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章)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130期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沽义山庄(一)

一条空空旷旷的长街,只有午后的阳光照着尽头处的院落,气势森严。大门虚掩,一股龙涎香夹着桂花糕的香气从门缝里隐隐透出,门外一众江湖豪客自清晨等到晌午,早就饥肠辘辘,被这香气一勾,忍不住聒噪起来。

“这是哪门子臭规矩!沈南枝的架子就这么大?”一个十余岁的少年愤愤叫道,“十四岁怎地就不能进去?”人群中一名中年文士开口:“这位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沈姑娘立下七不入的规矩,说是十五以下尚未成人,五十以上不为夭折,不可入。”少年气道:“那,那剩下六不入又是什么规矩?”文士笑道:“沈姑娘风华绝代,相貌猥琐、衣衫不整自然有损芳目,不得入;为官仕宦与江湖无关,不得入;纳妾……这个,沈姑娘说不得入就不得入,没什么道理可言。”

少年急接:“那未时之前申时之后呢?”文士手中折扇在掌上轻轻一敲:“未时之前沈姑娘尚未起身梳洗用膳,自然不便打扰;申时之后沈姑娘要品茶,也不便待客,不得入。”少年厉声笑道:“好,好,就算前六条都有道理,第七条又算什么?难不成我们这帮人等了半天,那丫头说一声心情不好,想不见,就不见?”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将一只圆头溜溜的嫩黄绣鞋踩在门槛儿上,叉着腰笑嘻嘻说道:“然也,孺子可教。”那中年文士忙上前一步,拱手一揖:“想必这位就是沽义堂似雪姑娘了,不知沈姑娘今天心情可好么?”小女孩脸也圆圆,一笑便是两个酒窝:“好,怎么不好?昨儿个一夕风雨,院子里海棠花倒还没落,我家姑娘欢喜着呢。这位想必就是停云剑客方舞榭了吧?方先生候了半个月,想必也该急了。”小女孩一句话出口,方舞榭身后许多江湖客便喊叫起来——“我也等了数月,怎么不问我?”“俺都快急死了,人命关天。”有几个自恃身份不急不躁的,也在人群之中皱了皱眉头。方舞榭却是大喜:“这么说姑娘愿意见我了?”小女孩嘴一撇,用手向门口石碑一指:“你瞧不见么?”方舞榭脸上顿时搁不住了:“七不入的规矩,方某明白得很,只是不知犯了其中哪一条呢?”小姑娘嗤之以鼻:“当头第一条就犯了,你还敢问?”方舞榭强自按捺怒气:“这就怪了,方某自问虽不是什么潘安再世,相貌倒也堂堂,沈姑娘就算瞧不上,也不必拿这条做挡箭牌吧?”

小姑娘嘻嘻笑道:“方先生,非也非也,我家姑娘说的是,相貌猥琐者不得入内,可不是相貌丑陋者不得入内——”一言既出,众人哈哈大笑,方舞榭面上再也搁不住,一跺脚,转身就要离去。

“慢着!身份被喊破还想走?”小姑娘的脸色沉了下来,“老规矩办事,有谁杀了姓方的,进来见我家姑娘。”停云剑客方舞榭在江南武林之中实在非同小可,昔年一人独剑力挑黄山、点苍两大剑派,一夜之间名闻天下——他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只冷笑一声:“有胆子的只管上来吧!”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心下也在掂量,江湖上并没有几个浪得虚名之辈,方舞榭绝迹江湖近十年,剑术自然精进,又有谁自问一定胜得过他?即便是胜得过他,在众人面前杀人换取一个进门的机会,实在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等等!”刚才急匆匆问话的少年眼看方舞榭要走远,忽然一声大喊——也不见这少年如何动弹,只是长腿一迈就闪到了方舞榭之前,不少人当即惊呼了一声。

方舞榭冷笑:“小子,你刚才说,你还不满十五岁?”

