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4章)
  烽火惶惶,天潭血色中她华美归来。   一心毁灭,一心复仇。   魔族的阴谋家、鬼族的追随者、被遗弃的不死精灵、诡异剧毒的毒女、偏执残忍的妖狐...   他们尽心追随,只为那禁忌之美。   想要靠近她,就要有祭献上一起的觉悟。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荒古天山凌绝巅,天妖灭族余一人。

第一卷沧若念归离氏荒古

沧沧天山依旧然,离人无归魂犹在。

若泣红尘君陌颜,氏族咒怨骨苍凉。

念绝彼岸了清狂,荒芜一梦尽千年。

归来浮生烟波浩,古来人心依稀寒。

——题记

藏头:沧若念归,离氏荒古。

第一章荒古天山凌绝巅,天妖灭族余一人。

当场中最后一个妖族倒下,一个华贵的女子不知何时安静的立在天妖宫殿的残垣上,神色平静而毫无涟漪,正是王后。

所有的始创殿和人族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注视着这个女子。

王后抬头仰望夜空,看着那被血色晕染的残月,淡淡的道:“以后,再也见不到这样美的残月了吧!”

说着,王后的身上忽然燃起无尽的桔红色火焰,美丽的火焰滔天而起。桔红色的光,就好像太阳一样温暖而美丽,仿佛连这夜的黑暗,也被那美艳的火所蚕食。

王后红色的衣摆在火焰中越发的明亮而耀眼,燃烧的发丝纷飞乱舞,带着魅惑的张狂,在倾天的火焰中,美丽的死去。

她抬头,望向远处的天山。圣洁的不容侵犯的山峰,在这一刻仿佛触手可及。她浑身的罪恶,也好像在随着身形的灰飞烟灭而不复存在。

这有这样干净的她,才有资格仰望天山。

她,恍惚间,在那一片雪白的山巅,看到了一双深邃的银色双眸。

她笑了,猖狂的笑了。

她知道,这是神祇,最后的垂怜。

火焰瞬间席卷而去,引燃了天妖森林中的树木,将整个天妖森林引燃成火海。

始创殿和人族的人虽然在瞬间迅速后撤,只是,大火的蔓延的速度,显然比他们想象中的迅速,而且,他们在烈火的最中心处。

瞬间,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烈火中。

那滔天的烈火,甚至焚烧了空间,制造了一片黑色的真空领域。那一瞬间,仿佛所有人的灵魂都燃烧起来,疯狂的炽热在一瞬间,将所有东西汽化。

火焰之中,王后猖狂的笑声在回荡、激昂:“哈哈哈!哈哈哈...哈...始创殿、人族,是非曲直,兴衰成败,因果轮回,报应不爽!汝今灭吾全族,终有一日,汝等,定也会在复仇之火中焚为灰烬!!!

啊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处于火焰中心的人,在那一瞬间,陪伴着这个种族,一起消亡...

火光冲天,离梦缘和人晋玉处于天妖森林远处。当大火放肆的席卷而来,离梦缘身上,亮起七彩的光芒。

光芒形成了薄薄的幕帐,却让那大火无法再前进半步。那扭曲的光芒,竟然像极了终日笼罩在天山之巅的光芒。

显然,如此强大的力量不是离梦缘的,而是帝君无离的。

薄薄的七彩光幕轻易的抵抗了滔天烈焰。

离梦缘的嘴角挽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在她身后幸免于难的人晋玉,黑色的双眼中冷光一闪而逝。

这是在向他示威吗?

