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4章)
  一只老鸟口中的故事,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又号称存在的地域。一些11女女老老少少彼此交织的复杂的真实情感。。。。。。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新生

快乐和悲伤从不会分离,因为每一次难忘的幸福往往是一个个谎言编织而成的。

——小男孩

一个自由的国度,有各式各样的信仰与文化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物,每日孕育多彩的人生,它是距太阳最近的国家,人称太阳国。

它的心脏是一座繁华而空虚的城市。空虚,因为没有安全感。

它的安全中枢是西南入海口的一座小城,名为飞鸟——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尤其是它的洛夫大街。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初秋的清晨,洛夫两旁的树飘起了黄叶,风儿任性地把叶子吊在半空然后突然放手,而叶子虽被吹得七零八落却总会稳稳的落地,发出对风儿的抗议,所以同样的动作无数次的从复。有趣的是,谁都不愿占据老榕树下的小石凳,因为他们在等待故人,而先前的往复只是为消磨等待而进行的无聊的游戏。

终于,街的另一端依稀浮现出一对夫妇的身影,老两口像是来晨练的。老太太手里提着一个鸟笼,向小石凳徐徐走来。把鸟笼放在石凳上后,她打开笼门说:“老嘟嘟,该出来放风了,我一会儿来接你。”说罢,就和老伴儿离开了。

那鸟确实称得上老,如果不是它那还没有完全磨秃的喙和那仅剩的几分贵族气质,完全看不出来它是一只西班牙火凤凰。

“嘿!老伙计,你怎么才来?我们都快等不及了。”风儿抢在叶子之前问道。

“对呀,对呀,别光发愣,怎么不说话呀?”叶子也开始关心老朋友了。

可老嘟嘟只是长久的沉默着,不住地叹气。

风儿沉不住气了,“哼!等你这么久,你就知道叹气,算了,叶子,咱们走!”

“哎等等,别走呀老朋友,我只是有些伤感而以,我老了,老的可能见不到明年的你们了。有个故事藏在我心里好多年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让它永远流传下去。”

安琪儿:

职位:天使

性格:天真,爱笑

样貌:说得过去

受宠指数:★★★★★

家庭成员:上帝,圣母,兄弟姐妹,各大臣。

家庭住址:天堂

但就是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生了难以想象的事情,一些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

以往,她的笑声会荡漾在天堂的每一个角落。可最近,它们像清雾一样突然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原因,直到圣母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那个小身影。那时她吃了一大惊,因为安安静静坐在斯卡福镜前的安琪儿有了太大的变化,那张曾令花朵在冬天开放,令受伤的心不在冰冷的脸上竟布满了深深的忧愁。霎时,忧郁爬上了圣母的脸,她的身体不禁抽动,这令安琪儿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回过头来时双眼中却含着一种迷惑的神情。那一刻,圣母只感觉有谁在抽了她一个嘴巴,不期望的事情终将发生。

“你在这干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安琪儿长长的睫毛慢慢垂下,转过身去看着镜子问:“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们的样子我从来多没有?”

圣母的眉头快速的皱了下后立即舒展开来“他们在流泪,天使的泪很金贵,到必要时才会有。”

小天使若有所悟,又笑着问:“眼泪是什么?是苦的还是甜的?他们为什么会流泪呢?”

圣母听到这些话,心中竟有些隐隐作痛。她看着安琪儿,表情略微显得严肃的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眼泪的滋味的,至于镜子里的人为什么会哭,他们是为死去的孩子而哭。两个人结婚五年了,就是没办法顺利的生个孩子,小孩总是快到临产时就死掉了。那个阿姨刚被拉出手术室,她的丈夫安慰她时难掩伤心之情,所以两个人抱着哭起来了。”

安琪儿恍然大悟,樱红的小嘴张得老大:“奥。”说着竟叹了长长的一口气:“好可怜哪!”她低下头,小脸上漏出无尽的无奈,那样子就像个历尽沧桑的老者。圣母再也看不下去了,手轻轻的将她推到门外,说:“行了,别为那些没必要的事情分心了,去玩吧!我们已经很久没听过你的笑声了。”但她并没有立即关上房门,而是一直看着女孩远去直到消失。回到房间后,她又看了看斯卡福镜中的那对夫妇,摇摇头说:“哎!这可怜的孩子,该是让她懂得些事情的时候了。”

