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5章)
  大唐天宝元年,一个真假难辨的传说引来江湖纷争,一个失意落魄的江湖剑客受六扇门总捕之邀,前去查访这个所谓的传说。不料,却由此卷入了一场更大的阴谋当中············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醉客

楔子:

唐·开元二十九年,一日早朝,玄宗皇帝刚刚坐定,陈王府参军田同秀上前启奏,曰:启禀陛下,微臣昨晚作了一梦,梦见桃林县函谷关丹凤门上紫气萦绕,玄元皇帝(老子)飘然其中,臣正欲上前叩拜,只听他老人家说:吾藏灵符,于尹喜老宅。”说完就不见了。臣不解其意,奏请陛下圣裁。”玄宗听后大喜,立即派人到函谷关寻找灵符。果然,在函谷关原关令尹喜老宅西边挖出了一道“灵符”-一个桃木制成的木片,上面写着:“十十十木”四字。众人皆不解其意,只得将灵符送往长安,呈送玄宗皇帝御览。玄宗拿着灵符,左看右看,怎么都看不明白,众臣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善于趋炎附势的田同秀见状,试探着说道:“微臣的看法不知对否,不敢妄言。”玄宗曰:“爱卿发现灵符有功,但讲无妨。”田同秀便道:“臣看这几个字合起来似是古书中的“桑”字,三个十字,外加一个木字,将木拆开则为一个十字,一个八字,合起来是四十八。”这样一说,群臣皆有所悟。”

“四十八,四十八,玄元皇帝保佑吾皇四十八年的盛世啊!”一位大臣居然高兴得大叫起来。玄宗大喜,认为此乃老子对他的恩赐,于是将年号“开元”改为“天宝”,并将发现灵符的桃林县改为灵宝县。

参军田同秀因进献灵符有功,得以步步高升。

正文:

大唐自高祖皇帝开国以来,经过数位天子的励精图治,终于换来了玄宗一朝的开元盛世。盛世之下,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一派和谐景象。此外,大唐一直与外通商,常有很多外国商人来到长安经商。长安乃大唐之都,本就是全国户口最多的地方,如今又增添了很多外地人,因而终日是人来人往,未有间断。由于众人来往频繁,他们所经过的路段周围便也随之有了很多的茶馆,客栈,以供路人享用。其中最有名的客栈当属掌柜苏半天所开的迎宾酒家了。迎宾酒家集客栈,茶馆于一身,乃是长安城最大的客栈,其位置也是在最繁华的市坊之内,因此每日都是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这一日,不知何故,迎宾酒家突然贴出一张布告,上面写道:闻圣上得宝,佑我大唐,盛世之象,千秋万代。唯有盛世之下,百姓才得以安居乐业。吾感盛世之恩,心血来潮,愿散尽家财,以供京都乞丐三餐之温饱。三日之内,凡有乞丐上门者,必以美食佳肴相待,分文不收。三日过后,则改换以往。吾特意张贴此布告,愿京都乞丐能够俱来迎宾酒家用餐,吾自当不胜欢迎。”

城中的乞丐闻得此事,纷纷赶去混吃混喝。直至三日过后,乞丐们才都在店小二的驱赶下,一个个悻悻地离开了。掌柜苏半天本以为此时店中已无那混吃混喝之人,不想,一个人的出现倒让他觉得自己好像错了。这个人三日以来,每日都在店中喝得酩酊大醉。而今已是第四日,此人依然留在店中喝酒,绝口不提结帐一事。苏掌柜教小二前去试探这个人,如果此人身无分文,就立马将他赶走。小二依照嘱咐,双手抱着一坛上等美酒朝那个人走去。那人大约二十余岁,身穿粗布长衫,腰间佩带着一把非比寻常的宝剑,之所以非比寻常,那是因为,宝剑的剑鞘乃是上等的和田玉所制。小二走到饭桌前,向那人朗声说道:客官,这里有坛珍藏了二十年的绿酒,客官想不想品尝一下啊?那人道:“既是珍藏的美酒,自然要好好品尝一番。”那人说话之时,情绪显得很是失落,且语气低沉,显然是在借酒消愁。

