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章)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70期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寻刀(1)

第一章

魏青回到昭陵市的时候正值盛夏,小城到处飘着芙蓉花淡淡的芳香,身在其中仿如隔世。

她是回来探亲,顺便休假的,当然,如果能劝母亲跟自己一起到上海去生活,那就最好不过,毕竟每年往返几千里的探亲费用实在太高了。

魏青信步走在沅水河边,依稀记得沿河应该有一条小街,街上开着三四家铁匠铺。小时候,每到放学后她总是喜欢跑到这里来看铁匠挥舞着巨大的铁锤,敲打出耀眼的火花,发出悦耳的叮当声。多年后,小街早已不复存在,记忆引领着她来到的旧地,如今是一家KTV,歌舞升平。

魏青有些失望,打算抄条小路回家,太阳实在是毒了些。她慢慢地在小巷的阴影中走着,古老的青砖小巷里仍残留着一些当铺,这种营生似乎在哪个时代都是有利可图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当铺……”这是哪部武侠小说中提到的来着?

在当铺里,可以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东西:老式的手表、手指粗的金链子、精巧的簪子……通常电视之类的现代用具都抵不了几个钱。

小城里有的是古董,不像在上海,银行便是当铺,当的水准也高,至高的便是房产抵押。

魏青走进去,打算随便看看,由于当铺朝北开,相对要阴凉许多,正好可以进去避避这热浪。

她刚踏过高高的木槛,便听得里间掀帘子的声音,随之急匆匆地出来一个人,出于职业习惯,魏青忍不住多打量了那人一眼。

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金丝边眼镜架在挺直的鼻梁上,显得很是温文尔雅。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帅哥,但这并不代表魏青认为此人无害,相反的,这人所透露出的阴冷压抑令她感到很难受。许是屋里阴暗的缘故,那人的神色看来有些阴沉,似乎心情不怎么愉快。他走得很快,与魏青擦肩而过之后,转眼便消失在炽热的阳光下。

既然失去了观察目标,魏青便将注意力转到了柜台,很快从后堂又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五官与刚刚出去的那位有几分相似,也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眼里的沧桑与精明成正比,显然是这铺里的朝奉。

那中年人手里捧着一柄刀,小心地放进一个独立的柜台里,那刀古色古香,黝黑凝重,入眼就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她已经不自觉地驻足。

“这位妹子,喜欢刀啊?少见得很。”中年人看着她和气地招呼。

“只是看看。”魏青淡笑着应答,不愿多热络。

“没关系!只管看,要是喜欢,我们这里也兼卖古董的。”

“呵呵。”魏青干笑两声应付,心里还是舍不下那刀,不免又多看了两眼。

中年人的笑容和蔼可亲,带着浓浓的书卷气,让人看了很是安心:“这刀已经抵在这里七八年了,早过了赎期,这才放在柜台里出售的。”

朝奉伸手指点,顺着他的手,魏青才发现那刀的旁边果然有一张发黄的当票,以及出售的价格。

当票上写的是:明代古刀,当现金四百元整。出售的价格则是六百块。

明代?这个首先就有问题,要说是那个年代的东西,这刀可就是文物了,怎么就只值四百块?

魏青笑了笑,转身想走。

“你不信?”掌柜正了正颜色,“是明代的不错,只是东西给今人过了手,没了讲究。你瞧这刀脊上的纹路,再看刀刃上的,不一样是不?主家不知道这是古物,看到旧了便找人将刀做了修补,唉!你可不知道我这瞧得心疼啊!要是不修补,我愿出四千买下来啊!”

没来由地,魏青便想起了旧时那星火飞溅的铁匠铺。

“六百?太贵了,若是你再便宜点,我倒是可以考虑要不要买回去。”魏青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

“最低价四百,妹子是个识货的,好歹给我个本钱数吧。”

也不知道是中了哪门子的邪,魏青竟然真的掏腰包把那刀买了下来。捧着沉甸甸的刀走在路上,引来无数注目,害得她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到了家,她瞧着那刀便眉开眼笑。

