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0章)
  莫纵离,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岭南兵乱,左翼帮临阵倒戈,七皇子、冷锦焱,不知所踪。   莫中贤觊觎的恐怕早已不止是墨里瑰戒。   我不要什么瑰戒,也不要做什么公主。   我认得你的玉扳指。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这桩婚姻,为的只有孤莫两家的各自利益。   本王自有办法。等到时机成熟,七殿下只管坐上真正的龙椅就好了。   对莫问山庄来说,山庄的声名、财势、稳固、壮大,才是最紧要的。而要让它变强大,必然有人会为此做出牺牲。   这天下,不日便是罗刹英王的天下,是你们的天下。   涟殇,为何恨自己到如斯地步?   ......   一世情仇,两世纠葛,三世殇离,是敌是友,孰忠孰奸,静待分晓...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莫纵离,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静水河畔,月光浅浅的镀在银灰的水面上,略带寒意的微风轻轻的撩动着发丝,青衣罗裙蹁跹轻舞,沾染了点点青草上的水露。对着潺潺的涟漪流水,涟殇静静的看向远处,蹙眉沉思、粉面肃穆。突然,她脸上拂过一许淡淡的冷笑,攥紧拳头,提剑决然离去。莫纵离,今晚就是你的死期。累累血债,今日定要让你一并偿还。

莫问山庄,张灯结彩,满目红光,宾朋满座,好不热闹。庄主莫凛问穿着藏青蟒袍携珠玉满身的二夫人段芙梨招呼着前来道喜的众宾客,“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话语不时响起,朝廷要员、江湖名门、富贵显家比比皆是,甚至连当朝皇上和太后都送来了贺礼。可见莫问山庄的实力确实已不容小觑,难怪朝廷内外都争相巴结阿谀。周旋于人群中的莫凛问,红光满面、应对自如,得体的恭维、完美的朗笑,一看就是极擅运筹之人。今天是他儿子莫纵离的娶亲之日,所娶之人是莫凛问世伯孤风傲的孙女孤雪心。据说,孤雪心有着绝美容颜,肤白胜雪、明眸媚唇、如瀑黑发,窈窕身段娇柔婀娜,琴棋字画远胜旁人。只是性情孤冷,如她名字一般,白雪一般的纯净、空灵,却冰山一般的冷酷、寡言。素未谋面的才子佳人,兀然成亲,不消众人过多揣测,就已明了这桩婚事的真正用意。

装饰富丽的新房内,莫纵离沉默不语,任由女仆帮其穿戴。从记事起他就知道,他存在的意义从一开始就只是父亲手中的一颗棋子,自己的命运也注定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虽然是莫凛问唯一的儿子,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半点来自父亲的关心与照顾。他一直极端困惑,自己到底是不是莫凛问的亲生儿子,如果是,为什么他从不把自己当儿子看待。他想到自己被迫成为莫凛问笼络朝廷显贵的工具,母亲慕容青衣本是莫凛问明媒正娶的嫡妻,如今却被常年关在山庄清冷的莫虚观,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眼前的满屋红喜、绫罗华缎,身穿的新郎喜服,都深深灼痛着双眼。屋外震耳欲聋的锣鼓鞭炮,喧闹嘈杂的道喜奉承之音,时时挑拨着压抑已久的屈辱、愤怒。要不是管家禄生急匆匆跑进门来,桌上的瓜果美酒差点被他推倒在地。

“少主,宾客都来得差不多了,少夫人的祖父、父亲也早就到了,庄主让小人叫少主出去招呼。”禄生从小看着莫纵离长大,他的脾性,自己最清楚。从小没爹娘疼爱暂且不算,还得时时遭人摆布,事事受人压制。此时的少主,心里该有多难受。

“少主,今日是您大喜之日,就高兴一点吧。”禄生斗胆说了一句本不该说的话,他看着莫纵离孤独凄冷的眼神,实在于心不忍。

看着老管家复杂的眼神,莫纵离冰冷的心不经意的竟有了丝丝温度。十九年来,身边这位老管家比自己的亲生父亲更关心和在意自己,不,不是更,父亲他何时关心过自己!

“我知道了,马上就来。禄叔,你先去吧。”没有外人在,莫纵离都称呼他为禄叔。在这个冰冷的山庄里,也算是有了半个亲人,偶尔能说上几句体己的话。

禄生走后,莫纵离又稍坐了一会。很快便收起内心的伤痛,换上一贯的淡漠,抬腿走向人声鼎沸的喜堂。

“哥哥......”刚过转角,耳边传来二夫人之女莫楚菱的声音。款款身影,似乎已站了许久。衬着夜光,新做的五彩霞衣上,反添了几许凄凉。

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女子比莫纵离小三岁,因她母亲段芙梨骄横蛮戾,自己一直刻意与这个唯一的小妹保持距离。不给别人靠近的机会,别人便没有伤害自己的可能,这是他从小深谙的生存法则。

