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1章)
  古典名着《西游记》里的暗黑故事,取经旗帜下的悲欢离合,小人物的喜怒哀乐,在滚滚红尘中的无奈领悟。在造物主的操纵之下,谁能逃得过命运的安排?

第1章

冰冷的石壁贴在脸上凉凉的,很舒服。

沙僧动了动因为坐的太久,血液凝滞而有些发麻的大腿。绑在身上的细绳子几乎勒进肉里,身子稍微一动,本来已经没有知觉的身体感受到了真实的痛。

“他奶奶的,谁绑得这么紧?”沙僧低声骂了一句。

师父呢?

借着山洞里昏暗的松油火把发出的昏暗的光亮,沙僧看到了正斜靠在旁边石壁上的师父。他一脸的无忧无虑,张着嘴呼呼地睡得正香。细而尖的鼾声时高时低地有节奏地起起伏伏,让人听了心里无比的烦乱。

沙僧受到了感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深深的哈欠,眼眶里挤出几滴眼泪。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什么妖精捉到洞府里来了。每次的结局都是游戏一般的有惊无险。那些妖怪辛辛苦苦费尽心机把师傅和自己有时候还有二师兄抓来却又不急着吃。要是二师兄,弄来的斋饭很快就吞进肚子里了。在某个地方关上几天后,大师兄和请来的神仙帮手一定会来救师父和自己出去,继续向遥遥无期的西天走。整个故事好像商量好似的。

一开始老和尚没有进入角色,脸都吓绿了。一个劲儿的向妖精大王求饶,反复的说自己是唐朝皇帝,现任的,皇帝的拜把弟兄,自己身上有通关文谍,讨饭用的钵盂都是紫金的。头像捣蒜似的,向妖精磕头喊叫饶命。沙僧刚开始那阵子好几次都以为自己杀身成仁的时候到了,用力摆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怒目而瞪,奋力反抗。嘴边来来回回的几次想大喊一声:“五百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终究没有喊出来。每次反抗的结果是招来一顿拳打脚踢,鼻血都流了出来。有一次赶上伤风感冒,闹了一阵子鼻窦炎,到现在都留下了后遗症,一闻到有刺激性的气味就流鼻涕。

还有好几次师父和自己都被剥的清洁溜溜了,在水池子里面泡了好几个澡,锅里的水都烧开了,围在锅边的小妖们口水都流出来了,碗啊盆啊的都拿了出来,敲的铛铛响。自己都以为这下死定了,可是到最后还是没有死成。

老玩这种游戏,烦不烦啊。最后连老和尚都变的麻木了。进了妖精的洞府竟然可以坦然的入睡。沙僧也不再反抗了,没劲。

“悟空……救我…….”老和尚在睡梦里还在迷迷乎乎地练习着自己说了几百遍的经典台词。说了几遍之后,身体翻动几下,又沉沉地睡去了。

听着老和尚的呓语,沙僧心里禁不住泛起一阵的悲哀,自己还算个男人么?每一次都这样窝窝囊囊的被妖精捉了来,这些妖精都还会两下子,自己还打不过。跑吧,老和尚又挺可怜的;不跑吧,等着别人来救的滋味实在又不好受。亏了自己当初还在天庭是副处级待遇的卷帘大将呢,丢人啊。

还是忍着吧。沙僧想,自己可怜的自尊心如果还有的话也被磨成了小小的可怜的一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自尊心都没有了,离成正果应该不远了吧?

沙僧经常这样想,而且每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就会突然在心里升起一股生活多美好的感觉来。

石壁上的松明火把闪动了起来,光影一明一暗的。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了,脚步声隐隐约约地传来。

是大师兄么?

