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67章)
寻寻觅觅寻寻,前世今生为你而来;无论你在哪里,只有我能上天入地的寻到你,看到你的那一眸,我知道我已经找到;渴望携君之手与君白首,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凡尘渺渺数十载,千世万年恩怨缠, 为情为爱动心弦,三波五折结姻缘。

第1章 第一世 禁足别院

女主角,在那个时代,一大一小的眼睛就是不好的事情,人们的想象可以与任何邪灵相关,阴阳眼。从出生之后,父母就找道士为其批命。这个女孩的命运坎坷,会为家族带来血光之灾,必须与世人隔绝。虽然她的眼睛一大一小,这都不打紧;她身犯桃花劫,注定会有男人为她闹出血债。听到道士这般批命,女孩几岁时就被送到了别院交由奶娘抚养,男丁不许进入,违令者打断其腿,逐出这个家。随时间流逝,小女孩也慢慢的长大。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对待她?没有错,眼睛一大一小,一个隧父亲,一个随母;没有对她的容貌有多少变化,反而白皙的肤质,清新淡雅,身材匀称,没有半点多余的瑕疵;十指纤纤,是个学琴画画的手。于是家人为其选择了一位坐怀不乱的老先生教她读书习字画画弹琴。刚刚开始还不错,小女孩学得也很快,学得很好。

没多久,老先生病了,他让自己的儿子代交。先生之子文质彬彬,生的清秀,很受老爷的喜欢,便同意了他代交。见到了这个十来岁的少女,刚刚开始两人话不多,慢慢的熟络了起来。

得知女孩从来没离开过别院,不知道外面的样子,听这个先生讲得非常精彩,女孩也十分向往。在一个元宵灯会节,少女偷偷的被带出了别院,跟着比她大好几岁的先生一起逛灯会。出来一次的女孩十分开心,对什么都充满了欣喜。看着她这么开心,作为先生也十分欢喜。遮住脸的纱巾被拥挤的人群给带掉了,露出面容的她,刹那间如时间停顿,先生惊讶这等的容颜,路人惊叹这等的美貌,可惜了眼睛不足。捡起面纱的女孩遮上了容颜,害羞的跑开了。恶霸也瞄到了好货,拦住了女孩。先生为她出头,却被打得半死。他们紧紧的抓着女孩的手,女孩无力的挣扎着,面纱又掉了。

一个人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从人群里走了过来,手里抄着棍棒,来势汹汹,对着那帮恶霸,混混一顿痛揍;打得一个个鬼哭狼嚎,求爹告娘。女孩不知所措,被熟悉的两个婢女掺扶着。一个50来岁的老头大叫:“住手。”这时候所有人停下了手里的棍棒,走到老头的身后排好队站着。“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连我家先生也敢下手打,看我不断了你们的手脚。”

“不要啊,我们知错了。”

“还不快扶起先生。”

“是。”

“给我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这群家伙,见一次打一次。”

“是,是。”眼看着他们灰溜溜的跑了,跛脚的,捂着眼睛的。老头恭敬的跟女孩行了一个礼,先生跛着脚过来跟老头道谢,老头反手给了他一记耳光。“把他给我扔大街上。”丢下一袋银子。“管家。”这时候女孩才知道他是自己家的管家,那些都是家丁,他们是奉命出来找女孩的。为什么要打先生?因为他不听命令带小姐出门。女孩被两个婢女搀扶上了马车,她没能力跟先生求情。先生就这么被丢到了大街上,拿起钱袋子,跛着脚,忍着痛回了家。回到家的女孩站在大厅里,父母高坐在堂前。父亲拍按而起,一巴掌打在女孩脸上。女孩无助的哭泣,母亲上前劝慰。女孩被婢女搀扶进了别院,奶娘赶紧上前安慰,抱着女孩流泪。门嘎吱一声被关上了,还上了锁。女孩就这么看着,再没说一句话。此后,女孩很少出门,不怎么开口讲话,就呆在阁楼里书写,画画,抚琴。几年后,疼爱自己的奶娘也离她而去,哭得昏倒,也无人关爱。每天饭菜做好了就会送来,有人为自己洗衣做饭。在阁楼里,听得到外面的敲锣打鼓声,看不到外面的繁花似锦,拥挤人群。奶娘的离去,使得女子的身体日渐消沉。