手感好,挥刀时不曾有丝毫滞涩,风声乍起,一气呵成。

魏青看着刀刃上修补的痕迹,不可否认,如果不仔细看是绝对看不出的,修补的人也必定是铸器炼兵的行家,也许就是那铁匠铺的师傅……一时间,她浮想联翩。

入夜时分,魏青将刀放在书桌旁,母亲早已在那边屋睡了,她打开窗门,吹着河风,信笔涂鸦。

风声响得异样,她有一丝警觉,但转念一想,不禁好笑。自己家在八楼,是顶层,通往楼下的铁门早就上了锁,要是有梁上君子,那他要么是武林高手能高上高下,要么就得是蜘蛛人了。

思及此,便心定,她起身去客厅喝水。待回到书房,不由吓了一跳。

有一个人堂而皇之地站在她的书桌前,正打量着那柄刀。

是要打电话报警还是大叫呢?这两种行为都是魏青极为不屑的。所幸母亲的卧室离得稍远,隔着两厅一室,丝毫不用担心这边的动静会打扰到她。

那人几乎是立刻感觉到有人近前,迅速转过身来面对魏青,一脸惶恐不安。

“你是怎么进来的?”魏青开口问出的这句话让来人一愣,既而红了脸,满面羞赧。全黑的T恤以及黑色的功夫裤令他看起来有些瘦,涨红的脸看上去青涩无害。

“我从上面……我不是……那个……”黑衣人开口,言语支吾,显是慌了神,慌张间眼角瞟向了桌上的刀,“我不是那种人!就是……那个……小偷。”

魏青笑:“那么阁下是夜里散步,闲逛到我家的啰?”

“不是!对不起!那个……你听我说……”黑衣人一脸急切但又不敢太大声,眼睛不由自主地又看向了那柄刀。

“你是来偷我的刀么?”魏青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人,这显然不是个称职的小偷,更不是个合格的强盗。

“不!我不是来偷的,而且这刀也不是你的。”黑衣人突然正色,连说话也流利了。

“哦?这可是我今天刚花了四百块买的。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你的?”魏青一挑眉反问。

黑衣人紧抿着唇,忽然伸手从裤袋里掏出四张红票子递出来,一脸不快:“喏,这是你的钱,还给你,刀还我。”

“哈!”魏青不去看钱,只盯着他,“我买的东西,花出去的钱,若不是我不满意,实在没有理由再取回来。至于还你……凭什么?”

“这本来就是我的呀!”黑衣人皱眉,“总之钱还你,刀还我!”

“我若是不收钱,也不还刀呢?”魏青打量了他一眼,故意淡淡地问。

黑衣人有些为难地沉默了一小会儿,开口:“那只好对不起你了。”说完他将钱往桌上一丢,伸手就去取刀。

“住手!”魏青轻喝一声,探手截他脉门,这是个下意识的举动,黑衣人“咦”了一声,收手打量眼前的人,直到这时魏青才发现自己出手了,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一抹苦笑。

似乎不是很长的时间,却又像是久远到已经忘了自己也是练家子。

黑衣人的眼里有了些亮光,再次出手,左手封魏青的面门,右手仍是取刀。魏青不退反进,并指点黑衣人肘上的少阳脉,常人叫这一处为“麻穴”,中者短时间内手臂会酸麻不已。黑衣人掣手,她顺势将刀揽到自己手中。

“你是会武的?”他似乎是确定了,语声中有一些激动。

她不答,紧抿着唇。

她不想回答,人总会有些个不想回答的问题,有时候是为了逃避别人,有时候是为了逃避自己。

黑衣人再探手时招式里着了力,魏青冷笑,借力打力,反推过去。然而毕竟力量悬殊,他一带手,魏青被自己和他的两股力道牵扯着倒向桌面……

“哎呀!”黑衣人一惊,伸手要拦住跌向桌面的女子。桌上有刀,她若摔上去难免受伤。

魏青目光一闪,想救我么?呵呵,用不着!

她回身时已顺手摸到了自己的刻刀。日本的工业刻刀,独刃装,轻钢刀管内藏十片刃,刀锋锐利,刃极快,现代工艺制造出来的“刀”更加轻巧刃薄。

他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慌和歉疚,直至感到颈间一丝异样的冰冷。

他不敢妄动了。

魏青笑着,多少有些得意:“你最好不要动,这刀快得不认人,见了血你可别怪我。”

她感到自己的血管里有种暴虐的怪物在悸动。

在大都市里,再年轻的女孩也会注意分寸,要轻声细语,要温柔体贴……凡此种种皆成公式。若不然,装也要装出个样子来。本来已习惯了这假面,这般的“好女人”,男人喜欢。可在这里不一样,人不一样,城市也不一样。小城里仍弥漫着浓浓的江湖味,她可放任行径,于是那内心里暴力嗜血的自己便赶紧钻了出来,舒展筋骨。

黑衣人居然冷静了,冷冷地朝她握刀的手瞟去,言语间透出一丝诧异:“你是用剑的?”

