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5章)
遇见你倾心彼此,一起一辈子是梦,但是我很想很想和你一起努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将要面对怎样的路,该怎么走;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吧?我们的身份注定了我们要背负的使命。爱上你,我绝不后悔;放开你,也不要后悔。必须这样的选择?

第1章 命定的相遇

在遥远的一座充斥着光怪陆离的大陆上,有一个神秘的森林,他们有着自己的社会制度,自己的生活方式,在这个人类绝迹的世外桃源中,动物,精灵和仙子们安稳的生活着。森林中的一切都受到一位森林所精心择选出来的天母庇佑,她的魔力高强,与整个森林息息相关,一同呼吸。这里的一切都可以通过修炼化为人形,或百态之模。

然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刚刚修炼转型竟脱化成人的鼠族公主飞飞身上,化去了动物的形态,不曾想自己可以这样灵动秀美。无可挑剔的身姿,天使吻过的脸庞,一双蔚蓝里布满着星空的眸,看到的一切都是这样的美丽绚烂,一身锦衣黑绒衣衫乃自己的皮毛所化,增添着知性与神秘的美。

阳光灿烂,熙熙攘攘的洒下,女子缓步走出踏在这绿油油的草坪之上,端着蓝天白云,九彩的鸾鸟翱翔与穹苍之巅。一切都是这样的平和淡然,和林子里嬉闹的一天。可飞飞不知道这一天将会将她的命运彻底的扭转,改变。这里虽然祥和,却也有一点,我们同样的会有致命的天敌,一旦被天敌锁死,就算夺走了我们的性命,就连天母也不会过问,弱肉强食似乎也是存在的。

站在草坪上的飞飞抬手遮住了眉眼,望向穹苍,忽然心上一紧,那一只散着金色光芒的鹰正目光如炬的盯着这边。

“难道是抓我的?我才刚修炼出来内丹呀,才刚化为人形呀。”飞飞惊恐不已的说道,慌忙的便溜进了林子里猫着。“别怪我胆小,我可是老鼠,闻见点动静本能的就是想躲。”只闻得一声啼鸣,那只鹰将草丛的一只毒蛇给抓住了。鼠族飞飞终于安心了下来,依靠着大树平息着自己的心跳。“在这森林里我们鼠族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若是我被抓了肯定会闹出轩然大波。”

飞飞小心翼翼的避着走着,脚步往后退着不小心就与一个人撞上。闻着声响吓得一个激灵,却又不敢回首去瞧瞧,本着胆子细小就想撒腿就溜掉,却不想刚迈出步子手腕就被人给拽住,往后一提,整个人腾空而立。

端着眼前高大的男人,飞飞满心慌乱,呆立着不敢随意乱动,脚离地十几厘米,面上勉强的挤兑出一个笑脸。

“你……好!”飞飞的声音如同蚊蝇,细小且温柔,怕就连他自己都听不见吧。“可,可以放我下来吗?”

男人端着眼前的女子,看着她略有点狼狈不免有点好笑;这么柔弱的一个姑娘竟然敢在森林里乱走岂不危险。

“我,保护你如何!”

“诶?不用了吧,我很厉害的,你把手给我放开。”飞飞叫嚷着,可任凭他怎么使劲儿都没办法从男子的手中挣脱,就算她已经修行了几百上千年。飞飞撇着嘴,轻哼了一声。“你想怎么样?”

“撞了人你就不打算道歉吗?”

“哈!……对不起,我这是第一天幻化成形有点不太习惯。”飞飞道;“你那么厉害不能被我轻轻的碰撞就撞伤了吧,难不成还要我赔偿?”男人端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命定的相遇,目光一瞬的交织在一起。“你是谁?”男人问道。

“鼠国的公主——飞飞。”

“象国的王子,阿剑。”男人说道,松开了手将人放了下来;脚落地方才发现这个男子比她高出了一个头,身形壮硕肌肉结实。飞飞想,刚刚自己是不是撞到了这个人的胸膛了?阿剑王子端着这个一个少女的打量不由得羞怯的侧过脸颊,轻咳了一声才叫得女孩回神。

“见到你很高兴,阿剑王子”女孩羞怯着,对于自己刚刚的冒失有点不知所措,且也展露着最美的笑颜面对。

“呃,我也是,需要我送你回鼠族?”

