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15章)
  用科幻的名儿,写玄幻的事儿,故事从一万年前开始,但却要从一万年后说起……   新书《玩转仙神》已发表   新书《玩转仙神》已发表   新书《玩转仙神》已发表   新书《玩转仙神》已发表   新书《玩转仙神》已发表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醒来

第一集:泰山秘境第一章:醒来天地初开,万物复苏,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龙腾凤鸣大地,名为神州,神州分九州,只有少量的生命存在,那时候称之为太古洪荒!就这样不知道持续多了多久的岁月,日复一日平静地神舟大地终于在某一日起了波澜,原本安静祥和的天际瞬间变得愁云惨淡,暗红色的天空就像是在滴血一般红的妖异,那种令人窒息的压抑,直冲云霄。“轰!”的一声震天巨响,顿时响彻神州大地,天地为之变色,无尽虚空中出现了一道深邃的巨大的裂缝,远远望去,只看到那破碎的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黑影犹如洪荒巨兽一般即将脱笼而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灵在战斗,引起的天地异象,接着又是数声刺耳的金鸣,在那星空中骤然响起,一柄巨大的斧头,不断搅动,招招都透着撕天裂地的强大威势,巨斧所到之处就连那硕大无比的星辰也化为飞粉。“当!”随着金光阵阵,一口不断流转着神光的古钟发出那悠远的嗡鸣,直摄人心扉之间,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还在继续着,只不过那巨大的斧头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纹,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慢慢的自斧头上滑落,渐渐地在那昏暗的地面上汇成一滩血洼。“咚!”一阵阵悠远的钟声响起,在那漆黑的星空中徘徊不散,不知道是何等的滔天巨力不断的撞击,在哪口古钟上竟然留下了数道深深的的裂纹。“我不甘心啊!”就在个时候,一个高大魁梧的背影出现在那无尽星空之中,披头散发,浑身血污,不甘的怒吼着,手中那巨大的斧头之上布满了豁口与裂痕,似乎会随时破碎一般。“世间万物规律皆由天定,尔等妄想逆天改命,天难容!”一个冷漠的声音自那无尽星空的某个角落响起,那个声音虽然悠远,但却像在耳边响起一般那样的清晰,可是却又那样的飘渺,使人难以寻找到声音的来源。“大道鸿蒙,体恤众生,万物敬仰,你却视万千生灵如草芥,也敢妄称大道!”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虽然略显柔弱,但字字铿锵有力,一字一顿中都透着那敢与天争的不服输的气质。“当!”又是一声隆隆钟声响起,只看到那女子的身边闪现阵阵绚丽的神光,一口巨大的古钟将其罩住,使其免受伤害,但是,那口金钟上已经布满了裂纹,支离破碎已经近在眼前。“大道无形,天道无情,尔等逆天改命,当诛!”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随着那个冷漠的声音响起,强大的威势竟然引得那无尽星辰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在那巨大的压力下,一颗颗耀眼的恒星,如同琉璃球一边脆弱,刹那间碎成飞粉,随风而去。与此同时,那无尽星空的尽头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一双巨大的手掌慢慢地从裂缝中钻了出来,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足足万里长,抬手之间翻云覆雨,瞬间将一颗星辰攥在掌心,炼化到拳头大小。“砰!”只看到那颗被祭炼的星辰快速自那巨大的手掌中飞出,强大的神力包裹下竟然撕裂空间缩地成寸,眨眼间出现在那一男一女面前。“轰!”猛烈的撞击,那巨大的开天巨斧第一时间化成碎片,接着,那星辰力道不减“当”的一声直直的撞在那口古钟之上,一时间古钟之上荡起耀眼的金芒,使人不敢正视。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间的时间仿佛已经停止了一般,古钟终于不堪重负的“哗啦”一声裂成了一地碎片,但是那一男一女已经消失不见。“哼,算你们运气好,创世灵源刚刚成型,六道还在朦胧之中,姑且饶你们一命!”