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1章)
若干年后,沈小碧陪鹿淮在雪国北海边。 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鹿淮轻叹一口气,他想回中原,他也很想死。 沈小碧脸庞藏在绒毡里,望了鹿淮一眼。 心想这些年,他也老了。 「鹿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从前那些人,那些故事。」 「鹿淮,我们把从前的故事写下来,写成一本书,好不好?」 「好,听你的。」 「你说这本书叫什么名字好呢?」 鹿淮声音远阔,宛如一位年迈的老僧。 「就叫《相忘书》吧。」 鹿淮如是说。

第1章 聆训

十年之后,当鹿淮回忆起自己真正步入江湖的那一天,应是天册五年的九月九日。

若从他开始习武的那一年算起,则是本朝立极皇帝驾崩,天册皇帝登基的那一年。但在鹿淮眼中,那时他所接触的并不是真正的江湖,而是一场噩梦。

时至今日鹿淮也说不明白,为什么从小就有一个江湖游侠梦。是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还是从镖师拳客那里看来的,无人知晓。只知道,无父无母的他,在十二岁的时候卖掉了祖上所留下的两亩水田,举着十贯钱叩奉上门,拜入天鹰馆馆主殷汝敖的门下,修习拳脚武学,恍如自己正式成为了武林中人。

那时鹿淮年纪还小,尚不清楚天鹰馆对于自己而言,意味着什么。

轻烟袅袅,两个獬豸大青铜炉威严地立在大堂,上头喷着青烟。烟雾弥漫中,一头玄钢所铸的黑色大鹰,威严地摆放在大堂的条案上,神情猛恶凶狠,显出一股气势,虽是死物,却让人看着胆寒。黑鹰旁边,盘着一条烂银长鞭,如同一条银蛇。

黑鹰上头“天鹰馆”的牌匾写得苍寒遒劲,如同斧凿。

条案旁的豹皮大椅上,歪着一位五十余岁的老者,服饰华贵,身材中等,周身看来铜皮铁骨,双手如若钢爪,拿着一根梨木烟杆正抽着烟。正是天鹰馆的馆主殷汝敖。

殷师傅是晓梦城里十分有名的人。当然,并不是因为他的武艺。

这座城从古时起,便是一座诗书文气十足的城池,历代文人骚客不计其数,状元第多达十一座,留下千古文风滥觞,从城池的名字里,也能听出它的温婉斯文。这样的一座城,似乎和武气斐然绝无干系。

巧的是,殷师傅似乎和武气斐然也绝无干系。在江湖上并没有一个人听过殷汝敖的大名,没人知道他的门派,他的绝技,他的经历。他更像是一个商人,而非武林中人。开设武馆好像就是一桩生意,而不是毕生的信仰与追求。

殷汝敖曾说,江湖中打打杀杀只是末节,真正的意义,全在人情世故中。正因如此,他疏通官府,结交权贵,让门下习武弟子多与衙门官府往来,为弟子们铺垫仕途,同样也是铺垫了天鹰馆的前程。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官场上的豪赌。

十五年的光阴,从他手里居然教出来三个参将、七个提辖、十余个官军教头,一时盛名赫赫。在他五十岁的寿宴之上,一众官家弟子前来祝寿,让他老人家春风得意,赚足了面子,一口气搬出十四坛六十年的黄酒飨客。此举没少受管家的大太太埋怨。

今天的殷师傅心情不大好。

天鹰馆的大堂里光线昏暗,铜炉烟雾弥漫,殷汝敖又捻火抽烟,吞云吐雾,双目似睁似闭,更显得虚幻缥缈,看不清脸上的喜怒。

脚步声响,一个清俊消瘦的少年怯生生走进大堂,低着头,不敢抬眼看殷汝敖。待得走到殷汝敖跟前,慢慢跪下,说道:“弟子鹿淮拜见师父。”声音如若蚊鸣,几乎听之不到。

殷汝敖慵慵懒懒地说道:“抬起头来。”

鹿淮缓缓抬起头,但是仍然不敢和殷汝敖对视,双目死死盯着地上的青砖。

殷汝敖眼睛半睁半眯,只余光一瞥,没有正眼看他,但还是看清楚了他脸上的淤痕和红肿,便道:“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鹿淮没有说话。