小二又道:“若要品尝,倒也不难,只需客官将今日的酒钱先付了吧!”那人一怔,说道:“怎地还要付钱?不是说可以白吃白喝吗?”小二面色一沉,说道:“本店只规定可以白吃白喝三日,如今三日已经过去了,所以该付今日的酒钱了!”那人又是一怔,半晌才支支吾吾地道:“原,原来是这样……”小二见状,认定此人身无分文,便趾高气扬地道:“你若是想赖账,我们就抓你去见官!”那人听罢,将腰间的佩剑解了下来,说道:“此剑的剑鞘,剑身,皆是上等的和田玉所制,你先拿去结了今日的酒钱吧!”说完,便将佩剑放在了饭桌上。小二见状,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得跑去和掌柜商量。很快,苏掌柜便闻讯赶了过来。好在苏掌柜倒是一个识货之人,他一眼看出此剑绝非寻常之物,心中又惊又喜,却又带点疑惑的口气问道:“客官真的愿意用此剑去结账?”那人面无表情地道:“我蒲某人从不说假话,掌柜尽管放心便是!”苏掌柜闻言大喜,心道:“此物少说也能卖个一二百两银子,今日算是发财了!”

正当苏掌柜沾沾自喜之时,却听得一人说道:“如此好剑,若是卖掉,岂不可惜?”苏掌柜被人一语道破心思,心中好生不快,本想呵斥那人一番,扭头一看,说话那人一身官服,竟是公门中人,心里着实吓了一跳,当下忙道:“不知官爷驾到,小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说罢,便对那人一揖到地。那身穿官服的人笑道:“苏掌柜无需如此多礼,本座另有要事在身,苏掌柜只需照顾好客人就可以了!”苏掌柜点头称是,随后又道:“官爷若是想吃些什么,小人吩咐厨房去做。”那身穿官服的人说道:“鄙人只想与这位姓蒲的仁兄共饮几杯,你快去备些酒菜过来吧!”他说的姓蒲的仁兄指的自然便是那位打算以玉剑来抵账的醉客。顿了顿,那身穿官服的人又道:“把那把玉剑还给这位仁兄吧!”苏掌柜诺诺称是。那醉客冷冷地道:“我蒲某人即便饿死在街头,也绝不接受旁人的恩惠!”那身穿官服的人闻言,浓眉一扬,笑道:“我聂三江只不过是想交个朋友,足下不会是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吧?”原来,那身穿官服之人名字叫做聂三江。那醉客嘿声笑道:“在下只是个终日以酒为友的醉鬼,怎配和聂大人结交?”

聂三江正色道:“我聂某人交朋友从不分贵贱,只要对方是条好汉,那就是我聂某人的朋友!”那醉客闻言,哈哈大笑,反问道:“一个穷得连酒钱也付不起的人,莫非也是条好汉?”聂三江肃容道:“一个人可以被旁人嘲笑,但是,绝不可以被自己嘲笑,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话,那么这个人,将永世不得翻身!”那醉客一怔,半天说不出话来。聂三江见状,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便趁热打铁地说道:“莫非足下真的甘心就这样穷困潦倒一辈子吗?”那醉客沉思不语。少顷,一个衙门捕头匆匆赶至客栈,见到聂三江后,便即叩首行礼,随即禀报道:“回禀总捕大人,您让属下查的人,属下已经查到了!”聂三江点头道:“很好,速将那人的情况细细道来!”那名捕头正准备开口,忽见那醉客坐在一旁,不由一怔。聂三江也看了一眼那醉客,说道:“快些道来,勿需顾忌!”那名捕头点头应是,说道:“那个人姓蒲名云阳,本是蜀山派前任掌门剑眉道人的大弟子,只因后来,剑眉道人并未将掌门之位传于蒲云阳,蒲云阳一气之下离开了蜀山派,这才落魄至此。”那捕头在说话之时,眼睛不时地盯着那名姓蒲的醉客。

忽听得那醉客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蒲某人到得长安,不过区区数日而已,聂总捕头便将蒲某的出身来历查得这般清楚,六扇门果然厉害!”聂三江笑道:“我聂某人打算找阁下做笔买卖,既然是做买卖,那么双方就不应该再藏头露尾了,不是吗?”那醉客道:“不错,在下便是蜀山派的弃徒蒲云阳,只不过,蒲云阳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如今坐在你面前的人是蒲落尘,并非蒲云阳!”聂三江点头道:“原来是落尘兄!”蒲落尘“嗯”了一声,便即问道:“不知聂总捕头打算找蒲某谈什么买卖?”聂三江听罢,便叫小二去准备茶水,接着又支开了那名捕快,随后才低声问道:“蒲少侠,灵宝县藏有灵符一事,想必,你已听说了吧?”蒲落尘道:“此事已传遍天下,蒲某岂会不知?”聂三江试探似地问道:“不知蒲少侠如何看待此事?”蒲落尘嘿笑道:“聂总捕头,如果蒲某实言作答,必会得罪公门中人,就算聂总捕头不予计较,但若是让其他捕头听到,蒲某就只有在大牢里喝酒了。因此,对于灵符一事,蒲某还是不要作答为好。”