不是。沙僧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酒气,这绝对不是猴子的味道,猴子是从来不喝酒的,除了闹天空宫那一次。

那个影子走近了,沙僧看清楚了,那是一个洞里的小妖。就是他,沙僧还认出来了,就是这个家伙把自己捆起来的。现在这个家伙喝多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

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要开始动手了吗?沙僧想到这里就有些高兴。因为每次最危险的时候,这一段落的故事也就到了尾声,猴子和救兵很快就会出现了。大妖精回到主人身边,小妖精们一片鬼哭狼嚎,四散而去。师父和自己离片刻之间的自由也就不远了。

在妖精动手之前该说些什么呢?大王饶命,大王饶命!?不对,这应该是二师兄说的。先杀我,先杀我!?不对,这应该是猴子的话,不应该是自己说的。何况这样违心的话自己也实在说不出口,要天打雷劈的。猴子是石头生的,他不怕,可是沙僧怕。

小妖走的更近了,再走几步就到了沙僧跟前了。沙僧身旁就是唐僧,看来就是冲他们来的。

沙僧动了动喉咙,努力地咽了口唾沫。他脑子飞快的转动,拼命地想自己接下来的动作。想起来了,应该是怒瞪了大眼,脖子用力往上一挺,厉声喝道,妖精大胆,我的大师兄是当年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然后奋起一脚,将这小妖踢到,做怒目金刚状。

沙僧又想了想,觉得这样做法都有些不合适,而且不太切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因为做那些动作,首先要居高临下才有气势,尤其是奋起一脚的时候,自己都得先站起来。可是现在自己大腿麻木的好像都没有了,要站起来实在有些难度。

我还是来个猛一激灵,做怒目而视吧。沙僧想,话还是先不要说了。如果猴子就隐身在近旁,听了去肯定会得意。更重要的是万一说错了或者打扰了老和尚的美梦,说不定又要被这老和尚挖苦了。

大惊小怪,哼。老和尚不屑的表情又浮现在沙僧的脑海里,刺激的沙僧打了一个冷战。

沙僧正在快速琢磨仔细思量的时候,喝多了的小妖已经在他的身旁站定了。

沙僧用力地闭上了眼睛,目的是等一下猛的睁开的时候更有效果。

哗……哗……哗,沙僧耳边响起一阵水声,一股尿骚味冲鼻而来。激溅在石壁上的水点溅在了沙僧的脸上。

沙僧用舌头添了添脸上的水珠,没错,是尿。

妈的杀千刀的生儿子没屁眼缺了祖宗八辈德的爹多娘少的混蛋小妖精,跑到前任卷帘大将的头上来撒尿。沙僧恨恨地张开双眼,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心里大骂道。

小妖听见沙僧哼了一声,抬脚踢了踢他,一张嘴,哗的一声,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吐在了沙僧的身边,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了。

空气里弥漫开那股让人做呕的尿骚味,里面搀杂着酒后呕吐物的腌杂味道。沙僧的鼻子不是太好,但在想象之中,他都已经明白现在自己所处的环境已经是非常的糟糕。

糟糕就糟糕吧。沙僧想,自己现在是被人抓来吃的点心,他们怎么保管自己是他们自己的事。愿意把自己吃的东西搞的脏兮兮的妖怪恶心的是他们自己。沙僧想到这里就有些高兴,自己还是越脏越好,让他们吃个恶心的味道。谁让你们打俺老沙的主意呢,告诉你们,我沙僧可是不是那么好吃的。

“孙子,呸!”沙僧得意地小声的骂道。

“悟空……救我……”老和尚在角落里喃喃地说着梦话。

这是师父第几次这样心不在焉地呼唤大师兄的名字呢?或许应该是几十次,几百次吧。坦白地说,师兄和师父的关系并不好,可以说很紧张,甚至有些剑拔弩张。

“要不是那秃驴会絮絮叨叨地念什么紧箍咒,我的头疼地厉害,我早一棒把这丑陋的和尚打成稀八烂了!”猴子经常在一旁气鼓鼓地说。大多时候这些话是背着和尚说的。有时候不小心被老和尚听见了,猴子说的反而更大声了,“就像打烂一个大西瓜,哗!过瘾!!”

老和尚听到后经常微微地一笑,非常有师父风度的不予追究。

“道路漫长兮,人亦烦忧。口无遮拦兮,真心难求。本性顽劣兮,师道堪愁。”老和尚背后也常神神道道地念上几句,不知道他从什么佛经上看来的。反正只有老和尚一个人能看的懂书,解释给大家听,也没有人明白是什么意思。

“好像和什么贼有关系。”有次猪支棱着耳朵听了半天说道,“我听着有什么‘盗’。盗不就是贼么?”

