿头,能否让我在贵村借宿一宿?”张武对着在门口支了张桌子,正在和孙子吃饭的村长说道,

村长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看了看,“好”,村长答应着。站起身,

“来来来。把马拴到这里,和我家的牲口在一块就行了,一会儿我一起喂上”村长把张武带到院里,指着马棚说,“还没吃饭吧!一起吃点吧。”。

“那太好了,明早动身时,和房间一起算钱给您。”张武忙说!

“好说,好说!”

张武躺在床上,脑子渐渐乱了起来,很明显,自己穿越到了骑马与砍杀的世界了,自己怎么生存下去呢,回是回不去了,自己以后怎么办呢!换句话说,自己要走哪条路,招兵买马,争霸世界?没那么多钱啊!

想到这儿,张武就恨不得踹自己一个窝心脚,自己导出人物修改时,只把力量什么的加到最高,可是金钱……,唉,没那个习惯啊!自己玩骑砍,只为砍杀,不为经商,从没动过金钱,要是知道到时鼠标一动,现在就能黄金万两的话……,谁能想到有一天游戏能变成真实的啊,

唉!张武觉得自己把这辈子能叹的气都叹完了!算了,想开点吧!万幸的是没有重新开档,这一身好武艺,总算上天眷顾,想做大事就得有兵马,要兵马就得有钱。钱咋弄呢?跑商吧要不……想着想着,张武迷迷糊糊睡着了。

清晨,天刚蒙蒙亮,张武刚穿好衣服,还没出屋门,就听得街上一阵阵鼓噪,张武赶紧走出院子,向门外望去,只见不远处,一队士兵,排着不甚整齐的队伍,向村长家走来,走在队前的两个士兵还押着个人,而且明明是一队步兵,有个士兵却还牵着匹马,马上还没人。张武听到身后吱呀一声,回头一看,村长屋子的门也打开了,村长没穿衬衣,只披着外套,敞着怀,急急忙忙的向门口走来,显然也是听见声音了。

队伍走到院子前,停住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冲村长笑了“父亲!你醒的这么早。”

张武释然,这士兵原来是村长的儿子,

村长回答道,“哪里是我醒的早,让你们吵得!干嘛呐这是?”

“哦,镇长接到报告,有个偷马的贼,在东边马市上销赃呢!派我们给抓回来了。”

村长点点头“既然走到家门口了,吃饭再走吧!”

年轻人挠了挠头,回头向一个三十多岁的士兵问道,“队长,你说呢!”那队长有点不好意思,对村长说“伯父,这不好吧!我们这么多人呢!太麻烦了!”

“不麻烦,都进来吧。大早上就把你们支出来公干,这镇长!”老人一边说一边把士兵们让进院里,那队长指挥着士兵们把押着的马贼吊在院门口的小房里,然后招呼众人进厨房给村长打下手!一幅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蹭饭了。

张武见士兵们后厨帮忙的帮忙,在大厅闲聊的闲聊,没人注意自己,便偷偷摸近了关马贼的小屋,看看左右没人注意,闪身进了屋子。

进屋一看,好嘛!难怪不派卫兵看着,那马贼被五花大绑的吊在房梁上,嘴里还塞块破布,插翅难逃,张武走到进前,看了看那马贼,这人中等身材,一头乱发,小眼睛,脸色微微发黄,没什么胡须,

张武上前伸手扯下了破布,问道“你就是那马贼?”

马贼抬眼看了看张武“你又是谁?”

张武一笑“我是投宿在此的客人,看你像条汉子,特意过来瞅瞅!要是个英雄,我就救你一救”

马贼眼睛一亮,急切的说道“此话当真么,你若能救我,我必有厚报!”

张武呵呵一笑“先别谢,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怎么犯的案?”

马贼道“我叫波尔查,库吉特人,被生活所迫沦为了盗贼,以前只是盗些财物什么的,这是第一次盗马,不知怎么,莫名其妙就被看出了是赃物,然后来了一队兵,不由分说就把我绑了!”