当夜圣母与上帝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我不同意,她还太小。”上帝心情很坏,背过手去,满脸不舍。

“什么?难道你不打算按计划进行了吗?难道你不想让她换回天使泪成为一个完整的天使吗?”圣母强迫上帝看着自己,态度很坚决。

“她现在不是很好吗?没有悲伤,只有快乐。”上帝反驳着,话语中却透着软弱。

“好?幼稚!无知!甚至连哭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她是这样,可以后呢?等她长大了,明白事儿了,她会问我们的,到那时我们告诉她什么?告诉她她已成为北极星族的王?告诉她她将成为世人的指南针?告诉她这一切的一切所换来的结果就是她将永远失去天使泪,成为一个残废的冷血天使?你不觉得这更加残忍吗?”

上帝无言以对,只是转过头去,悔恨的责备自己:“都怪我太没主见,当时答应了您和肯西亚,全是我害了这孩子。。。。。。。”

圣母似乎对上帝的话很恼火,没好气地说:“够了!现在不是你责难我的时候,明天安琪儿就得走,你最好收起你的不舍,我们谁都不想她现在就有所损失,你知道那会让她丧命的!”说罢,她摔门而去,上帝的懦弱总是让她大为光火。

翌日清晨,刚刚睡醒的安琪儿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了,你们?”女孩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接着问:“父亲,我是不是快要死了?上次多尔走的时候大家也是这样围了一圈,父亲,我好害怕。”安琪儿说着,紧紧地抓住了上帝的衣袖。

上帝顿时没了坚决,转身对圣母说“还是您来告诉她吧。”

于是,这个老女人握了握拳头,走到安琪儿面前说:“你还记得斯卡福镜中的那对夫妇吗?你想要帮助他们吗?”

“当然,”安琪儿立即露出最天真的小脸,但马上又犹豫起来,“可我要怎么做才好呢?去死吗?”

本是孩子的胡话,却勾起在场所有人的伤感,他们知道,安琪儿今天一走极有可能就长了一条不归路。而圣母并没有让自己的心事被女孩发现,满脸堆笑地说:“当然不是,你只要去做他们的孩子让他们开心一世就可以了。”

安琪儿努着嘴,若有所悟地说:“您是说,要我去做他们的女儿,可我不已经是父亲的女儿了吗?”

上帝转身抚mo安琪儿的头说:“没错,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所以更应该去帮助人类。”

安琪儿笑了,上帝的眼睛却偷偷的湿了。

与亲人一一拥抱之后,安琪儿被送上了路。临行时,圣母教了她一个口诀以便和她联络。

产房门前,一个英俊的中年男子正焦急的踱步。他方正的脸上写满兴奋的同时又夹杂着些许不安。不住的观望产房的门,生怕错过了开门的瞬间。听着里面传出的喊叫声,他显得不知所措,似乎恨不得能代替她。终于,见一个护士跑了出来,他剑一样的冲到护士面前问道:

“护士小姐,我太太怎么样了?”

“你是她先生?是这样,你太太难产,再这样下去大人小孩都保不住,所以医生建议剖腹产,你考虑一下是否签字。”

那先生有些犹豫,“手术危险吗?你确定我不会同时失去两个人?”

护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盯着先生的眼睛笑了笑说:“至少还有希望。”

随即,先生签了字,让护士带了进去。

那以后,他终于肯坐下等了,只是还在不停的看表。时间慢慢流过,手术室的灯终于渐渐暗了下来。一个医生走了出来,刚刚摘掉口罩。那是一张酷呆了的脸,微瘦,略长,浓密的眉毛微向上挑,双目黑而明亮,嘴唇薄且均匀,皮肤有些白嫩,但绝不是白面小生那种。医生和先生一样,都很帅,却是帅的不同。

“大夫,我太太怎么样了?”

“还好,母女平安。”说罢,医生转身离去。

而刚刚的护士话却多了起来。“不容易啊,你妻子的骨盆受过伤,随时都可能破裂,养育胎儿很辛苦,成功的机率几乎为零。可你女儿竟如此健康,这真是个奇迹。还有你大可放心,飘渺医生已经修复了你妻子的骨盆康复不成问题。”

“明阳!过来一下,我有事要你办。”小护士意犹未尽,飘医生的话却叫她不得不走了。

“我得走了,你当爸爸了,高兴点儿!”说罢,明阳一路小跑离开了。

先生的心早飞到病房去了,明阳一走,他就冲向病房,边跑边喊:“我当爸爸了!老婆,你可真是好样的!”

