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9章)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429期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玄门群英上(1)

第九篇御天鉴·玄门卷(卷八)

十九、玄门群英

一阵锣声响后,台下寂静下来,辛乾清真人缓步登台。

“甲台,无极派明机子,对阵丹剑派元激子!”

辛乾清真人喊罢了对阵名号,立时台下一片沸腾。

元激是丹剑派“激扬双剑”之首,实为本次盛会丹剑派实力最劲的弟子之一,但万没料到,他第一轮的对手居然是明机!

因李泠力胜了丹剑派元恭,而丹剑派的元扬则羞辱了方观清,伏龙派众弟子与丹剑派可谓水火难容,听得辛乾清报出了明机子的道号,伏龙派内一片欢呼,满是幸灾乐祸之色。

“无极派的明机啊?”余观吾唏嘘道,“完了,完了,我观吾子这百年仙才是假的,明机子这百年仙才却是真的!”

周观极将手中的几枚老钱抛了一抛,也笑道:“报应报应,丹剑派太不厚道,元激这小子才对上了明机,激扬双剑这就要成激扬双哭……这一卦根本不必卜了,山人送元激一句谶语:‘激’飞蛋打,命蹇时乖!”

连李泠都有所耳闻,这明机子实是七曜天峰中最为神秘的少年。光是明机的出身,便有多种传说,最神奇的一个说法是他被一朵莲花托到了东极紫苑的三清像前,口含美玉,逢人便笑。这样一个来历神奇的少年,长大后自然更多惹人瞩目。据说他十岁那年便已遍习无极派各路拳法,十二岁时施展“电掣手”已不让成名高手分毫,十五岁时闭关苦修无极派绝学移星换斗功,三年间不染俗务。近日,无极派内曾传出让人震惊的消息,十八岁的明机,一身修为早已踏入神照境界。

这些传闻自然未必全是真的,但七曜天峰上人人皆知,明机实是自在玄门中最厉害的少年高手。想不到这一次四象会武,这个神仙一般的少年竟会出关赴会。

“嘿嘿,你们懂什么!”余观吾故作神秘地一笑,“这定是掌教真人的妙算安排!听说大胡子令狐易胜总爱跟傅掌教怄气作对,这下好了,掌教巧做安排,让元激一上来便遇上明机,你丹剑派名气最大的激扬双剑,首关便遭淘汰,让大胡子在天下武林面前丢个大脸!”

劲急的法鼓声停歇,忽听得一声清啸,高亢入云,将众人乱糟糟的声响尽数压下。青影忽闪,一个身形矮壮的青年道士已飘然跃上了高台,正是丹剑派的元激。

这一啸风云变色,声势夺人,众人心神均是一阵摇荡。许多江湖武人都暗自惊叹:“这声怒啸气势惊人,激扬双剑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战未必是明机必胜啊!”

“这元激今年二十二岁了,”余观吾低声嘀咕着,“听说这家伙自视甚高,一门心思地要夺取魁元,三年前因没有必胜之望,硬是没有参会。哪知道啊,这次一上来便遇上了明机,真是小姐心丫环命啊!”

李泠仰头看时,见元激身子粗壮沉实,虎目浓眉,衣襟猎猎飘飞,别有一股逼人气势。

这边丹剑派弟子昂然挺立,那边的无极派却始终悄寂无声,元激不由侧头望了望临台监战的辛乾清。

“明机,快快登台!”辛乾清也颇为不耐,忙喝了一声。

人丛中才传出疏懒散淡的声音:“来了!”声音虚软,除了临近的几个玄门弟子,旁人几乎听不清楚。片刻后,才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白衣道士顺着台阶缓缓登上。

无极派的天才少年明机生得手长脚长,肤色微黑,看相貌毫不出众。他懒洋洋地到得台上,先向本门前辈辛乾清施了一礼。

看到这个无极派的少年天才,辛乾清却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低声道:“今日是你首次比武,仔细些,不要松松垮垮的。”

明机呵呵一笑,并不答话。辛乾清显是拿这后辈天才毫无办法,哼了一声,转身退到台角。单从登台的声势而论,二人高下立判。看客们又嘈嘈地议论起来,均觉这明机有些名不副实。

“你便是明机?”元激侧头望着这位如雷贯耳的对手。数年来,明机都是隐居修炼,他的名字早已传遍玄门,但这个人却始终少见踪影。

明机客客气气地叉手施礼:“元激师兄,久仰大名,实在想不到,你我首次见面,便要拳脚相见。”

元激见明机居然谦和有礼,心绪稍平,点头笑道:“既然拳脚相见不好,那小道就向明机师弟请教兵刃吧!不知师弟用何兵器?”