听她一如往常称呼自己,莫纵离停住了前行的脚步,却并未转身答话。

“哥哥,如果可以选择,你最想做什么?”莫楚菱转向满院的繁梨,眼神迷离。

如果可以选择?......自己何曾有选择的余地!莫纵离心内一紧,依然面不改色。他依旧没有回头,暮色中只留下他伟岸却稍显落寂的背影。

“莫问山庄,没有选择。”留下这一句,莫纵离便径直朝前走去。

“哥哥,如果可以选择,希望你能远离这纷争,不受这樊篱束缚,去追求你自己想要的生活,逍遥自在,得到真正的幸福。”莫楚菱看着莫纵离孤单离去的背影,泪眼朦胧,暗自低吟。虽然莫纵离对她不理不睬,但她从未真心怪过。因为她知道,哥哥针对的不是她,而是这伤他太深的命运。其实哥哥,比任何人都渴望爱护,也更需要关心。

简陋素朴的莫虚观与簇然一新的喜堂相比,更显凄凉惨淡。院内的雁来红、木芙蓉、蔷薇花开得正茂,本是姹紫嫣红的美图妙景,寒风阵阵来,徒剩了满地残红。慕容青衣怔怔的看着裙边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破碎翻滚的残瓣落叶,好似看到了自己支离破碎的心一般。无助的孤苦战栗,却抓不到零星半点的救助与慰藉。

“小姐,屋外风凉,深更露重,进屋去吧。”丫鬟柳儿看着独坐院中暗自发呆的慕容青衣,心疼不已。今夜寒风冷,可哪里冷得过小姐的心呢。

“柳儿,今日是离儿的大喜之日。离儿如今,十九岁了吧。”话还没说完,慕容青衣的泪水已如断线的珠子般,滴滴落下。翠玉罗帕,早已浸湿。她如今的牵挂,也徒剩唯一的离儿了。

“小姐,都已是无法改变的事了。这又是何苦,倒伤了自个的身子。”柳儿不觉也红了双眼。

“罢了...”青衣饮尽杯中凉酒,两滴清泪顺着紧闭的眼角静静滑落。哽咽之中,不觉又想起初识莫凛问的天真岁月。

同类热门书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神医,一支银针,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没有戒灵、骄横无能,身为王府嫡脉却被欺上门来?本是天之骄子,岂容尔等放肆!银针在手,天下我有!天玄地宝尽在她手,绝世功法信手拈来。叫你知道什么是打脸!神医到处,魂断九霄。不曾想,却救起了一只跟屁虫。他绝色妖异,手段狠辣,却对这个偶然救他一命的小家伙,情有独钟。“我们不熟。”某神医横眉冷对。
夜北 ·穿越 ·完结 ·321万字
9.8分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最强修仙者,却穿越到了一个魔法与妖族横行的世界,成了上有家族欺压迫害,下有渣男未婚夫凌辱践踏的受气包…想虐她?呵呵!她很快就会教他们做人!魔法了不起?五雷轰顶符,送你成渣!药剂很牛掰?一炉丹药,废柴也能变天才!百万雄师很凶残?撒豆成兵,你们慢慢玩!笑看作死者自作孽不可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是…这个貌美如花的国师大大为啥总是对她“暗送秋波”?某国师:“自己做的事,这会儿就不认账了?”
夜北 ·穿越 ·完结 ·132万字
9.6分
神医七皇妃
神医七皇妃
太医家的嫡女,却被无情的父亲逐出本家,目睹母亲分娩难产而死。一朝法医天才重生,一随身空间助她事半百倍。他是人人皆知的废皇子,从小身中剧毒养在宫外不受恩宠,母妃受奸人陷害禁足深宫。然而却无人知道他便是江湖中人见人怕、霸气狠厉的鬼皇。医女遇上毒皇子,当他去除体内毒素之时,也是他皇临天下之日!青鸾大陆,看谁医手遮天!PS:本书书友群【118481553】
楼星吟 ·穿越 ·完结 ·203万字
9.2分
吾欲成凰
吾欲成凰
原名《重生最强女帝》前世,她灵根被挖,一心正道,却被判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时,她力挽狂澜,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自修血脉,重铸极品灵根!斩尽无赖族人,荣归第一望门!世间规矩不能束她分毫,这一世,她要杀出自己的正道!他是众人敬仰的神帝,高冷孤傲,却天天跟在她身后。
夜北 ·穿越 ·完结 ·283万字
9.3分
四爷的心尖宠妃
四爷的心尖宠妃
‘悲惨’的事实告诉我们,穿越是个技术活。而显然叶枣技术一般。被自家便宜舅舅骗进人家府里做小妾也就算了,为毛是四爷府上?还是个侍妾,这怎么混?起点太低,出身太差,筹码太少!大BOSS血太厚,小BOSS个个要命!左思右想,装贤惠会死,因为前有乌拉那拉氏。装泼辣会死,因为后有李侧福晋。生儿子不能养,不生儿子没依靠,这日子怎么过都是个愁!好不容易从府里混进宫里,上头还有一位太后娘娘嫌弃她长得不庄重!还好四爷不嫌弃,并且暗戳戳的就是喜欢她长得不庄重!叶枣的目标是好好过日子,锦衣玉食高高在上。
雪中回眸 ·穿越 ·完结 ·308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