“好啊;多谢王子殿下。”飞飞高兴的回答。那以后,飞飞经常会在林子里遇到阿剑,渐渐的熟悉起来,年轻的心互相吸引,慢慢产生了感情,许下了终身。在这个魔法充斥的森林里,一旦许诺便不可轻易违背,否则必定受到天罚。

魔心一锁,一生羁绊。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无论分割多久,无论距离多远。谁若背弃,魔心必碎,一生受碎心蚀骨之痛。

两人似乎并不知这一锁魔心的到底有多严重,便将自己的魔心全盘付诸。恋爱冲昏了头脑,迷失了心智,两人便认定了彼此将会是未来的伴侣,于是他们决定把自己的的秘密告诉父母,将好安排接下来互见家长,前往神殿请天母证婚,在神殿的见证下开始全新的生活。临别时,阿剑幻化出把象族圣物玉牙象圈送给了飞飞,飞飞作为回赠便将鼠国的镇国之宝金铃钗送给阿剑,他们美好的约定,憧憬着未来幸福的生活就这样决定了。

然而,世间的一切并没有那么顺利,象族与鼠族相恋乃是禁忌,森林的法则禁止异族通婚,这是不可改变的铁律,他们的爱情触犯了法则,如果不停止,就会受到制裁。

“忘记阿剑吧,女儿,你们是不可能的!”飞飞的父王母后劝阻自己的女儿,他们不想女儿受到伤害,可他们的父母也并不知道的是两个年轻的心早已经互许终身,将魔心托付,根本就做不到轻而易举的放手。任凭作母亲的如何相劝,飞飞就是闻听不进半个字,闭口不言,或是嘤嘤啼哭。王后莫可奈何,摇头叹息;这可是自己捧在掌心里小心翼翼的呵护长大的,看着她难过王后的心里更是难受。可是自己的女儿幸福的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怎么能让曾经的那些就不能让他们掺和其中。即便如此,王后与王上的态度依旧决绝,坚决不同意飞飞与象族有任何往来,哪怕永远关你禁闭。王后很是无奈,十分生气踱门而去。

房间内吵杂的声音终于消失了,空空荡荡的房间内就剩下飞飞公主一人,蜷着双膝埋着头坐在偌大的床铺之上啼哭着,眼泪不绝的往下淌着,心里揪着生疼。

过往的一切都被作为秘密尘封着,为了不搅扰这片来之不易的安宁,谁都不愿意提及过去的故意。

一个女子站在门口,侧耳倾听屋内的动静,小心翼翼的拨开门把推门而入。轻手轻脚的走进公主的身边。闻公主的哭泣声,进屋的女子可是心涩不已,慌忙的坐到公主的身边牵起公主的手问道:“飞飞公主唉,你怎么哭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呢?你不要哭嘛,你哭戴戴也想哭。”这个女子名唤戴戴,是飞飞公主的贴身侍女,从小与公主一起长大,情同姐妹。

“为什么,我只是爱上他啊,为什么父皇母后要反对,为什么,为什么啊!”一直在专心修炼的不问世事的飞飞并不明白,满心期许的甜蜜恋爱就这么宣布结束,强行的,单纯的心思的他总也想不明白,父皇母后那么疼自己视作珍宝,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自己的恋情呢。“剑,我好想见你啊,早知道就不回来和父皇母后说了。”飞飞大哭着;“戴戴,我该怎么办啊,我不要忘掉剑,我不要不要啦。我,也做不到。”

戴戴惊异道:“公主,他可是象族呀,平时看到我们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掉头就跑的家伙,怎么能爱上他们呢。”

“你在说什么啦,他见到我又没有跑。”

“咦~好好像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唉~”戴戴忽然大叫“我想起来了,是书上讲的神话故事,叫老鼠爱上猫”

“这不可能啦,我们老鼠和猫是天敌也,怎么会爱上猫呢。”

“话说公主,貌似我们鼠族和象族也是天敌哦,你还不是爱上了?也许是命中的注定吧,公主你要听吗?”戴戴乃公主的贴身侍婢,从小与公主玩到大,无话不谈无话不说。

“我跟你说哦,公主,那个故事是这样的,很久以前的猫鼠大战中,有只猫在战场上救下了一只老鼠,然后他们就相爱了,这份世间难容的爱情给他们带来了灾难,猫咪为了不让他心爱的老鼠受到伤害,骗小老鼠他没爱过她,只是消遣而已,伤心的小老鼠对世间很绝望,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猫呢??猫怎么样了?”飞飞急忙问“猫咪伤心又后悔,跟着他的爱人殉情而去”

“后来呢?”