天妖一族的咒术就是狐火。

王后将自己所有的力量给了浮晓,所以,这狐火,是她燃烧自己的灵魂所爆发出来的。

王后有九条尾巴,是九尾天狐,九尾天狐相当于九级的绝世强者。虽说失去了九条狐尾,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但是,九级的绝世强者自爆灵魂,就算同样是九级的强者,也只能望而却步。

离梦缘面带不甘地看向天妖森林中漫天的火光,却也不敢前进。这七彩幕帐,并不能支持她穿越漫天烈火。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王后自爆的中心,力量最为暴虐的地方,一只小小的狐狸安静的沉睡在红色的结界里。

结界是由天妖一族布下的,而王后是天妖一族的人,所以,不论灵魂自爆的力量有多么强大,结界是不会被同源的力量所摧毁的,滔天的烈火只是做了结界最好的屏障。

天山脚下,无边无际的森林依旧碧绿。天妖森林虽然是最大的森林,但却也只是一部分,整个森林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但,天妖森林中的狐火,仍向四周迅速的席卷而来。

这时,一个银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小狐狸浮晓身边,无视空间与时间的阻隔,好像那焚天的烈焰只是空气一般。那女子弯腰伸手,竟然轻松地穿过了结界,抱起了浮晓。

那女子有一张柔和的脸,绝色倾城,又透着温婉、柔和。冗长的银色长发,如月华一般倾泻而下。冰肌玉骨,纤长的身影如月下之莲,清雅高洁。

她的眸,亦是银色如月华一般的,但,她的眸,毫无聚焦,她,竟看不见...

女子摸了摸怀中小狐狸的皮毛,抬首“望”向四周仍旧在燃烧的森林,她虽看不见,可是不代表感受不到。

她缓缓勾起一抹笑容,柔柔如碧波荡开了春水,温婉和顺。

想要进天山?呵呵...你们,进的来吗?

帝君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般执着吗?你还是那样痴狂吗?

高贵如你,却也......

罢罢罢...

或许正如那天妖王后所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她,已经回来了啊!

女子一只手抱起小狐狸,另一只手轻轻虚空中一挥手,一股银色的力量无声的向四周扩散开来...

银色的力量形成了一个结界,将所有的大火都笼罩在内,再缓缓回缩,而狐火,也在回缩的结界中缓缓被压缩着,没有一丝泄露出去。直到最后,所有的狐火,被压缩成一颗珠子,珠子外被一层银光包裹着,悬浮在女子的上方。

女子轻轻向虚空中做出一个虚抓的手势,那颗珠子就落到了女子的手中。冷哼一声,转身,向天山之上走去,渐渐不见了身影。

在天妖森林外围的始创殿和人族的众人,正因为狐火的忽然消失而惊异时,虚空之中缓缓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始创殿莫不是以为天山真无人?想进天山,让无离来。”

离梦缘神色晦暗不明,无离是他父亲,始创殿帝君的名号,这么多年了,还没人敢直呼。而且,她找不到声音的来源,那声音,似是跨越了无尽的时空,又像是洞悉了一切的因果。

离梦缘回头看了眼人君人晋玉,人晋玉向离梦缘摇了摇头,说明他也没有感受到这声音的来源。

离梦缘就明白,这人,真的不是他们能对抗的了得,如果硬闯天山的话,人家把你的人都杀光了你可能还不知道人家在哪。离梦缘神色阴冷的望了望天山,冰冷的道:“撤。”

始创殿。

离梦缘恭敬的跪在无数的烛火中,低着头敬畏的说道:“父亲大人,缘儿被一女子所阻,未能进入天山,未完成您的命令,请您责罚。”

无数的烛光中,一个淡漠的声音道:“退下吧,你已经完成了。”

离梦缘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向无数的烛火,却意外的被那明亮的烛火晃了眼,再次低下头,敬畏地说:“请父亲大人明示。”

烛火中看不清身影与面庞的男子,微有些落寞的喃喃自语道:“她,还是回来了...”

...

七百年之后,天山。

午夜,无数扭曲的绚烂绮丽光芒笼罩着天山之巅,让人分不清是幻境还是真实。天山山顶那个由花影凝结而成的虚幻的大茧,似乎越来越小,茧的厚度也越来越薄。

那时喝退始创殿众人的银发女子,虚悬在天山之巅的天潭上,寒风吹得她冗长的衣襟猎猎作响。她一手抱着有着一身火红皮毛的小狐狸,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在忧虑些什么...