聂三江闻言哈哈大笑,说道:“蒲少侠大可放心,我等换一间清静的屋子细细详谈如何?”蒲落尘道:“正有此意!”于是,两人在客栈里找了间窄小的下等房,并吩咐掌柜,如果没有要紧事的话,就不要前去叨扰他们二人。苏掌柜走后,聂三江才开口问道:“这个房间还不错吧?”蒲落尘看到那桌面上尽是灰尘,淡淡一笑,说道:“还好,没有蛛网,比起蒲某所住的乞丐屋子,这间屋子已经算是上等房了。”聂三江笑道:“如今,蒲少侠可以如实回答聂某的问题了吧!”蒲落尘道:“悉听尊便!”聂三江道:“还是那个问题,蒲少侠如何看待那灵符一事?”蒲落尘“呵呵”笑道:“只不过是某些人为了升官发财,而使出的障眼法罢了,不足为信!”聂三江不觉流露出了赞许的神色,喜道:“蒲少侠能够如此明白事理,聂某也就放心了。”蒲落尘正色道:“聂总捕头身居高位,必然公务繁忙,今日专程来找蒲某,想必也是为了公事吧?”聂三江答道:“不错,那我们就言归正传吧!”

聂三江很快问道:“近日江湖传闻,曰:灵宝县不只藏有灵符一宝,更有当年上古神人夸父追日之时,所遗留下来的一件神兵利器,不知此事,蒲少侠听说了没有?”蒲落尘道:“蒲某只是一介草民,怎能比得上你聂总捕头消息灵通啊!”聂三江道:“这倒也是,不知蒲少侠对此事有何看法?”蒲落尘不屑地道:“只不过是某些人为了引人注目,而编出的谎言罢了,怎可信之?”聂三江“呵呵”笑道:“蒲少侠既已知道此传闻荒诞不堪,何不与聂某一起去拆穿这个谎言?”蒲落尘恍然道:“原来聂总捕头与在下相交,只是为了拆穿一个谎言……”聂三江道:“如果蒲少侠不愿意的话,聂某也不勉强。”蒲落尘看了一眼聂三江,突然“嘿嘿”笑道:“聂总捕头,蒲某怎么觉得,这件事不像是只为了拆穿一个谎言那么简单啊?”聂三江面色一峻,说道:“莫非蒲少侠已经觉察出什么了?”蒲落尘正色道:“你我心照不宣,对于此事,我蒲某人也绝然不会置之不理!”聂三江大喜,赞道:“蒲少侠果真是位侠义之人,请蒲少侠放心,事成之后,聂某定有重赏!”

蒲落尘听到聂三江这么说,便忍不住问道:“那么到时,聂总捕头打算如何赏赐?”聂三江笑道:“至少不会让蒲少侠像现在这样,沦落街头吧!”蒲落尘呵呵一笑,不再言语。

不多时,聂,蒲二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便分别离开了迎宾酒家。苏掌柜待两人走后,将店小二叫到身前,低声嘱咐了几句,小二轻轻点了点头。只见店小二匆匆赶去住处,在自己的房间里呆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才出来。这时,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只鸟笼,鸟笼里关着一只鸽子。小二来到后院,趁四下无人之时,轻轻地打开鸟笼,一手抓着鸽子,一手将写好的信件系在鸽子的小腿上,然后,双手将那只鸽子高高捧起,鸽子展翅而飞。飞向那不知名的角落......

同类热门书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4分
最强boss系统
最强boss系统
什么是江湖?是拳倾天下,纵横一世,还是万人皆敌,搅动风云?重生一世,最强boss系统加身,苏信可以获得前世武侠世界当中所有的boss人物的功法和武技。“我叫苏信,我言而有信。”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64万字
8.2分
拜见教主大人
拜见教主大人
意外身亡,楚休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游戏世界《大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第三版的最大BOSS,昆仑教主!《大江湖》当中融汇无数武侠背景,有东岛之王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丐帮之主掌出降龙,威震江湖。也有飞刀传人刀碎虚空,成就绝响。重生一世,楚休究竟是重走一遍命中注定的BOSS之路,还是重新谱写一段魔焰滔天的江湖传说?“我叫楚休,万事皆休的休。”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53万字
8.9分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胆!”ps:添加一个群号码,锦衣卫-北镇抚司:832552792
王存业 ·潮流 ·完结 ·102万字
7.9分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233……【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潮流 ·完结 ·162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