就在这个时候,那虚空中出现了一个高大且模糊的身影,那人负手而立,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但是那种问鼎苍穹我便是天的威猛气势,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了一股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时光匆匆,悠悠万载转眼即逝……山城镇,神州以北,北临盘羊山,过了盘羊关便是那一望无垠的北疆草原,由于地处两大文明的交汇处,于是这里便成了北方丝绸之路的中转站。白天,山城镇内人声鼎沸,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无数商家在大街上叫卖,当真是热闹非凡,但是这里吸引人的并不是那山城美景与丝绸之路上的繁华,相反这里的两大奇闻才更加吸引人。第一条奇闻便是那千年飞僵,相传在山城镇不远处曾是神舟大地北方边境国家与那北疆草原蛮族交战的古战场,一场大战,血流成河,伏尸百万,每到夜晚,盘羊山内煞气冲天,阴风阵阵,附近商旅行人时常能够听到那阵阵厮杀之声。远处的肥田沃土,哪怕向下挖一寸土壤都会挖出数具尸骸,千年前在这极煞之地诞生了一头尸王。由于此处煞气冲天,那尸王吸收了无尽煞气之后便产生了一丝灵智,那尸王倒也奇怪,并不伤人,在山中遇险得人反倒会被其所救,不伤人的僵尸,倒也是一桩奇闻。第二则奇闻便是那万年活死人,自神舟大地的北方边境国家与漠北蛮族大战没过多久,山城镇内发生过一场地震,当地震结束,人们发现一名孩童的身体被五彩晶石拖到地面,那孩童日长一尺,七日之后与成人无异,便停住了生长,坐下五彩晶石更是每到午夜时分灵气四溢,仙雾缭绕,山城镇的人们认为这是天降祥瑞纷纷解囊建庙将那活死人供奉了起来。山城镇民风淳朴,每逢三月三都会在山城镇举行庙会,去哪活死人庙进行祭拜,可能真的是苍天有眼,活死人显灵,千年来,山城镇出了无数人杰,不少人官拜封侯,或是成为一方商贾巨富财可敌国。今日夜晚又逢那三月三,山城镇的祭祖之日,家家户户新桃换旧符,张灯结彩比那过年还要热闹,青年男女更是燃放孔明灯祷告运势。虽然一天的繁华落下帷幕,活死人庙前依旧仙气缭绕,随着月光的照射,渐渐映射出那五彩霞光。“喀嚓!喀嚓!喀嚓……”就在这个时候,那活死人庙中响起一声声,细微的石头破碎声响,定眼一看,只看到那包裹着活死人的五彩晶石慢慢龟裂开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活死人身外的那块五彩晶石终于“哗啦”一声完全剥落,刚刚落地便化为屡屡灵气涌入活死人的身体内。“啊!”待到五彩晶石完全脱离,随着浓郁的灵气如同白雾一般散去,一个青年男子**着身子半蹲在地上,仰天长啸。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活死人庙不远的盘羊山中,两道冷光忽然从哪幽暗的洞穴中并射出来“传说果然是真的,活死人真的复活了!”一个阴冷道刺耳的声音骤然响起。“我是谁?”就在这个时候,那“活死人”不断自问道,披头散发,身无片缕双目无神的问道就在活死人不断自言自语之时,天空中青芒一闪,一柄青锋长剑破空而出,瞬间便出现在哪活死人面前“唔,看样子师傅说的没错,这活死人定是盘羊山无尽灵气所聚,显化人形,若是捉回去炼制丹药,功效一定比那灵粹之物更甚!”随着青芒散尽,一名身着白色道袍的年轻人赫然出现在活死人的面前。“我是谁?”就在这个时候“活死人”终于看到了一个与自己长得相似的生物,快步跑上前去想要问个清楚,可是,还没来得及迈出第二步“活死人”便狠狠地摔在地面上,但是“活死人”很是倔强,再一次爬起来跑上前去,“噗通!”“噗通……”也不知道那“活死人”到底摔了多少跟头,方才跑到那穿着白色道袍的年轻人那里。“我是谁?”冲到那白衣道人身前“活死人”大声地问道“啥,你说什么?”见状,白衣道人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或许根本就听不懂对方的语言,不由得反问道“我是谁?”见状,那“活死人”依旧不依不饶的问道见状,白衣道人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此物确实已经产生了灵智,若是抓回去炼药有伤天和啊!”就在那白衣道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远方天际又是闪过几道青芒,陆续有人脚踏飞剑破空而来。“擎苍,活死人可曾找到?”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老者在远方逼声成线,幽幽问道,其实双方距离还很遥远,老者能够通过神通不惊扰到任何人的情况下,传递话语,可见其修为值高深莫测。那年轻的白衣道人名唤玉擎苍,正是天空中那老者的亲传弟子,看到天空中的老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道:“师傅,他,已经产生了灵智!”“嗯!”见状,老者不由得一愣上前一步,按住“活死人”的双臂低喝道:“通天眼,开!”过了片刻,老者收回神通悠悠说道:“此人体内灵气环绕,想来定是那盘羊山灵气所聚一般无二,但是已经产生了灵智,抓回去炼药的话,确实有伤天和。”