重重花影闪过,天潭正中台子上的大茧缓缓如花儿绽放开来,一个六七岁女孩,也缓缓在光影中呈现。

女孩一身肌肤如细瓷一般洁白光滑,隐隐有光泽流动。银白若雪的长发如绸缎般蜿蜒而下。她的眸中,墨蓝色的光华流转,在那些扭曲迷离的光芒中,似折射着世间一切的善恶。

先前包裹女婴的大茧,完全由能量组成,那些能量在女孩诞生之后,并没有散去,而是缓缓凝聚成一朵花的模样。就如同原先绽放在天山之巅的花儿一般,不过此时的花,已经是玉的质地。花的模样纯白,但那花瓣却诡异的如同黑暗的手,想将人拖入罪恶的深渊。

这花,就叫做曼陀罗华。

女孩抬眸,呆呆的望着那风华绝代的银发女子,似乎很迷茫。

久久,女孩竟然开口道:“染白,别来无恙。”一句别来无恙,又包含了多少无奈与苦涩。

被称作染白的银发女子温婉一笑,心中却略略有些酸涩,伸出了自己没有抱着小狐狸的手,柔和的说:“别来无恙。”

天山之巅,白雪纷飞,暗沉的夜空,被绚烂扭曲的光华映照出虚幻的迷离。一身银色素衣的绝色女子,向一个七岁的孩子伸出了自己纤长的手。

天山山顶的寒风荡起她银色若月华的长发。她毫无聚焦的银色眸子虽看不见光明,但同时,亦看不见世间的黑暗,所以,她的眸子璀璨而美丽,神秘如银河般华美。她的脸上,荡着柔和若碧波的笑容,而那份温润的柔和中,又透着某种坚定。

她轻启朱唇,温和似带劝解的说

“不悔?”

女孩看着她,笑了。女孩的记忆并不完全,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化形的时候,女孩会略显迷茫。她只隐隐记得银发女子叫染白,是值得她亲近、信任的人。

她听见自己说,

“不悔......”

说着,女孩将自己的手搭上了女子的手。

若干年以后,在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笑着向她伸出手,问着同样的问题时,女孩才知道,原来,那个在绚烂的光华中向她伸出手的女子,在她的心里,其实早已成就了一幅风景。

而她,将自己的手交到女子手中之时,就交托了所有的信任与情谊。

那句不悔,是未来的起点,亦是过去的终点......

女子握着女孩小小的手,拉着她,踏着虚空向下面走去。

女孩看向银发女子染白抱着的小狐狸,小狐狸正窝在染白的怀里,用一双大大的橙红色眼睛好奇的看着女孩,女孩冷冷的望了望染白道:“我不认为你是喜欢管闲事的人。”

染白笑而不语。

天妖一族被始创殿灭族,那时的染白还在天山上守护已经化形的女孩,实际上那时的她是不能离开的,一旦离开,女孩就很有可能陷入危险。染白是在确认女孩无恙之后才赶到天妖森林,只可惜,只剩下了小狐狸浮晓。

不知是否天意如此…

染白说:“嗯,以后,你就叫做沧若念归吧!你的记忆并不完全,之所以信任我…呵呵…有些答案,还是你自己去寻找的好。”

沧若念归,沧海若桑田,念你归不变。但愿你能找回失落的一切,在未来,沧海桑田也好,世事无常也罢,只希望你不曾改变。

念归轻轻的点头,默默地一遍遍思索着自己仅有的记忆。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莫名的信任染白,莫名的想起一些事情,然后顷刻忘记。她的记忆杂乱无章,几乎什么都是一片模糊。因为某些原因,她曾经轮回百转,无数世的记忆纠葛,哪怕想要整理,也不知从何下手,更何况现在是一片空白。

之后,两人沉默良久。

沧若念归现在的身体才七岁,但她是曼陀罗华的化形,曼陀罗华在天山山顶不知矗立了多少年月,她,已经拥有了极高的心智和智慧。

两人走下了天山之巅。

其实,世人眼里神秘的天山之巅,只是一座山中之山。

这座小山与天山看似是整体,但山的四周,是深达千米的深渊。就好像什么人,用斧头生生的将小山从天山之中劈出来似的。

沧若念归被染白拉着手,在虚空中漫步。在看到这些深渊之时,沧若念归心中惊骇。

这,难道真的是人为,难道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吗?是染白还是其他人呢?