魏青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啊!无意间,握着刻刀的手势竟然是捏着单指剑诀的。

“小姐,既然你是用剑的,这刀对你便毫无价值,但它对我很重要,请还给我吧!”黑衣人急急地叫起来。

“呵!”她笑道,“给不给你不是我说了算么?现在你的命可是在我手中。”

黑衣人语塞,气白了脸:“你要怎样?”

“青,这么晚了在和谁说话呢?”母亲的声音从那边的卧室传出来。

魏青分心,黑衣人猛然向后翻身,手往桌上一按,跃出了窗外,只留下一句:“得罪。”

定睛再看,那刀已经被他带走了。再一想,魏青不免吓了一跳,这里是八楼,他竟然就这样跳下去了?她连忙奔到窗前向下看,然而,黑黑的楼影挡住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了。

“青?”母亲的声音再次传来。

“没事,我在打电话,这就完了。”魏青敷衍地回答。

不久没了声音,她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竟然还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这一夜,魏青失眠了。

清晨,天还没亮,魏青就出了门。

她朝市西的大堤走去,以前清晨,早练的会家子们大都聚在那里,虽说过了多年,不确定那聚集地是否还在,但总还是想去碰碰运气,看是否能打听到那黑衣访客的消息。

小城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自古便属兵家必争之地,亦曾是战国时的古战场,因而沿袭下来的人们都甚是注重体魄。旧时习武,如今花样就更多了,早锻炼几乎是全城人的习惯。

凌晨四点,会家子们通常在这个时候早练,因为过了五点,普通的市民都纷纷出来了,而会家子们也大都在这个时候悄悄地离开……只是不知道如今是否如此。

魏青的运气真的是很不错。

河风清冷,堤岸上稀稀疏疏的有一些人影。

走到近前她就发现看似不多的十几二十个人中也分了好几个团体。四五个年长的身边各自围了三五个年轻的,显然各有门派。

这时的魏青不禁想起当年学剑时的情景,当初的自己大概也和那几个年轻人一样,以为学会武功便能名扬天下吧?不觉间一晃已是十年了。

魏青正在犹疑着不知该怎么开口打听,却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是小鬼吗?”

一个陌生到早已被遗忘,却又似乎一直被存放于记忆一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魏青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清瘦的女子,淡蓝的功夫装裹着玲珑的身材,似曾相识,但不知为什么却想不起来。

“你是……”魏青犹豫着。

那女子笑笑:“你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邹虹啊!”

“二师姐!”这实在是很让人意外的相遇。魏青离开小城后也确实回来过两三次,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寻找以前的师门兄妹。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怕见到他们,或者说,是怕面对那个自己已然从中逃离的世界。

“你怎么回来了?”邹虹笑着问。

“回来度假。”魏青勉强地随着她笑,“你怎么在这里呢?”

邹虹回头颔首招呼河堤上的两个人过来。

来的是两个男人,从容貌上看显然是一对兄弟。

邹虹指着年长一些的男子笑道:“这是我男人。”

男人朝魏青笑了笑,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妻子:“这是?”

“这是我小时候一起习武的朋友,或者叫师妹。她姓魏,因姓中带个鬼字,我们都叫她小鬼。”她笑着说道。

“我姓颜,颜宁峰。”男人自我介绍道,又指着旁边的年轻人,“这是我弟弟,颜宁辉。”

邹虹倚着丈夫,笑着说:“他俩都是刑警,宁峰是他们队的队长。”言语中的骄傲不言而喻,她却没有想到,这句话让魏青对其的印象顿时一落千丈。

自从八年前那场莫明其妙的栽赃事件之后,魏青对军警的感觉一直就没好过。于是,她便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就想走开,生怕被他们问起因何来此。此刻的她只是想知道那黑衣青年的身份,还有他与那把古刀的关系,实在不想与官家扯上瓜葛。