猴子挥舞着棒子,什么话也不说。

“知音难求啊。”老和尚在马上常常幽幽地这样感叹。这话像石头一样重重地砸在跟在马后面挑着担子的沙僧心上。沙僧恍然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好像附近有什么人在和师父交流,而自己道行太浅又看不到。

老和尚说这话,通常是在念完那一大段听起来乱七八糟的话之后。沙僧被重重地敲击之后,接下来就是猴子的那一大段咬牙切齿的牢骚。

猪走在马前面,师父的喟叹他每次听的应该比谁都清楚,可是猪每次都没有什么反应。这个时候沙僧很羡慕他那蒲扇般的大耳朵,把外界的纷扰全都挡在了耳朵外面。也就在这个时候,沙僧才觉得那两片东西不那么丑陋。

大师兄应该快来救我们了吧。沙僧隐隐约约听见外面远处有些嘈杂,打破了刚才的寂静。可这种嘈杂很快就过去了,就像从来没有有过一样。

难道是幻觉?沙僧问自己。可是又有些不太肯定。刚才明明有声音传过来啊,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呢?大概真的是幻觉吧。

长久以来,沙僧常被这些说不清楚的幻觉折磨着。每一天早上挣开眼睛,就仿佛有人在指挥自己赶快起来干活。先把马牵出去找个有草的地方喂一喂,然后牵回来。翻翻有什么干粮,生个火给大家热一热。

老和尚说自己吃不惯冷东西。但他从来不当面对猴子这样说,因为猴子每次去要饭吃,拿回来的东西都是冰凉的。沙僧只好赶紧生火热一热。有时候实在没有办法把火生起来,老和尚就会非常的不高兴。猴子才不管他那么多呢。他冷冷地笑着走到一旁,把棒子往地上一插,跳到树上,翘起二郎腿来闭目养神。

猴子从来不吃他带回来的东西。沙僧一直怀疑是他吃饱了才带回来的。或者一直等东西变凉了才往回带。但他一直没有敢把心里的这个疑问说出来。

师父都没有问过,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吃饭猴子的凉饭大家都开始休息了。可是沙僧的活还没有干完。他要忙前忙后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反正是不能在三个人睡觉之前闭上眼睛。一种幻觉总在暗处提醒他应该这么做。这些都是沙僧应该做的事情,否则,他就不是沙僧了。

一刻不停的忙碌,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啊。老和尚曾意味深长地对沙僧说过这么一句话。这让沙僧突然觉得自己的忙碌神圣了起来,比以前更忙碌了。

“我这是在修行呢。”沙僧一边挑着担子走,一边对自己这样说道,“修行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你这样想就对了,这就是取经的真谛啊。”那个幻觉也很赞同自己的看法。

大师兄的修行是除妖,二师兄的修行是牵马。你的修行就是一刻不停的忙碌。沙僧没事的时候曾经这样分析过。而且每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个幻觉就离自己最近。沙僧经常有这样的感觉。

“师父……师父”有个声音打断了沙僧和幻觉的交流。

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沙僧看见一只金灿灿的蛾子在围着老和尚身子飞。

“是大师兄!”沙僧有些兴奋。看着师父半天没有反应,还呼呼地睡的正香。沙僧犹豫了一下,终于伸起麻木的腿,推了推那边熟睡的老和尚。

老和尚鼾声如雷,根本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师父!”那金灿灿的蛾子一下子变成了大师兄。

那猴子用力的拍了老和尚的肩膀,不耐烦地大声叫道:“师父!快醒醒!”

“悟空,救我!”老和尚一下子惊醒了,经常说的话也脱口而出。一睁眼看见猴子这张熟悉的毛茸茸的脸,感觉到无比的亲切。

“一睁眼看见你真是太高兴了!”本能的反应让老和尚的话里带了些温情。

猴子见他醒了,立刻闭上了嘴。转身走到沙僧身边,一张口吹口气,沙僧身上的绳子立刻不见了。

沙僧挣扎着站了起来,扶着石壁用力的跺跺脚,加速身上的血液循环,好让自己的大腿以下恢复知觉。

猴子见他们两个都能行动了,头也不回的往外就走。

老和尚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扶了扶头上的帽子,清清嗓子。突然皱起鼻子,道:“什么味道?怎么这么熟悉?”低头看见自己身旁黑黑的一片。