“后来?没有后来啦,他们的爱情不融于世间,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这个故事就是为了告诉我们,异族不可以相恋嘛,公主我可不希望看到你的结局会这么惨。”闻戴戴所言,飞飞不知所措。

“那,那我该怎么办?”

“公主你们深陷得并不深,不如就此断了念想吧,还彼此的自由啊。”戴戴说道,飞飞却一把甩开了戴戴的手,挪下床走到了窗边凝视着月夜。房间里没有掌灯,一切都沐浴在月色之下。戴戴起身前去掌灯,恍然看见了公主的身上有什么亮眼的东西。

“公主你的胸前是不是有什么?”飞飞轻轻的拨开了一角两人看着大吃一惊,那一个类似阵法的图纹。“公主这是什么?”飞飞摇摇头。“我去查查看魔法典籍。”戴戴慌忙的跑去门,翻阅之后心上震惊不已,背脊一顿发凉。“魔心锁!这可不是想断就能够断的事情了。”合上魔法书,戴戴沉寂了一顿时间,快步了回到了公主的身边。飞飞暮然回首,面色不安。

“安心啦,有我呢,我来帮你,侍女不就是为了帮助主人而存在的吗?”戴戴拍着胸脯子说道,方才给了飞飞一丝定心丸。“公主夜深了,歇息吧;一切都交给戴戴好了。”安抚着公主睡下,等人睡着以后戴戴才悄然的离去。

然另一边也未见得有多好的消息,王子殿下默然而叹息,就算力壮如山却也架不住族里的卫队。他们一个个体壮如山,比他高出了成倍的个头,三五成群结队而上,就算王子殿下身体灵活,力大也根本抵不过。王子殿下只能由着两人架着给丢尽了自己的宫殿,锁进了这个偌大的房间。

王子殿下也没想到,自己满心欢喜的与父母相说之下便唤来了雷霆之怒,王上当即震怒,就差一点显出王者法相;顿身而起,一声喝来了亲卫队将王子拿下禁足。

“飞飞,你还好吗??没想到我的决定让我们分离,你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是不是在月亮河畔等着我的消息,此刻我被关禁足,王的亲卫队全天候的蹲守在门口,我与任何人都打听不到一点你的一点消息。飞飞,我想你了。”

“王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阿剑的侍从阿索走了进来,此人是专职守卫王子殿下的护卫,为人敦厚纯实,心思细腻沉稳,模样生得娇好,身姿挺拔,着软甲制服搭配。

“阿索,阿索阿索你终于来了,我的好兄弟。”端看来人,阿剑三步上前将人揽到窗户边远离着大门口。“阿索我以为他们也将你也拦在外面了呢!”

“是啊,属下也觉得莫名其妙,怎么突然就不让属下见王子殿下了呢,相当奇怪;属下再三请求,方得王上恩准。”

“阿索你帮我,一定要帮我。”

“王子殿下?要属下帮忙什么?你且说与属下听来。”

“飞飞,你能打听到飞飞的近况吗?”

“飞飞?是男是女,家住我们象族哪里,属下不记得象族的姑娘里有叫飞飞的?”

“不,阿索,飞飞是鼠族的公主。”

“鼠族,天哪,那么,那些传言是真的咯?殿下爱上了一只老鼠???我的王子啊,怎么会是我们象族一直以来最怕的老鼠呢?哦,真不可思意”闻话,阿剑的心沉了半截。

“你也觉得不可以吗,我就知道没人会支持我。”

“殿下!”王子灰溜溜的转身,感觉不到什么希望,他的身上亮堂起了一种怪异的光;“殿下那是什么?”阿索三步上前,两人怔怔的看着,那胸膛的图纹惊诧不已。“魔心锁,殿下您竟然种下了魔心锁?”

