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5章)
  一个大学生的真实生活,一个大学生的真实感悟,小说看似平淡却不做作,虽是片段却满是回忆,小说越到后来,越有味道,为什么?因为人是成长的,成长需要过程,生命中发生的事情,需要我们慢慢领悟。   这里没有帅哥,没有美女,没有动人的爱情,只有真实的生活。   不到最后,你无法了解,这样一本书,有什么特别之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这个世界能读懂你的人并不多。写书不一定非要为了出名而写,就如同你吃饭不一定非要吃饱一样。   我自己的回忆,我用心去写。   ……   

第1章 不可避免的争执

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去争执呢?但是为了梦想,我愿意。——林歌

坐在汽车上林歌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有些兴奋,因为自己刚查到录取信息,终于考上了,从高考完自己的这个心就一直吊着呢!这回终于可以落地,可是还有些焦虑,因为一会儿要面对父母的指责。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今年高考完后,是父亲陪着自己报志愿的,所以基本上都是按照父亲的意愿来的,只是省里边估分说二本分数线大概在450-460之间,而林歌的分数只估到了430上下,省里边的专家可不是白给的,人家对自己的估分原因可是说着一套一套的,说430分左右只能报三本和大专,这回可让林歌的父母彻底灰心了,本来去年没考上,寻思着今年复课再重考一回,没想到才考了这么低的成绩,可是也没法深说孩子,这小子他压力毕竟也很大。

不过,老爸和老妈抱着一丝希望,万一哪个学校录取人数不够,把孩子给捡走了,那可够幸运的啊,总之就是抱着这个心理,把提前专、本和一类本都填满了,二类本的时候稍微思考了一下,因为如果能捡走林歌,那也是二类中的很平凡的学校,不过专科时填的非常仔细,因为最有可能走专科吗。经过反复斟酌后志愿表终于定稿。

择日,林歌带着志愿表返校了,林歌自愿报名把班级同学的志愿表汇总到电脑里,当敲到自己的志愿表的时候,旁边的同学惊讶的说:“你这可是咱班填的最满的一个,我估摸着也是这几个班中最满的一个,没一个空地啊”,林歌看了看自己的志愿表,微微有些心酸,这哪是自己的志愿啊,这分明是父母的心啊,咳,怪自己不争气,复了一年课,还是没到二本线,考试时状态总不是很好,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不太好,瞧了瞧二本的一志愿,父母给自己填的是师范学院,自己又看了看招生简章,看到了一个专业,应用心理学,林歌把手中的活停了下来仔细思考了一下,把一志愿的最后一个空的政治历史改为应用心理。

人有些时候做事是冲动的,有时候做事是理智的,林歌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现在是一种什么状况,他只知道他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可是他不知道他会付出什么代价,他会得到什么,这一切都是未知,只有等待时间来告诉答案了。

……

林歌小心翼翼的敲着电脑键盘,输入了自己的准考证号,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请稍等……”,这个两分钟可不是一般的熬人啊,好像等待了很多年一样,既期盼又有些拒绝。终于出来了……

“啊……”

“我考上了,哈哈……”蹦起来了的时候,差点儿碰到旁边的人,立马下意识的把嘴捂住了,这是在网吧啊,坐下来之后,一直在小声的笑着,心想终于考上了,是二本一愿的师范学院,专业不是第一专业而是后改的应用心理学,这下可有些问题了,自己加的这个专业父母是不知道的,会不会怪自己啊,谁知道呢?他们俩早把自己的准考证号要走了,肯定会在家用电话查的。

“嗡……嗡”桌上手机振动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看一眼果然是家里的电话。

“喂,你什么填的应用心理学这个专业啊,你怎么没和我们商量一下,你赶紧给我回来”,说完电话就撂了,老爸这人从来就是三句话就来脾气,林歌看了看电脑屏幕下面的时间,三点,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回家的车,赶紧结账走人了。

事件就这么个起因,话说回来。汽车大约颠簸了一个小时终于到家了,林歌慢慢腾腾的往家走,不是不着急,都着急完了,他是在合计怎么跟父母解释呢!

终于到家了。

“谁让你填的这个志愿,你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呢”老爸先开口了。

林歌小心翼翼的说“我觉得这个专业挺好的,很有前景”。

老妈跟着补充了:“非师范的能有前景,能当老师吗”,随着老师待遇越来越高,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当老师,这也是林歌父母给他报师范院校的原因,只是没想到原来报的政史系师范类被这小子自作主张给改为非师范的心理学了。

这里补充一句,今年省里那几位自称经验雄厚的专家可把大家坑苦了,二本分数线才430分,而林歌可能由于估分太保守了,实际总分为460多分,按照这个分数可以报一个比现在这个好很多的师范类学校,起码也是个省属的,可是录取他的这个只是市属的。

林歌:“当初不是没估好分吗,再说电视台那个专家不是说考不上吗,所以选了这个学校,如果按照当时的估分,根本进不去师范类专业,只能进非师类专业吗”?

老爸分贝加大了:“你看看人家教数学、英语的,多能挣钱,那补课(课后办班的)的补疯了,一个假期能赚老了钱了,你学这玩意有啥用,能挣什么钱?”

“爸,咱先别说这个,咱这么说吧,咱先不看这时的分数,当初报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没确定我能考上二本”

“恩,怎么的”

“那现在说这些都是后话了,我要是确保当时肯定能考上的话,那我也就不会这么填了,只能怪电视里那两个专家,瞎估分数线,他们估的那么低,那我不就只能报非师的了吗,你们当初不也抱着这样的心理,万一哪个专业录不够人数,我可以捡个漏吗,那只能是非师的捡漏了,师范院校的师范类专业肯定热门,不带录不够人的,只能是非师专业录不够人,所以我也是为了增加那么一点可能性,就把师范类的政史系改为应用心理学了”。

爸妈没言语。

林歌又接着说:“今年好多同学和我一样都吃亏了,本来不错的一个分数,结果考了一个很平凡的学校”,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父母的脸色,“再说心理学挺有前景的,也很赚钱,只是咱么农村人不太了解这个职业”。

“那你这个专业到底将来能干什么,你知道吗?”老妈问了一句。

“别的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心理医生应该能做,将来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你也不能说我将来会比谁好,比谁差,这种东西很难说,走一步算一步吧!”

……

老爸说话了,“你到轻松,你不知道我和你妈有多急,将来的工作能好找吗,现在的工作那么难找,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钱去求人帮你找工作,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出屋去了。

看着老爸的背影,林歌知道,一时他不能接受,看来真的慢慢来了,人有些时候就是不容易满足,本来有些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于是人们没有怨言,可一旦它意外发生了,给人们带来了一些利益,可是人们却没有高兴起来,因为他们就开始有怨言了,因为他们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按正理来说现在爸妈应该高兴才是,因为之前一直认为儿子考不上本科,可没想到现在考上本科了,他们还是高兴不起来,咳,终归还是为自己儿子的以后考虑,林歌自己也不能太强求。

……

林歌又和母亲聊了两句,母亲便去做饭了,林歌瞧了瞧钟,竟然和父母为自己的这个后填专业争执了将近5个多小时,感觉口干舌燥的,连忙喝了几口凉水,农村的井水可真凉,刚喝道嘴里人就精神了,其实林歌选择这个专业还是有些私心的,自己第一年没考上,第二年发挥一般,应该跟心理素质有很大关系,学习心理学这个专业,好好调节自己,也是为了更好的适应以后的生活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