飘渺医生让明阳在办公桌前坐下,自己则倚着窗站着。

“你抱过那孩子,有没有特别的感觉?”

明阳想都没想就说:“有啊!太可爱,一直笑。”说的激动,她竟坐在了办公桌上。别人眼中严肃的飘渺医生可没对她起到多大的威慑作用。“你记不记得?我拍她屁股的时候,她是笑的,没哭耶。”

飘渺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轻拍了下桌子,示意明阳下来。

明阳却是不屑的笑了笑,“你总是这样,任何小事情都看大。”说着从桌上跳下。“说吧,你看出什么了?”

飘渺依旧板着脸,意在告诉明阳自己要说的是件很严肃的事。“她的心脏,心跳频率太低,能呈现这么健康的生命力简直不可思议。”

“那又怎样?想让我做什么?”明阳的表情也突然严肃起来,似透露本质。

“我现在还不确定原因,但我肯定女孩身上一定有可供研究之处。”飘渺转身走到桌前,看着明阳说:“请那个先生到这来,先别对他透口风,我想和他谈谈。”

明阳冷冷的笑笑,转身离开了。走到门口时又突然停下,背对着飘渺说:“也许你笑笑会更帅。”

女婴被安置在育儿室中,她的父母正趴在窗外逗她玩呢。

“木子哥,给咱们的小宝贝儿取换个名字吧,我觉得之前的那些都不适合她。”

木子洋洋得意地说:“我早就想好了,它是上帝的恩赐,如同天使,所以我们叫她木.angel。”

“天使,好,就叫angel!”妻子桃花般的脸上浮现出甜美的笑容,樱红的唇微动着。“小angel,是妈妈,鲁黛舒。”女子说着,伸手去触摸那稚嫩的脸蛋,却被冰冷坚硬的玻璃窗挡在了外面,本布满笑意的面孔突然满是失落感,她太渴望这个新生命的到来,仿佛那是自己的一次从生。但这只是她自己的小秘密,不会给任何人察觉。

妻子突然的沉默被木子察觉。“怎么了?”

未等鲁黛舒回话,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可找到你们了,还以为会在病房,可是没见到,才想也许会来这里,于是也来了。果然被我找到了。”

“对不起,你找我们么有什么事吗?”鲁黛舒见一个不认得的小护士像故人一样上来搭话,忙问。

明阳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说:“瞧我,一看到俊男靓女就忘了正事儿了。先生,飘医生说有事找你,您去哪。”

“这样啊。”木子应了声,转身对鲁黛舒说:“我去去就来。”

木子走了,明阳便开始打开她的话匣子,“真可爱啊,你看,她向你招手呢!”说着,她突然慌了起来,转身对鲁黛舒说:“你怎么可以跑到这来?你才刚做完手术。”

顿时,鲁黛舒才发觉自己道口撕裂般的痛。忙捂着肚子,在明阳的搀扶下回到了病房。现在只剩angel一个人了。她望着屋顶,仿佛已把它看透,她是在向天堂的亲人们问候。

“你好,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我想你有一天会用到的。”

木子接过名片,掏出自己的递给飘渺。“这是我的,如果有什么刑事案件,可以找我。”

看过名片后,飘渺冷酷的脸上竟露出惊奇。“飞鸟市刑侦科反黑组组长——木子,你就是木子先生?第十届全国武术大赛亚军,当年以一招之差败给了美丽的鲁黛舒小姐,真是可惜了。”缥缈说了一通,仍觉不过瘾,继续说道:“不过那招玉树临风还真帅,如果继续发展武艺,肯定会有大作为。却不知为何销声匿迹,有人说她结婚了,很不爽的事情。”

飘渺说的忘情,竟未发现木子的脸色变化。

“看样子,你对她挺有好感的。”木子变着气儿得问。

“知我莫若兄!”(傻瓜一样吗?这都听不出来。)

“看样子,你们还挺般配。”木子决定逗逗他。

“真的吗?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么多年,只要一提到鲁黛舒,飘渺的智商就小于零。此刻,他竟还没感觉到杀气,脸都快笑开花了。