而邹虹显然并没有注意到魏青的尴尬,拉着魏青怎么也要她去家里坐坐,魏青推辞不过,便只得随了他们。

颜家两室两厅的房子平均地分给两兄弟居住。颜宁辉的房间与小厅相连的地方竖了一面茶色玻璃墙。邹虹夫妇招待魏青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颜宁辉只是客气地招呼了一声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关门,从厅里可以看得到他在摆弄房间里的电脑。小城里有私人电脑的人家还不多,倒是有很多网吧,而且很便宜。由此看来,颜家也算是当地相当富裕的一家了吧。

闲谈中,几人说到了颜家的琐事。

原来颜家竟然还是这城里的武学世家,从祖上不知道多少代前便开始以武谋生,走的是清道,也就是考武举在朝为官。到后来,颜家成了军人世家,据说解放战争时还出过一个军长级的大人物。而现在,颜家人则大部分都在警界谋职。

眼看着近中午了,邹虹说什么都要留魏青吃午饭。魏青本想拒绝,转而又一想或许能从他们这里问到点什么,就答应了。魏青给母亲打电话报告了行程,转头想帮邹虹张罗厨房里的事,却被她挡在外边,笑嘻嘻地让魏青坐着,接着对刚才一进门就跑进房间里玩电脑的小叔子说:“宁辉,出来帮我招呼下客人。魏小姐从上海来的,来一次不容易,你陪人家聊聊!”说完硬把魏青按在沙发上,笑着拉她丈夫进了厨房。

魏青有些愣,怎么总觉得邹虹笑得别有深意呢?

颜宁辉并没有出来,魏青在客厅里傻坐了三分钟后对这位不怎么客气的主人有些生气。于是她站起来走到那房间门口,冲着没关的门故作小心地问:“可以进来吗?”其实人已经溜进门来了。

颜宁辉微微吃惊,回头看了她一眼,挤了个笑容:“可以。”眼睛很快又回到电脑上去了。

房间意外的整洁,淡色调的家具和海蓝色的墙形成很强的对比。一个仿古案几上放着一个兵器架,架上搁着一柄青森森的柳叶刀。魏青一愣,颜家的家学难道也是刀术么?

“你学的是刀?”魏青问道。

颜宁辉抬了一下眼,随意地回答:“嗯。”

“是家传的?”想到或许能从他这里知道那黑衣访客的线索,魏青便只好忽略了他的态度,继续问道。

“是的。”他的回答依然简短。

颜家这两个兄弟并不是那黑衣访客,想到那人没有蒙面,魏青不禁有些奇怪,他竟然不怕她报警指认他么?还是他自恃着某种势力?譬如说他认识警方的人,而颜家兄弟正好是刑警,家学又正好是刀术!难道说其中有什么关系么?一时间心里涌出许多想法,却理不清。

同类热门书
死人经
死人经
一本死人经,半部无道书。斩尽千人头,啖吞百身骨。
冰临神下 ·潮流 ·完结 ·389万字
8.0分
剑从天上来
剑从天上来
重生于天下六大宗之一天岳山弟子,得万魂炼神符而能吞人魂魄、得其记忆,故得世间诸武学,跨正魔两道,横压世间,成就无上剑神。
萧舒 ·潮流 ·完结 ·126万字
7.8分
捕快凶猛
捕快凶猛
前世刑警,今世捕头。秦无病只想一心继续探案,奈何家族商道难行。正巧科场舞弊案发,督修河道的银子失踪,襄王爷奉旨查办。机缘巧合之下,秦无病得襄王爷赏识。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本都与秦无病无关,可为了家族利益,秦无病一路跟随襄王爷屡破奇案……一段故事,几多疑云,杀机隐隐,权谋机诈。秦无病用他两世的城府,敏锐的观察,大胆的假设,细致的推理,周旋在庙堂之中。他可为白骨鸣冤,亦能领兵攻城,他无官无禄,却名声远扬!
二月树 ·武侠 ·完结 ·116万字
7.3分
我有一座山寨
我有一座山寨
开局一座山寨,两个人口(军师,马夫),将要打造最强山寨。他穿越到乱世,拥有一座马上要散伙的山寨。面对这杀戮乱世,是打算抢钱抢粮抢婆娘做一个逍遥山大王,还是泼出这身男儿血,交锋世上英雄,搏一个名震古今,问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蛤蟆大王 ·潮流 ·完结 ·214万字
7.3分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