一日她在阁楼里抚琴,却听见有人和鸣。这是她这些年来最开心的时刻,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又去了好几日,女子发现自己案桌上的画被人动过,女子很生气,叫来婢女,一通好骂。婢女显得很无辜,他们都知道,这位小姐脾气古怪,动了他的东西都会被骂,被驱逐。“不是你们?那这栋屋子里还会有谁?”婢女被骂哭了,又换了婢女来。换了一批又一批,谁受的了这么古怪的小姐。没几天,别院的门又打开了,一个比较壮硕的还算娇美的婢女跟着那个更老的老头走了进来。

“小姐,这是新来的婢女。你要好好伺候小姐,任打任骂。”

“是,奴婢知道。”老头的头上白头发多了许多,每日为了这个家操劳,那个人是不是也老了?多少年都没见过他们了。真的是要把我丢在这里一辈子吗?

女子流下眼泪,脑袋偏向一边。一张带着清香气味的手巾递到了眼前,接过手巾,擦拭着眼泪。“小姐,别不开心。以后有奴婢陪着你,奴婢跟你讲笑话逗你开心,要不然你打奴婢,骂奴婢,奴婢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你叫什么名字?”

“嗯,这个···叫奴婢小叶好了。”

“好。你说的,随便打随便骂。”

“是。”女子高高抬起手,却打不下去。

“我饿了,你准备晚饭吧。”

“是,奴婢马上就去做。”待他走后,女子觉得这个奴婢很奇怪,她的声音怎么那个样子?

第二节新来的婢女小叶

进到厨房里,挽了挽衣袖,叉着腰,呆住了。“怎么做饭?”

高举起厚重的菜刀,一刀下去,把菜砍成两半,差点没砍刀手,吓得他惊出一身冷汗。乒乒乓乓,几道乱剁。烧火,差点把厨房烧起来,还好灭火灭得快。弄得一身的乌漆墨黑,端出了黑不溜秋的几道菜肴。

“小姐,吃饭了。”

“啊!···你这个做的是菜吗?你确定能吃吗?”

“应该没问题。”

“应该?你是做菜还是毁你自己啊?你到底会不会做菜?”

“不会。不过我可以学嘛。是不是。”

“嗯,好吧。”夹了一块菜放嘴里,噗嗤吐了出来。“你这是要我命吧,这菜能吃吗?去,找管家拿饭菜。”

“是。”夏夜蹬蹬的跑下楼,穿过花园的路,跑向大门。女子呵呵的坐在阁楼上偷笑,看着这一桌子难以下咽的饭菜,自己竟然没有生气。夏夜在大门口憋着声音喊叫:“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好一阵子过去了,外边一个应答的都没有。夏夜气得直跺脚,忽然看到门上垂下来的一条绳子,轻轻一拽,外面的铃铛铛铛的响。很快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出现在了门缝那边。他问:“什么事?小叶,难道你也不做了吗?小姐给你气受了吗?不是警告过你吗?”边问,边掏出钥匙把门锁打开。

夏夜想:“这老头子真啰嗦。”门嘎吱一声推开了。老头带着几名护院站在门口,老头正准备迈步进来。夏夜张开双臂,挺着胸拦住了他。

“管家,小姐饿了,要吃饭,快去拿吧。这屋子里只有小姐和我两个女人,你一个老头还是不要进来的好。快去吧,我在这等你。”

“啊,你做饭给小姐吃吗?”

“呵呵···我有一件事没告诉你,我不会做饭。对了,还有一件事,厨房被我给烧了,找些材料来,我修。”

“什么?”

“别看了,我没必要骗你。”

“你······”管家转身离去,没一会儿提着一个食盒走来,交给了小叶。接过食盒,小叶把门给关上了。这举动倒是惊倒了管家,护卫,和小姐。小叶提溜的把饭菜摆到了小姐面前,看着色香味俱全,可小姐却没了食欲。

“小姐,你不吃吗?”