木子不懈地笑了笑说:“你死了这条心吧。”

“为什么?我们有恋爱基础,虽然只是我一方的。”飘渺被惊了个半醒,却依然不愿醒来。

“因为人家有家庭,不可能爱你。”木子只觉好笑,懒得去与他解释。

“也许,她婚姻不幸,也许,她已经离婚了。”飘渺永远抱有幻想。

“不可能,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爱她的老公。对了,她刚刚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说罢,木子的表情严肃起来,“飘渺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我没有时间听你说你那些没有边际的故事了。”说着,他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飘渺愣了一下,连忙问道:“等等,为什么你这么了解鲁黛舒的情况?”

木子没有回头,只是不免自豪地说:“因为我就是她丈夫。”说完又继续往前走。

“既然这样,我没什么好说得了。我为刚刚在你面前的失态表示道歉。这里有张医院的金卡,你可以持此卡在每周日带女儿来进行健康检查,我希望你能够接受,这对令爱有好处。相信我,这里是最好的。”

木子想了想,转身接了那卡。“谢了。”便又走了。

一星期后,木.angel幸福的躺在自己的婴儿床中。以后的日子里,木鲁二人用尽一切可用的时间呵护她教导她。小女孩每周都被带到飘渺的医院检查身体,令飘渺吃惊的是,预想的病情一直没有出现。当然这是好事。

天堂并没有忘记安琪儿,在小天使下凡的当日,圣母就在房中加了件儿新物件——王族之心。是一个蓝色的水晶球。不是,是天色的,随天而变得颜色。水晶球里面有七颗星状的东西流动,不时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并排成北斗七星的形状。这件宝物,是圣母每日必定观看的,很重要。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转眼,木子与飘渺的情敌关系已不复存在了。谁说情敌见面就如上辈子歉了他八百万似的?这两个人可没有两眼冒火,而是成了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别说,这两个人还真是臭味相投,如果两个人都写日记,你准会认为两人有抄袭行为。不止他俩,明阳那个小八哥护士怎堪一人寂寞?把鲁黛舒送回病房后,二人聊到深夜,拼命追寻的知音竟在一瞬之间匿得,于是两人割发结义,拜为金兰。那份感情弄得木子都一身醋味儿。

同类热门书
放开那个女巫
放开那个女巫
程岩原以为穿越到了欧洲中世纪,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王子。但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女巫真实存在,而且还真具有魔力?女巫种田文,将种田进行到底。————新书《天道方程式》已经发布,请求投喂!
二目 ·史诗 ·完结 ·337万字
9.0分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穿越特种兵世界,成立超强特战小队。教导火凤凰。入住爱情公寓。时不时的再去其他世界逛逛。
孤狼冷月 ·空幻 ·完结 ·114万字
7.3分
大龙挂了
大龙挂了
【2018年12天王作品】有能拉出金属的龙,有种田养花的精灵,还有一心想要骑龙的乡下男爵。奇幻种田,领主养成!白雨涵2018呕心沥血之作,敬请观看!
白雨涵 ·史诗 ·完结 ·250万字
7.7分
暴风法神
暴风法神
这是一个穿越到艾泽拉斯世界的小青年,为了爱与正义(不要变成食尸鬼),不畏牺牲(可以跑尸体复活),为了寻觅失落的正义与人性(节操),不停掉节操捡回节操的故事。本人计有275万字《暗影神座》、《深渊杀神》、《霸王之枪》、《飞云星志》等近十套完本作品,码字13年的老笔头,信心保证。
余云飞 ·魔法 ·完结 ·431万字
8.4分
泰坦与龙之王
泰坦与龙之王
新书《极恶龙君》已发布!泰坦,与最古老的神袛一同诞生的近神生物。龙,雄踞无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掠食者。继承了泰坦与金龙血脉的穆瑞亚,端坐于王座之上。红龙,蓝龙,绿龙……青铜龙,赤铜龙,黄铜龙……紫晶龙,水晶龙,翡翠龙,众多巨龙匍匐在王座之下。云巨人,雾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山岭巨人,潮汐巨人……无数的巨人向王座跪拜。王者的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杀戮与征服!群:678832963
瑞血丰年 ·史诗 ·完结 ·385万字
8.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