沙僧没有说话,转身找出自己的禅杖,翻出那一大堆行李。这些东西妖精们连动都没有动过,扛上去还是那么沉甸甸的。

唐僧跳开了那一滩污迹,整整自己的衣服,冷冷地哼了一声,恢复了当师父的尊严。

“悟净,受伤了没有?”老和尚关切的声音响起来了。

沙僧正准备往肩头扛行李,听见师父的话,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关心地走上前,一把扶住老和尚,道:“师父,你受惊了。”

老和尚满意地点点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迈步向洞外走去。

沙僧搓了搓手,挑起行李,跟在了后面。

洞里昏昏暗暗的,比刚才更静了。洞里的那些妖精鬼怪的,现在一个也看不到了。如果不是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类似羊膻气的味道,以及不是看见扔在四旁的刀枪,根本想不到这个洞里曾经有过几百个妖精横行,其中一个还跑到卷帘大将的头上撒了一泡尿。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和尚又来了这么一句。

沙僧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脚下似乎躺着一个被打死的小妖。怪不得老和尚刚才念了那么一句呢。

沙僧借着灯光看了看,并不是刚才那个该死的家伙。

沙僧心里有些不舒服。

洞外堆满了杂草。猪满头大汗的还在往上边泼东西。

师徒二人走了出来。猪伸头望了望沙僧肩上的行李,看看少了什么没有。然后点上一把火,往杂草上一扔。

整个山洞很快成了一片火海。

远处一队小妖正排着队伍往西走。不一会儿转过山脚,不见了。

同类热门书
饲神
饲神
饲神就是培养神。资质不好那是先天不足,可能你的师傅都会遗憾的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神一样的绝世强者了。不过没关系,只要你信仰我,翻手为云就可以让你成为二十几级的卫兽战士:一样是神一般的存在。神说,信我者得永生。永生有什么了不起?信我者成为神!卫磨灭的信条:要把别人培养成神,首先要把自己培养成神。#############################################饲神群:43611185,感谢书友五少提供。聊天,八卦,爆料,统统欢迎!(老三邮箱:yinyueying@126.com,有事您说话。)
石三 ·异世 ·完结 ·142万字
最后一个使徒
最后一个使徒
黄沙掩埋了白骨,夕阳下的风中,有着血腥的味道。大陆的痛楚,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当大爆炸的历史出现拐点的时候,当巨大的钢铁要塞横亘而过,遮蔽住人们视野的时候,当使徒的阴谋悄然深入到了每个人生活中的时候。和平即将被打破,恐怖即将降临!这时候,一个独立于命运河流之外的少年,却以“召唤物”身份开始穿梭于阿拉德与地球之间.....
卷土 ·异世 ·完结 ·206万字
8.0分
狂武兽尊
狂武兽尊
这是真正的驯兽师世界,人类可以驯养各种各样的异兽。一个山村少年,凭借一尊兽鼎,一步步踏上巅峰。
画烟 ·东方玄幻 ·完结 ·288万字
7.7分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伴随着魂导科技的进步,斗罗大陆上的人类征服了海洋,又发现了两片大陆。魂兽也随着人类魂师的猎杀无度走向灭亡,沉睡无数年的魂兽之王在星斗大森林最后的净土苏醒,它要带领仅存的族人,向人类复仇!唐舞麟立志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魂师,可当武魂觉醒时,苏醒的,却是……旷世之才,龙王之争,我们的龙王传说,将由此开始。
唐家三少 ·异世 ·完结 ·495万字
9.2分
我在异界插个眼
我在异界插个眼
【《我在异界插个眼》改编古风主题曲——《庶仙谣》现已正式发布鸣谢V.C音乐!作词/枯玄,歌手/楚song,作曲/深度ys,编曲/Mill,监制/云倾少,美工/素昭】插眼!偷师窥功、窃密,快人一步;上帝视角、监控,一目无穷;打不过怎么办?插眼传送,回家补血再战!前面那哥们儿你别跑,给我一秒传送上战场!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何孤的口号是——“有一天,我要把眼插遍全宇宙!”
枯玄 ·异世 ·完结 ·108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