“用什么兵刃都是一样,”明机仍是一副松垮随意的笑容,“嗯,元激师兄的丹剑派剑法惊人,小弟便向你讨教两招剑法吧!”

“什么兵刃都一样?好大的口气!”元激蹙紧眉头,“请明机师弟挑兵刃吧!”

“我又说错了话么?”明机呵呵一笑,“抱歉抱歉,师兄若觉得我的话不入耳,便当我没说。”他悠悠然踱到兵器架旁,看也不看地抓起一把木剑,随手掂了掂,似乎嫌弃剑身肮脏,又在自己道袍上抹了几下。

台下看客们笑声四起,均以为明机如此散漫,定是故意羞辱丹剑派。

元激的眉峰更紧,锵然一声,拔剑出鞘。本次会武上的兵刃都是木制的,丹剑派弟子均专修剑法,自有竹制长剑随身携带,这些竹剑不但坚韧异常,且都是他们平时使惯了的。

竹剑当胸一横,元激霎时神意外放,凛冽的剑气如潮涌出。

“丹剑派的剑气修养当真厉害!”明机吐了下舌头,也将木剑竖起。他自登台起便稀松慵懒,可这把毫不起眼的长剑一挑,明机瞬间已是另一种气象,似乎有一缕清气,缥缥缈缈地笼罩全身。

“好意境!”乾坤堂主武遨低赞道,“不愧仙才之誉。”令狐易胜竟也微微点头,神色之中若有所思。

二人双剑对峙,意境各自不同。元激秉承丹剑派“剑气凌人”之旨,不住以自身神气挤压对手,但偏偏对手气势虚无,若非白日里看得清清楚楚,他甚至察觉不到对手的存在。

一缕不安瞬间侵入元激的心神,他眼芒一灿,长剑暴吐,竹剑耀出一片青芒,瞬间笼罩明机全身。这一剑奇快如风,剑意更是凛冽逼人。台下的李泠登觉一凛:元激不愧是激扬双剑之首,只这一剑,便比元恭那厮厉害许多。

明机赞一声好,长剑抖动,如清风徐徐,木剑跟对手的竹剑一触即分,却将对手的强攻消解无形。跟着腕子一抖,“唰”地一剑刺出,他前一剑舒缓悠然,后一剑却快愈电闪,剑法的快慢全然随心而变,剑上更生出嗡嗡轻响,剑风引得元激的长发倏地倒飞起来。

元激心神一震:那些传言莫非是真的,这小子年纪轻轻,竟已悟到了神照境?仓促间脚下一滑,如一抹青烟般飘开,正是元恭曾施展过的烟云变奇术。

明机赞一声好,长剑轻抖,连绵两剑刺出,都被元激以高妙身法避开。元激的修为远在元恭之上,这门烟云变一出,满台都是青影,如天风吹云,缥缈难测。

只闻嗤嗤的闷响之声不绝。元激以烟云变围着明机疾转,明机则始终挺立不动,只是凝神细观他的身法,眼见对手挺剑攻来,便长剑轻抖,每一抖手,便将对手竹剑挂开,发出一声闷响。

如此一来,明机纯取守势,元激似乎已大占上风。但不知怎的,元激的神色却越来越紧,反观明机则东劈一剑,西刺一势,看似杂乱无章,神色却极是悠然自得。

元激焦躁起来,身形越转越快,只听啪啪之声连绵不绝,二人的长剑不住交接,声响密如爆豆。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喝彩之声此起彼落。

自四象会武开战以来,这无疑是最为精彩的一战。双方均负盛名,各出奇技,引得四下的看客们争相往台下拥来。赌坊的伙计们更是扯着嗓子卖力吆喝:“谁敢押元激,押偏门发大财啊……”“玄门第一仙才对阵激扬双剑之首,押大赢大,胆大运大啊,各位爷快快出手!”

穿梭往来的人流涌动,甚至将台前玄门弟子的队伍都挤得散了。李泠正自凝神观战,忽听得耳边传来一声低呼:“小滑头,这边来!”

是妖女姐姐!一片纷乱中,李泠听得这道清冷声音,反觉得心中一暖,左右看时,除了几个挤来挤去的赌会贩子,身周众人都紧张万分地仰头盯着台上。

忽然左脚被人重重一踩,李泠吃痛不过,正待大骂,忽觉一缕熟悉的幽香飘来,却见一个身材清瘦的书生正从自己脚上踩过,闪亮的眸子向自己匆匆一瞥。

“别看我,向上看那擂台!”易了容的谷星瑶悄然站到了李泠身侧,并不看他,只是抬头观战。李泠见她此时一身白袍,蓝色幞头挺拔俊俏,十足的一个文弱书生模样,不由心下称奇,更绝的是她说话时也不知用了什么妙法,居然口唇不动,清脆声音却能直透自己耳内。

李泠可没她这传声妙技,只得挤在她身侧,微微低头时口唇恰好对准她雪白的耳根,低声道:“妖女姐姐是瞧热闹来了么,只怕东方先生也到了吧,他的毒伤好些了么?”

