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80章)
这是一个活在现代社会一群任性的江湖人的故事,这是一个与世隔绝充满了腥风血雨的悲哀的世界, 这只是一个武侠情, 这只是一个江湖梦!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祸起萧墙天降灾,贼入江湖道初开(上)

在这片神州土地上,一直有着一群人,他们当天下大乱时则逐鹿天下,四海升平则大隐于市。你可能每天都能见到一个江湖中人,但是你不会知道这片江湖中什么时候又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

繁华都市的夜景五光十色,街道上的霓虹灯依旧晃人眼,小店小铺却也关上了门只有门上的招牌依旧发亮!灯红酒绿的街徘徊寥寥几人,酒吧里窜出来的醉鬼也蹒跚而归!夜已深,人入梦。

“喂,你好,请问你是小叶警官么?“一楼道间一个中年妇女望着一扇紧闭的门在打电话,整栋楼寂静的像只有她一副人家似的!

只听见电话那头一个浑厚的男声说道:“我是,请问您事哪位有什么事么?”

“我是你们黄警官的邻居王嫂,黄警官她今天早晨跟我嘱咐如果她十二点后还没回来便叫我打电话给你,要你来她家一趟,她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留在这!”

“亦宁她回来过么?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叶警官显得非常着急!

“她今天早……”

“您稍等一会,我马上过来。”

一个星期前总部派下一项任务让黄警官去办,任务的内容叶秋晨只是略微了解,是一个失窃案。只是据说丢掉的东西很珍贵,物主的来头不小,派人上门去调查。然而黄欣去调查一天后便忽然电话给他说此事不是一件普通的盗窃案,似乎与“芄兰”有关,叶秋晨心里很是吃惊,但随后再也没有消息传来,就连师妹黄欣也不知所踪!忽然得到消息叶秋晨火急火燎起来!

“喂,老k今天这里有没有点子啊,不会破罐子打水吧。!“一个黑影站在一栋大楼天台,乌云遮蔽月亮,阴风徐徐吹来,只有远处的大厦数点光线投下。模糊透出一个人影。

“怎么可能没点子,这可是我夜观天象,日夜推测,风水好,八字合,再合适不过。”一个年轻人蹲在小区一栋大楼下阴影的角落里对着对讲机说话。显然就是老K啦。

”上次你也这么说,结果差点喂了大猫养的老黄狗。“冷风掴着江云的脸,他忍不住抱怨道。

“那是意外,谁知道还有养黄狗的大猫。不是没事吗,还计较这些。”老K解释道。

“没事?我被追着吠了九条街。。。”

”别吵,大猫回来了,耗子准备行动。“老K忽然说道,”他进屋啦,一切计划行事。“

江云娴熟的把手指大小的对讲器用胶布捆在自己左手腕上,避免气血不通,并没有太用力,但是对讲器也牢牢在手上下不来。从背后的背包取出一个三抓的铁钩稳稳的挂在天台的围栏上,看着下面一片黑暗的深渊,深呼一口气,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感觉到了兴奋。

“准备好了。”

“目标5l,下移20米。。。”

叶秋晨近来几天担心师妹黄亦宁的情况,心神慌乱,忽然得到消息,一时激动拿了车钥匙就出了门,这时也冷静了下来,自己和师妹拜于南京城拳术大师莫清门下,跑江湖的向来给自己师父几分面子一般想也不会为难师妹,仔细想到师妹为人机敏,回来了不联系自己必定有一番深意。虽然担心但是也渐渐的安定下来,然而脚下的油门始终没有松下来,深夜里大街上车人都稀稀拉拉,叶秋晨开着车风一样的疾驰而过,卷起深秋零落的几片树叶,一滴雨水“叽啪”打在上面,枯黑的树叶被突来的雨水渗的发朽。

“耗子,情况怎么样?”老k低着嗓子问道。

“一切顺利,进入下一个目标。”江云滑溜的翻上这户洗劫后人家的阳台,一跃而起,双手牢牢地扣住隔壁单元的阳台沿上,手指发力稳住,腰身一挺便稳稳落在了阳台上,全程不到三秒钟,阳台半敞着门,冷风呼呼的往屋子里吹进去。江云缓缓潜进屋子,果然如老k所料,这户人家和前面一样没有人。