那座小山明显的分为九级。山的四周有瀑布从山巅的天潭中倾泻而下,直直倾泻进了那些深渊,毫无声息。小山的四周级级玉阶环绕而上,瀑布冲刷在玉阶上,溅起点点水花。

常识,越高的地方越冷,

天山之巅,是整个荒古大陆上最高的地方,也是最寒冷的地方。可是天潭之中,却有水,这种情况之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水的温度比四周的低,以至于水不能结冰。

至于,那些玉阶嘛......

荒古大陆上通用的货币就是灵精,而比灵精还要珍贵的,就是玉。

灵精是天地灵气孕育而成的,可以说是由灵气凝聚而成的石头,是咒术师修炼的必备品,毕竟,可不是什么地方都是灵气浓郁的。

而玉,则是真正夺天地造化的宝物。灵气是分种类的,因此,灵精是分种类的,而玉是不分种类的,只分寒暖、质地,玉中含有的灵气是无属性的任何一族都可以吸收。而且,玉经过炼器师的淬炼就可以储物,而且常年佩戴上佳的玉,可以温养身心,这对修行的人来说,是不可求的。

天山之巅冰寒非常,灵气是大陆上最浓郁的,所以,才能形成寒玉。念归头上的曼陀罗华,此时也是玉的质地。

她的记忆并不完全,但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她知道她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呆了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她恨毒了这个美如仙境的地方,这个,困了她的人和心生生世世的地方...

同类热门书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伴随着魂导科技的进步,斗罗大陆上的人类征服了海洋,又发现了两片大陆。魂兽也随着人类魂师的猎杀无度走向灭亡,沉睡无数年的魂兽之王在星斗大森林最后的净土苏醒,它要带领仅存的族人,向人类复仇!唐舞麟立志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魂师,可当武魂觉醒时,苏醒的,却是……旷世之才,龙王之争,我们的龙王传说,将由此开始。
唐家三少 ·异世 ·完结 ·495万字
9.2分
武动乾坤
武动乾坤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 ·东方玄幻 ·完结 ·393万字
8.9分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在夏族的安阳行省,有一个很小很不起眼的领地,叫——雪鹰领!故事,就从这里开始!**继《莽荒纪》《吞噬星空》《九鼎记》《盘龙》《星辰变》《寸芒》《星峰传说》后,番茄的第八本小说!
我吃西红柿 ·异世 ·完结 ·360万字
7.9分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一万年后,冰化了。斗罗联邦科考队在极北之地科考时发现了一个有着金银双色花纹的蛋,用仪器探察之后,发现里面居然有生命体征,赶忙将其带回研究所进行孵化。蛋孵化出来了,可孵出来的却是一个婴儿,和人类一模一样的婴儿,一个蛋生的孩子。
唐家三少 ·异世 ·完结 ·432万字
8.9分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
这是属于我们唐门的世界,一个个你们所熟悉的唐门英雄会在这场众神之战的大舞台中登场。还记得光之子中的长弓威、狂神雷翔、死神阿呆、仙帝海龙、天帝天痕、琴帝叶音竹、冰火魔厨融念冰、酒神世界的烈焰和姬动、天珠变世界的大力神周维清以及我们的唐三、霍雨浩吗?在这本唐门英雄传中,他们会一一登场,这是属于我们唐门的一场众神之战!燃烧吧,青春的热血!
唐家三少 ·异世 ·完结 ·19.9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