少年点头,唇角一圈绒毛还是淡淡的黄色,显然初出茅庐。方舞榭忍无可忍:“反正不过十五,死了也不算成人,方某今日成全了你这小子!”说罢,右手一抖,折扇哗啦展开,九把泛着蓝光的短剑印成九宫之数,竟然将那少年从头到脚罩了个严严实实。少年背后就是墙壁,根本避无可避,旁观几个人想要出手相救,已是不及。

只是漫天的剑光忽然消失不见,停云剑客方舞榭已经缓缓倒在地上,九把剑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他的胸口,赫然印着一个脚印,少年依旧好端端地站在那里,脸上犹自是淳朴羞涩的神情,双足依旧不丁不八地随意一站,却连靴子上的灰尘也没有落下来。好快的腿法,好狠的腿法,哪里像是一个十四岁少年施展出来的!

少年匆匆跑到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男子身边:“爹,爹,我赢了。”

男子一言不发,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圆脸少女微微一笑:“既然令公子杀了姓方的,这位先生,请进吧。”黑衣男子略一迟疑,迈步走入——众人这才看见,他的黑袍之下竟然是一只木脚。“等等!”人群里一个老者忽然喝道,“阁下莫非是昆仑山的凌先生?”黑衣人背影一顿,未曾转身。老者却又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世上又有什么人能砍下凌寒初的腿?”“哼”,黑衣人冷笑,“你既然看出来我儿子的路数,又何必惺惺作态?”这下,才真是惊天动地的消息。昆仑山凌寒初三十年前自创奔日腿法,二十年前就已经无敌于江湖,早已是传说中的人物,寻常人就算想见他一面也不易得,何况和他过手,更遑论斩下他的腿了。

小姑娘却叹了口气:“凌前辈果然孤傲,明知喝破身份进不了沽义山庄,还是一口应了下来。唉,不过就算是小女子也想知道,究竟什么人能胜得过凌前辈?”凌寒初沉默半晌,还是答道:“老夫的腿,是我自己砍下来的。”小姑娘大吃一惊:“什么?”凌寒初低头:“我和别人比试腿法,有言在先,若是输了,就自断一腿——”这话就更加骇人听闻了,凌寒初虽然名震天下,但是江湖之大,总有几个世外高人胜得过他,但是若说在腿法上被人盖过,实在没有人可以相信。

少年急道:“爹,都是你,那个人明明也受伤了,你偏偏放过他!”

凌寒初怒斥:“不得胡说,他的武功人品,老夫心服口服,他若不是怕我难堪,最后也不必受我那一腿,只是凌寒初言出如山,岂是可以自欺欺人的?”众人暗自钦佩不已,江湖比武赌命也是常事,但是能让旁人输了一条腿还不吐怨言,实在难得。小姑娘悠悠叹了口气:“只是不知道那是何方神圣,我倒想见上一见。”远远的,一个人纵声朗笑,缓缓踱步而来:“小妹妹,那个人么,长得是风流倜傥,衣着素来很有品味,连芝麻大的小官也不是,今年二十七岁,尚未婚配,更不用说纳妾了。”说着,他已经缓缓走到小姑娘面前,嘻皮笑脸道:“如今不早不晚,沈姑娘起床了,我也起床了,我保证她一见我心情就大好。”说罢,自顾自向前走去。

小姑娘急道:“不许再往前走,擅入者死——”那年轻人已回头对凌寒初笑道:“凌兄,久违了。”凌寒初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将斗笠摘下,露出一张冰冷肃穆的面庞,嘴角浮出一丝微笑:“苏旷,你就不能正经一次么?”苏旷看了看地上方舞榭的尸体,眉梢一扬,忽然一脚踢开大门,喝道:“沈姑娘,你七七八八不嫌麻烦?出来,出来——”大门訇然中开,一个白衣女子手握一束海棠枝,面如寒霜:“大胆!”

苏旷耸耸肩:“姑娘,做人要讲信用,你家牌坊上写着擅入者死,又没写开门者死,我老老实实站在这儿,又没打算不请自入,姑娘何必那么不开心?”说着,他走过去,拍了拍那个圆脸小姑娘的脸蛋,“不过说真的,小妹妹,你天天逼人杀人,不觉得累么?”圆脸小女孩甜甜笑:“杀人那么无趣恶心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做,不过看着别人杀人,就有意思多了。”苏旷淡淡道:“方舞榭做错了什么事情,非杀他不可?”后面半句,竟然有了森森之意。凌寒初一惊,低声提醒道:“苏旷,你见沈南枝,是要打架么?”苏旷微笑:“本来是有点,有点……那个别的事,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小姑娘瞪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眼:“你的左手断了?”