“老k你这次倒是办的挺利落的!”江云忍不住说道。

“你兄弟我办事,自然是妥妥的!”老k得意道。

“这家怎么家里什么好东西都没有啊?”江云在收罗一圈抱怨道。轻轻推开屋子里最里间的卧室,江云忽然感觉到一股清香传来,便暗自踱道:“这是个女孩子的房间吗?”屋子里并没有保险柜,只有一个很普通的书桌,桌子上带着四个抽屉。抽屉并没有上锁,江云过去一打开,不由的大失所望,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金银首饰,只有一大推的书本,笔记之类的。江云拿起一本类似日记这类的东西翻开写到:“9月17日,楼家的“紫薇罗盘”被盗。师父派我以警察身份去调查…”

“滴滴,“叶秋晨很快到了光明小区门口,刺耳的喇叭吵醒了正在打盹的保安,车灯透过隔间的窗,老保安的双鬓显得更为的斑白,他揉揉发酸的眼,站起来在隔间里看着这辆陌生的车,车窗摇下,一张刚毅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保安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刘叔,你好,是我小叶。“叶秋晨懊悔自己的鲁莽。出门什么都没准备一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意外。

“哦,小叶。黄小姑娘的相好嘛,“刘保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这么晚了也不省事,老些年有你们好受的。”说完打起横杆。

叶秋晨望了望黑灯瞎火的小区,忽然问道:“刘叔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出现在小区附近啊?”

老保安略微的沉思了一下,:”有啊!“

“真的?长什么样啊还查到什么没有?”

“长得挺标质的,就是喜欢大半夜来祸害人家黄花闺女。”

叶晨一惊,随机笑道:”刘叔真是喜欢说笑,我来真是有事的。“

老保安一笑道:“放心,老头子话虽多,但不会跟你们刘警长说的。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头子是不想管呀,去吧去吧!”

叶秋晨知道这位刘老大爷来头可不单单只是上司老爹这么简单,换一个普通的保安说不定自己早就怒目而视啦,只有摇摇头作罢,且先去看师妹留下的东西便是。

“老k,这是条子家!”江云忽然全身感觉不舒服起来。

“什么?条子”,老k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江云随即想到就算是条子也不在家。不一样是待宰羊羔么?便放下手中没有价值的资料说道,“没事,我进了一个没人的条子家!”

“我滴乖乖,耗子你给他来个“鬼子进村…等等?好像有人来了!”

一束刺眼的光束打在这栋大楼前面。

老k远远看到一个女人给男人开保险门,心里一宽“偷腥现在回家,吓了老子一大跳!”

便对轻声道:“应该不是户主,但是上来了你别搞大动静。”

江云听到不是主人,便也松懈开来。,忽然看见书桌上有个鼓鼓的信封,并没有封口。江云一看有戏,拿起信封。抖了下,并没有想象中的红光满面,只有一封信和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江云便用手电去照清楚,忽然黑乎乎的东西发出闪亮的金光,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枚镶了金边的三叶飞镖。“这是什么,”江云诧异道,“这些条子真会玩,搞事情用飞镖就算了还镶金,今天我笑纳了这些金子。”说着便把飞镖揣进包里。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开门声。江云大吃一惊,慌乱间想奔向阳台的窗,转身时一只手无意中碰到了桌上的花瓶,花瓶摇摇欲坠,急忙回头稳住花瓶,好在没发出声音,这时大厅的等亮了,“完了”江云心里咯哒一声。

叶秋晨打开大厅的灯,大厅和往常来时一样。叶秋晨便对身后的王嫂道:“王嫂你先回去吧,接下来就不麻烦你啦,你去歇息吧。”

王嫂叹了口气道:“唉,希望黄姑娘没什么事才好。“便默默的转身出了门。

叶秋晨环顾四周,大厅上没有什么师妹留下的东西,只要阳台门半敞着。风吹动着窗帘把门隐隐遮住。叶秋晨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缓缓向里间走去。

“咔嚓”推开门,按下门口的灯,屋里登时一片透亮,叶秋晨看见桌上一封信件,信还来不急放进信封里。

只见信上写着:“叶师哥,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那就证明我现在的处境受限,你速速拿镖去找师父然后到杭州封家。师妹亦宁留。“

杭州封家近年来不是都不过问江湖事么?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还和师妹有关系。叶秋晨丝毫不解,但是想到师妹受困,不由的心里一急,“师妹什么都料到了,想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镖是什么镖?”正在不解时忽然看见桌上的花瓶下露出灰尘积起来的印,似乎什么人把花瓶移动过了,心里一震,有人先我之前来过。就在这时,身后一阵黑影闪过。

“什么人?”叶秋晨大喝一声,转身便一记擒拿手向那人抓去,只见那人身材矮小,一身黑衣,也看不清形貌,身子却滑溜至极,叶秋晨一个擒拿手居然碰都没碰到他,眨眼黑影就到大厅去了,叶秋晨见一击不得手微微诧异急忙追出。