听完这话,张武心中一乐,没猜错,盗马的,果然是他。

“嗯,我知道了,兄弟,此处不是下手之地。你再委屈一下,我定会救你。”

“只要能救我,一切听您的。”波尔查感激地说

张武回到大厅,故意洗了洗手,做出个上厕所的假象,然后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时间不长,村长和儿子把饭菜端到桌上,大家围拢过来,张武也被让到桌边一起,大家边吃边聊,

村长问那个队长,“这马贼怎么犯的案啊?“

队长呵呵一笑说道“这个马贼,估计也是个雏,昨晚偷的马,赶了一夜的路,一大早蹲在马市上卖,人和马身上都一层霜,市场经济人看着蹊跷,觉得这马来路不正,上前一盘问,那小子支支吾吾,经纪人就报了官,抓了一问,果然是偷的。“

众人都哈哈大笑,张武一边陪着笑一边暗乐“他可不是雏,只是没盗过牲口,忽略了罢了。他的本事,可不是你们所了解的。”

米特。努恩通往沙瑞兹的小路上,一堆士兵押着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走着,浑然不觉后面一人一马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走了大概一小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张武觉得差不多了,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黑布,把脸蒙起来,然后脚跟猛地一磕马腹,飞奔向前,

士兵们正在行进,忽然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纷纷回头,只见小路上疾驰而来一匹黑马,马上端坐一个蒙面骑手,一手持盾,一手提剑,转眼间已经奔到队前。

张武策马跑到队前,勒住马,故意把声音压低,“把人放了,绕你们不死!”

“哼哼”那个队长一阵冷笑,快速下达了一串命令,“杰西,马克你们俩看着马贼,其他人跟我上,拿下这个狂徒。”说罢带着八九个士兵慢慢向张武围拢过来。

张武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在绝对实力面前,什么阵型都是笑话,十来个人,实在不够看的,他们的招式在张武看来都像是慢动作,侧头躲过一支刺来的长枪,张武抬腿下了马,收剑入鞘,

张武只想救人,不想杀人,这些士兵也只是尽忠职守罢了,只是不用剑,张武身上也没别的钝器,只好贴近他们身子用拳头砸了。

带鞘的剑拨开砍来的萨兰德剑,欺近身子一拳砸下去,“砰”一个士兵倒地,“砰,砰,砰……”九个士兵倒地,三个人目瞪口呆,特别是波尔查,小眼睛瞪的溜圆,像俩核桃,嘴张的能塞进鸭蛋去。

张武看着好笑,“还不过来,你想去沙瑞兹怎么的?”

波尔查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了过来,那两个士兵为什么没拦着?他们的手还捂在嘴上呢!张武翻身上马,准备带波尔查离开,刚掉过马头,就听见两声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张武意外的回过头,只见两个看守波尔查的士兵都抽出了兵刃,那个叫马克的高喊“我知道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们就算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劫走人“.杰西没说话,咬了咬牙,握剑的手紧了紧。

张武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我没杀你的同伴们,他们一个也没死,我下手有分寸,我只要人,你们都是好战士,你俩不是我的对手,别做无谓的牺牲了,要是你们都晕在这儿,过来狼什么的,就危险了!”

说罢,张武催马离开,波尔查走了几步,又跑回来,从杰西手上一把抢过偷来的那匹马的缰绳,急急的跟了上去。

第二章————都库巴的末路商人

张武骑在马上,后面跟着波尔查,牵着匹马。张武看着好笑,“我说,你怎么不骑它?”,

波尔查老脸一红,“骑不上,试过几次,让它掀下来了。太烈了这马!”

“哈哈,回头我试试,给你训训。对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还做盗贼吗?”

“不了,我就追随着你,你救了我,波尔查这条命就是你的。以后你的命令就是我的行动。我是你最忠实的仆人。”

张武一乐“好吧,如你所愿,兄弟。只是以后咱们能不能混好,我可不保证!”