“这是什么?什么魔心锁?”魔心一锁,一生羁绊。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无论分割多久,无论距离多远。谁若背弃,魔心必碎,一生受碎心蚀骨之痛。“魔心一锁,一生羁绊。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无论分割多久,无论距离多远。谁若背弃,魔心必碎,一生受碎心蚀骨之痛。”

“是,殿下;魔心一锁,是不可能轻易解除的。”闻话王子却十分的高兴,嘴角微微上扬,眸中的泪花也随之散去。“殿下当真这么心悦上了那个公主?”王子没有回答,只是眉眼之间掩饰不住的笑意。“可,殿下,你们不可能的;从王上的态度他会动用一切来阻止。”是啊,由着今日之事他也看见了,父王的态度坚决不妥协,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三思而下,面色急转,难看得紧。

“别这么沮丧啦,我的王子,说起来,前几天我还在巴拉的书上翻到一个猫爱上老鼠的故事呢。”

“什么,真的吗??快告诉我是怎么样的故事。”

“王子别急啊,我慢慢讲给你听,故事是这样的。”很久以前,鼠国的公主奇奇出门散步时,在洞口见到一只猫正在捕猎,猫神勇的身影深深吸引了奇奇,奇奇很想靠近一点观察他,但又不敢靠近,就在奇奇犹豫时,猫转身离开了。失落的奇奇回到王宫,看到父亲拿着一张画正在和统领说着什么。不感兴趣的奇奇正要回房,父亲叫住了她,奇奇,过来,看到这张画上的猫了吗?最近出去散步的时候小心点,这只猫是猫国的王子,修为很厉害,你不是他的对手,很多鼠族都遭了他的毒手,我们已经布置下去,有可能的话一定要抓住他,解决掉这个祸害。

“原来,他是猫族王子啊,难怪那么厉害,不对,我怎么能夸奖自己的敌人呢,他们可是残害了我们的许多同胞啊”奇奇挣扎的想“可是,可是~他真的好厉害。”猫国领地,王宫中“阿勇啊,我的好孩子,你做的不错,又解决了这么多可恶的老鼠,我该好好的奖赏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父王,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解决更多的老鼠,为父王分忧解愁”

“呵呵,我的阿勇长大了啊,”王后在一旁欣慰的说,“不过你也不要太累了,去休息一下吧,阿勇,明天给你放假,你去好好放松一下,不要累坏了,”

“好的,母后”

“嗯,去吧,要小心,我这就叫人去准备你明天的出行”

“是”鼠族王宫“王上,潜伏在猫族的探子传回消息说猫王子明天要出行,是刺杀的好机会,他已经打听到了路线。”统领向鼠王汇报“好,太好了,布置下去,明天一定要解决他”沉浸在喜悦中的两人都没注意到,屏风后,奇奇公主躲在哪里,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不,不行,我不能让你们杀了他,我要救他。”

第二天,阿勇王子带着他的护卫队来到了郊外,打算好好休息一下连日来紧绷的身心,忽然,大批的老鼠一拥而上,王子和他的护卫们奋力抵抗,奈何寡不敌众,护卫们为了保护王子先后牺牲,王子也受了重伤,眼看就要血溅当场,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色的影子闪过,抱起王子转眼间失去了踪迹。

“谁,到底是谁,给我追。”马上就要成功的统领愤怒难耐,大声的喊道。

“所有人给我搜,他受了重伤,跑不远的,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出来”躲在暗处的一双眼眸端着森林里的喧闹,此起彼伏,好几日都未有停息。然猫族此刻也是闹翻了天,群情激奋,纷纷嚷着要为殿下报仇雪恨,血洗鼠族,王与后更是气怒不已。

“大王,我们的勇儿,呜呜呜都怪我,要不是我要他休假,他也不会…………呜呜呜你要给他报仇啊!”