“师尊想必也到了,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他现在何处。”谷星瑶眼望擂台,淡淡道,“他的毒伤么……业已被他控住了。”

李泠有些放心了,左右顾盼,但人潮如海,又如何能辨出东方圣来。

“看客中的高手极多,除了师尊,定然还有出乎你我想象的厉害角色。”谷星瑶低声提醒,“别找了,还是凝神观战吧!”

李泠“嗯”了一声,忙收回目光,低声道:“你这传音的法子挺妙,教给小弟如何?”

谷星瑶传音道:“你身具罡气,施展这法子不难,只需轻运真气,直抵舌下,记住‘唇齿微开,撮唇送气,以气传音’,再依法运功即可……”

听得她的指点,李泠小试了几次,果然轻轻巧巧地传音而出。二人挨得极近,那缕似花似露的幽香又传了过来,李泠的顽皮之心忽起,传音道:“妖女姐姐,你易容之术很妙,可惜啊,你身上的香气不变,还是极易被人识破!”

谷星瑶哼了一声:“我教你传音之术,是来听你耍贫嘴的么?这两人都是绝顶高手,你要留意了!”

李泠心中一凛,道:“可这两人武功都很高,我能赶得上他们么?”

“你能么?”谷星瑶一字字地问,“你又为何不能?”

李泠猛地心神一振:是啊,我为何不能?事到如今,老子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仰起头,阳光拍在脸上,有些清冷。

恍惚中,他回到那个冰冷的黄昏,自己倒在地上,身周则是一群笑骂的少年们,义父走过来,默然扶起自己,拍去了衣服上的土,拉着他走远。泪水很快被晚风吹干,少年们的笑骂声在背后响个不停。

昏黄的落日下,街衢渐渐模糊……那时候,自己会想到有朝一日,能在四象会武上力胜一场么?

他的目光重又落在龙争虎斗的擂台上,缓缓道:“你说得是,我定要试试!”

谷星瑶的眸内闪过一道灿烂的眼芒,又传音道:“看那个元激,他的修为确是比元恭高上一筹,若是昨日你对上了他,只怕撑不过十招!不过,丹剑派出手讲究‘以气胜力’,最重气势布局,只能打顺,不能打逆,若是逆势则吃力许多……”跟着详细指点丹剑派拳剑中稍纵即逝的破绽,李泠忙凝神静听。

“很可惜,你不会碰见元激了!”谷星瑶最后却悠悠一叹,“这些法子只能留着对付其他丹剑派高手!”

“你是说明机必胜?”李泠低声道,“可他一直被元激压着打,已经很久了……”

“这才是明机的厉害之处,他根本就懒得出手反击,或者说,他是在学习……”

“学习?”李泠颇觉古怪。

忽见明机扬手刺出一剑,剑势如清风拂柳,霎时将元激的竹剑攻势化于无形,跟着飘然踏出几步,步法轻灵诡异,几个转折,竟闪到了元激的身后。

“元激师兄,你这身法便是烟云变吧,果然犀利!”明机笑道,“我看你举步落足都要虚灵顶劲,想必是要留一分神意照顾大椎穴,看来这门身法的窍诀该应在‘缥缈’二字上,但神意应在足先,这才是其中关键。元激师兄的身法快是快了,但乏了灵动缥缈的气象!”

他这几句话随口说来,声音不大,乱糟糟的台下也没几人听清,但元激却大吃一惊:师尊几次点过我,说我步法虽快,却失了高渺之气!这小子不过看我几眼,怎的与师尊所言相近?他惊得不敢言语,脚下加力疾转,快愈星飞。

但明机笑嘻嘻地在后跟随,身法飘忽,竟与他一般无二,隐隐然也是“烟云变”的气象。台上台下的群豪多是骇然失色,丹剑派的弟子更是连连惊呼:“烟云变,烟云变,明机这小子怎的也会烟云变?”

倒是一些无极派长辈相对苦笑,似是他们颇为熟知明机脾气。

“他在模仿烟云变?”李泠也不由惊道,“这么快便学得似模似样,好厉害!”

“这也是明机的弱点!”谷星瑶道,“他无疑是个天才。不过,大凡奇才必有怪癖,他的怪癖就是好奇。若是激战时,你能激起他的好奇心,或许能有胜机!”