波尔查也笑了:“老大,凭您的功夫,以后一定可以出人头地,只是……”。波尔查似乎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就说!”张武疑惑的问。

“老大,我是个见不得光的人,都知道我神偷波尔查,我追随你,日后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啊!”波尔查担心地说道。

张武一阵沉默后,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

“我有个办法,只是你要受点罪,之后你就可以远离追捕,安心的追随我了!你愿意不?”

波尔查一阵激动:“老大,我愿意,只要能摆脱这个身份,把脸剌了我都愿意。”

“不用剌脸,但也差不多了。”张武小声道。

波尔查耳朵一动;“老大,你说啥不多了,我去买。”

“没啥,赶路吧。哦!对了,前边买点黄豆!”

波尔查看着锅里的黄豆,馋的直流口水:“老大,还没熟啊?”

张武看了看他,我再问你一遍,你真愿意跟过去那个波尔查一刀两断吗?“

“嗯呐,你一上午问了有二十遍了,”,

“遭罪也不怕?”,

“不怕,遭啥罪都行,快点吧!饿了都,早上都没吃!”

张武咬了咬牙:“你靠着大树躺下,脸朝上。”。

“啊?不用,我自己吃就行!”

“少废话!去!”。张武大喝,

波尔查吓了一跳,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妙:“咋地啦!”。

“躺下”,

“谁呀?”。

“你!”。

“咋地啦?”,

“躺下!”。

“谁呀?”,

“你”,

“我呀---!咋地啦?”,

张武咬牙说道:“再磨叽捶你!给我躺下,闭眼。”,

波尔查不敢再废话了,看了看锅里炒的噼里啪啦的黄豆,咽了口吐沫,脸朝上躺下了。张武犹豫了一下,端起了锅,心里默念着:“兄弟,别怪老大,没办法,为了让你重新做人,这个罪必须受,就当是你为以前干坏事付出的代价吧!”狠狠心,一把倒下……。

“啊……………………,“一声惨叫,响彻森林,树上栖息的鸟儿被惊起一大群,一头饥肠辘辘的流浪狗在远处猛然支起耳朵。兴奋起来……

波尔查坐在地上,不说话,不吃饭,张武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烤肉,波尔查偷偷咽了口吐沫,继续不吃饭,不说话。。

张武瞄了他一眼:“还不吃?不吃让旺财都吃了。”

地上趴着的一条大黄狗眼睛一亮,耳朵支了起来……。(三个小时前,张武死死按着剧痛中的波尔查,一条大黄狗悄悄摸了上来,看到俩人厮打在一起,兴奋的摇着尾巴等,一等就是俩小时,终于饿得顶不住了,鼓足勇气扑上来帮张武的忙,没成想被张武一巴掌打翻在地,半天没起来…………)。

“太丑了”波尔查气鼓鼓的说,

“啥?”张武没听清。

“太磕碜了我说!”

张武一愣,继而哈哈大笑:“我以为你疼的呢!”

波尔查翻了翻白眼:“好歹我波尔查也是条汉子,哪里会怕疼,只是老大你不打招呼就把我变成这样,我一时接受不了。”

“我打招呼了,问了你二十多次呢!”

“你没说变丑。”

“你不说把脸剌了都愿意嘛!我好歹把脸给你留着了!”

波尔查没词了。张武笑了一阵站起身,脸色慢慢凝重起来:“兄弟,我以后是要做大事的,在我们有相当的实力前,你的通缉犯身份,随时会让我们功亏一篑,你既然决议跟着我,我们必须这样做!”

看到张武认真起来,波尔查也站起身:“老大,要没有你,我波尔查早下了大狱了,我是你救的,别说一张脸,我的命都是你的,我还是那句话,波尔查永远是你的最忠实的马前卒!”,

“好兄弟!”

“那老大,接下来我们干嘛?”

张武沉吟了一下:“再待几天,你留点胡子,这样更稳妥!”