“老k我在信你我是孙子。”江云忍不住骂道。先前他在察觉有人开门时,自己想再通过阳台到绳索已经来不及了,便直接转入床底下,暗自希望不被发现才好,当房间的灯打开之时,江云看见叶秋晨端详桌上的书信时便想趁机逃走,突然头上一阵黑影遮住自己的视线,一个黑影蹿出门去,江云心里更是一惊,居然有同行,而自己进来还没丝毫发觉。

叶秋晨跟师傅学艺五年,虽然略知江湖事,却未踏足江湖,自负武功算上江湖上一流好手,此时突临大敌也丝毫不慌不乱,追出大厅发现黑衣人身高是个一米六左右的矮子,一身夜行衣,头上戴着半截白面面具,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杯子自顾自的倒起茶来了,如果不是穿着不符,像这是他家一样。慢慢喝了口茶,喝完咳个不停。好似被茶水呛到一样。

叶秋晨见对手不逃有些诧异,又想然对方深夜做梁上君子定然不怀好意。便走到阳台一侧,以防对手夺路而逃,开口问道:”阁下是谁,深夜到此,究竟为何?“

黑衣人并不回答他直接道:“我看你小子出擒拿式时和常人大不一样,乃。。。咳咳,是左手先出右手拿人命门,下盘却又出右脚向前伺机袭我腿弯委中穴,咳咳,这套擒拿法乃莫老鬼独创,你是莫老鬼的弟子吧。“

叶秋晨大惊,对手在躲避自己擒拿手时还能眼观四路,更是道出了自己的门户,心里不由的更为凝重道:”没错,但阁下今日做梁上君子,就算与恩师有旧,也不能放你安然而去。“

”咳咳咳咳咳,“黑衣人一连咳了一长串好似在怪笑一般,:“小子本事不大口气挺大的,咳咳。莫老鬼来了也不敢说这话,咳。。。”

只见咳嗽声还未完,黑衣人就攻了过来,上身以双掌之势向面门袭来,脚下轻踏茶几借势身子前倾。叶秋晨见黑衣人来势奇快,只得以双手去隔开对手双掌,那只对手双掌未触到自己双掌之时忽然兵分俩路,以耳光之势突过来,叶秋晨忙往后闪躲,慌乱中险些摔倒。身体还未站稳,黑衣人已欺身而至,左手檀中,右手上拿肩井穴,叶秋晨慌忙双手去招架,然而黑衣人出手奇快,转眼便又向中府、玉堂、巨阙各大穴位攻来,这都是人身周身大穴,黑衣人招招致人死命,叶秋晨心想被拿到难免九死一生,于是丝毫不敢怠慢,拼劲全力抵挡黑衣人的来招,然而黑衣人出手实在太快,转眼黑衣人左手便拿上叶秋晨肩头,右掌便打在叶秋晨头上。叶秋晨大骇,心想这一下非重伤不可,结果忽然发现掌势并无内力,一掌打下居然只是略带蛮力,把叶秋晨逼退俩步,叶秋晨正不解时,黑衣人向着窗外说道:“老滑头,你真这个老不死的越老越差劲,还来偷袭咳咳......,出来吧,咳咳。”

”我这不是来试试你功力有没有退步么,老耗子啊,你功力不减人可越活越回去啦,怎么还干起早些年的勾当啦?”只见从阳台上走出一个人。

同类热门书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5分
拜见教主大人
拜见教主大人
意外身亡,楚休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游戏世界《大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第三版的最大BOSS,昆仑教主!《大江湖》当中融汇无数武侠背景,有东岛之王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丐帮之主掌出降龙,威震江湖。也有飞刀传人刀碎虚空,成就绝响。重生一世,楚休究竟是重走一遍命中注定的BOSS之路,还是重新谱写一段魔焰滔天的江湖传说?“我叫楚休,万事皆休的休。”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53万字
8.9分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胆!”ps:添加一个群号码,锦衣卫-北镇抚司:832552792
王存业 ·潮流 ·完结 ·102万字
7.9分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233……【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潮流 ·完结 ·162万字
8.7分
最强召唤系统
最强召唤系统
一首江湖曲,引发了一段江湖传说。天尊人生格言:“我的剑,就是真理。”沈浪人生格言:“以德服人,不服的都是死人。”新书《最强大武道系统》
一梦已成神 ·潮流 ·完结 ·156万字
7.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