“没食欲了。”

“那,我就吃了哦。”小叶不客气的说。“嗯。”小姐还没走开,小叶端起碗拿起筷胡吃海塞起来,嘴里不停的嘟嚷着。“好吃。不愧是大户人家的饭菜,好吃。”看着小叶吃得滞留滞留的,小姐不停的吞咽口水。小叶把筷子碗递给小姐,接过碗筷,慢慢的夹菜往嘴里送。“小姐,大口大口的吃,才有味道,不然一会儿就没有了。”小姐这次吃了一个痛快,好久没吃得这么开心了。没一会儿,三菜一汤的全被小叶吃了光。连连嘟嚷着:“呃~……好吃,好吃,真好吃。”

“呵呵······”小姐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小姐,从今以后我自学做菜,一定做得比这还好吃,每天都做给你吃。”

“好。”有了夏夜的陪伴,小姐已经感觉不到孤单了,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夏夜每天苦练烧菜,虽然每每烧出来都不尽如人意,但都能博得小姐开怀,也就够了。今年的春天格外的美丽,小姐每天的心情都很不错,花园里的花经过夏夜的打理显得格外吸引人。不知不觉夏夜在她身边呆了一个月了,他出现了,小姐的身体状况也有所好转。管家很意外,至从几年前,贴身照顾小姐的婢女因到了婚配年龄而出了府去成亲,之后的那些婢女,三天两头的换一批,每一个是和小姐心意的。这个叫夏夜的出现,一切好像开始改变。管家这么跟老爷禀报。

“管家,给我好好查一下这个叫小叶的人的来历。”

“是。”

小姐名叫玉灵儿。这天玉家长子娶亲,外院热闹非凡。王孙公子,将相王侯,管女富商纷纷前来贺喜。送上珍珠玛瑙翡翠玉盘,怎样名贵怎样送。鞭炮齐鸣锣鼓震天。管家也命人为小姐送来好酒好菜,可送东西的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门忘记上锁了。

“小姐,你难过吗?”

“多少次这样的轰隆声,吵死人了。”

“小姐,你想出去看看吗?那是在放鞭炮,敲锣打鼓。”

“嗯,我才不出去呢!你想去看就自己去,我想管家也不会阻止的。”小姐一甩头,进了屋关了门。

“生气了?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小姐为什么会被禁足。小姐不过是个在普通不过的女子了,她顶多是眼睛有那么点点的问题,脾气有些不好,跟个小孩子一样。管家说她是被道士批命,说她犯桃花。会给看到她的男子带去血光之灾!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就没事呢?”小叶嘀咕着。

无妄之灾

一个司仪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大家入了席,碰杯,喝酒,有说有笑。玉灵儿弹起了古琴助兴,为自己的大哥高兴,送上祝福。琴音优雅,琴声绵绵,述说着祝福,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如此美景,如此良宵。独坐在花房里的新娘听到了,甚是幸喜。宾客们无不赞许,都在询问这是哪里来的琴音。老爷也不好回答,只言这是助兴节目。没过一会儿,起了一萧声。琴箫和鸣,美不胜收。纷纷停杯不往,静静聆听,这等难求之音。

玉灵儿也颇为吃惊,怎么会有人与自己合奏?而且这箫声明显就在自己门外,难道会是小叶?还真的是夏夜,他就站在门外吹箫。一个痴迷于音律之人在酒精的迷惑下,不惊好奇之心,寻音而往,看到一扇铁门上挂着一柄大大的铁锁,可是没有锁门。便推门而入,花香扑鼻而来,提神醒脑。琴音就在眼前的阁楼中,近在咫尺,摇晃着身体穿过了花园小道。楼上的小叶看到了一个人在花园的小道里踱步,停下了箫声,大声喝道:“什么人?”

“嗯?小姐,在下仰慕你的琴音,所以···还请小姐见谅。”

“这里不准男子入内,赶紧离开。”

“啊!”

“再不走,我就叫管家带人来将你打出门去。”

“哼,你可知我是谁?竟敢叫人打我。好大的胆子。”玉灵儿听到了吵闹声,于是停下了手中的琴。问道:“小叶,出什么事了?”

“小姐,有个男子闯了进来。奴婢这就把他撵走。”

“好。”琴音再也没有了,宾客无不感叹。闯进来的人与小叶扭打撕扯着,这时候找这位公子的人也闻声而到,对着小叶一阵推搡,一个巴掌一个巴掌的扇去。“你可知这位公子是谁?竟敢口出恶言,谁给你那么大胆子。”

“就是,一个小小丫头而已,把你解决了,玉老爷也不会多说什么。”

“你们···狗仗人势。”

“什么?还敢骂我们,打得就是你。”

“住手。”玉灵儿站在楼上喊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私闯我的别院,还敢动手打我的丫鬟。”

“哇~好漂亮的姑娘,天生的尤物,清丽脱俗,高贵典雅。”

“刚刚就是姑娘谈的琴?”那位公子问。

“是又如何?小叶,送客。”

“是,小姐。公子们,请吧!”