来到天鹰馆后,鹿淮和之前在这里学艺的所有师兄弟一样,得到师父传授了一套拳法、一套掌法、一套腿法。也和之前在这里学艺的所有师兄弟一样,感受到了这里的恶意。

殷汝敖曾经听军中鹰手营的将官说过,鹰为了让后代羽翼坚韧,会将雏鹰推下山崖,让其折断羽翼,自行长全,循环往复,最终长出铁翅钢翼来。这个故事让殷汝敖大为感动,也用此法管束门下弟子,对弟子异常严苛,鞭打饿饭,宛如寻常。

而且天鹰馆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其门人弟子称之为“上克下”。意思就是层层打压。

在师父那里受了气的师哥,会加倍的发泄在师弟身上。而在师兄那里受了气的师弟,则会把气加倍发泄在更小的师弟身上。这一点每个天鹰馆的弟子深有体会。

先前提到的,殷汝敖五十大寿酒宴上,那些功成名就的弟子们慷慨地向师父敬酒,满口“深谢天高地厚之恩”。可究竟在天鹰馆受了多少苦楚煎熬,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见弟子没有答复,殷汝敖有些不耐,重复了一遍:“谁打的?”

鹿淮仍旧没有回答。

殷汝敖吐了口烟,捏着铜签子拨了拨烟锅子里的烟丝,说道:“怎么半天都不吱声?谁打的你,说!”这个“说”字出口的时候,殷汝敖把铜签子往黄木桌子上一抛,当啷啷一阵响,激得鹿淮心子一颤,但他咬着牙,把头低着,没说一个字。

半晌无言,大堂里落叶有声。

殷汝敖瞧他一眼,慢悠悠说说道:“怎么,哑巴了么?”忽然把烟杆往桌子上一扔,大声道:“你到底说是不说!”

鹿淮吓一跳,抬起头来,见殷汝敖眼睛不再迷糊,云翳尽散,如若利剑一般向自己射来,他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说自己师父长了一双鹰的眼睛。

事已至此,推脱也没有办法,鹿淮只得颤声说道:“是万师哥和赵师哥,他们常常要我给他们端茶倒水,端夜壶洗马桶,对待奴仆一样折磨我。我武功不如他们,他们经常找我比武,其实就是借故特意打我,又不许我跟您说。昨天,他们要我把所有的衣服都洗了,我不洗,他们就往我被窝里撒尿。我跟他们理论,他们就叫来一帮师兄弟,摁在地上揍我。我一个人哪打得过那些人?只有时时忍着,也不知哪天是个头……”

鹿淮原本是个能说会道的人,此时一股脑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饱含情怀,只说得闻者不由心生怜悯。但殷汝敖天生是个铁石心肠,闻言也只瞥他一眼,转头对一个仆役说道:“把那帮小子都叫了来。”

同类热门书
九鼎记
九鼎记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潮流 ·完结 ·203万字
8.5分
拜见教主大人
拜见教主大人
意外身亡,楚休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游戏世界《大江湖》当中,成为了游戏中还没成长起来的,第三版的最大BOSS,昆仑教主!《大江湖》当中融汇无数武侠背景,有东岛之王天子望气,谈笑杀人。有丐帮之主掌出降龙,威震江湖。也有飞刀传人刀碎虚空,成就绝响。重生一世,楚休究竟是重走一遍命中注定的BOSS之路,还是重新谱写一段魔焰滔天的江湖传说?“我叫楚休,万事皆休的休。”
封七月 ·潮流 ·完结 ·453万字
8.9分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胆!”ps:添加一个群号码,锦衣卫-北镇抚司:832552792
王存业 ·潮流 ·完结 ·102万字
7.9分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233……【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潮流 ·完结 ·162万字
8.7分
最强召唤系统
最强召唤系统
一首江湖曲,引发了一段江湖传说。天尊人生格言:“我的剑,就是真理。”沈浪人生格言:“以德服人,不服的都是死人。”新书《最强大武道系统》
一梦已成神 ·潮流 ·完结 ·156万字
7.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