“放心吧,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勇儿,你放心,父王一定杀光所有的老鼠,陪你上路”怨恨凝结,不易溃散。

“你醒啦,”森林中的某个山洞里“这里很安全,不会被找到的,你好好休息吧”

“你是谁?”

“我?你不会想认识我的”

“呵呵,拿掉面具吧,躲在洞里偷窥的小老鼠。”

“你知道我?”奇奇很惊讶的问“之前不确定”阿勇抽了抽鼻子,“只是觉得味道很像,不过现在确定了”

“你,你骗我”

“呵呵,是你笨,谢谢你救了我,我该走了,”阿勇抽身离开,却被小老鼠给拦了下来。

“不行啊,你的伤还没好呢。”

“你在担心我?”掩着伤口,端着一道道被精心的包扎,心中甚是欢喜。阿勇问道,面前小老鼠羞怯的没有回话,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喜欢我?”阿勇追着话紧着问道,端着眼前站得笔直的小老鼠心上悸动不已。

“…………嗯”

“呵~算了吧,”阿勇转身就走“不要走,阿勇”奇奇着急的拉住阿勇“别走,你的伤还没好,这里很安全的”阿勇狠狠的推开奇奇,头也不回的离开山洞,听着身后奇奇的哭声,心里默默的说“对不起,我很感激你的心意,可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为了你好,这份感情,还是断了吧”几天后,阿勇接到报告说看到鼠族公主在猫族领地里出现,正在被围攻“该死,那只笨老鼠在想什么”阿勇快速的冲向战场,心里祈祷“奇奇你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战场上,奇奇被一群猫围在中间,包围圈越来越小“不行了吗??真的到极限了呢,阿勇,再见了”

“笨老鼠,想找死吗?”阿勇及时赶来,在猫群镇中抓起奇奇就跑,身后群猫惊讶的看着自己王子的身影飞快消失,佩服的说,“不愧是王子,速度真是没的说,话说,他抓内只老鼠做什么,难道看内老鼠白白嫩嫩的,嘴馋了?”森林中,上次的山洞里,阿勇暴躁的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骂,

“你脑子出问题啦,竟然独自闯进猫族的领地,不想活了是不是。”

“我只是想见你啊,我想见你啊”奇奇哭着说“哪怕下一秒就死去,我也想见到你啊”阿勇看着哭的伤心的奇奇,心里也很难过,他走过去抱住奇奇,说“傻老鼠,你不可以喜欢我啊,不可以的啊。”跟着阿勇而来的护卫看到了这一切,他马上把一切回报了猫王。

“奇奇,在这里等我,我回宫处理一些事情就回来,然后我们一起走,离开这里,我会保护你的。”

“嗯,阿勇,我在这里等你哦,我会一直等,直到你回来。”

“嗯,等我”阿勇离开奇奇,向王宫走去,他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永别。

阿勇离开后,奇奇躲在路边的林子里等阿勇回来,一天,两天,三天,离他们约定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阿勇却一直没有出现,奇奇一直在等,他坚信阿勇会回来,然而,她等到的不是阿勇,是他的父王。鼠王出现在奇奇面前,心痛的对奇奇说“女儿,别等了,我们受到了猫国的传讯,阿勇王子回宫后觉得猫鼠相恋有违天理,已经在猫王的劝说下决定娶猫丞相的女儿了,这是他给你的信,别等了,跟我回去吧。”奇奇激动的拆开信,只见信上写着“实在抱歉,在我三思后才想明白,我们之间是决计不可能的,你我两族世代交恶根本不可能会有你所期待的那一天,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命,咱们之间扯平再也不互欠。与你相说心悦,不过是权宜之计;从今而后,你我再见便是敌人。但愿后会无期。”字里行间的决绝直教奇奇崩溃了内心,再无思考的能力。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奇奇狂乱的喊着,可是,信上阿勇的字迹却让他没有相信自己的理由,失魂落魄的奇奇被鼠王拉着,离开的他们约定的地方。