苏旷哀叹:“往事不堪回首。”小姑娘一字字道:“你既然来沽义山庄,自然就是求我家姑娘替你装一只假手了?”苏旷眼珠一转:“八九不离十吧。”小姑娘立即跳了起来,一手指着他鼻子骂:“你懂不懂你是来求人的?你懂不懂求人有求人的规矩?哪儿轮得着你先踢我们家门后骂我们家人?你算哪根葱?”苏旷歪着头,笑嘻嘻地,也一字字问:“我再问一遍,方舞榭做错了什么事情,非杀他不可?”门后的白衣女子一声叹息:“方舞榭上黄山比武,败在了黄山剑派掌门丹松子手下,后来把酒言欢之时又施以暗算,为防报复,将丹松子一门上下屠戮一尽,这也罢了,他为灭口,连黄山峰上药农猎户也一并除去。我说他面容猥琐,就是这个缘故,不知苏先生满意不满意呢?”

苏旷沉吟:“证据呢?”小姑娘怒道:“你他妈的是捕快啊?”

苏旷点点头:“巧了,蒙家师提携,我还真挂了个捕快的名,这几年虽然没干什么活,不过每月领了一两二钱银子,今天正好重操旧业。”白衣女子冷冷道:“有没有证据,我不必向苏公子解释,请回吧。”

苏旷哼了一声:“我和你家小姐说话,你多什么嘴?”说着又笑嘻嘻地看着圆脸小姑娘,“沈姑娘,你说对不对?”圆脸小姑娘用力瞪着眼睛,半天才对着苏旷点了点头:“好眼力。”说罢立即对着一众云里雾里的江湖客喊道:“今天没有名额了,都走都走,明日请早!”苏旷和凌寒初相对大笑——天下最神秘的沈家二小姐,居然是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可爱小女孩儿,天天坐在大门口迎来送往,实在也是一大奇闻。

沈南枝用力踢了一脚门槛,瞪了眼苏旷:“你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好,好极了,好久没见你这么有趣的客人了,请。”

苏旷连忙对凌寒初点头:“凌兄请。”

“苏兄请。”

“不敢不敢,凌兄在此哪有小弟放肆的去处?还是凌兄先请。”

沈南枝看着他们一唱一和旁若无人地走进沽义山庄,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脸蛋上的酒窝深深凹陷下去,分外可爱诱人。

沈南枝蹲在一张宽宽大大的太师椅上,忍不住骂道:“笑笑笑,你笑够了没有?有什么可笑?”苏旷笑得前仰后合:“据说,傲来国花果山上有一块大石头,哈哈哈哈。”沈南枝皱眉:“嗯?”苏旷继续笑:“有一天,石头忽然裂开,蹦出一个石猴,蹲在山顶上——”沈南枝叫:“你骂我是猴子?”苏旷继续笑:“不敢不敢,哪有这么胖乎乎的猴子。”

奉茶的白衣女子似雪也忍不住掩口而笑。苏旷挤挤眼:“不过,沈姑娘,按照江湖传闻,你好像成名也许久了,怎么……”沈南枝没好气:“老娘长得青春可爱,不行啊?”“行,行。”苏旷眉开眼笑,“方舞榭的事情,算我误会沈姑娘了,没想到姑娘还真有几分古道热肠。”

“什么叫算你误会?”沈南枝用力一拍桌子:“你到底要不要我帮你装左手?我可告诉你,就你那只破手,天下除了姑奶奶我,可没人伺候得了。”苏旷喝了口茶:“好茶……只是,沈姑娘,我什么时候说要你帮我换手了?我是想请姑娘替凌兄做一只义足。”他放下茶盏,深深一躬,“苏某感激不尽。”凌寒初一愣,看了看苏旷。沈南枝摆足架子:“我的规矩你该知道?要我出手,自然要有东西来换。”“早有耳闻。”苏旷从包袱里取出一方烫金礼盒:“京城五福斋全套点心,沈姑娘笑纳。”沈南枝一笑:“点……点心?你拿点心换我的手艺?你知不知道别人送的是什么?”苏旷不以为然:“昔年杨玉环倾城倾国,唐皇也不过是千里送荔枝罢了,我五天六夜不眠不休送来姑娘最喜欢的东西,大概也抵得过了吧?”