“嗯!”波尔查点点头,摸出了自己的回旋镖:“老大,你歇会,我去打点东西,晚上吃!旺财,走!”说罢转身去打猎了……

天刚擦黑,张武和波尔查就都有点昏昏欲睡了,忙了一天,都有些疲惫,两人一狗,渐渐越睡越沉,突然,旺财耳朵动了动,一阵细微的,小灌木被什么东西擦过的,异样的声音传入它的耳朵,旺财睁开眼,马上又眯了起来,宿营地的四周,密密麻麻的被一些闪着凶光的亮晶晶的东西充斥着,狼群,没错,就是自己这些天一直躲避着的狼群,

旺财惊了,“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张武二人被急促的狂吠吵醒,刚睁开眼,张武就是一皱眉!波尔查汗都下来了:“老大,咋办?”,

“把石子扔过来,哼哼,我还担心本钱从哪儿弄呢,想着想着就来了。”

虽然一头雾水,不知道张武在说什么,但波尔查还是扔过了张武那块蒙面的黑布,张武现在把它当包袱用了,里面包着不少鸽子蛋大的石头,

张武摸出一颗,在手里掂了掂,看准两颗闪着幽光的狼眼,“唰!”就把石子打了出去。“嗷”……的一声狼嚎,那匹狼被打的一个筋斗,四条腿一阵猛扒拉,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张武的手劲可不小,

说时迟,那时快,唰唰唰唰唰,张武连打出八个石子,颗颗砸在狼头的眉心,前后几秒钟,八条狼就被放倒了。要么躺着吐白沫,要么趴着蹬腿,要么干脆一动不动,不知生死了!剩下的狼慢慢的后退,眼里的凶光收敛了不少!呜呜的互相交流了一下,纷纷四散逃离……

卡拉迪亚大陆,萨兰德王国,卡拉夫堡下属村庄黑巴伊村附近,两个骑手在急促的赶着路,马后还跟着一条瘦狗,全身金黄色,很漂亮,只是有些瘦弱,跑在马后,跟的稍微有点吃力,

走在前面的一骑,骑手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近一米八的个子,面白无须,丰神如玉,一身紧身装扮,显得很干练,胯下一匹纯黑色的高头大马,这匹马,肩高两米开外,马头清秀,马颈修长,浑身肌肉微微隆起,线条很柔和,顾盼之间,说不出的潇洒和漂亮。后面的骑手,二十七八岁,中等身材,一头黑色的,微长的乱发,一脸的麻子窝,还蓄着茂密的胡须,虽看着有些邋遢,但不大的眼睛里,不时闪过一丝精光,很明显,也是个不白给的主,他的胯下是匹中等身材的黑马,虽然强壮,但显得有些傻头傻脑!

这两个人,正是赶往都库巴的张武二人!

“老大,它咋就让你骑呢!”波尔查紧赶了几步,追上了张武,一脸郁闷的问,'

张武一笑,:“人品问题!”

“拉倒吧你。”波尔查也乐了,对于自己老大,波尔查心里又多了一分敬佩!庆幸自己没跟错人,似乎没什么是这个男人办不到的。

“老大,接下来你是怎么打算的!”波尔查随意的问。

张武略一思索,说道:“先做个生意人吧!弄点钱,以后不管干啥,都离不开钱啊!”“嗯!”波尔查应了一声,没反对!

“我们先去都库巴,把这些皮子换成钱,再买些别的货,多赚点钱”张武说道。

第二天上午,都库巴的塔楼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张武二人精神一振,催马急行,终于在中午前入了城。

二人先找了个旅店,把马匹行李安顿好。二人稍做休息,用过午饭,便向店主打听集市的位置,问清后,俩人扛着一大堆兽皮,带着狗,来到集市,随便找了个地方,把兽皮堆在身前,俩人就地一蹲,开等!

还别说,都库巴的繁华不是盖的,市场里人来人往,时间不长,就有个四十多岁的商人过来搭茬了,

“怎么卖?”

“你要哪个啊?”波尔查问!