“小姐,我一定会再回来。”几个公子晃晃悠悠的走了,一出大门,一双寒冷刺骨的眼神犀利的杀了过来。门嘎吱一声合上了。玉灵儿根本不在乎,那冰冷的目光。下楼来搀扶着小叶,关切的问:“你,没事吧!伤得重不重?”

“小姐,我没事。哎呦……”

“快回屋,我帮你上药。”

“(⊙o⊙)啊!这么好!多挨几次也愿意呀!”小叶陶醉的说。“什么?小叶,你是不是被打傻了?”

“没有,没有。为了小姐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啊~疼~。”

“叫你瞎说。”玉灵儿温柔的给小叶上药,小叶的脸不知不觉的微微泛红。“你,怎么啦?”

“什么!啊,那什么···好热啊!哈哈……”小叶回避着玉灵儿的目光。

“还有哪里有伤吗?”

“没有啦!小姐快去休息吧!”

“嗯。你早点休息。”玉灵儿出去把门带上,看她走远后,小叶宽下衣服,露出背来,搽药。“啊,这些该死的家伙,等我恢复身份要你们好瞧,下手这么狠。真是不把奴婢不当人来对待,还好本少爷练了武功,要不然就会被他们给打死。”小叶自言自语着。

“嗯,找到了,这些是上好的跌打损伤的药,拿去给小叶好啦。”灵儿回到房里便翻箱倒柜的寻找了一番,终于找到了管家每年都会送来的上好的金疮药以备不时之需。将药瓶拽在掌心,生怕磕着碰着;一路小跑的下楼来到小叶的房门前。敲了许久都未见响动,生怕小叶有个什么好歹,急忙的推开了门一看,玉灵儿呆住了,小叶宽阔且紧实白皙的背肌,被衣衫遮挡之下还有陈年的刀伤。“啊,小叶你跟其他的女孩子还真不一样,真的健硕好多。”

“哈?小姐,你怎么进来啦?”小叶慌张的紧着衣衫,馒头却掉了出来,害怕被小姐发现端倪,一脚给踢进了床榻下面。

“我敲了门的,你没听到。”

“哈!刚刚想入非非了吗!”小叶想。“小姐,别过来。”赶紧捯饬着衣服,把馒头往衣服里赛。

“你干嘛呢?我拿来了上好的跌打损伤的药给你,你的背上也伤了吗?我帮你上药吧!”

“不,不用。”小叶起身拒绝,赶紧穿好衣服。

“小叶,你怎么啦?变得古古怪怪的。”

“哈!没事啊!嘘~”小叶打出手势,仔细听着外面急促的整齐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而来。“怎么啦?神秘兮兮的。”门嘎吱被推开了,几个人冲进来驾着小叶往屋外走。“住手,你们干什么?”玉灵儿跟了出去,门外站着两排护卫,手持棍棒。那头站着一个有些白发的老头,旁边坐着一个面露凶相的老人。小叶被驾到老爷面前跪下,几人退到一边。

“老爷···”

“小叶,你竟然敢动手打孙家公子,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管家怒斥。“管家,我···”

“什么你呀我呀的!在老爷面前,都是奴才。”

“爹,女儿见过爹。”玉灵儿上前说话。

“你还敢叫我爹!”一巴掌扇向玉灵儿,弱不禁风的灵儿倒进了小叶怀里,也在这一刻灵儿觉察到了小叶的有所不同。

“小姐,你怎么可以打小姐?”小叶很生气。

“我教训自己的女儿还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来管。你怎么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呆在别院里呢?为什么你呆在这别院深处还能招蜂引蝶呢?你本事还真大,让几个王孙公子为你大打出手。你身犯桃花劫,你不知道吗?看到你之后都会出现血光之灾,你忘记了吗?”