沈南枝皱皱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五福斋的点心?”苏旷抬头看天:“身为天下第一名捕的得意弟子,职业素养总是有的。”“有意思……有意思……”沈南枝缓缓笑了起来,本来就是胖乎乎的脸庞,一笑起来,眼睛更是眯成一条缝。她从袖子里抽出一份拜帖,慢慢推到苏旷面前:“你们果然有意思。”苏旷一惊,回头道:“凌兄,你——”拜帖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一行大字:昆仑山镇山之宝千年灵芝一本,求取苏旷左手一只。

那少年急忙叫:“爹,你怎么?”凌寒初连忙低头品了口茶,淡淡道:“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的年轻人,太过可惜了而已。”两个人千里迢迢赶到武夷山,居然都是为了昔日的对手而已。沈南枝用力一拍桌子:“好,好礼物,你们两个的礼物我一并收了,破例一次,倒也值得!”苏旷站起身,恭恭敬敬道:“多谢沈姑娘。”沈南枝跳下椅子:“废话少说,你们跟我来。”

一旦将那些瓶瓶罐罐,钩钩铲铲摆上台面,沈南枝立即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像肉嘟嘟的脸蛋忽然焕发出不可一世的神采。苏旷甚至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沈南枝的检查和思索。“凌先生义足大致没有问题,虽然不可能回复如初,但我保证奔日腿不受什么影响就是。但是苏旷,你要明白,手和脚大大不同,单凭肌肉的控制,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复五指的灵活与力度。”沈南枝反反复复看着苏旷的断腕,郑重道,“你可以试试在左腕上安一只钩子或者一个机关什么的,行走江湖,也方便得多。”

“切。”苏旷撇撇嘴,“钩子?万一方便的时候勾到了怎么办?再说我还没娶媳妇,弄得凶神恶煞一般,谁家姑娘愿意嫁我。”沈南枝无语了:“好,好,那你的意思,宁可装一只没用的手做摆设?”苏旷笑了:“沈姑娘你不必那么费心,马马虎虎装只手充充门面就好,只要旁人提起我时,不总是说‘那个断了手的男人’,苏某就谢天谢地了。”沈南枝从没见过要求如此之低的客人,她无可奈何点头:“好吧,一个月。”“一个月?”苏旷起身,“一个月后,我再来山庄拜会。”沈南枝急道:“等等,你怎么能走?这一个月里要反复调试才能配好你的手腕——你以为我做的是手套?”苏旷勉强笑了笑,拍了拍她的面颊:“我信得过你。”说着又低声道,“不过我怎么也不信你有二十多岁……丫头,你一定撒谎了。”

“苏旷!站住!”沈南枝眼看苏旷大踏步离开山庄,怎么喊也停不下来,只气得连连顿足,“你,你把我沽义山庄当成什么地方?”

凌寒初却在一旁皱眉道:“奇怪,苏旷走得这么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成?”沈南枝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轻轻把玩着一把铁钳,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

同类热门书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4分
最强boss系统
最强boss系统
什么是江湖?是拳倾天下,纵横一世,还是万人皆敌,搅动风云?重生一世,最强boss系统加身,苏信可以获得前世武侠世界当中所有的boss人物的功法和武技。“我叫苏信,我言而有信。”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64万字
8.2分
拜见教主大人
拜见教主大人
意外身亡,楚休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游戏世界《大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第三版的最大BOSS,昆仑教主!《大江湖》当中融汇无数武侠背景,有东岛之王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丐帮之主掌出降龙,威震江湖。也有飞刀传人刀碎虚空,成就绝响。重生一世,楚休究竟是重走一遍命中注定的BOSS之路,还是重新谱写一段魔焰滔天的江湖传说?“我叫楚休,万事皆休的休。”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53万字
8.9分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胆!”ps:添加一个群号码,锦衣卫-北镇抚司:832552792
王存业 ·潮流 ·完结 ·102万字
7.9分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233……【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潮流 ·完结 ·162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