商人咧嘴一笑,露出一颗金牙,“合适的话,我都要!”

张武站起身说:“那怎么才算合适?你出个价吧!”

“狼皮二十个第纳尔,狐狸皮三十,这只白的不值钱,白饶。”商人挑挑拣拣的说道。

波尔查巴眨了一下眼睛,看向张武,他也不懂啊!

张武一听这话,拧起了眉毛,皮毛行情自己心里确实没数,他给的价,张武觉得不高,但也不好说什么,这里毕竟是萨兰德,大热的天,毛皮贵不到哪里去,不过这商人却说白狐皮不值钱,张武就确定他不是想老实做生意,而是想骗自己二人了,

白狐,极为罕见,一般的狐狸灰色最多,也有红的。但最难得的还是白狐,多少老猎户打一辈子猎也无缘见到一只,自己机缘巧合,打到一只,而且这只白狐浑身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不值钱?扯吧!

波尔查看到张武有怒色,正要发作,还没张口,却听见旁边有人说话了:“我说,这么好的白狐皮,白搭?您没搞错吧!”说着,一个年轻人凑了过来,拿起白狐皮,仔细看了看,放回原位,掷地有声的说道:“价值连城!”

张武仔细一看,这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中等偏上的身材,眉清目秀,短短的胡须,上身穿着一件亚麻短袍,下身是皮裤,脚踏兽皮靴。只是似乎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眉宇间一股忧色!

听他这么说,金牙商人不干了,大怒道:“小子,你哪儿冒出来的?敢坏爷的好事,给我揍他!”

话音未落,两个大汉挤上前来,旺财一看打架,呲出獠牙想上,但一看这两个汉字的块头,夹起了尾巴,往后缩了缩,

俩汉子其中一个一把把那年轻人搡倒在地!高高举起拳头,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他回头一看,原来自己的手腕被卖皮子的大胡子牢牢攥住了,无论他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

另一个大汉看到同伴吃亏,不干了,膀子一晃就要抓向波尔查,没等他上前,张武在旁边伸手就薅住了他的头发,手腕一翻,一把把他的头按了下去,然后抬起膝盖,用力一垫,“咔,咔”两声,松了手,

只见刚刚还像个怒目金刚的彪形大汉,此刻就像个面条一样,软倒在地,一动不动了!另一边,波尔查也麻利的解决了战斗。手里的大汉被放翻在地,捂着脑袋打着滚!

旺财一看,来了精神,扑上前就把张武打倒那个汉子的脚脖子咬住了,连撕带咬的!

大金牙慌了,偷偷咽了口吐沫,强作镇定的说:“你俩好大胆,光天化日的,就敢伤人!不要命了?”话说的强硬,只是那微颤的声音却把他内心的胆怯出卖了。

张武弹了弹指缝中用力过猛薅下来的一簇头发,指了指街口,淡淡的说了句:“滚蛋!”

金牙还要说点什么,但抬头看见张武的眼神,又生生咽了下去。怏怏的走了!众人一见没了热闹看,也都散了。有几个认识金牙商人和俩大汉的,走上前,把俩伤号抬走了!

都库巴的酒馆里,张武,波尔查,还有那个年轻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了,张武拿起一块面包,塞在旺财嘴里,旺财满意的走到了一边,

年轻人先开口了:“两位,多谢了,要没你们,今儿我就惨了。”

“别这么说,这事也是因我们而起。倒是我们应该谢谢你,市场这么多人,都眼睁睁看着那家伙行骗,只有你,仗义直言!冲这点,我们也得保着你啊!”张武微笑着说,

“就是,就是!那个金牙着实可恶,依着我,连他也放倒算了!”波尔查愤愤的说。

张武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在这儿是……”

年轻人叹了口气;“我叫马尼德,家里世代是经商的,我这些年也在各大城市跑商!两个月前,我装了一个大马队!雇佣了三十多个趟子手,准备把货运到诺德去,谁承想绕道库吉特时,遇到了一大队响马,我的商队护卫见不是对手,纷纷策马逃离。我大半货物都被响马抢去了!”