猫王宫,阿勇坐在窗前,眺望着远方“奇奇,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异族相恋世间难容,我不想你受到伤害,对不起,对不起奇奇~忘记我吧”回宫后的阿勇被猫王拦了下来,猫王没有阻止阿勇去找奇奇,只是对他说,异族相恋,会惹来天罚,奇奇必死无疑,不想奇奇受到伤害的阿勇只好听猫王的建议,给奇奇写了那封信。却不知道,就是他的信,把他的爱人逼上了死路。回到鼠王宫的奇奇赶走了所有人,独自坐在房间里哭泣,手里攥着阿勇给她的信,看了一遍有一遍,“他不爱我,不爱我,不爱我,”陷入绝望的奇奇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悲伤,她不停的哭啊哭啊,直到再也没有眼泪流出来“既然你不要我,那么我就消失吧,我消失了,你会不会想我呢?阿勇.”绝望的奇奇拿起刀,深深刺进自己的心口,“再见了,阿勇,再见,我永远爱你”收到奇奇自尽的消息的时候,阿勇发狂般的冲进鼠王宫,他不相信,不相信爱人就这么走了,直到他亲眼见到奇奇的尸体,才失了魂一样的站在哪里,动也不动。

“这是奇奇留给你的”鼠王拿着奇奇留下的写着:“再见了,阿勇,再见,我永远爱你”那句话的信递给阿勇。“我不想说什么了,看在女儿的份上,我不杀你,你走吧,下次相见,我必取你性命。”看着简短的几句话,撰着信纸阿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口拔凉,好像什么被掏空了一般。

“呵呵,不用,不用了,”阿勇忽然拔出佩刀刺进自己胸口“奇奇,我就来陪你,我们说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等等我,奇奇”阿勇就这么倒在了血泊里,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亡魂能不能够找到已经伤透的奇奇身边,陪她一起再度轮回。

“这样太悲哀了,他们明明那么相爱,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阿剑迫切的追问着阿索。

“嗯~后来,鼠王把他和奇奇葬在了一起,他们或许在另一个世界永远在一起。”

“这样啊,无论如何,他们最终是可以在一起了,那我和飞飞呢??飞飞是我生命里仅有的快乐,难道只有死去才能在一起吗?”

“别那么灰心,王子,你还有我呢。我会帮你的。”

“怎么帮?你有什么办法?”阿剑问道。阿索托着腮,在房间来回独步的想了很久,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可行。

“逃啊,逃出这里就可以啦,属下会帮忙去联系飞飞公主的”

“逃,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阿索,你愿意为我冒险?”

“那是,我是你的侍卫啊,放心吧。呀~光讲故事了,忘记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王正在准备你和奇奇公主的婚礼,2天后成亲”

“奇奇?怎么会把我和他扯在一起?虽然他也是象族的公主,可是我不喜欢他啊,你怎么早不告诉我?”阿剑王子顿然,跳脚;他从来只当奇奇是自己的妹妹来看待的。

“现在不是说了嘛!”

“看来我们要快点逃了,你带着这个金铃钗去找飞飞,这是她送我的,看到这个他会信你的,告诉他明天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在月亮河边等,我带她一起走。”殿下将怀中的金玲钗递出,阿索将其接过。

“嗯是王子,我会办妥的。殿下,若公主殿下不肯走怎么办?”