闻言,玉擎苍顿时松了一口气道:“师傅,其实弟子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如果让他落入那妖邪手中,后果不堪设想!”“我是谁?”就在这个时候,那“活死人”挣脱老者的双臂,大声问道“嗯?”老者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语言疑惑的看向“活死人”低声喃喃道:“老朽自认能够听懂神舟浩土与着四方荒界的任何语言,但是这种语言确实是闻所未闻啊!”见状,那“活死人”似乎也看出来双方语言不通,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几个人“我……是……谁?”就在这个时候,三个艰难的字眼从“活死人”的嘴巴中吐了出来。“啊!”闻言,玉擎苍与那老者皆是一惊,看向那“活死人”,孩童学舌还需要一年半载,这“活死人”醒过来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到半个时辰竟然能够学会众人的话。见状那“活死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声问道:“这里是哪?”“燕国盘羊山山城镇!”最终,老者沉声回答道,眼前的这个“活死人”已经给他们带来太多的惊讶。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能够连贯的说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而且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狡狯之气,他日若是能够修成大道定能名动一方。“盘羊山?”闻言“活死人”若有所思的喃喃道,但是脑海中却怎么也记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甚至自己是谁都已经无从知晓。“咕噜噜!”就在这个时候自“活死人”的身体中发出一阵声响。见状,玉擎苍与那老者面面相视。“这是什么感觉?”注意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活死人”单手捂着肚子疑惑的问道“大概是饿了吧!”听到“活死人”的话,玉擎苍颇感无奈的说道,刚刚还以为这“活死人”乃是盘羊山灵气所聚,但是此时“活死人”的表现与那常人无异。“饿了,该怎么办?”闻言“活死人”好奇地问道见状,那老者与玉擎苍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闪现出一道狡诈的光芒“这家伙虽然已经产生了灵智,不能用来炼药,若是带回去修炼,不出百年定能成仙作祖,岂不是我派幸事!”“嗯,饿了就要吃东西,只有吃东西才不会饿!”最终玉擎苍慢慢的回答道“嗯,什么东西能吃?”闻言“活死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玉擎苍与那老者,那种**裸的光芒一时间,让老者与玉擎苍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种眼神就像是毒蛇那怨毒的目光盯着即将成为猎物的青蛙一般,即便是玉擎苍这样修为高深的人,也感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正当场面尴尬无比之时,还是那老者灵机一动,只见他手中红光一闪,一枚拳头大小的果子出现在“活死人”的面前道:“这个可以吃。”见状“活死人”二话不说,接过果子三下五除二便吃了个干净,看到“活死人”的举动,玉擎苍暗暗乍舌,这百年朱果虽然不是什么上等灵粹,但是寻常人吃了一颗也能益寿延年,看“活死人”就像是吃点心一般,只感到一阵肉疼。“还想吃么,我这里还有!”就在这个时候,老者笑着问道,与此同时手掌中红光闪烁,又出现了三枚朱果。“嗯!”看到三枚朱果后“活死人”眼中精光闪烁,上前一步接过老者手中的三枚朱果,仓促中囫囵吞下,随后意犹未尽的看了看老者的袖子,见状,老者心中简直笑开了花,这“活死人”虽然有了灵智但是,那智力水平似乎只有三岁孩童那般程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还有多这样的果子,想吃多少有多少!”看到“活死人”脸上那意犹未尽的表情,老者微笑着说道谁知“活死人”之后的一句话,差点没给老者与玉擎苍当然噎死,那“活死人”显示嘿嘿一笑,接着不慌不忙的脱口说道:“嘿嘿,你当我傻,早就看出你们不是什么好人了,吃你几个破果子就想收买我,你三岁啊!”听到“活死人”的话之后,老者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了,暗道,到底是自己天真还是“活死人”太聪明!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