“大半?响马怎么不全拿走呢!”波尔查问。

马尼德看了看他说道:“响马劫道有个规矩,他们只是尽可能的把东西望马上装,而车或者大的,不好拿的货他们不要,这样做是为了保持他们的灵活机动性。”

张武和波尔查点头表示明白。马尼德继续说道:“本来靠着剩下的东西,我还能东山再起,可是……可是……,”

说到这儿,马尼德用力深呼吸两下,稍稍平静一下自己的怒火,继续道:“那队该死的趟子手,在响马撤退后,竟然又回来了,他们管我要工钱,我……我哪里还有钱,金币都被响马抢了,响马来时他们都扔下我溃逃,现在又来要钱…………”。马尼德说不下去了。

张武缓缓道:“然后他们就夺了你剩下的东西跑了,是吧?”

“嗯!”,“

啪”的一声,波尔查拍案而起,满面怒容,桌下睡觉的旺财吓得一激灵,猛一抬头,“砰”的一声,狗头磕在了桌子底面!

“真不是东西,太不是东西了,气死我也,让我撞见他们,有他们好看的!”波尔查大声嚷着,

张武的眉心也拧成了一个疙瘩,“确实不像话,响马劫道还好说,毕竟各有各的路,但做趟子手的,不保护货物,还落井下石敲诈雇主,早晚给他们点颜色看,这队人领头的叫什么?”

“爱德华!”

“山不转水转,早晚弄他们。”张武说,

波尔查抬起头:“老大,啥转?”

“没啥,我说早晚能碰见他们。”

“嗯!“

同类热门书
我的帝国
我的帝国
当呼啸而下的梅赛斯密特战斗机冲向振翅的巨龙;当M-4坦克面对浑身盔甲的猛兽;当英勇无畏的掷弹兵们对魔法师们端起了步枪;当巨舰列阵在海岸线扬起巨炮发出怒吼的时候——这个世界在穿越而来的克里斯手中改变了。工业科技与魔法之间的战争全面爆发,且看克里斯如何问鼎天下!
龙灵骑士 ·战斗 ·完结 ·445万字
7.7分
高危职业
高危职业
八年老兵余洋,无意间进入无尽杀戮场,再次扛枪上阵。从索马里到斯大林格勒,从中东沙漠到南美洲热带雨林,野兽,敌人,甚至你身后的友军都会带走你的生命!这是一个高度危险的职业!书友群:651835345(已经升级可以加入),全订群(需粉丝值4500):203976042
风三十五 ·战争 ·完结 ·204万字
7.8分
异界军火帝国
异界军火帝国
作为军火帝国的王者,唐陌意外陨落,穿越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又意外获得了一个军火之王系统。在这个落后的世界里,唐陌依靠着系统赋予他的能力,推动整个世界的发展。毕竟,文明的征服之欲是其前进的动力,生命在千万年时间里,一直都在攻击与防御之间不停进化……所以,把突击步枪卖给这些弓箭手,把骑士训练成坦克手……没什么问题对吧?
龙灵骑士 ·战斗 ·连载 ·138万字
9.8分
战争承包商
战争承包商
老兵余志乾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梦想就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直到他得到一个坑爹的系统。从《红海行动》到芬兰雪原,从墨西哥雨林再到浩瀚星空,为了活下去,余志乾不得不一次次的拿起武器。
风三十五 ·战争 ·完结 ·161万字
7.9分
中华武将召唤系统
中华武将召唤系统
活着其实挺不容易的,这是刘基穿越到了一个类似古代的动乱世界里,最为真实的感受。可是在刘基拥有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之后,刘基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不但可以在这个世界活的很好,而且可以活的非常精彩。权利,这个可以有!金钱,这个当然得有!只要能把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有过记载的武将,召唤出来十分之一当手下,权利、金钱,这些一定都会有的!
酸奶酪 ·战斗 ·完结 ·209万字
7.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