这时台上形势已然大变,先前狂攻不止的元激绕台飞转,不时全力飞纵,但明机却紧缀在他身后,看似不紧不慢,偏偏让元激甩脱不掉。二人的身法都是烟云变,一个驾轻就熟,一个气韵高妙,这般绕台疾转,几乎化成了一青一白两道光影。

骤然间元激大喝一声,忽地回身一剑刺出。他一直全力向前,此时忽然反刺一剑,疾奔之中蓦地扭身出剑,犹若怪蟒翻身,势道猛恶至极。他长剑上更爆出一点暗幽幽的星芒,这已是玉虚三剑中锋剑的极致,接近了气剑的修为。

“好!”丹剑派弟子看得热血沸腾,齐齐喝起彩来。

彩声中,二人已交错而过,众人只觉眼前一片恍惚,明机已掠到了元激身前。一青一白两道身影终于停住,众人吃惊地发现,明机的左手已多了一剑,那正是元激的竹剑。

元激空着双手站在原地,怔怔发呆。

原来适才他全力反身回刺,恍惚间长剑似已穿透了明机的身子,但眼前一花之际,明机已飘身闪到了他身侧,跟着手上一空,竹剑已被明机轻轻巧巧地夺下。

这时候丹剑派群豪的彩声还未落下,不少人的彩声便打了弯,换做了惊呼。

“这……莫非是摘星手的‘电掣’绝学?”元激回思适才明机左掌巧若分花般的掌势,不由心神沮丧。

“不错,不过电擎只是外相,”明机笑吟吟道,“元激师兄是输在了‘纳势’二字上。论修为,师兄早已是纳势境的高手,但适才过招,你的势却被我控住,步法、剑势都落在了我的势内,连你疾奔中反身回刺这一剑,都在我的算度之内。”

“真是奇才,”谷星瑶由衷地舒了口气,“遇上明机,活该元激倒霉了。”李泠双眉紧蹙,回味明机的话语,若有所思。

元激也愣在了当场,脸色阵青阵白,蓦地怪叫一声,凌空跃起,双掌齐发,霎时满空都是掌影。他已奋力苦修准备了足足六年,但第一轮便碰上了明机这样的奇才,想到自己转眼间便要认输下台,六年心血不免付诸东流,惊怒之下,竟将雷霆指剑功夫施至极致,瞬间拍出了十六掌。

明机猛地抛了掌中双剑,两掌轻飘飘探出。二人掌势快慢分明,但明机这慢悠悠的两掌却稳稳按住了元激星飞电掣般的双掌。

二人的身影登时顿住,元激的眼中竟是灰烬之色,黯然道:“这是什么?”

明机紧盯着元激,道:“师兄,进道若退,上德若谷,你用力过甚,不如退而反观虚无守一之道!”

听得他谜语般的这句话,元激的眼芒却熠然一闪,灰败的脸上竟有了生气,退开两步,一言不发,转身下台。

丹剑派实力最雄的元激被明机轻易击败,台下沸腾一片,高台上的各大评判也连连点头,甚至连令狐易胜也拈髯苦笑。

“风雷引”雷贤更向傅乾阳叉手笑道:“恭喜掌教真人,自在玄门有了明机此子,二十年之后,只怕天下便无人能撄其锋了!”

傅乾阳微笑道:“雷先生过誉了,明机见识尚浅,远不知天下英雄的手段……”

“甲台,伏龙派观定子,对阵无极派方仲书!”

一道吆喝声立时将李泠的目光重又聚向甲台,终于要轮到二师兄登台了。伏龙派众弟子的心都悬了起来,连高台上做评判的逸龙子都神色一紧。郭观定实则是本次伏龙派实力最劲的弟子,甚至可说一身系伏龙派全派之荣辱。

同类热门书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4分
最强boss系统
最强boss系统
什么是江湖?是拳倾天下,纵横一世,还是万人皆敌,搅动风云?重生一世,最强boss系统加身,苏信可以获得前世武侠世界当中所有的boss人物的功法和武技。“我叫苏信,我言而有信。”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64万字
8.2分
拜见教主大人
拜见教主大人
意外身亡,楚休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游戏世界《大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第三版的最大BOSS,昆仑教主!《大江湖》当中融汇无数武侠背景,有东岛之王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丐帮之主掌出降龙,威震江湖。也有飞刀传人刀碎虚空,成就绝响。重生一世,楚休究竟是重走一遍命中注定的BOSS之路,还是重新谱写一段魔焰滔天的江湖传说?“我叫楚休,万事皆休的休。”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53万字
8.9分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胆!”ps:添加一个群号码,锦衣卫-北镇抚司:832552792
王存业 ·潮流 ·完结 ·102万字
7.9分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233……【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潮流 ·完结 ·162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