“这不是小姐的错。”小叶。

“你闭嘴,给我掌嘴。”

“是,老爷。”管家手势一动,一个下人站出来,抡起手掌给了小叶好几个大嘴巴子,扇得都出血了。

“住手,住手,住手。”玉灵儿赶紧阻止。

“小姐,我没事。”

“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好了,不要把气撒在他人身上。”

“来人,把她的琴给我砸了。”

“是。”眼看着心爱的琴被砸断,玉灵儿心都碎了。

“老爷,这不公平。”

“你还敢说话,苦头还没吃够。来人,家法伺候。”

“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玉灵儿。“小叶是我的奴婢,你没有资格教训他。滚,滚出去。”

“你,你知不知道礼义廉耻,百行孝为先,有你这么对父亲说话的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你们都打扰到了我的休息时间,不送。”玉灵儿起身,头也不回的进了阁楼。“唉,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逆女?”老爷气得直拍桌子。“走。”这场闹剧就这么不欢而散,这一夜到底有多少人安然入睡?

同类热门书
四界柳楚传
四界柳楚传
“妖女战神”楚灵犀绝境重生,与“废柴上仙”柳芽灵躯合体,以女二人设,上演女一大戏,可在魔界为后,能在妖界称帝,敢与仙界为敌,闲去人间闯祸,纵横四界,肆意畅快。
青木北恒 ·玄幻 ·完结 ·116万字
三青门外
三青门外
【本书入选起点中文网“名作堂”】半主角带入,半开上帝视角,带你进入玄幻悬疑局中局,古老的三青世界等你来探索。千年修炼得赤旋,置身玄鸳数十年,义结金兰宫廷下,情生长安夜雨间;百灵道尽陈年事,天泉镜边叙黄泉,同忆同知同忧乐,灵生迫现七生前;重返祭茗空似梦,魂伤情碎梨玥尖,赤体空魄圣坛下,王者归来忆前缘。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离月上雪 ·玄幻 ·完结 ·75.6万字
8.2分
纨绔天医
纨绔天医
新书《天才神医妃》已更!【双强双宠、小红娘萌宝、热血、苏爽甜文,满级大佬vs神秘大佬】某日,消失大半年的,苍梧宗宗主的掌上明珠晏子瑜她、她忽然带了个满月小萌娃回到了苍梧城!这下子……人们以为,这个超级美的晏花瓶肯定活不过一集了!然而——“贱人!你找死!”“啪!”晏子瑜派出超能打女仆,KO了渣堂姐。“贱人!你敢!”“啪!”晏子瑜派出超能打女仆,吊打了渣伯父。“该死!孤要灭你全宗!”“唰!”晏子瑜祭出超能召灵术,扫平千军万马。……当创世女君晏瑜重生成晏子瑜后,她只想宠着可爱的小崽儿舒爽度日。可是,某神秘大司命却不要脸的黏上门来,“媳妇儿,崽儿都生了,什么时候给为夫一个名份?”------------------------连玦出品,三包保障【包撩、包好看、包刺激!】◆◆作者万年玻璃心,谢绝乱喷哈~~◆◆推荐同为容氏系列的完结文《神医废材妃》、《狂医废材妃》,容氏番外篇《天才神医妃》待续,敬请期待!◆◆交流群:722342992
连玦 ·玄幻 ·完结 ·190万字
9.6分
九王妃超凶的
九王妃超凶的
太师府嫡女自幼痴傻癫痫,一张绝世丑容闻名天下,溺水身亡。一朝重生,痴傻双眸乍现冷冽寒光,她乃上神玄女,拥有不死不灭之身,自带千古神兽,异世灵武绝学天下,上玩神斧妙药,下玩奇珍异能,炼魂修灵做上神,小菜一碟!!听闻嫡女重生,皇帝悔婚诛杀太师府一家三百余人口命赴黄泉。她鬼魅一笑,霸气狂妄,剑指皇帝:“你的命和皇位我都要了!”她是人界皇帝、妖界霸姐、灵界仙尊、魂界神女、魔界女皇、神界女帝、六届九州被她玩得666的。各路妖魔上神被收拾得齐齐哭诉:“魔帝,就这么放任你媳妇乱来真的好吗?”魔帝一脸宠溺:“就算她毁了你们六界九洲又如何?那就毁了便是。”
张家小邪儿 ·玄幻 ·完结 ·109万字
9.5分
大魔王,小狂妃!
大魔王,小狂妃!
顾家傻子怀孕了,整个大陆瑟瑟发抖!只因孩子他爹竟是权倾天下的魔王大人?——————21世纪天才鬼医,沦为玄天大陆傻子,欺她辱她diss她?顾朝昔用实际行动上演上天入地横着走。墨重莲:顾朝昔,前世今生,本王要定你!【新书《娘娘,您躺赢了》已发布,欢迎收藏】
墨重莲 ·异世 ·完结 ·135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