同类热门书
重生九八之逆天国民女神
重生九八之逆天国民女神
【一对一超强爽文,灭渣渣,撩美男,双强双洁双宠爱,甜度+++】意外传送到修真界的沐夏,五百年后,重生回悲剧发生前的春天。懦弱无能的上辈子,她中考失利,过的凄凄惨惨!继父下岗,母亲车祸,还有极品亲戚抢她家房子?亲生父亲,联合白莲花母女害死她妈?渣男背叛,求婚日当天推她下海?这一世,沐夏强势归来——……她是女学霸,人送外号,状元收割机;她是女财神,点石成金,身家过百亿;她是女谋士,铁口直断,素手翻云雨;她是女战神,所向披靡,一拳敌万师!……当然,她也是某人眼中的小仙女,一路从校服到婚纱,惜字如金,惜她如金!只是后来,沐夏才知道,她的秦爷,超牛逼!
沐九风 ·异术 ·完结 ·279万字
9.6分
神医萌宝
神医萌宝
她,21世纪全球首席医生,医学界的传奇霸主,被害陨落,灵魂穿越……她,风云帝国让人嗤之以鼻的废物小姐,颜丑,人傻……当她再次睁眼,一个是强者之魂,一个是弱者之躯……当她成为了她,命运将被改写,神迹将被呈现……这是一个腹黑遇上腹黑的故事.身心干净,结局一对一,简介无能,精彩待续……
米淡淡 ·异世 ·连载 ·891万字
8.0分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他”,北宫离夜,天生废材,生性纨绔,只因是天龙国第一高手的“孙子”,处处横行霸道,却被人讥笑嘲讽。她,离夜,腹黑轻狂,霸道一世,无论何时,她都站在巅峰之顶叱咤风云,不管何人,在她面前注定要卑躬屈膝。然而当废物变成天才,纨绔变成轻狂,曾经世人眼中不堪的“少爷”,展现出万丈光芒!嘲笑她?欺负她?揍揍揍!统统揍回去,让你亲娘都认不出你!打她北宫家的主意?太简单了,黑你,黑你全家,黑死黑死你和你全家!说她狂妄嚣张?她就是狂妄,就是嚣张,怎么了,她天生就有着那资本!就是把天拽下来,谁能把我怎么着!?说她纨绔?“仗势欺人,飞扬跋扈”,被她发挥的淋漓尽致,昏天黑地!骂她废物?当惊天的天赋尽显于人前,绝色的锋芒,让山河骤然失色!在这个灵力才是王道,玄兽横走的世界,她左手灵诀,右手丹药,傲世天下,俯瞰苍生!本文女扮男装走天下,腹黑加无耻,一对一,男女身心干净,无误会,男强女强,强强联手!小片段:某男指了指高高的围墙,无奈问道:“夜儿,为何每次你都是翻墙而入?”“这样方便。”离夜拍了拍双手的灰尘,露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某男眼角一抽,眼中划过一丝狡黠。是夜,白衣男人踏月而来,翻墙而入,某女顿时满头黑线。“院子有门,用不着翻墙。”男人露出完美的笑容,不急不缓吐出四个字,“这样方便。”某女顿时阵阵凌乱……他大摇大摆走进北宫家,然后从她院子外翻墙进来,这样真的方便!?
柒月甜 ·异世 ·完结 ·439万字
8.1分
佛系少女不修仙
佛系少女不修仙
【淡定佛系小术师VS腹黑妖孽尊主】仙界至尊君绯色有个无伤大雅的爱好,她喜欢收聪明颜值高的徒弟,徒弟们个个貌美如花,看着就赏心悦目啊。然而有一天,她被自己的徒弟宰了……重来这个世界,已经是数百年后,徒弟们个个成了大能,有修仙门派的尊主,有夜界夜皇,还有妖界之王……而她,却成为一枚人人能踩一脚的菜鸟。这一世的君绯色只有一个愿望,摘掉菜鸟帽子,佛性修个仙,在山水间逍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徒弟。结果,徒弟们陆续找上了门……被大佬们围着叫师父是什么感觉?君绯色曰:“个个目的不单纯,表示压力山大!"本文1V1,非np,不要误会撒。”
穆丹枫 ·玄幻 ·完结 ·124万字
9.5分
徒弟个个想造反
徒弟个个想造反
穿越异世,开启外挂神器,获得修炼的速成法门。奈何,来自异界,天道不容,无法修炼。只能广收徒,多授业。却不想——大徒弟武功盖世;二徒弟丹术无双;三徒弟万古唯一僵尸王…六徒弟绣花针里造河山,七徒弟神级厨艺能调绝品香。横空而出的娃娃军团,所向披靡,横扫八荒,令世人闻风丧胆。众人面目丑陋道:“爵爷,敢问您一届凡人,当初是如何收下这些逆天徒弟的?”“捡的。”女孩撑着下巴,随意道,“有个从天而降顺手捡的,有个路边捡的,有个死人堆里捡的,有个…”“您别再说了!”众人捶胸高呼,“感情都是无偿捡来的,天道不公啊!”女孩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还没说,我夫君身份万古独尊,也是捡的。”【新书,《救命,假千金她只想当咸鱼》,欢迎收藏养肥!】
黎莫陌 ·异世 ·完结 ·333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